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侵占/浪妇极品名器

       

乐同学知晓新来的门卫几时报道,她并没有分心去管燕吃货怎么安排门卫,上午的教学完结,给累瘫的弟弟和卢克按摩推宫过血一阵,携带小朋友回东院梳洗一番,再去大厨房用餐。

        

钱哥揭哥满怀期待的等着与小萝莉见面,做好午饭后就在大厨房的中堂厅外张望,当看到穿着紫色半臂汉服的小萝莉牵着一高一矮两小朋友来了,即紧张又忐忑。

        

燕行知道小萝莉来了,也到门口等着,待小萝莉牵着半大孩子和乐善小娃娃到了门口,为她介绍新来的两个门卫。

        

钱哥揭哥站得笔直笔直的,当头儿介绍了自己,噌的立正,啪的就是一个军礼。

        

“钱哥揭哥,以后乐园就麻烦你们和傅哥照看了。”两老兵帅哥眼睛亮闪闪,腰挺得比小白杨还直,乐韵笑着向两人伸出手。

        

小萝莉长的手臂白如粉藕,指和春葱,钱哥揭哥将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才好意思与小萝莉握手。

        

小萝莉的手细腻白净,皮肤嫩得好似轻轻一碰就会划破,钱哥揭哥生怕弄伤小萝莉可爱的小爪爪,轻轻一握就收回手,站在队长身后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小萝莉太可爱了!

        

难怪队长头儿总爱赖乐园,换作他们,有机会也肯定赖着不走。

        

嗯嗯嗯,有爱好有一技之长就是好啊,若他们没有种植/养殖的特长,这样的好机会哪轮得到他们。 

        

想到自己以后将在乐园工作并养老,两老帅哥开心得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燕行介绍了两个队员,再解释了还有一个门卫还在培训,等几个月再来报道。

        

另一个还没报道的门卫,姓柴,兄弟们叫他柴哥,曾经从事通讯工程,也是个老电工。

        

因为争取了到乐园安享晚年的机会,柴哥自己跑去学习机械方面的知识,期待成为最厉害的电工师傅和机械工,帮小萝莉负责维护管理作坊的机械设备。

        

燕吃货在小事上偶尔智商出走,大事上不糊涂,给乐园安排保全人员很尽心,乐小同学也没吝啬的表扬了他几句。

        

小萝莉对自己批评多于表扬,因为自己给挑的门卫符合她的要求,竟赞自己慧眼如炬短人善任,燕行心花怒放,嘴角翘得高高的。

        

柳少发现小行行一副像幼儿园小朋友得到小红花的骄傲样儿,默默地鄙视他三秒,小行行仗着工作便利,使劲儿的为他团队里的兄谋福利,可耻!

        

帅哥们一共五个,小萝莉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熊孩子,中午一共八人,刚好坐了一桌。

        

吃了午饭,乐韵才与钱哥揭哥商量为他们治伤的事,钱哥小脸装的钢板骨可以拆掉,预计要安排到元月份放假回来才能做手术。

        

揭哥的眼睛坏了多年,很多组织已退化或坏死,做移植手术也晚了,但头痛的毛病是可以冶好的。

        

揭哥的头部是在受伤时外物伤及神经,神经比较脆弱,所以一旦受凉受寒,神经受不了,他是神经性头痛。

        

小萝莉要去一趟银行,她的意思是等她从银行回来再给揭哥针灸。

        

小萝莉要为自己治腿/头,钱哥揭哥欣然大喜,就算因为他们已经来了乐园报道,出现在了大众眼前,治愈了也不可能再上一线,能治愈总比拖着伤病之躯要好。

        

两人对于小萝莉何时给自己治疗没有任何异议,一切听从安排。

        

钱哥小腿的钢板可以换掉,揭哥的头疼症可以治愈,燕行整个人都明媚了,钱哥小腿里的钢板骨虽然很稳定,但钢板就是钢板,潜藏着一定的危险,钢板受大力碰撞就有可能脱落或连带碰伤腿骨,或者移位引发炎症或者感染。

        

如果钱哥小腿里的钢板用树骨代替,钱哥自然就能像没受伤以前一样行动自如,有他在乐园,乐园的安全更让人放心。

        

揭哥被头疼症折磨了多年,如今也有了治愈的希望,揭哥也总算熬出了头。

        

乐同学与钱哥揭哥商量了治疗问题,带了弟弟和卢克回乐院收收拾拾,背着装有必备品的背包出去去银行。

        

