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乳乱公&bl短篇H不腻

    

随着时间的推逝……

        

血狮等人死去后,所化的灵气也更为纯粹,那种纯粹,几乎凝结成为实体的雾气,在众人身周环绕,俨然已经与实质没有任何区别了。

        

而更让众人震撼的,却是这些灵气正呈现向着四面八方蔓延之势,也就是说哪怕什么都不管,这灵气也会很快自行蔓延到整个行星之内。

        

这么精纯的灵气……纯粹到他们这些见多识广的众多文明之主也无不是首次得见。

        

更让他们垂涎的,却是此刻的灵气如此浓郁,若是他们能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之中的话,他们这些实力早已经卡在瓶颈多年未有寸进的各大文明极巅强者……说不定也就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连他们都有如此好处,更何况是那些普通的百姓们呢?

        

这么一想,众人心头无不是捶头顿足,懊恼不已。

        

之前不收好处多好……

        

如果义务帮忙的话,说不定就能落落大方的借用一下此地灵气,帮助自身实力进行突破。

        

不过如果信任不够的话,恐怕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毕竟堂堂文明之主在异星修炼,很难保别的文明不会趁机对他们做些什么。

        

而元灵文明之主九昕已经揪着许灵钧的胳膊,笑道:“许星主许星主,我留在这里修炼好不好?” 

        

许灵钧点头,微笑道:“当然可以。”

        

“那我在你这里修炼,你帮我守一下元灵文明行吗?不用怎么管的,有人攻击元灵文明的时候,你出手帮一下就行了。”

        

九昕得寸进尺。

        

许灵钧亦是欣然同意。

        

其他人都心知肚明……元灵文明其实乃是灵体成形,但事实上她们并没有本体,只是吸纳的灵气太多太浓这才凝结成为了实体。

        

但正因如此,她们其实是可以类似缚灵一般与别的生物绑定在一起的。

        

元灵文明虽然强大,但她们独特的特性,让她们想要更进一步,就注定必须依附别的文明才行。

        

蓝星岂非正是最佳的选择?

        

再加上九昕身为女子,自然可以毫无顾忌的撒娇提出要求……

        

可惜克劳利等人实在是没办法想象他们拉着许灵钧的袖子央求的场景,感觉如果那样做的话,那许灵钧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灭了他们。

        

就算他不出手,他们也没脸活了。

        

这下子,怕是许灵钧会更强了。

        

众人心头都有些沉重。

        

之前一战,他们可是亲眼见证到了,许灵钧虽未全力以赴,但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其实力之强,却更让他们心惊,那是真正的深不见底。

        

若是更强得是怎样的造化?

        

他们皆是不敢想象。

        

不过虽然他们不好借助蓝星灵气……但……

        

此事也不是没有转机。

        

要知道,刚刚听那个血狮说,他们还有同党。

        

而且这些同党还意图找他们报仇……只是不知道会以何种方式。

        

想着,克劳利惋惜道:“可惜让这些妖兽们逃出了生天,不然的话,留下一个活口拷问,也许能得到很多我们之前不知道的重要消息。”

        

许灵钧无奈道:“能杀光他们已经很幸运了,留下活口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接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也只能这样了。”

        

众人点头……心下却早已经默默的做了决定,等回去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查清这些妖兽们的来历,还有它们还有多少同党,等等各种前因后果。

        

如果说之前他们对这些妖兽们避之唯恐不及的话。

        

那现在,这些妖兽的存在,可是他们晋升3级文明的最佳途径。

        

如今蓝星斩杀了二十只左右的妖兽,就能让灵气充裕到这种程度,如果他们斩杀二十只的话……

        

当然这不太可能,但哪怕只有一只,也足可让他们的行星内灵气更为充裕,不仅是他们,哪怕是他们的子民,也都能享受到无尽的福泽。

        

代价虽大,好处更多。

        

何况这些妖兽虽然强大,但他们亲自出手的话,未尝不能成功斩杀他们。

        

几人心头皆是火热……

        

唯独摩罗,悄悄看了许灵钧一眼,心道这又是一个阴谋诡计么?

        

这许灵钧竟然舍得把这么大一块肥肉让出开?背后肯定有着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隐秘……

        

这家伙太卑鄙无耻了。

        

不行,不能上当,吃的亏受的骗还少吗?

