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军人(H)_bl短篇H不腻

顾雷说的那种穿透射线(x射线),一般频率在3亿亿赫兹到3万亿亿赫兹之间,也就是30拍赫兹到300艾赫兹之间,频率极高。

        

而电磁波就是光波,就是由光子组成,那既频率极高,组成它的光子能量也就极大,波长则自就极短,能短到1皮米,即0.001纳米,具有很强穿透性。

        

最重要的是,它的穿透性是极高,又不会过高,恰到好处,既能穿透物体、又不至于轻松地完全穿透物体。

        

这样,它才会产生回波。

        

否则它若完全穿透物体,人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且由于物体厚度不同、密度不同、密度不均匀等,穿透射线从物体内部各处传回的回波也就会出现差异,就能组成明暗交替的特殊图案,将揭示物体包括内部结构在内的各种重要信息。

        

另外,最重要的是,关于物体内部结构的信息,用这种波长合适的特殊高频射线观察正可以精确到原子级。

        

该穿透射线确能帮助人准确找到物体内原子密度最稀疏或间隙最大的地方,从而轻松将物体砍断。

        

原子与原子间连接,虽和电子与原子核间连接一样,是电磁连接,但强度就大大不如后者,被认为是电子与原子核间电磁连接的残余作用,更容易被破坏。

        

而这种专找物体电磁作用最弱处砍、锋锐到军用制式装甲都难亦抵挡的剑道技巧,正是名动宇宙的至高剑技——原子切。

        

甚至,练习该技艺达到化境的高手,还能完全顺着原子间间隙一路砍过去,使出曲折、顺滑、美丽、可怕、真正无物不断的“完美原子切”。

        

而盘腿坐在顾雷面前的剑魔宫藏锋,就是顾雷唯一见过能使出完美原子切的剑道顶级高手。

        

想到自己已知剑魔秘密,未来有希望成为第二个能使出完美原子切的剑魔,顾雷就不由内心火热,连头盔上的漆黑护目镜都被他目光映得微微发亮。

        

但那护目镜又马上微微一冷。

        

顾雷又马上惊疑道:

        

“不,不对!阿加塔生物用穿透射线来观察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和受体蛋白的结构,观察二者的结合和识别过程,发明出免疫细胞改造疗法治疗癌症的经过,我是知道不多,但也知道,用那种特殊射线观察来物体原子结构的效率并不高。有时要搞清仅仅一个分子的原子结构,就需要好几分钟,怎么可能让你这样无时不刻地看清天地万物的原子结构,洞察一切,随时使出原子切!”

        

宫藏锋淡淡回道:

        

“一,他们使用的大概纯是机械吧!那样不管是精密度、还是效率,就天然都不如有人眼参与的观察过程!二嘛……”

        

说着,宫藏锋不禁轻轻叹息一声,补充道:

        

“二来,他们还不够急切!”

        

顾雷当然愈发疑惑,而宫藏锋则语气复杂,忍不住一边回忆、一边解释道:

        

“实际上,尽管我少年时便曾使出‘原子切’,还上了报道,却仅仅是侥幸,十几年来都难以寸进。那报道也反给我造成极大压力。更可怕的是,任我如何化压力为动力,情况仍无丝毫改观。而压力更是大到让我差点绝望,以为,原子切单单以人类的肉体来说,哪怕是化焰境,恐怕都极难掌握。是的,我也曾一度认为,那是我毕生都难以完全掌握的至高剑技,而阿加塔公司的研究员也是因此才不得不依赖机器。直到……”

        

宫藏锋又不禁话一顿,有点难以启齿。

        

顾雷却有些急切,接口就问道:

        

“直到什么?”

        

宫藏锋深吸一口气,平静回道:

        

“直到我妹妹得了癌症!”

        

登时,顾雷内心一颤,深受震撼,既为宫藏锋和其妹本能地感到痛心。

        

若其妹不是生在底区,不是生在一个连那区区数万治疗费都付不出的家庭,这样一个风度翩翩、作风明亮的“剑之君子”,当不至于走到现在这无路可退的绝望境地!

        

同时,他又看到了更多的、让他有点难以接受的信息,那就是:

        

等等,那在这场赛场里,不会还有更多类似他一样在无奈扭曲的“魔”吧?那,那我岂不是……

        

算力太强有时或真也不是什么好事!

        

顾雷是能轻易看到那些别人注意不到的细节,乃至更能直达本质,却也让他变得更敏感,更容易被触动。

        

宫藏锋不知他心念电转的复杂,只知时间紧迫,就尽可能快速简洁地继续说道:

        

“说来可能让您见笑,我实在凑不够免疫细胞疗法的医药费,就动了妄念,妄想自己来对免疫细胞进行改造,后难免遇到穿透射线观察效率低下的同样问题。可是,为了我妹妹的性命,为了尽到我身为一个哥哥的责任,我自然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对该方法进行钻研,一边不断学习、一边不断优化。奈何直到今日,因吾妹病情发展不断加快,我的优化速度仍是没能追上癌细胞的变异速度,一直没能亲手治好吾妹,为我年轻时犯下的错误赎罪。诶,我真是个没用的哥哥啊!倾尽全力、拼上性命,还只能把这百无一用的‘原子切’用得纯熟点而已!”

