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肉(叔宠)金丙/王爷与婢女h

在池非迟回忆之际,电子合成音突然问起了问题,“16岁那年的暑假,你父亲带你去了北海道参加晚宴,对吗?”

        

“不,是长野。”池非迟回答道。

        

电子合成音又继续响着,“14岁那年,你去接应的人,还记得吗?”

        

“应该是……贝尔摩德。”池非迟道。

        

紧跟着,电子合成音又问了好几个问题,无非是池非迟前几年遇到组织成员的一些细节,还有原意识体记忆里一些比较特殊的事。

        

池非迟配合着,不假思索地说出答案。

        

那一位问这些,是想确定他以前到底出现过几个‘人格’,以及现在是不是真的好了。

        

如果这具身体以前表现出异常,而他自身没有记忆的话,那搞不好他还有其他‘人格’。

        

而如果他无法回答两段记忆里的细节,说明两个‘人格’相融并不成功。

        

他也想确认一下这身体里会不会有其他的灵魂,还有他和原意识体的记忆是否还有缺失。

        

接连问了十多个问题后,电子合成音才停止了询问,“看样子,你的人格问题是彻底不用担心了,不过,之前不时出现的……是同一个人格吗?” 

        

“是。”池非迟确定道。

        

电子合成音:“你那个人格出现的契机,应该受到某种精神刺激之后,而那个人格似乎也一直在成长中,当然,我说的不是行为在成长,在行为上,他似乎一直有认知方面的缺陷……”

        

池非迟:“……”

        

都是因为前世的他一直认为是在梦里,所以比较放飞自我,做了一些脑回路奇怪的事,这个‘认知存在缺陷’……他认。

        

电子合成音:“只是从说话语气、对待别人的态度来看,那个人格确实在成长中,而且更接近于现在的你,但那个人格每次出现,似乎都没有上一次出现的记忆。”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池非迟给了一个那一位比较容易相信的说法,“或许是那个人格在记忆方面存在什么问题。”

        

电子合成音:“也只有这么解释了,在你15岁之后,那个人格似乎进入沉眠,直到你进入青山第四医院前的一段时间,那个人格突然活跃了起来,现在看来,你体内确实只有两个人格,而且爆发反而是好事,至少能够找到治愈的机会,如今连缺失的记忆都陆续找了回来,情况也算稳定。”

        

比起拉克两个人格切换出来、其中一个人格还尽做丧心病狂的事的时期,真的稳定多了。

        

“等我在青山第四医院确定双重人格痊愈后,再让我加入组织,是因为之前我的情况不够稳定吗?”池非迟出声问道。

        

“没错……”那一位坦白道,“你以前的状态很不稳定,那个人格一出现,都对之前的事没有记忆,组织不能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中,只能等你的症状被其他人发现,进入医院进行治疗,如果你的情况稳定一直无法下来,我是不会让你加入组织的。”

        

池非迟不觉得奇怪,以他前世在梦境里的种种疯批行为,加入组织估计得闹出不少大事来。

        

至于组织为什么会一直留意着他,应该跟菲尔德家的秘密有关,关于这些事,那一位目前还不会跟他说,那就不用问了。

        

“对了,琴酒让我转告您,基尔的下落有消息了,在杯户中央医院,他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打算立刻行动、带回基尔,具体的行动计划,他在确认准备无误后,会再通过邮件告诉您。”

        

“我知道了,”电子合成音道,“这一次会跟赤井秀一对上,但我希望你放弃针对他,如果基尔落在fbi手里时,背叛了组织,并对fbi透漏了组织的情报,那么,赤井秀一对你必然有所防备,说不定还会制订出诱捕你的计划……”

        

那一位开小灶结束后,池非迟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重新上了拉克易容,发了邮件,出门开车。

        

他,心情复杂,睡不着了。

        

……

        

凌晨三点多。

        

堤无津川的河堤上,两辆车停在路边。

        

琴酒靠在保时捷356a车侧,对电话那边的人下达着指示,“把东西带到地铁站去,具体的放置位置,等我的消息……”

        

池非迟背对着车子站在河堤前,看着水面上倒映的霓虹灯影抽烟。

        

组织关注他的时间,比他想象中早得多,看着他长大的简是组织的一员,而早在这之前,他就跟朗姆见过不止一面,他心情怎么可能不复杂?

        

他在极东会小据点搞事情那一次,去阻拦并帮他扫尾的是朗姆、那一位的心腹,而不是随便一个外围成员甲乙丙丁,说明他或者说菲尔德家和组织的牵扯,也比他想象中深得多,他心情怎么可能不复杂?

