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清渠&超yín荡女小叶

传闻中,    小仙洲无救仙君卫寒宵,寡恩薄义,少年时弑父杀兄,    入主卫王宫。

        

如果不是为了救周萌妹,金羡鱼想,她一定不会乔装打扮潜入卫王宫的选妃队伍。

        

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某次历练过程中,    周萌妹不幸中招,    解毒条件极为苛刻,其中一项则是卫王宫常年不竭的不老泉。

        

当初她假死之后,    周萌妹很是伤心黯然了一阵子,还是金羡鱼于心不忍,    主动出现在了周玉面前。

        

从此之后,周玉便笑靥如花,    脆生生地主动提出要和她一起云游。

        

周玉对她的感情,并非爱情,亦非友情,    当初洞庭惊鸿一瞥,    令她一直以来颇为仰慕她,金羡鱼也很喜欢她。

        

周萌妹受伤,帮她解毒自然成了她义不容辞的责任。

        

金羡鱼不想跑到卫寒宵面前,    尴尬地大声道:“surprise!没想到吧!我又活了!”

        

在凤城寒、卫寒宵、谢扶危都认为她已身死道消的情况下,这行为无疑会引起巨大的连锁反应。

        

她在卫王宫附近盘桓了三日,正巧赶上了传言卫寒宵选妃,于是脑子一抽,乔装打扮,    混入了卫王宫的队伍。

        

对,选妃。

        

据说卫寒宵“薄情寡欲”,已经引起了小仙洲群臣的不满,进言要广征美女,以充六宫。

        

修真界竟然还玩这一套吗??

        

传言中,无救仙君卫寒宵十分不乐意,但碍于压力,只好黑着脸答应了下来。

        

事实证明,这次选妃绝没那么容易,金羡鱼前面这一百八十人,已经被卫寒宵面无表情地已各种理由赶了回去。

        

卫寒宵的婚姻大事与她无关,比起选妃,金羡鱼深刻地以为,可能选男妃比较适合他。

        

性取向哪有这么容易改变的,金羡鱼怀疑她可能是个孤例,卫寒宵更喜欢的可能还是男人。

        

趁着人多眼杂悄悄溜出队伍,金羡鱼半跪在不老泉前,一边汲水一边煞有其事地点评道。

        

不老泉周回数里,飞珠溅玉,泉水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将装满泉水的水囊放入芥子空间内,金羡鱼正欲转身离去。

        

不远处,一行宫人忽脚步匆匆朝她走来。

        

那行宫人看到她愣了一下,为首地皱眉道:“你怎么在这里?”

        

金羡鱼内心大喊倒霉,面上故作迷惘:“……我、我好像迷路了。”

        

宫人扭头吩咐身边的人道:“快,带她过去。”

        

金羡鱼不想在这个时候跑路惊动众人,只好豁出一口气,鼓着脸,任由宫人带自己回到了队伍里。

        

大不了就是去混水摸个鱼……

        

照卫寒宵这架势,他答应选妃很有可能是给群臣添堵的,到最后一个都看不上。

        

不得不说,卫王宫还是十分恢弘华丽,极富异族气息。其修建于渺渺弱水之外,一座巨大的鲸骨之上,鱼鳞作屋,堂画蛟龙,珠宫贝阙。

        

王宫内,流萤飞舞,道旁刻石为鲸,丹槛连楹,重楼飞阁间点缀着万年不熄不灭的鲛人烛。

        

远远望去,星星溢溢如明灭不定的天河。

        

金羡鱼身边的女孩子们个个都生得秀丽动人,靠着说话来舒缓内心的紧张。

        

“我好害怕,听说无救仙君他凶毒薄情,嗜杀成性。”

        

“不要怕,传言多添油加醋,当不得真的。”

        

“我们大家一起勉强也能做个伴。”

        

跟随在女孩子们身后,金羡鱼并没有打算帮卫寒宵澄清的意思,她现在只求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减少与卫王宫宫人的联系,好成功淘汰,顺利跑路。

        

不多时的功夫,就已经轮到了她们这一行人过去面见评委,啊不……

        

仙君。

        

金羡鱼一路眼观鼻鼻观心,但听到少年喑哑的嗓音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少年坐在水晶帘下,桌上的水果看起来没有动过。

        

过了百年,卫寒宵的样貌没什么显著的改变,但穿着打扮和从前相比无疑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整个人似乎瘦削了不少,白发及腰,玄色的长袍曳地,肌肤苍白得似乎能看清淡青色的血管纹路。

        

