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全肉bl甜文&太涨H肚兜

当顾雷和宫藏锋相互碰撞、震撼全场的杀念激突到顶点后,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两人即将同时发出惊天一击的时候,

        

就连顾雷自己都真准备全力出手的时候,他的血眼已紫光隐现,

        

就在这种一切好像都已无可挽回、顾雷和宫藏锋间必有一人即将战败身死的时候,

        

宫藏锋护目镜下的红光,却是突然一颤,更连滔天杀念都顷刻烟消云散。

        

而出于对对手的尊敬,顾雷终究是不忍就这么随意地趁机杀死剑魔,仅仅内心一激动,紧跟着就下意识地去强行按捺内心那翻涌的无限杀机。

        

连场内外的所有观众,都正为剑魔发出本能的、止不住的叹息。

        

这无疑是一个有可能让蓝甲剑士秒杀剑魔的绝佳机会!

        

只这样草率地结束一个高手的性命,着实让所有人都感到内心不甘、不忍!

        

不想,下一秒,连顾雷自己都有点意外的是,他竟是成功地按下了那趁机轻松摘取胜果的强烈诱惑。

        

他已在宫藏锋的身上发现一些有别于其他狂暴者的东西。 

        

且再一秒,所有观众没愣完,就又本能地都为顾雷、为另一个高手而把心高高提起,紧张到极点。

        

既蓝甲骑士错失良机、心生犹豫,那不就意味着,剑魔的荒谬失误在片刻间就又变成了一个千载良机。

        

在这样你死我活、生死一念的决斗中,本就是一丝丝的犹豫都会严重影响胜负、关乎生死,不说对手还是毫无理智、毫无感恩、无法预测、难有犹豫的狂暴之人。

        

所有观众都是知情人,都知道:

        

吞下那种药的话,特别是等药效发挥出来后,是基本不可能再有逆转、恢复理智的可能的!

        

结果,再次让众人大感意外的是,反应过来后,宫藏锋就迅速冷静下来,第一时间就对顾雷深鞠一躬,深表谢意。

        

如此,众人才终于能完全放下心来,特别是顾雷。

        

看来,剑魔真是个能让人各种意外的人,不仅实力强得吓人,居然还成功在药性发作后又恢复了理智。

        

而说实话,其他人都只愣了一愣,比距离最近、感知最强、最准确预判出剑魔或即将恢复理智的顾雷,都意外不到哪去。

        

今天,他们实在是都已见过太多的意外。

        

比赛的发展可以说没按任何人的预想展开,让所有人的神经都迅速麻木下来,包括暗暗策划、引导、极力使决赛骤然偏离公开轨道的贵族内务委员会。

        

他们马上就相继全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核心处,即伊万诺夫和吕西安,以及吕西安率领的众狂暴者们,在他们惨烈乱战的地方。

        

反正,蓝甲骑士和剑魔间的决斗,短时间内是绝对不可能再次展开的。

        

嗯,应该吧!

        

他们谁都对那药的药性极为了解。

        

且他们真已经非常麻木的神经,也马上就再次受到伊万诺夫不可避免的巨大冲击。

        

他们都深知伊万诺夫身上异常的来源,更都深知半机械、半生化改造人的极度混沌和难以控制,本都以为那种禁忌至极的改造人是没任何前途和价值的。

        

故伊万诺夫稳定强大的狂暴输出,只令他们目瞪口呆、大受震撼,都只能呆呆看着,暂再没人去关注顾雷和宫藏锋这边。

        

除了对蓝甲骑士特别感兴趣的斯维托奇。

        

斯维托奇那震惊所有人的全新改造方案,对他本人来说,却已数据足够,成了一个毫无价值的废案。

        

他已经比任何人都更早地看出了伊万诺夫的极限,知道:

        

那绝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闪耀的、能照亮未来的东西!

        

相反,在那蓝色的装甲骑士身上,他正越来越能观察到,那种他一直的期待的、更似曾相识的明亮闪光!

        

而顾雷和宫藏锋管不了他们所有人。

        

宫藏锋在鞠躬致谢后,就刻意大声说道:

        

“感谢您在这般千难万难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克制,留鄙人一条贱命。可惜你我各有其主,既相逢于此战场,那接下来不管如何,我们就不可避免会再次相遇,并必须继续决出胜负和生死。鄙人不得不感到非常抱歉。不过,作为感谢,我就告诉您一个能多少表达在下歉意的秘密吧!”

        

后宫藏锋就又刻意不说话,改为用精神力传音给顾雷,看来那秘密的确很宝贵。

        

顾雷则仅仅淡淡说了声“不客气”,听都懒得继续听,就不耐烦地甩甩手,转身欲要离开。

        

他对宫藏的谢礼一点都不感兴趣,头也不回地坚定回道:

        

“谢礼就更是不用了!”

        

他认为:

        

作为一个军人,不杀一个还保有完整“人心”的人,是应该的!

        

且还他认为:

        

当务之急,正该是趁剑魔还清醒、还知道感恩,赶紧远离他,赶紧去把吕西安那最大的隐患除掉!

        

何况,就像剑魔刚刚说的那样,若剑魔之后再次失控、狂暴或执意要和他斗个你死我活,他都不得将剑魔真正杀掉。

        

那样子,剑魔的谢礼还不如不要呢?太烫手了!

        

可顾雷才抬起脚,就又“唰”地回身,直接盘腿坐下,乖乖认真听讲。

        

“什么,是这谢礼啊?你不早说?想,我非常想知道!”

        

因为,剑魔刚刚用精神力传音和他说的话正是:

        

“你想知道……等等,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能时刻使出原子切……吗?”