柳少燕少和蓝三帅哥理所当然的跟着当小尾巴,保护一大一半大一小的仨个小朋友的安全。

        

为了体验生活,乐同学带着弟弟和卢克骑共享自行车、乘地铁,以接地气的交通工具作为代步工具。

        

一行人到达国际银行,银行也结束午休正式上班不久。

        

小萝莉不是国际银行最高级的那类超级贵宾,好歹等级也不太低,进厅时在排队取号的机器上一刷卡,机器便通知了银行,经理赶至亲自接待客户。

        

乐同学随接待人员去了经理办公室室,银行经理亲自帮客户将卡升级,以前小姑娘的卡是白金级的,现升级成钻石卡。

        

人已经到了银行,小萝莉顺便办理转帐业务,给贺董公司又转去十亿资金,再转入一百亿去了自己国内银行的一张卡,给弟弟银行卡转帐一亿,给美人哥哥转了六亿四千万,转给任少六亿五千万,毋少、万俟大师侄各一千万,陈学长一百万。

        

她美人哥哥和任少的钱是伍德家族给的赔偿金,说给一亿不是一亿毛爷爷,而是美元,一亿美元换算成毛爷爷就是六亿多。

        

给任少的钱其中的六亿四千万是伍德家族给的一亿美元赔偿金换算人民币的金额,一千万是她给的保镖,给毋少和万俟大少、陈学长的钱是保镖费用。

        

因为温莎家族和巴蒙德家族付的医药费都是换算成了人民币,在同内取转款时不必再兑换

        

反正要转帐,乐同学一不做二不休,给卢克的帐号里也转去了一千万,给乐园付水电、燃气的银行卡转入一千万,再给专门存放生活费的一张卡里转了一亿。

        

在乐园做工的门卫、园丁等工作人员是包吃住的,以前只有傅哥一个门卫,小萝莉干脆将存放生活费的卡给傅哥保管。

        

那张卡里原本趣有好几百万的备用资金,修士们在乐园搞建设时生活费先由宣华吉周四家给垫付,完工后才结算,傅哥从生活费卡里将小萝莉需补给四少家的钱划给了宣少几人。

        

划走了几笔巨款,生活费卡里仍有一百多万的余额,哪怕乐园又新增了人手,生活费支出会增加,以一年十二万的支出额来算,也仍够用十来年。

        

乐小同学觉得她经常在外跑,有时甚至还会跑去异界,难免会忘记一些生活琐事,给生活费卡存足钱比较安全。

        

银行经理有条不乱的按小姑娘给的银行帐号一一转帐,哪怕转出一百多个亿,小姑娘国际银行卡里仍有一百多亿的人民币,还有几个亿的欧元和美元,妥妥的人生赢家。

        

办完转帐手续,经理又亲自送小姑娘。

        

从国际银行出来,乐同学又去了给弟弟开卡的银行,将新转入的一笔资金存为定期。

        

卢克也将主人小姐给自己的启动资金分出一部分存定期,买了一百万的基金,留了一百万暂时存活期。

        

卢克已经不是小孩子,乐小同学不干涉他如何理财,她给定的原则就是绝对不能碰黄、赌、毒,不违法的正规投资随他意愿决定。

        

小萝莉还没离开银行,任少的电话打了进来。

        

因为转帐金额很大,银行也需要审核,也因此转入任少银行卡里的钱迟了半个多钟才到帐。

        

任少还在老家,收到银行短信通知,看到入帐的金额,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应该是小萝莉说的那笔赔偿钱,赶紧给小萝莉打电话。

        

乐同学和任少就赔偿金交流了半晌,任少坚持只收一亿人民币的赔偿金和一千万的保镖费,多的要返还。

        

任说不让他返还多的部分,以后不好再做朋友,乐同学只好接受任少返还部分的要求,给了自己的银行卡卡号。

        

与任少通完电话,乐同学带弟弟和卢克回家,途中又接了毋少、万俟大少的电话,在快到到乐园时,陈学长的电话也不约而至。

        

毋少、万俟大少和陈学长没扯皮,很坦然的接受了保镖费用,打电话就是与小萝莉说一声钱到帐了。

        

小萝莉一行人从离开到返回乐园,一来一往统共花了三个多钟,真正在银行的时间加起来其实也就一个来钟,大部分时消耗在乘车的过程中。

        

回到乐园,距离午饭已经超过四个钟,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也几乎消化完了,乐小同学回东院取了药箱,到外院客厅为揭哥做针灸。