鸽血红的眼底蒙着淡淡的阴翳,整个人看起来一副恹恹的模样。

        

少年托腮冷淡地扫了她们一圈。

        

“不感兴趣,退下吧。”

        

话音未落,金羡鱼连同其他女孩子都不由松了口气,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刹那间。

        

卫寒宵忽然皱了皱眉,“等等,慢着。”

        

“你,转过来。”

        

金羡鱼愣了一下,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过了半秒,才意识到卫寒宵说的并不是他。

        

他指着的是她身边的一个姑娘。

        

女孩被骤然点名,吓得花容失色,不安地躬身行礼。

        

卫寒宵显然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皱着鼻子认认真真打量了一圈,道:“不是你。”

        

“奇怪。”他低下头,喃喃道。

        

曳地的玄袍如同翻滚的乌云,最终停留在金羡鱼身边。

        

紧跟着,一只雪白的手扳起了金羡鱼的下颔。

        

“抬起头,看我。”卫寒宵面无表情地说着。

        

金羡鱼强忍住一个过肩摔,转头跑路的冲动,尽量“花容失色”地看过去。

        

内心暗忖,她的乔装易容应该没有问题,她还缩了骨……

        

“你看着倒还不错,”少年煞有其事地沉吟了一声,“留下吧。”

        

诶???

        

金羡鱼受惊地抬起脸。

        

等等……

        

她确信自己的易容没有问题,长相不丑,但也绝对算不上漂亮,总而言之,是在人群中绝对不出挑的那一挂。

        

那一刻,金羡鱼感觉自己的脸都僵硬了,她懵逼又无措地睁大眼,却对上了其他女孩子或羡慕,或同情的目光。

        

那一刻,金羡鱼觉得自己都快具象化出一只尔康手道,等等我!!

        

卫寒宵说完,松开她,就又走回了水晶帘下,这一次竟然还拈了个在电视剧暴君镜头里出场率颇高的葡萄,颇有闲情逸致地抛接了半晌,“咕咚”一声,吞进了嘴里。

        

“怎么样?”卫寒宵面不改色地擦了擦唇边的水渍,问身边的大臣们,“我留了一个,可以了吧?”

        

群臣们面面相觑。

        

总归还是留了一个,纷纷站起身恭祝卫寒宵。

        

原来不是卫寒宵认出了她,只是她倒霉被他选中来应付交差。金羡鱼微微松了口气。

        

卫寒宵:“什么时候洞房?”

        

群臣:???

        

金羡鱼心里一紧,微松的一口气又提了回去。

        

卫寒宵又拈了颗葡萄:“不是你们让我尽快选妃诞下继承人的吗?”

        

“那择日不如撞日好了。”

        

就这样,还处于震惊状态,不敢轻举妄动的金羡鱼就被迅速打包送入了寝宫。

        

这一系列流程效率之高,甚至让她找不到跑路的机会。

        

小仙洲之民风开放,“寡廉鲜耻”果然诚不我欺。

        

坐在毡帐内,金羡鱼郁卒的心情逐渐冷静下来,决心先走一步算一步,如果情况有变,那她只能硬着头皮揭开马甲,大叫一声“surprise”!

        

“别装了。”少年清冷微哑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卫寒宵一走进帐子,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认出是你了。你果然没死。来这里做什么?”

        

一连三个问题如浪头一般将金羡鱼打懵在地,不确定这是不是饵咸钩直,金羡鱼确定保持谨慎的态度:“大王是什么意思?”

        

大王二字甫一出口,卫寒宵毫不客气地噗嗤笑了出来。

        

“要我喊你名字吗?”卫寒宵坐到她身边,鸽血红的眼静静地望着她,鲜红的唇瓣一张一合,一字一顿地开口,“金、羡、鱼。”

        

金羡鱼这才意识到卫寒宵他好像换作了她从前熟悉的装饰。

        

上衣下裙,马尾小辫儿。

        

可惜他长高了很多,宽肩窄腰,长手长脚,穿着竟然显得局促了不少,或许这也是他表情有些不自在之故。

        

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掉马,金羡鱼顿了一下,郁闷地解除了易容,问:“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卫寒宵不答反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救人,需要卫王宫的不老泉。”

        

卫寒宵抿了一下唇,“那你找到了吗?需不需要我找人带你去,你要多少……?”

        

“不用。”金羡鱼笑着从芥子空间里拿出水囊,“我已经找到了。”

        

“多谢你。”金羡鱼站起身,趁他还没开口,一鼓作气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还要将不老泉带回去,就先告——”

        

“来人。”卫寒宵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忽道。

        

帐帘掀开,走入几个低眉顺眼的侍女。

        

“你要救的人在哪里?”

