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小核h/乱H高H女

     

陆明玉被气乐了,白了亲爹一眼:“这也是亲爹说的话。感情以前说我什么都好,都是哄我的。”

        

怀孕的女子性情易变,连坦荡磊落的陆明玉也开始使性子了。

        

陆临心中莞尔,口中继续哄道:“爹怎么会哄你。在爹眼里,你什么样都好。”

        

陆明玉这才转嗔为笑:“这还差不多。”

        

在别人面前,她是霸道厉害的太子妃。到了亲爹这儿,她就成了被父亲捧在手心的娇娇女。

        

父女两个说笑了几句,很快低声说起了正事。

        

“……李昊心机颇深。”陆临收敛笑意,沉声说道:“他先一步以花言巧语迷惑皇上,令皇上动了赐婚之意。其实,他早料到你我都会断然拒绝这门亲事。”

        

陆明玉扯了扯嘴角,目中满是冷意:“他用这一计,离间皇上和太子的父子情,令东宫陷入不利之地。”

        

陆临叹了一声:“明知是这个结果,我们也不得不踩进坑里。不然,岂不是毁了明月一辈子的幸福。事情已经这样,多想也没益处。以后多加小心便是。”

        

陆明玉点点头:“爹放心。我和李景都能撑得住。”

        

“就是要撑住,要稳住。”陆临沉声道:“李景是皇后嫡子,身份尊贵,被立为太子后,亲赴战场,为国朝立下大功。你这个太子妃,在京城危急关头豁出性命,杀了燕拓。凭着这两桩功劳,东宫位置稳如磐石,无人能撼动。”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哪怕皇上厌了太子,也不会行废立之事。”

        

“朝中有一众心向储君的文臣,军中有拥护太子的十万荥阳军。后宫中乔皇后贤良之名,人人知晓。京城百姓人人敬爱太子和你这个太子妃。为了朝堂安稳,为了京城安定,皇上绝不会废黜东宫。”

        

“所以,平日受些冷落不要紧,被皇上训斥几句,也不必放在心上。你和太子稳住撑住,谁也奈何不了你们。”

        

陆明玉深深吐出一口气:“爹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陆临神色一缓,语气也轻快了起来:“我刚才说的,是最坏的情形。从眼下看来,还远没到那一步。”

        

陆明玉挑眉一笑:“是。至少在宫里,还没人敢让你女儿我受半点闲气。所以,爹不用太为我操心了。”

        

陆临一笑,不再多言,转而提起了陆明月的亲事:“我原本想着,明月还小,不急着定亲。现在有五皇子这么一出,倒是不宜再耽搁。也免得再生是非。”

        

陆明玉眸光一闪:“此事宜早不宜迟。东平郡王妃早有结亲之意,回宫之后,我打发人去叫她来说话,暗示一二便可。”

        

陆临对李晏的印象不错,闻言笑道:“李晏那小子,倒是殷勤机灵。今日送东平郡王妃来观礼,自己也厚着脸皮赖着不走。不过,还得先问问明月,等她点了头,再议亲也不迟。”

        

“待会儿就叫五妹过来。”陆明玉笑着接过话茬:“我亲自问一问她。”

        

……

        

到了下午,前来观礼的宾客一一散去。

        

陆明月脱下及笄礼服,换上平日惯穿的鹅黄色衣裙,笑盈盈地过来了:“四姐,你身子可好些了?”

        

陆明玉笑着坐直了身子:“躺了半日,早就回过劲来了。来,坐我身边,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陆明月俏脸莫名热了一热,故作镇定地应了,坐到了床榻边。

        

陆明玉看她装模作样的,心里暗暗好笑,故意不吭声,就这么看着陆明月。

        

陆明月被看得心慌意乱,脸颊一片潮红:“四姐,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和我说?这么直勾勾地看我做什么?”

        

“我在看,我的五妹也长大成人,出落得这般貌美水灵。怪不得有蜜蜂围着你这朵鲜花嗡嗡乱转。”陆明玉一本正经地打趣。

        

陆明月俏脸嫣红:“什么鲜花,什么蜜蜂,四姐就会笑我。”

        

陆明玉抿唇笑了一回,然后低声道:“这里没有别人,只我们姐妹两个。我有话就直说了。东平郡王妃一直有结亲之意,今儿个也格外热络。你及笄之后,她必会和我张口说亲。这门亲事,你愿不愿意?”

        

陆明月低着头,扭了会儿手指,羞答答地应道:“我都听四姐的。”

        

陆明玉故意沉吟了片刻:“其实,想和陆家结亲的,还有几家。你要是不中意李晏,我就再另为你挑一门亲事……”

        

陆明月一惊,倏忽抬头,脱口而出道:“不用不用。就李晏吧!”

        

陆明玉被逗得笑声连连。

        

陆明月也不是那等忸怩的姑娘,心里话一出口,接下来的话就顺畅多了:“我见过李晏几回,对他还算熟悉。嫁别人,倒不如嫁给他。”

        

“而且,东平郡王执掌宗人府,深得皇上信任器重。我们陆家和东平郡王府结了亲,也能为东宫添助力。”

        

陆明月显然早想过这些,一张俏脸十分认真。

        

陆明玉心头一暖,伸手轻抚陆明月的脸颊:“五妹,我只希望你嫁得良人为婿,以后安心地过自己的小日子。你不必顾虑东宫处境,更不必想着要为我去联姻。”

        

陆明月眨眨眼,小声笑道:“能两全,不是更好?”

        

这倒也是。

        

前世陆家和东平郡王府结亲,是出于政治联姻的考虑。陆明月和李晏,也确实是一对恩爱小夫妻。

        

陆明玉心中滋味复杂,百感交集,半晌才轻声道:“你既然愿意,那这门亲事,我就为你做主了。”

        

……

        

三日后,东平郡王妃进宫请安,特意去了东宫,向太子妃问安。顺势殷切地问起了陆明月的亲事。

        

素来不假辞色的太子妃,难得松了口:“郡王妃这般中意五妹,不妨请官媒登门去提亲。”

        

东平郡王妃精神一振,满脸喜色:“好好好,我回去就去请官媒。”

        

“请太子妃娘娘放心,这门亲事是我厚着老脸求来的,日后结了亲五姑娘过了门,我这个做婆婆的,一定好好待她,将她当亲女儿一般疼爱。”

        

陆明玉深深看了东平郡王妃一眼:“你说过的话,我都记下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