        

队长和柳队蓝三陪小萝莉去银行,傅哥钱哥帮揭哥收拾住处。

        

揭哥住在作坊那排房子中靠近去家畜院的楼梯之北侧预留出来做工具房或杂物间中的一间,紧挨楼梯的北侧第一间放机器,第二间放一些农具,后面两间空着,再过去就是卫生间。

        

揭哥就紧挨着农具房的那间空着的房间,与卫生间之间隔着一间屋。

        

作坊的每间房都很宽,最小的也有三十几平。

        

房间很宽,揭哥正式入住,也用屏风间隔成里外两间,里头是卧室,外间可以待客或工作、学习。

        

揭哥收拾好了住处,和钱哥外出采购了一些基本的生活必须品,安置得妥妥当当,再参观园子的东北一角,还围观了黑龙训练雪影和青影。

        

黑龙被小姐姐赋于训练小汪星人的重任,他是相当的负责,与小汪星人同吃住,每天带着小汪星人在家畜院里练习翻越障碍、攀爬、扑咬等等的技能。

        

揭哥钱哥和傅哥围观了黑龙训小狗,又回了西南区。

        

卢克和乐善外出一趟,回到东院,先练习上午学过的武术,再去自学文化课。

        

小萝莉要给揭哥做针灸,燕少柳少蓝三很利落的把揭哥的头毛用电剃刀给推光光,又给扒光衣服,只让他穿了一条沙滩裤。

        

乐小同学提着药箱到客厅见揭哥准备妥当,给他吃了药丸子让他躺下,扎针。

        

因为揭哥不介意别人围观,她也没轰燕吃货等人,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让他围观了她给揭哥针灸的过程。

        

钱哥傅哥是第一次见小萝莉针灸,被她那手飞针术和针喷火的神技给惊呆了,以致于原本五点该煮饭也给忘记了,直到某一刻蓝三有电话,傅哥才发现已经五点五十分了!

        

虽然错过了煮饭时间,因小萝莉的针灸还没结束,傅哥赶紧去厨房淘米煮饭。

        

蓝三怕打扰小萝莉针灸,他去外面接电话,接完电话回到客厅,瞅着小萝莉,眼神格外的幽怨。

        

燕行柳向阳发现了蓝三的微表情,也没问。

        

针灸直到六点半后才结束。

        

一次针灸下来,揭哥被逼出来的污杂质糊了一身,搓了一个澡,整个人身轻如燕。

        

他自己也有感觉头痛症好了,没针灸之前,头不痛时脑袋也有沉重感,有时候时不时的像针扎了一下一样来点悸痛。

        

针灸后,脑袋的沉滞感没了,头脑格外清醒,大约身体积累的杂质被排出体外,皮肤都白了很多。

        

原本是黑大个,转眼就年青了好几岁。

        

揭哥焕然一新后,激动得跑到大厨房向队长和傅哥钱哥蓝哥分享自己的喜悦,揭哥摆脱了头疼症的折磨,燕少柳少傅哥和钱哥也为之开心。

        

当等到回去梳洗好的小萝莉带着两个小朋友来吃饭,揭哥像炮弹一样冲到小萝莉面前,啥都不说,来了个九十度的躹躬。

        

乐小同学收下了揭哥的感谢,一边问了他感觉如何,一边带了弟弟和卢克进餐厅,入座。

        

为了欢迎两才兵哥入住乐园,并庆祝揭哥摆脱了病魔的魔爪,晚上加餐,共四个药膳。

        

帅哥们吃得心花怒放,也吃撑了。

        

乐同学也没急着回东院,待帅哥们收拾好了厨房,坐着喝茶,问蓝帅哥:“蓝帅哥,你傍晚接了个电话就一直盯着我瞅,又有跟我有关的消息?”

        

提及傍晚的电话,蓝三表情就四个字——一言难尽,他瞅着笑容灿烂的小萝莉,幽怨极了:“小美女,有两个消息,一个是你相中的小苗子们,一个是你相中的那个熊猫血小青年,要听哪一个?”

0

更多精彩

刺激小核h/乱H高H女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陆明玉被气乐了,白了亲爹一眼:“这也是亲爹说的话。感情以前说我什么都好,都是哄我的。”   &nb […]

公主春宵h&沙滩上群交换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甘泉堡南面数里外的月牙岗上,十几名女真探子在山顶上观察着宋军和西夏军的动静,他们从西夏人进攻甘泉堡开始便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