        

后眼见剑魔护目镜下的目光有点呆滞,顾雷还着急地催促道:

        

“快,快,快点把谢礼给我啊,我赶时间呢!你放心,我既拿了你的谢礼,那只要你再次发狂,我一定会好好负责,亲自动手,让你无痛去世,尽快往生极乐!”

        

登时,宫藏锋的目光就呆滞到了极点,下意识地说出了平生第一句脏话:

        

“卧槽!”

        

不过,宫藏锋亦非常人,仅仅摇头笑了笑,便也直接盘腿坐下,真要好好给顾雷讲课。

        

对武人来说,相比言语、眼神什么的,或许兵器间的碰撞,才是更好、更直接的沟通方式。

        

那么,最激烈的、把双方灵魂都全注入到兵器里的极限战斗,则就是最直接、最好的沟通方式。

        

就在刚刚双方都堵上性命、倾注灵魂的战斗中,在双方兵器每一次你死我活、寸步不让的碰撞中,顾雷和宫藏锋的灵魂,其实也在一次次地进行着最直接、最坦诚、最无法遮掩的灵魂对话。

        

面对生死,人内心深处的每一丝胆怯、卑劣和阴暗等,都可能会被无限放大,无所遁形。

        

那轰然的战斗之声,就像双方在互相嘶吼着袒露自己的心声,袒露自己的所有杀意、暴虐、自私、勇气和决心一样,既最恶也最诚。

        

是故,渐渐地,顾雷内心才忍不住对宫藏锋生出越来越多的尊敬。

        

那如瀑剑光,即使在那般狂暴的状态下,都一直是光明磊落,直如飞流直下三千尺,令人神往。

        

以至刚刚他都不忍心趁宫藏锋恍惚时发动偷袭,反自己冒险露出了致命破绽。

        

又是故,宫藏锋也才会在顾雷勇敢无畏、坚定不移、拼命战斗的身影里,看到越来越多和自己类似的无悔觉悟和守护之心,幡然忆起自己的初心,瞬间完全强行压住药性,更心甘情愿地将“剑之奥秘”倾囊相授。

        

接下来,宫藏锋首先快速问道:

        

“你知道被称为‘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的大分子复合物吗?”

        

顾雷点点头:

        

“我知道,那是白细胞,即免疫细胞,用来区分身体内正常细胞和异常细胞的重要标志。”

        

白细胞就是免疫细胞,是血液里的“警察”,就是比较粗暴,会强行搜检其它细胞证件、并当街处决人体内被查出的“坏蛋”,比如细菌或癌细胞等。

        

而“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就是白细胞要看的,类似《优良细胞证》的东西,可简称为“良胞证”,是能向白细胞证明自己是好细胞、不是“坏蛋”的唯一证件,是一种从细胞内向外凸出的结构。

        

它形状特殊,不是随便长的,是有规则的,和细胞内部结构息息相关,故最能昭示细胞的功能、身份。

        

而只要“良胞证”,也就是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能和白细胞身上的另一类形状特殊的大分子复合物——受体蛋白,就像破镜重圆一样得锚附、匹配上,那就像警察刷身份证后仪器发出一声“滴,好人”的声音一样,该细胞就可以放心了。

        

“良胞证”充分证明了它是个好细胞!

        

反之,就像仪器发出一声怒吼“卧槽,坏蛋”一样,该细胞就完蛋啦!

        

白细胞会认为该细胞绝对是“坏蛋”,会立刻将其当街处决、曝尸街头。

        

这是初中生物课的知识,顾雷其实印象也不深,只正好在和阿尼西娅相处时回忆、讨论过一些,才记得如此清楚。

        

宫藏锋没怀疑,马上又问道:

        

“那你知道阿加塔生物是怎么修复白细胞上的受体蛋白,以帮助白细胞识别出狡猾的癌细胞吗?”

        

如上所述,白细胞对人体非常重要,但也真非常粗暴。

        

它判断细胞是否为好细胞的唯一标准,就是“良胞证”。

        

而很多对人体有益处的细胞,却是没“良胞证”的,就比如移植过来的外来器官。

        

不管该移植器官对人体多么不可或缺,白细胞也一定要将没有“良胞证”的它们赶尽杀绝、越快越好。

        

同时,一些对人体有坏处,乃至是危及生命的细胞,又有可能恰好就有“良胞证”,又正比如癌细胞。

        

癌细胞本来就是由正常细胞变异而来的,故它们的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天然就和正常细胞高度相似。

        

癌细胞不是天生就是“坏蛋”,可以说是堕落后的“好人”,也因此比一般的“坏蛋”更隐蔽、更有害,能由内而外地对身体造成更致命的破坏力。

        

如果“良胞证”还在,哪怕仅仅高度相似,癌细胞就很难被白细胞识别出,将在“警察”眼前大摇大摆地大肆犯罪,大肆抢劫正常细胞的养分,大量逼死身体的正常细胞,继而威胁整个生命。

        

而要对付这些无法无天的“持证罪犯”,蓝日星系目前最物美价廉、高效安全的方法,就要尽快对患者体内有关“良胞证”的识别系统进行升级,对“良胞证”的防伪措施进行更新。

        

顾雷听罢,漆黑护目镜下当即就有锐光一闪而过,已多少知道一些有关“剑”的奥秘,当即回道:

        

“阿加塔生物用的,还有你用的,用来深入细致地观察物体在原子层面的微观结构的,应该是一种能量很大的特殊电磁波,一种穿透射线吧!”

        

宫藏锋点点头:

        

“正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