清雅全校的精壶&强h暴虐

       

今晚当值的主将是郑平,他恰好也在北城,不过是在北城的最东端,正在眺望敌军大营。

        

“将军快看!”身后一名士兵大喊。

        

郑平一回头,只见一支火药箭腾空而起,郑平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前面一阵骚乱,巡逻队发现了受伤的肖群。

        

郑平翻身上马,打马奔了上去。

        

“出了什么事?”

        

“启禀将军,有弟兄受伤,说是有黑衣人翻上城头。”

        

居然黑衣人入城?

        

郑平瞪大眼睛,他看见受伤的肖群,急问道:“火药箭是你射出的?”

        

“正是小人!”

        

“有多少黑衣人,他们往哪里去了?”

        

“回禀将军,大概有二三十人,往城中而去…….”

        

肖群一指城池中部,郑平望着黑漆漆的城内,他忽然反应过来,“不好!立刻敲响警钟!”

        

郑平已经反应过来,对方一定是去仓库了,那是粮草库啊!一旦粮草库被烧毁,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心急如焚,带着数百士兵向粮草库奔去。

        

此时,城内警钟大作,‘当!当!当!当!’

        

整个城堡都被警钟惊醒,陈庆还没有入睡,他听到了有火药箭的警报,立刻翻身上马,带领大批士兵向城池中部赶来。

        

……….

        

城池中部原是城隍庙,被宋军改造成粮草仓库,在四周修建了高大的板墙,所用的木头是从张仲熊军队中缴获得来,以木为框,夯泥筑墙,修建了一座周长为四里的城中之城。

        

粮草、银钱、火油、火药以及其他重要物资都囤放在这里,有两千士兵昼夜值守,任何人都不得轻易靠近,仓库内则是数十顶巨大的帐仓,里面都是粮草和各种物资。

        

今晚仓库当值的将领是指挥使李静,也是一直跟随陈庆的老兵,麟游县人,参加过箭筈关之战,从都头提拔起来,他看到了肖群射出的火药箭,这是示警的信号。

        

李静立刻喝令数百名手下,手执弩箭关注北方的情况。

        

这时,他看见了数十名黑衣人从北方疾奔而来,他立刻喝令道:“警告!”

        

十几支箭射去,士兵大喊:“止步!”

        

但数十名黑衣人非但没有止步,反而加快了速度。

        

李静当机立断,大喝道:“放箭!”

        

乱箭齐发,数百支箭向黑衣人射去,尽管黑衣人武艺高强,但他们躲不过强劲密集的弩矢,十几人被射倒。

        

与此同时,三支火药箭射向天空示警求援……..

        

黑锦堂副统领梁贵也看到了北城墙上空的火药箭,他知道一定是那个逃脱的岗哨所射,他也心急如焚,宋军一定在调兵遣将,他们没有时间了。

        

梁贵和他的手下顾不上暴露,直扑仓库,就算对方警告,他们也毫不停滞。

        

对方一轮箭矢射完,抓住上弦的空档,他大喊一声,“投掷家伙!”

        

他们每人携带了三枚短火炬,用硬木制成,长约半尺,重一斤,点燃后不容易熄灭,非常方便于投掷,这也是黑锦堂研制的纵火工具。

        

十几名黑衣武艺点燃了火炬,但不等他们投掷,城头上第二轮数百支弩箭抢先一步射来,除了五六名躲在屋檐下的黑衣人,街道上的黑衣人全部被射杀,他们手中拿着点燃的火炬,就是宋军士兵射杀的目标。

        

这时,郑平带着数百名士兵从后面杀来,躲在屋檐下的梁贵要绝望了,他忽然闪身而出,奋力将手中燃烧的火炬向仓库内扔去,这一掷力量很大,足以投出十几丈远。

        

眼看着火炬越过高墙投进了仓库内,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支箭‘嗖!’地射来,正中半空中火炬,火炬失去动力,当啷落在板墙上,被士兵们抢上去踩灭了。

        

梁贵一回头,只见侧面冲出一支骑兵,为首大将头戴红缨兜鍪,身穿山纹甲,手执一把骑弓,正拉弓瞄准了自己。

        

梁贵大吃一惊,一个侧翻,不等他起身,‘噗!’一箭正中他的眉心,梁贵惨叫一声,当即毙命。

        

骑兵主将正是陈庆,他率手下抄小路过来,正好拦截住了最关键的一支火炬。

        

郑平的军队也汹涌杀上,将跪地投降的最后几名黑衣人按到,捆绑起来。

        

………..

