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h&古代h文翁熄

蜡烛燃烧尽后, 公寓里看不见一丝的光线。

        

喻思情在黑暗里,出声让他将湿透的衣物脱了,以免感冒, 两人很平静地对话, 贺云渐先将衬衫纽扣解开,随着不声不响的动作, 脱下搁在了沙发边缘, 裤子也下来, 只穿着深蓝色四角裤。

        

幸而外面不打雷, 也没有明亮的光照映进来。

        

喻思情手指摸索到沙发的薄毯, 递过去, 在无意间触碰到了男人冰冷的手指骨节, 接下来发生的事跟不受控制似的, 贺云渐低声说想看她胳臂淤青, 也把她的上衣脱了。

        

如此近的距离,他气息浓厚, 挨到她的肌肤时,下意识挣扎了两秒又莫名的放弃抵抗了。

        

喻思情的脑子是混乱的, 躺在沙发上总是往下滑,需要抬起手紧紧抱住男人肌肉紧实的背部, 指甲轻轻陷在他身上,从客厅到主卧,心脏剧烈跳动个没完没了, 重重的,像是要夺走她脆弱的生命。

        

后来, 她安静躺在了柔软的被褥里,被他压着腰。

        

耳边, 是稍许压抑的呼吸声,混合着低语:“思情……纽约的贺云渐死了,你能给现在的贺云渐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吗?”

        

喻思情眼角处隐忍着的泪水,是从这句话开始无声滑落下来。

        

她没有跟贞洁烈女般不让他碰一根汗毛,从搬进贺家前,两人就发生过实际关系。

        

在这方面,喻思情作为一个成年健康的女人,看的很淡,即便是现在与他亲密,也不代表什么。 

        

许久的沉默后。

        

贺云渐在黑暗中继续吻她,在治疗以来,他就停止了服药,头痛欲裂的后遗症也随之减轻不少。今晚还是第一次这样情绪动荡的厉害,只能靠她身体的体温来缓解。

        

他呼吸间的热气洒在她的耳垂处,掠过脸颊:“思情,你不愿爱我也没关系,还有几十年时间,我会向你证明……”

        

证明什么他又不说,男女之间的潮热又重新燃了起来。

        

        

灯光许久不来,喻思情眼睫微闭起,纤细的腿蜷曲在被子里,像是累及睡着了。

        

浴室那边,贺云渐借着手机的光洗完澡,连浴巾都不裹,就这样走出来,他拆了药盒,在检查她身体的淤伤,用修长的手指代替棉签,耐心的涂抹在肌肤上。

        

过会儿,喻思情说话了:“卖惨是你们贺家男人天生自带技能吗?”

        

贺云渐动作略顿片刻,不动声色地给她盖被子:“怎么生气了?”

        

喻思情现在脑子终于清醒,不好骗:“淋着雨去给我买药,还不忘给自己买一盒避孕套。”

        

贺云渐见她识破伎俩也无所谓,毕竟还不算把人骗到手,他将药水搁在床头柜,隔着被子把人抱进怀里,嗓音低哑透着股子慵懒说:“思情,你骗不了我的,你身体明明也很渴望我,有我在不好吗?你有这方面需求的时候,我随传随到。”

        

喻思情说话算委婉的,不想刺激他好不容易变得正常些的情绪,睁开了漆黑的温柔眼:“这么说,你是把自己定义成了我长期的床伴?还是偶尔几次的炮友?”

        

“长期吧……你看我这段时间每天积极遛狗遛娃,就知道我是奔着长期来的。”

        

贺云渐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她锁骨轻轻划过,还残留着一股不刺鼻的药香味,他比谁都了解喻思情的性格,懂得软硬兼施去拿捏她。

        

显然,比起求复合,长期的床伴这个小小的要求,没有让喻思情感到强烈抵抗的心态。

        

“我只喜欢你这张脸……还有身材。”

        

公寓的门铃声在响,夜深人静下,又断电,会来敲门的只有隔壁了。

        

喻思情找了件很厚的宽大浴袍将自己包裹住,没让贺云渐露脸,反而是让他去卫生间,自己光着脚跑去开门。

        

果不其然,外面是过完二人世界的贺睢沉和顾青雾回来了,见没电,又打不通贺云渐的电话。只好来这里问问小鲤儿在哪。

        

“可能在楼上睡觉吧,梵梵也没被送下来。”

        

喻思情站在门内,没有邀请两人进屋,声音有些沙哑。

        

好在没有引起注意,顾青雾在说:“大哥不会雷雨天还跑去遛狗吧?”

        

贺睢沉随即语调淡淡的回应:“有这个可能。”

        

“会遭雷劈的哦……”

        

“叫开锁公司吧,孩子要是睡着了,应该在楼上公寓。”

        

夫妻俩人一边聊着一边走远,喻思情还站在原地,很快她颤了下肩膀,从后背,贺云渐无声无息地抱住她,身影都隐在黑暗里,嗓音压得极低:“今晚睡我公寓,嗯?”

        

喻思情发现他体温偏高,没穿衣服,都透过了她身上的浴袍,不敢动:“我住自己公寓,贺云渐……不要得寸进尺。”

        

今晚她纯粹是晕了头,被他那副淋湿的狼狈模样蒙蔽了双眼,才会让他有机可乘。

        

但是不代表会放任贺云渐这样随心所欲,提醒过后,喻思情转身推他去穿衣服:“你弟弟要找开锁公司撬门了,你还不回去?”

