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紧窄白嫩的/乱H女h

隗月的梦想成真了。

        

段璃璃用纳米机器人将她身体里的七根钉子都分解掉了, 同时刺激细胞再生,肌体修复。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隗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里可是仙宫, 天地元气浓郁,她这一口气, 只觉得有什么清如灵露般的东西穿透了皮肤, 涌进了身体。在经脉里流畅地运转, 在气海丹田里化作了属于她自己的能量——斗气。

        

她只在八岁之前有这种感觉。

        

隗家的天赋体质, 极小就能自然而然地吸收天地元气,无需什么心法, 就已经开始自发地修炼了。到八九岁, 最迟十岁的时候, 那斗气就藏也藏不住了。小孩子敛气还是太难,骗不过那些六级的守卫首领。

        

就会被抓去钉钉子。

        

七星斩元钉一钉上, 截断经脉, 任你天赋再好, 天地元气在身体里也运转不起来。小时候修炼残存的一点斗气就积在了身体里,又无法流转, 日复一日地反噬着身体。

        

元气转化成斗气,在身体里运转了一个周天,舒畅无比。

        

隗月睁开了眼睛, 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连谢都忘了说。只觉得自己好像在梦里。 

        

她竟能修炼了。

        

眼泪怔怔地就流下来了。

        

她忽然站了起来, 就要给段璃璃跪下——这个世界里最高级别的大礼也是跪拜,跟地球古代差不多。

        

段璃璃经常去义诊还做慈善, 经验多,她一起来就猜到了她要干嘛, 直接架住了:“别!”

        

隗月看着她,道:“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就这一条命,暂时不能给您。待我先报了仇,而后任您驱使,绝无二言。”

        

段璃璃觉得隗月特别像隗羌。

        

客观地讲,他们很弱。可是又不弱。

        

就看那眼睛深处的决绝,没人会说他们弱。

        

段璃璃看了一眼隗月的肚子。她的肚子还很平,看不出来什么,应该是月份还浅。

        

但段璃璃可没忘,那些追捕她的人说了——她怀了孩子。

        

段璃璃试探着问隗月:“你肚子里的孩子要留吗?我也可以帮你把ta拿掉……”

        

段璃璃的思维带着地球年轻女孩的普遍认识,觉得正常的女性不会选择留下非自愿怀上的孩子的。

        

没想到隗月毫不犹豫:“自然要留下,我要把ta生出来。”

        

段璃璃顿了顿,但她没有那种助人强迫症,非要别人的命运按照她觉得好的路走不可。她只说:“这样啊,那好吧……”

        

段璃璃不知道,隗月的思维完全是另一种模式。

        

隗家人不分男女,跟任何人生出来的孩子都是隗家血脉,都可以修炼。

        

她现在脱离了樊笼,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她和孩子都可以修炼!等孩子长大了,十几年就是一个战斗力!就可以一起去报仇!

        

得知了隗月的想法,段璃璃嘴巴张了张。

        

“那个……”段璃璃也是当了妈妈的人了,不是太认同隗月这种把仇恨传递下去的思想,她说,“我觉得吧,也别给孩子太大的压力。要万一ta是个普通人不能修炼呢……”

        

隗月看了她一眼。

        

段璃璃说出这个话,代表她对隗家的血脉完全不了解。

        

隗家因血脉才招来了现在的局面,完全是怀璧其罪。隗家血脉的秘密,当今世上知道的人不多,对隗月来说当然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没有解释。

        

她问:“您近期可有我族人的消息?”

