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丰满年轻岳欲乱

        

端敬候府世代忠心,战死沙场者,为护皇权被人谋害者,传承到如今,只剩下宴轻一个独苗苗了,太后的心里,一直以来是十分不好受的。

        

皇帝收了笑,对太后道:“但同是您的孙子,太子又是嫡出,您为何却在今年改了主意,弃太子,而亲萧枕?虽然因为凌画嫁与宴轻,得了您的亲顾,爱屋及乌,但是不是也因为您对太子失望了?”

        

太后见皇帝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长长叹息,“太子着实让哀家失望,从三年前,凌家之案,到这三年来看他不停刺杀凌画,身为太子,心思不在社稷,一门心思除去臣子,心眼太小,利己寡恩,任由东宫幕僚府臣撺掇,没有仁善之心,难堪大任啊。”

        

听了太后一席话,皇帝点点头。

        

他将黑册子放在太后的膝上,“母后看看吧!儿臣相信母后不是为了一己私情而不顾江山基业之人。”

        

太后闻言拿起黑册子,缓缓打开,当看到里面的内容,太后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本黑册子,不算厚但也不算薄的一本,阐明凌画与岭山的关系,记录这些年与岭山的来往记录,凌画密密麻麻送往岭山的供给,小到几万两银子,大到几十上百万两银子,粮草军饷棉衣布匹茶叶私盐等等,可以说,只要岭山需要什么,她就送什么。

        

太后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有些心凉。

        

她用了好一会儿功夫才翻看完,抬起头,看着皇帝,“这……”

        

皇帝叹气,“朕也没料到,王晋竟然出身岭山,王晋与先皇有知遇之恩,他故去前,将家业只留了一小部分给了凌画,九成都捐赠给了朕充盈国库,而凌画用这一小部分,短短几年,竟然又富可敌国了,不得不说,她与王晋一样,也是个经商奇才。”

太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先皇怕是也不知王晋与岭山的关系,竟然是同出一脉,而且还是出自岭山嫡系。先皇忌惮岭山,王晋知道。”

        

太后顿了一下,还是为王晋说了一句话,“虽然王晋出自岭山,但一生确实没有对不起先皇和皇上之处,故去前家业也都捐赠给了国库,他分明可以悉数送给岭山,就冲这一点,倒也不能因出身而论罪。”

        

皇帝颔首,“朕还没那么糊涂,人已故去,自然不会再论王晋之罪,王老于社稷有功。朕只是在想,王晋生前,可是也是给岭山送供给?还是自从凌画接手王晋的产业后,才因此给岭山送供给?”

        

太后思忖,“陛下没问问太子,这本黑册子,是从哪里来的?应该不是太子查出来的吧?若是他查出来的,他应该早就忍不住拿出来了,不会等到现在。”

        

皇帝早已想了这个问题,“应该是幽州温行之给他的,太子没有这个本事。”

        

太后皱眉,“温行之这个人,不同于温启良,哀家怕他接手幽州后,幽州有变啊。”

        

皇帝道:“朕也有这个顾虑,但是除了温行之,幽州无人敢接管,如今也只能用他。本来朕将幽州温家绑在太子这条船上,便有让幽州温家扶持太子,也有让太子钳制幽州温家之意,但是没想到,太子无用,温启良被杀,太子却拿不住温行之。”

        

太后道:“若是这本黑册子是温行之给萧泽的,这么说,今日发生的长兴街大事儿,背后应是有温行之的手笔,他鼓动了太子。”

        

皇帝点头,“但即便如此,朕也无法拿温行之问罪。”

        

太后懂了,所以,皇帝才问也不问萧泽这个册子哪里来的?直接将他软禁在了东宫。

        

太后问:“那此事皇上打算如何?是重重治罪凌画?还是秘而不发?”

        

皇帝问:“母后觉得呢?”

        

太后摸着黑册子,沉默片刻,将黑册子递给皇帝,“皇上拿主意吧!哀家老了,再说后宫不得干政,无论皇上怎么做,只要是为了后梁江山好,哀家没二话。”

        

皇帝接过黑册子,搁在了玉案上,“若是为了后梁江山好,朕怕是即便想治罪凌画,也无法治罪她。”

        

“这话怎么说?”