        

说着,宫藏锋第二次无奈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内心又不由充满愧疚、不舍和相当的复杂。

        

顾雷亦知时间紧迫,就努力压下内心翻涌的杂乱心绪,诚恳地求教道:

        

“那你到底是怎么增加该特殊射线的观察效率的!”

        

宫藏锋也压下心头乱绪,回道:

        

“很简单,就是不放弃地用尽各种方法、持续对该射线进行增幅!”

        

顾雷紧跟着问道:

        

“具体有哪些方法!”

        

宫藏锋不吝赐教道:

        

“首先,该特殊射线终究是一种电磁波,是一种光。那产生该电磁波的方法,就是产生光子的方法,至少有两种。一是对电子进行加速。您该知道,电子在被加速时,哪怕仅仅是速度被改变,也会辐射出光子,且加速幅度越大就会辐射出越多,能越大地增幅穿透射线的强度。二则是一种更适合我们射心境的方法,就是让我们体内大量原子的电子,都同时降低能级,同时跃迁,就能释放出大量光子,大幅增幅该特殊射线的强度。”

        

“……”

        

“我们毕竟是射心境,无法模拟,却能干涉电磁力。故我们虽大多无法让大量原子同时跨越多能级地降低能级,释放出激光那样能量集中的高能射线,可要射出能量没那么集中、然穿透力不差的该特殊射线,就问题不大。”

        

“……”

        

“接着……”

        

宫藏锋敲了敲自己的护目镜,后才说道:

        

“我们的装甲本就多有配备能发射该特殊射线的探测器,只功率一般不怎么高,基本只作为一种可有可无的辅助探测设备。”

        

顾雷点点头,附和道:

        

“对,人们恐怕还基本都没意识到,该特殊射线能对战斗到底产生多大的增益!不过,光靠我们自己的精神力的话,又能如何对该探测器进行增幅呢?”

        

宫藏锋回道:

        

“第一就是把我们自己射出的该特殊射线,和探测器射出的重叠在一起,这我已经说过。第二,就是直接对探测器进行增幅。”

        

顾雷依旧盘着腿,弯下腰,郑重地鞠了个躬。

        

“请先生说得具体点!”

        

宫藏锋回礼后说道:

        

“和我们本身射出该特殊射线的原理不同,大多探测器采用的都是前一种的方法,即靠加速电子来射出大量光子的方法,而我们正可以通过强化探测器的电磁加速力场,来继续对该特殊射线进行增幅。电磁力场越强,就能对电子进行越大的加速,进而能射出越大量的光子!”

        

最后,宫藏锋总结道:

        

“如此,两相结合起来,你就有可能时刻射出强度足够的穿透光线,也就是获得能时刻看破世间万物原子结构的‘识真之眼’!”

        

顿时,顾雷就低下头,若有所思、所获良多,竟是好像已经摸到了门槛。

        

宫藏锋见此,护目镜下当即就有震惊的光芒一闪而过,接着又有欣慰的光芒一闪而过,后却浑身气势骤然变得冰冷无比。

        

顾雷似有所觉,内心一震,更身体隐隐颤了一颤,却没抬头,只淡淡问道:

        

“你妹妹叫什么名字?一定长得很可爱吧?我还真想认识一下啊!”

        

宫藏锋气一滞,转眼便知蓝甲骑士心意。

        

顾雷那明显是想在宫藏锋死后帮忙关照其妹。

        

且这种说得越模糊的心意,往往才越真诚、越坚定,令宫藏锋内心不由大暖,却也只回道:

        

“谢谢您好意!不过,不用了。吾妹幸得老城区诸位民众厚爱,现估计已痊愈,大概都避难去了!我很知足了!”

        

顾雷内心又是一震,终于完全明白宫藏锋的全部心意。

        

实际上,宫藏锋之所以尽心尽力地传授“识真之眼”给顾雷,初衷就是为让顾雷能更快、更好地解决掉所有狂暴者,包括他自己!

        

他觉得:

        

在自己居然都会被药所控的绝望情况下,唯有如此,才能更好的保护老城区,回报老城区民众对自己兄妹两人的救命之恩。

        

果然,接下来,宫藏锋就杀意冲天地直接沉声低吼道:

        

“好了,既您已从我处知晓该如何随时使出‘原子切’的技巧,若您真觉得我的回礼太过沉重,那抱歉,就请您赶紧实践您的诺言,负起责任来,赶紧过来杀掉我吧!我是绝对不会留情的!”

        

宫藏锋的护目镜下,终于又有狂暴红光,愈来愈刺眼地亮了起来,再控制不住。

        

只不过,现在的顾雷,还能对下得了手吗?

0

更多精彩

妇欲欢公爽婷婷/难耐自慰h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乐同学知晓新来的门卫几时报道,她并没有分心去管燕吃货怎么安排门卫,上午的教学完结,给累瘫的弟弟和卢克按摩推宫过血一阵,携带小朋友回东院梳洗一番,再去大厨房用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