        

可感知着周遭那浓郁的灵气……就好像致命的罂~粟,哪怕明知道这些东西不好,可还是控制不住。

        

罢罢罢,都上了那么多次当了,再上一次又怎么了?若是能成,那可是天大的造化。

        

很快,各大文明便陆续告辞了。

        

他们已经打算回去准备……

        

虽然知道这些妖兽们的残余肯定是极大的威胁,但眼下,众人眼底各自有光彩流转,显然都有独自的盘算。

        

他们已经打算入局了。

        

而等到送走众人后,连带着九昕虽然打算留下,但也得先回自己的文明,处理一下紧急的事务做一下安排,然后再回来蓝星。

        

憾云城看了许灵钧一眼,摇头道:“这么一来,剩下的那些妖兽们如果想再来蓝星,恐怕非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冲过层层截杀,才有可能到达蓝星了。”

        

说着,他眼底浮现些微担忧。

        

说道:“剩余的妖兽残数还很众多,你把这些妖兽的信息泄漏出去,万一如果哪个文明能截取大量的妖兽,到时候说不定他们可能反而会赶超咱们蓝星……”

        

“那也得他们有本事才行。”

        

许灵钧摇头笑道:“这些妖兽没那么好对付……事实上,我也完全是借势而为,真正强大的妖兽,他们就算阻截,恐怕至多也不过是消耗他们部分气力,如果能被他们杀死,那也就只能证明这些被杀的妖兽属于最弱的那种。”

        

他说道:“反正现在的话,咱们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那些妖兽们再傻也不会再跟之前那样一个两个的送,如果再来……绝对不会是跟之前这样小打小闹,如果咱们蓝星想要独吞这块肥肉的话,非得付出绝大的代价不行。”

        

憾云城轻叹道:“也是啊。”

        

许灵钧说道:“而且同样的,妖兽们来去如风,这些文明的整体实力虽然凌驾于妖兽之上,但想杀他们也没那么容易,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妖兽们的集合体加起来,与3级文明恐怕也不逊分毫了,等到双方两败俱伤,咱们正好可以等到他们伤痕累累的赶到蓝星的时候,收割他们的性命。”

        

说到这里,他轻轻顿了顿,说道:“而且最起码,我们蓝星也需要时间啊。”

        

这些妖兽们的死并不是没有意义,因为它们的灵气,蓝星的实力提升极快……

        

如今又多了二十余只,这种数量,已经足可让整个蓝星的灵气翻上两番还多了。

        

这种程度之下……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蓝星就能顺势成为3级文明。

        

如果他们阻止不了妖兽,那么蓝星就顺势最后收割,如果他们阻止了妖兽,那蓝星就趁这段时间努力成长,成为3级文明。

        

不论怎么算,蓝星都是不亏的。

        

“你算的倒是精明。”

        

憾云城感慨道:“看来当初让你来代替我继承大夏国主的位置,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英明的事情……你干的比我优秀多了。”

        

“那是,这方面我可是经验十足。”

        

“你曾经为王?”

        

“当然……我曾经在中国、印度、波斯、马其顿、埃及和西班牙等各个国度为王。”

        

憾云城惊奇道:“哪个行星?”

        

许灵钧答道:“文明六!”

        

憾云城:“……”

        

说话间,一抹绿色,悄然向着这边蔓延而来……

        

连带着地面那已经被摧毁殆尽的植物,此时也重新蔓延了生机。

        

这种独特的特性……是绿儿独有。

        

本就是古树成灵,如今更是隐然间有成为天地间所有植物主宰的能力。

        

哪怕只是些微的气息泄漏,都能让一棵死去的树木重新焕发生机……

        

注意到绿儿到来。

        

憾云城很识趣的说道:“好吧,这方面倒是挺方便,对付他们最起码不用收拾敌人的尸体……我去查看一下我们的人员伤亡,这边就交给你了。”

        

说着,对许灵钧眨了眨眼睛。

        

态度很明显……

        

搞好她,咱们跟秘境的关系就稳若泰山。

        

许灵钧没搭理这货。

        

随着憾云城的离开,之前还热闹喧嚣的战场,只余许灵钧和绿叶两人。

        

而此时,绿叶脸上犹还带着些微的忧郁神色。

        

她虽然并未参与战斗,但事实上,却全程旁观了这一场战斗……这也是她的独特能力了,视角可以随着所有的植物流转。

        

她慢慢的走过每一个妖兽沉尸的地方,幽幽叹道:“它们都不认识我,但对我而言,它们都很熟悉……当年它们成长的时候,我在亲眼看着……可现在,我也亲眼看到了它们的死。”

        

“别在男朋友面前轻易暴露自己的年龄啊。”

        

许灵钧揉了揉她的秀发,说道:“你的年龄应该从化形那一天开始算起。”

        

“那我也太小了,你这算什么?光源氏?”