        

“凌画扶持萧枕,能够让萧枕为了她,今日在长兴街杀尽了太子带去的人,那么,朕若是对凌画治罪,赐死她,萧枕定然反抗,就算反抗不过朕,那这个儿子,怕是也会废了。”

        

太后看着皇帝,“皇上这是不想萧枕废了?”

        

皇帝长叹,似无可奈何,“母后也说了,您对太子已失望,他心眼太小,利己寡恩,任由东宫幕僚府臣撺掇,没有仁善之心,难堪大任,连母后都这样觉得,朕岂能不觉得?这江山又岂能交到他的手里?”

        

“所以,皇上是想交到萧枕手里?”

        

“朕观萧枕,能做一个孤王。”

        

太后问:“还有几个小皇子,皇上不考虑了?”

        

皇帝摇头,“他们太小,没有母族助力,不像是太子有温家,萧枕有凌画……”

        

皇帝说到这,顿了一下,“别人不知,但母后却知,萧枕不止有凌画。”

        

太后沉默,“萧枕是个可怜的孩子,这哀家早就说过了,当年是你想不通,如今这是想通了?”

        

皇帝苦笑,“朕想不通又能如何?母后已白发满头,朕也老了,这江山总要后继有人,而萧泽不堪大任,朕不能将祖宗的江山交给他祸害,几个小皇子以小见大,不是那块料,反而是萧枕,朕近来看的明白,他稳当的很,是最适合的那个人。”

        

皇帝顿了顿,又说,“形势比人强,凌画太厉害,朕没想过,当年为了挽救江南漕运而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推她接管江南漕运,她竟然能凭着一己之力,仅仅用了三年,成长到今天。她如今的势力覆盖与私底下的盘根错节,朕即便想探,怕是都已探不出了。所以,朕就算治罪于她,一个弄不好,怕是要倾覆祖宗江山。所以,不是朕不想动她,是她能不能动?若是不能动,那么,她只要是一心一意扶持萧枕,朕倒也不是不能将这江山传给萧枕。”

        

太后颔首,“萧枕是个能堪大任的,陛下虽然没尽心培养,但却没想到他自己没长歪,兴许这也是萧枕自己的命。”

        

皇帝脸色黯了黯。

        

太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册子,“既然皇上不想发作凌画,那此事就暂且压下吧,反正她如今去了半条命,人还在救治,没醒过来,等她养好伤,陛下可以私下召见她问问。”

        

皇帝点头。

        

太后宽慰皇帝,“哀家才是老了,皇上你还春秋鼎盛,既然心里已有想法,无论是萧枕,还是凌画,亦或者幽州温家,再或者社稷诸事,都是急不来的,慢慢来。”

        

皇帝揉揉眉心,“母后说的是。”

        

太后想了想,建议,“岭山王已多年没来京了,还是……”

        

太后顿了一下,“听说岭山王身子骨不好,怕是没法长途奔波千里迢迢来京面圣,不如你下一道召见的旨意,请岭山王世子入宫面圣,如今的岭山,是世子叶瑞做主。若是岭山有不臣之心,应该会拒不召见,不敢来京,若是敢来京,陛下可以趁机探探他,看看岭山如今是个什么章程,可否还忠于后梁。”

        

皇帝斟酌片刻,听进去了太后的建议,“待凌画先养好伤,朕先见见她,然后听听她怎么说,再下召召见叶瑞。”

        

皇帝手指蜷了一下,“不知……”

        

他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声音低了下去,改口,“十六年了啊。”

        

太后懂皇帝想说什么,“等叶瑞来了,你也可以问问他,他是岭山王世子,应该知道当年之事。”

        

皇帝点点头,“劳母后操心了。”

        

太后站起身,“哀家已久不操心,本就想等着宴轻生个血脉,哀家也可放心闭眼了,但没想到今日凌画出了这样的事儿,不知她的命是救回来了,这重伤之后是否有碍子嗣。”

        

皇帝也不确定,“她伤的是心口,不是小腹,应该不会有碍子嗣,母后若是不放心,改日问问太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