        

金羡鱼:“我自己来就可——”

        

“在哪里。”卫寒宵掷地有声地截道,“我叫人去送。”

        

少年冷冷地望着她,“你该不会以为你这么轻易就能走吧?”

        

……

        

一二三。

        

僵持三秒之后,理亏的金羡鱼败退,垂着脑袋道:“好吧。”

        

交代了地址,她还有点儿不放心地继续重申道,“请一定,一定要交到那位周姑娘的手中。”

        

“是周玉吗?”卫寒宵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冷声道,“不说她的名字,难道是怕我针对她?”

        

金羡鱼辩解:“我只是怕出岔子。”

        

卫寒宵鸽血红的凤眼一眨不眨望着她:“多余的事处理完了,现在该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金羡鱼无奈道:“好吧,你想要什么?”

        

卫寒宵又不言不语地盯着她看了两秒,忽地扬起唇角,嗓音愉悦,慢条斯理地说:“一物抵一物。”

        

金羡鱼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少年懒洋洋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别想着跑了,你若是跑了,从今之后他们都知道你是我落跑的王妃……”

        

金羡鱼被雷得外焦里嫩,不可置信地睁大眼,挥手在卫寒宵脑袋上敲了两下。

        

“你清醒一点!”

        

卫寒宵脑袋上挨了两下,方才酷炫狂霸拽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面色铁青,眼神刷地又冷淡下来。

        

“是我给你太大的面子了?你以为单凭你一个人能逃出卫王宫,逃过整个小仙洲的拘捕?”

        

他话音刚落,从袖口突然“啪”地落了件什么东西。

        

金羡鱼还没去捡。

        

卫寒宵忽然紧张地叫道:“别看!!”

        

很可惜,她已经看到了。

        

他袖子里面竟然塞了一本,春·宫·图!!

        

来之前可谓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

        

对上金羡鱼惊愕的视线,卫寒宵的脸瞬间绿掉了。

        

恼羞成怒道:“我和我的王妃圆房又怎么了!你这什么眼神啊!”

        

“没想到你还会看这个的眼神。”

        

“我明明一直都有在看——不对,这是那些老家伙塞给我的好不好。”

        

金羡鱼这个时候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

        

默默捡起这本春宫,搡到了他怀里。

        

小鹿乱撞,脸红心跳是不可能的,她的心情就好比撞见了姐姐撞见青春期的弟弟床底下的sq杂志,有点儿尴尬,有点儿不忍心。

        

卫寒宵眼帘儿低垂,收起了马赛克,紧跟着猝然发难!一跃而起,将金羡鱼按到在了床榻间!

        

天旋地转间,少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金羡鱼怔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卫寒宵其实变了很多。

        

日光从帐子外洒了进来,少年眼里仿佛揉碎了星星点点的日光,驱散了眼底的阴翳。

        

他一手摁住她,一手旋转着那不和谐的东西,漂亮白皙的指尖飞舞,眼里含笑,扬起唇角道: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嗯?”尾音像一把小钩子一样,扬得高高的。

        

本想装酷,但与金羡鱼四目相对的刹那间,卫寒宵目光躲闪般地眨了眨,俊脸微红,不好意思地别过头,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自顾自地嘟囔了句什么。

        

“喂。”卫寒宵伸手戳了戳金羡鱼她发热的脸颊,抬起眼很认真地望向她。

        

“这百年来我想了很多……”

        

金羡鱼:“……你先起来说话。”

        

“不要。”果断地。

        

深吸一口气,又急促道:“你听我说。我还是很喜欢你。之前是我不好,太幼稚,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金羡鱼不安、惊惶、尴尬,红着脸又羞又恼地听完了这番告白,终于忍无可忍地拔出了短剑,“你确定你不还不起来吗!”

        

“虽然我对付不了整个小仙洲,但对付你还是像以前绰绰有余吧!!”

0

更多精彩

菊开天下/年下(H)

2021年11月1日 小羽 0

这一天,大地上的无数生灵都看到了夜空之下,那散发出妖异黄光的星辰,就算是再迟钝和愚笨的生灵,都能感到那光芒之中所蕴含的不祥意味。   &nb […]

乡村傻子_人妻储精便器

2021年11月1日 小羽 0

       “60艘猎兵级战列巡洋舰?”马特-霍纳眉头紧锁,“根据我们的情报,这是一种和科尔级战列巡洋舰差不多大小的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