        

贺云渐消瘦的脸庞微低,略有卖惨博同情的嫌疑,下一秒,他就笑了。

        

……

        

贺睢沉打电话叫的开锁工没赶到之前,公寓的电力终于恢复,贺云渐也从楼梯口走上来,他一身湿透,衬衫和裤子都是水,臂弯轻搭着大衣。

        

顾青雾见状,语气微微的惊叹:“大哥,你是刚刚散步完回来么?”

        

“出门时没带伞,一直找地方躲雨。”

        

贺云渐轻描淡写带过,先开门,抬手将灯光重新启动,雪白的光线瞬间照映了每个角落,在公寓里,一眼望到头,主卧那边的门是敞开的,进去就能看见大床。

        

此刻,喻家梵和小鲤儿早就睡醒了,正抱着小狗缩在被窝里,只露出脑袋儿。

        

脸蛋看着干干净净的,不像是哭过的样子,胆子倒是也大。

        

小鲤儿见到贺睢沉来了,先奶声奶气地问一句傻乎乎的话:“你是爸爸吗?”

        

贺睢沉淡笑:“我是你大伯。”

        

小鲤儿嗷呜了声,双手双脚的爬出被子,往他胸膛前扑过去:“哥哥说,有妖魔鬼怪会扮成爸爸的模样把我骗走……所以,不能哭,要乖乖的。”

        

她只有急的时候,说话才不带喘气的,平时性子慢,多说一个字都嫌累。

        

顾青雾在后面听了哭笑不得,没想到喻家梵是这样哄小妹妹的。

        

这样的雷雨天,喻家梵很习惯,他当初在疗养院陪昏迷的贺云渐时,早就经历过很多回。

        

见大人们都回来了,他也不吵闹地乖乖跟小叔下楼,临走时,先跟小狗说再见,又踮起脚尖,去贺云渐一下:“晚安,我的睡美人爸爸。”

        

雷雨天的小插曲,没有影响到两家的生活。

        

看似平淡寻常的日子里,对于喻思情而言,又带着一点刺激。

        

她早起开门时,偶尔会发现贺云渐去跑步遛狗时,顺带买的早餐和鲜花,就搁在公寓的门前。

        

喻思情不知道隔壁贺睢沉出门上班会不会看见,次数要是频繁了,她会委婉提醒贺云渐:“我不喜欢喝豆浆,也不需要玫瑰花。”

        

贺云渐听到后,会消停个几天,随后给她送亲手煮好的米粥配菜和一枝柔美脆弱的栀子花。

        

中午时分,他按照惯例会接孩子到楼上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喻思情会被他以各种借口,一起骗上楼。喻家梵在客厅里认真地写字时,喻思情就被他锁在卫生间里,折腾好半天,才颤着手指系好裙子的纽扣,尽量平复情绪走出来。

        

到了晚上,喻思情就不会再跟贺云渐纠缠不清,她分的很清楚,特别是隔壁贺睢沉和顾青雾在场的时候,身体自动地远离这个男人,连眼神交流都没有过一次。

        

贺云渐嘴上不说什么,外让在场就配合,私下无人时,死劲儿的惩罚她。

        

喻思情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演变成什么局面,但是关系隐瞒着,变相可以给她不安的内心带来一层心理保护作用,好似哪天跟贺云渐再次闹翻时,她能说走,就全身而退似的。

        

而贺云渐也不在意维持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除了互相帮忙解决生理需求外,喻思情是不会跟他谈任何事情。

        

她是明明白白的,把他当成床伴白嫖了,换个女人可能还会给点奖励。

        

在喻思情这里,是得不到一丝感情上的回应。

        

时间过得很快,顾青雾假期结束就开始接商业活动,她没接戏进组之前,依旧住在这个公寓里,所以请了个全天的保姆来照顾小鲤儿。

        

小鲤儿不喜欢保姆,她喜欢跑到喻思情的公寓里,等着喻家梵放学回家玩耍。

        

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喻思情白天来照顾小鲤儿,楼上那位,为了引她上去,经常把小狗放下来,去吸引小鲤儿的好奇心……

        

这天,公寓的门外又响起小狗的可爱叫声。

        

小鲤儿趴在沙发上涂涂画画,听到动静,耳朵先竖起来了,眨了眨眼:“姨姨……有狗狗。”

        

喻思情坐在旁边看书,落地窗的阳光照映进来,淡淡光晕衬得她指尖泛出细微的光,过会儿,翻了一页,声音平静说:“小鲤儿不是要画兔子送给哥哥吗?要去玩狗狗了,就来不及画了呀。”

        

小鲤儿好奇心瞬间熄灭,又埋头继续努力涂鸦,哼哧哼哧的,忙个不停。

        

这下,公寓门外的小奶狗叫破嗓子,都没用了。

        

过了十来分钟。

        

贺云渐亲自下楼来敲门,站在外面称是煮了一锅独家自创的菜,想邀请小鲤儿去品尝。

        

喻思情将书籍搁在膝盖上,心想,真是亲大伯,把自己弟弟的女儿当借口用的很好。

0

更多精彩

妇欲欢公爽婷婷/难耐自慰h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乐同学知晓新来的门卫几时报道,她并没有分心去管燕吃货怎么安排门卫,上午的教学完结,给累瘫的弟弟和卢克按摩推宫过血一阵,携带小朋友回东院梳洗一番,再去大厨房用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