        

段璃璃说:“最近没有,上一次见就是路过,是去年八月的事了都。不过我其实……”

        

她打算把她的计划告诉隗月。

        

当时没告诉隗羌,因为隗羌实在是个硬脑壳。而且当时距离要做这件事,段璃璃还需要一段时间,她是个习惯于事情还没做成就不声张的人。就隗羌那个人,说了他也未必肯信。

        

但现在隗月已经被救出来了,七星斩元钉也给她搞掉了,倒是可以跟隗月说了,让她高兴一下。

        

毕竟那么惨,还是该让孕妇心情好一点嘛。

        

谁知刚起个话头,胡祥发了消息过来。

        

轨道车发生了一起火灾。

        

烧毁了一趟列车。胡祥已经在现场了,倒没死人,正在追查责任。

        

给段璃璃发消息一个是通知她这个事,一个是铁轨的枕木烧毁了,那一段得重新铺一下了。

        

后面还有好多趟车次排着呢,耽误了都是钱。

        

段璃璃就把话又吞了回去,临时改口:“我临时有点事,你先好好休息,等我回来再跟你说。”

        

她又唤了菜芽来,特别嘱咐了她隗月是孕妇,让她小心点,然后到房间外面去瞬移去了——这个术法,啊呸,这个技术有点惊世骇俗,虽然关系近的人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了,但是在陌生人面前还是稍微避开一点,别吓着人家了,尤其是孕妇。

        

瞬移到离出事地点比较近的地方,然后赶过去——急事的话就不骑修罗了,因为段璃璃自己的速度要远远快过修罗了。

        

很快她就到了,胡祥那里已经追查出事故原因了,正在和几个涉事的商家切割责任。

        

这些吵得人脑壳疼的事都是胡祥的事,段大东家过来就是当铁路工人来的。

        

那没办法,她的炼钢厂现在还在筹建中。侍从们还在测试不同的高炉的稳定性。

        

还有乔小泉那边冲压机床也正在改良蓝图,要改良得好的话,说不定又能赚奖励。

        

总之,让生产铁轨这件事脱离她个人,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所以在那之前,全世界唯一一个铁路工人,就是段璃璃自己。

        

火已经灭了,现场的人正在泼冷水给烧毁的车皮降温。

        

段璃璃过去直接放大冰块。顿时滋滋地全是白烟。

        

虽然粗暴,但是降温真的有效。很快温度降下来,武者们发力,把烧毁的车皮搬离了轨道。

        

这画面又触发了段璃璃的感叹。

        

就像搬火车这个事,现在就只能由武者来干。但乔小泉那边搞出来越来越多的东西了,那些机械设备未来可以让普通人通过操作设备做到武者才能做的事。

        

段璃璃有时候也会困惑,如果那样的话,武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小。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实际上,通过不断西行考察,段璃璃已经十分明白,炎碧城邦里武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本来就比别的城邦要小得多。

        

不管是武者还是普通人,好好工作,就能养活一家子。当然在技术水平低下的前提下,武者更好找工作,也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但总体来说,只要努力勤劳,就有出路。

        

但段璃璃已经隐隐发现了这个看似谐和的邦国隐藏的忧患——炎碧城邦的武者,整体武力水平显然低于外邦。

        

在出国之前,也听说过炎碧城不强大。

        

但当时没有概念。尤其是炎碧城邦商业繁荣,生活算是相当便利。就对强大不强大的,更没有概念。

        

直到她走出了炎碧城邦,走过帝青、烈翔,也有了具象化的概念。

        

外邦是什么样子?虽然经济水平比不上,很多地方甚至还很原始,但是人家那里,真的是四级多如狗,五级遍地走。

        

楼上掉下个牌匾砸死人,看热闹的里面肯定有六七级的。

        

段璃璃旅行了一年了,深深地思考过这个现象。

        

她隐隐感到,会造成这个局面,可能就是因为炎碧城经济发展得太好了。

        

整个城邦的国民相对于外邦人来说看,其实是生活在一个相对安逸、温饱的环境里。就拿江雄来说,你看他现在成日里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你给他扔帝青、烈翔那种环境里,你看看他会不会玩命修炼,突飞猛进?