        

在组织知情人眼里,他的情况大概就是——

        

一个三岁的孩子生病住进了医院,在父亲离开的当天晚上,有坏人闯入病房,陪床的母亲用剪刀刺伤一人后彻底昏迷,目击了这一切的孩子受到惊吓,最后逼得自己出现了第二人格,一个足以应付危机、且疯狂得肆无忌惮的蛇精病人格。

        

而在那之后,只要那个孩子精神受到刺激,第二人格就会冒出来……

        

那么早就被当成了蛇精病,他心情怎么可能不复杂?

        

十一年前,他控制着一个九岁孩子的身体,去弄死了暴力社团十多个人,‘小小年纪’犯下如此暴行,他心情怎么可能不复杂?

        

如果当时他知道那不止是梦,他绝对不会把凶器交给别人,不会让别人去帮他扫尾。

        

只要朗姆当时留下一点他杀人的罪证,组织也就此握住了一个足以毁灭他的把柄。

        

就算他不觉得朗姆当初留了把柄、不觉得那一位会用这个来威胁他,否则在当初拉他进组织的时候,就可能亮出来了,但他心里还是不舒服,是一种‘做事出了错漏’的不舒服。

        

进了组织之后,行动中的一些选择,‘卧底’身份还能当做借口,再加上救下的人,能不能洗白就看他怎么说,但十一年前那件事,在这个世界也是真实发生的事,他洗不了。

        

年纪小?第二人格认知存在缺陷?

        

这些都可以是理由,但对于正义和法律来说,这些无法脱罪。

        

一旦柯南那些正义人士知道十一年前的事,肯定会劝他自首,要是他执意不肯,搞不好那些人会反手背刺,送他入狱或者入精神病院。

        

十一年前的事,就像一个潜藏起来的炸弹,一触就会摧毁他的生活。

        

这么一看,他早前加入组织不是坏事,要是他一开始全心站在主角团那边,真走到了那一天,他所在乎的事物没了,他大概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想把整个世界都毁掉,让所有都归于虚无。

        

要没有,那就大家都没有!

        

想想这些,他心情怎么可能不复杂?

        

另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思绪。

        

这具身体3岁,发生了跟八代家相关的医院事件,是他前世15岁时的梦境。

        

这具身体7岁,遇到越水七槻,是他前世19岁时的梦境。

        

这具身体9岁,跟组织的交集有三次,是他前世21岁时的梦境。

        

这具身体10岁左右,夜里翻墙出门闲逛,大概也是他前世22岁时的梦境。

        

这具身体13岁,在海德公园再次遇到朗姆,是他前世25岁时的梦境。

        

这具身体14岁,在美国接应过贝尔摩德,是他前世26岁时的梦境。

        

这具身体15岁,他布置炸弹阵被琴酒阻止,是他前世27岁时的梦境。

        

前世的他和这具身体,一直保持着12岁的年龄差。

        

27岁那年,他炸了发布赏金消息的猎人联盟交易所,自己当然也死透了,而在这个世界里,这具身体没有停止成长,只是这五年的时间里,他这个‘第二人格’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是一系列玄学和哲学问题:

        

这五年间,他的意识在哪里?是沉睡于某个虚无空间,还是藏在这具身体中?那个时候,三无金手指又在哪里?

        

从十五岁之后,原意识体的性格、似乎逐步向前世的他靠拢,但又更为冷漠,接物越来越冷淡,觉得别人不乐意跟自己相处反而落得清净,这是正常成长?还是已经受了他或者三无金手指的影响?

        

“那段采访视频找到了吗?很好,让他们准备入侵杯户中央医院的电视播放频道……”

        

琴酒挂断了电话,看了看背对着车子的池非迟,又低头看起了手机上收到的新邮件,“烟都烧没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十五年前的事,更早之前的事,还有我和皮克斯去了杯户城市酒店那一次……”池非迟把燃到尽头的烟丢在脚边,抬脚踩灭烟上的红光,“当时外面的狙击手根本不会开枪,对吧?”

        

“看来你都想起来了……”琴酒低头盯着手机屏幕,嗒嗒按着邮件地址、打字,“以皮斯克那段时间对你的观察来看,你依旧存在失控的可能,那一位不确定在联系你的过程中,是否让你受到了会让你失控的刺激,那天行动,让基安蒂他们过去,只是为了防止你逃离杯户城市饭店,或者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同时也是为了支援贝尔摩德,要是你做出危险举动……他们当然会开枪,不过具体是瞄准哪里,还得看我的决定。”

        

池非迟转身走回车前,靠着车子走神。

        

他一直以为那天外面的狙击手,不仅是为了封锁他离开饭店的路,也是‘你不加入就弄死你’的威胁,没想到是为了支援贝尔摩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