        

不多时,杨元清上前道:“刚才分开审问了一下几名被抓者,确定对方一共有三十一人,都是西夏黑锦堂的武士,他们首领已经被统制射杀,目前连着抓获者以及地上尸体,一共二十八人,少了三人。”

        

陈庆阴沉着脸道:“全城戒严,再调三千人包围仓库,靠近者格杀无论,举报有功者赏百贯钱,军营那边也要严格防备。”

        

“遵令!”杨元清匆匆去了。

        

郑平走了过来,指着身边士兵道:“就是这名弟兄,逃过黑衣武士刺杀,及时射出了火药箭!”

        

这名士兵确实立下大功,若不是他报警,今晚就会出大事了,陈庆赞许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小人叫肖群,终南县人!”

        

“你躲过敌人武士刺杀,练过武艺吗?”

        

“回禀统制,小人没有专门练过武,只是从小跟随父亲在终南山打猎,身手比较敏捷。”

        

“有功则赏,赏你百贯钱,升为押队!”

        

肖群只是普通小卒,一下升为押队,他顿时大喜,连忙单膝跪下,“谢统制升赏!”

        

“走吧!前面带路,我要看看敌人的上城之路。”

        

………

        

这时,整个甘泉堡都戒严了,杨元清调动一万军队,三千人包围仓库,三千人保护大营,还有四千士兵满城搜寻跑掉的三名武士。

        

陈庆来到北城头,肖群指着城垛道:“他们就是从这里突然现身,就在小人眼前。”

        

“他们没有用绳子或者钢爪?”

        

肖群摇摇头,“没有!什么工具都没有使用,如果用工具,卑职肯定会看到。”

        

郑平挠挠头不解道:“城墙这么光滑,没有工具,他们怎么上城?”

        

陈庆淡淡一笑,“办法有很多,比如搭人梯,再比如用梯子,比城墙矮一点,都不会被发现。”

        

说到这,陈庆又道:“关键不在于对方怎么上城,而在于这是一个防御漏洞,我们没有考虑到敌军会找一些武艺高强的武士,我们接下来就要堵住这个防御漏洞,我建议在城外搭建三座马墙,这样墙体外就有人站岗,而且要加强巡逻兵力,士兵巡逻时必须要向外探望。”

        

郑平点点头,“卑职明白了,明天便开始搭建马墙,并把北城巡防士兵增加到一千人,保证不会再发生同样的错误。”

        

这事件也让陈庆领教到了西夏人的不同之处,或许是国力稍弱的缘故,西夏人更喜欢用一些低成本的手段,比如刺杀、偷袭等等手段,自己得扎紧防御,不能再给西夏人任何机会。

        

陈庆刚从北城头下来,便有士兵赶来禀报,“启禀统制,三名逃脱的黑锦堂武士已被抓住!”

        

陈庆大喜,连忙问道:“在哪里抓住的?”

        

“在仓库南面!”

        

陈庆催马向仓库南面奔去,在仓库南面的大街上聚集了大量士兵,三名黑衣武士的尸体被拖出来,浑身插满了箭矢。

        

杨再兴见陈庆过来,连忙抱拳汇报,“启禀统制,他们就藏在这户民宅内,挟持了几名带孩子的妇人,结果一个孩童从狗洞里钻出来,向巡哨士兵汇报了。”

        

“百姓受伤了吗?”

        

“有两名女人轻伤,但没有死人,他们冲出来想逃走,结果被乱箭射杀!”

        

抓住了最后三名黑衣武士,陈庆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