        

绿叶笑了笑,说道:“我并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只是有些感慨……它们既然决定破坏我们的家园,我肯定不会跟它们善罢甘休,只是看到它们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多少也有些兔死狐悲而已。”

        

许灵钧明白绿叶的意思。

        

虽然如今有了新的妖兽……

        

但事实上,绿叶的身份其实反而更类似这些妖族,严格说起来,他们才是同族。

        

只是绿叶被放弃之后,选择了成为整个妖兽的庇护者而已。

        

如今眼见众多同族惨死,她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应该做的,但却也忍不住唏嘘。

        

许灵钧问道:“又杀了十九个,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二十一只妖兽死在了蓝星上,重新成为蓝星灵气的一份子,到现在为止,你还剩下多少同族?”

        

绿叶想了想,说道:“应该还有七十多个!”

        

对于绿叶的答案,许灵钧并不怎么意外……毕竟能把整个蓝星都给汲取一空,显然,这些妖兽的数量绝对不会太少。

        

而且它们的实力太过强大,也许其中某一个两个会在离开蓝星,外出流浪的过程中出现意外。

        

但绝大部分绝对都能混的风生水起。

        

所以整体数量会少上太多。

        

“这大概可算是个绝对的坏消息了吧,二十多个就已经让我们这么头疼,剩下七十个我们不是吃不下……但吃下绝对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许灵钧说道:“现在的话,很明显了,这些妖兽们虽然离开了,但他们之间还保有互相联络的方式,不然的话,这二十只妖兽不可能聚到一起……”

        

绿叶惋惜道:“可惜,那联络方式我恐怕不能知道了,肯定是他们离开蓝星之后,才互相之间建立的。”

        

“没关系,我知道该找谁。”

        

许灵钧笑了笑,说道:“我去问讯一下去。”

        

“嗯,我想在这里种一些植物,算是纪念一下跟他们曾经的那些年的时光吧。”

        

绿叶应了一声。

        

许灵钧快步离开了。

        

而此时……

        

在秘境的深处,一处钢铁囚笼之内,一只体态巨大的蓝色巨蟒正无力的盘在笼内。

        

甚至连克劳利等人都没发现,早在不知不觉之间,许灵钧早已经悄悄的抓住了一只活口……那只沉入地底的巨蛇之后再没翻起任何风浪,他们都以为许灵钧把她给杀掉了。

        

但事实上,通过绿叶的口,许灵钧早已经把所有的妖族们的底细给摸的一清二楚。

        

而蓝灵与大地等人早便已经与亚林文明斗了多次,许灵钧自然知道有这么一条巨蟒在敌人的阵营之内,他早便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地底埋了威力极强的高压电,就等着她钻进去……然后直接就被电晕了,之后就一直被埋在地底下。

        

等到战斗结束。

        

由专业的战士从地底把她给挖出来收进牢笼之中。

        

克劳利等人哪里知道,许灵钧这边不声不响的,早已经收容了一个活口……

        

绿叶知道的虽多,但却基本上都是他们在蓝星内部时的消息。

        

但如果能找到一个活口的话。

        

那么他们离开蓝星后发生的事情,也都瞒不过许灵钧了。

        

知己知彼……

        

身边又有这么多的帮手,这一战,许灵钧想不出失败的理由。

        

而此时,蜷缩在牢笼之中,巨蟒此时犹还有些有气无力……被狠狠的电了一通,因为知道对方的实力,所以许灵钧直接安排上了最强电力,显然妖族实力再强,也不过血肉之躯。

0

更多精彩

蛇我骑谁_校园野战h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乐同学知晓新来的门卫几时报道,她并没有分心去管燕吃货怎么安排门卫,上午的教学完结,给累瘫的弟弟和卢克按摩推宫过血一阵,携带小朋友回东院梳洗一番,再去大厨房用餐。 […]

过度侵占/浪妇极品名器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乐同学知晓新来的门卫几时报道,她并没有分心去管燕吃货怎么安排门卫,上午的教学完结,给累瘫的弟弟和卢克按摩 […]

怎么自慰最爽/口h胯下吮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薄崇君沉默了一会,拿出手自己的手机,给薄晏卿打电话,之前他已经让人买了手机和手机卡给薄晏卿,如今通讯不是问题。 &nb […]

妇欲欢公爽婷婷/难耐自慰h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乐同学知晓新来的门卫几时报道,她并没有分心去管燕吃货怎么安排门卫,上午的教学完结,给累瘫的弟弟和卢克按摩推宫过血一阵,携带小朋友回东院梳洗一番,再去大厨房用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