        

还是太安逸。

        

炎碧城好好工作就能养家,谁愿意要生要死的啊,武者也是人啊,也上有老下有小啊。

        

但不得不说,武者失去了这股子要生要死的劲,就是失去了灵魂。

        

几个武者嘿呦嘿哟地把车皮都搬下来,段璃璃就重铺了铁轨。

        

璃璃家轨道公司的员工立刻在这条线的调度群里通知了后方,后方又开始发车,一切恢复正常。

        

这效率没得说。

        

段璃璃本来是打算修完轨道就回去的。其他那些掰扯责任、清算损失、处理善后的事都是胡祥的工作了。

        

但没想到被这边的县守给抓住了。

        

火灾的事把县守惊动了,他过来视察的,来得晚了,璃璃家已经自己解决得差不多了,也没死人。没死人事就不大,经济纠纷商家们可以自己协商解决。解决不了他再出面调停。

        

但没想到逮到了段璃璃,县守就开心了。

        

段璃璃现在,据说在平阳,不说每个村吧,但几乎每个里,都有仙姑庙供奉香火。

        

这里的“里”差不多相当于地球的“乡”的概念。

        

总之段璃现在在平阳的存在感超级强的,而且随着铁路业务向平阳以外的地区发展,这个趋势还在以相当快的一个速度向外蔓延。

        

她现在也特别忙,三天旅行,两天在家。在家那两天就要处理很多事。县守一级的人想见她都得提前预约。

        

这边县守碰巧逮着她一回,可不得乐开花嘛。逮着了就不能放,拉着她谈建厂的事情。

        

段璃璃的一些规划对外也放出了风声,各县现在明争暗抢得厉害,都想让她在自己的地盘里投资,纷纷给出更好的承诺。

        

好容易把县守打发了,又有附近的百姓闻听段仙姑驾临,抬着、背着病人来求诊的。

        

段璃璃一一给治疗了。

        

好容易都打发了,天都擦黑了。回到仙宫里,听见有人在喊:“小团子——,小团子——”

        

段璃璃问:“他跑哪去了?”

        

“不知道呢,叫他吃晚饭呢,找不见了。”侍从说。

        

找不见小团子大家也不着急。小团子虽然年纪很小,却不是普通的孩子,他有自保能力。

        

自从他得了一套小号的机甲之后,那更是想上天就上天,想入地就入地。

        

这种偷跑到不知道哪里的事都发生好几次了。也不怕,仙宫周围几百里地的范围都没有任何能伤害的到他的猛兽。

        

“我来找吧。”段璃璃打开了地图。

        

这回跑得不算远,还没出地图范围呢,说起来甚至是太近了。以小团子的速度,都有点不太像他了。

        

他上次可是都跑到元绿石矿那里去了,特别敏感,这么小愣是能感觉得出来那里不一样。

        

但这次他在这么近的地方,不是他自己的问题,是因为他还带着一个人。很显然是这个人拖累了他的速度。

        

那个人是隗月。

        

段璃璃做为一个妈妈,虽然跟别的妈妈不太一样,从小就教孩子打打杀杀什么的,但当妈妈的终究还是有本能的。

        

隗月就不该和小团子在一起。

        

隗月更不应该离开仙宫,到外面去。尤其是现在这种天已经擦黑的状态下。

        

作为一个才跟段璃璃认识一天的还不熟悉的人,隗月带着人家孩子走出家这么远……等同于拐了人家孩子。

        

段璃璃不懂了,她这是,想干嘛?

        

段璃璃穿上机甲就飞上天了——这个也是不怎么在人前用的技术,只在外邦遇到危险的时候才叫侍从们用,平时也就是在大苍山里用用。

        

但这玩意飞行的速度非常快,还胜过了段璃璃自己的速度。

        

一分钟就降落在了隗月和小团子的面前,砰地一声,在地上砸了个泥坑。当然是心存了震慑的意思,想看看隗月到底是想干嘛?

0

更多精彩

学长粗喘H_高H限纯肉

2021年11月2日 小羽 0

        顾雷说的那种穿透射线(x射线),一般频率在3亿亿赫兹到3万亿亿赫兹之间,也就是30拍赫兹到300艾赫兹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