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传H高辣肉_扒开啃咬小核尿

        

这样的人也许只是需要一个晋升的名头,或者是迈过门槛的条件罢了。

        

真让他们打打杀杀,如同江湖一样真刀真枪的动手,他们是绝对不会干的。

        

也就是这些人的存在,哪怕麦凡只有八品圆满的境界,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一般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毕竟他是实打实的自己修炼的功力,非走捷径获得的。

        

说来也是奇怪,灭这个组织,从上到下都没让这些预备役吃过任何一粒增长功力的丹药。

        

原因初一没有说,麦凡也没问过。

        

看灭平常养这些孩子的大方劲儿,他们也不像是缺钱的主。

        

所以在这个江湖上嗑药,一定是有什么缺憾的。

        

这件事儿麦凡不问都知道,这肯定是达到不了他们口中所说的上限的。

        

到后来,也就是今天晚上,初一跟老梁问他的意愿的时候,麦凡将这个疑问问出来了。

        

初一他们也不问麦凡是怎么知道还能嗑药的。 

        

毕竟这个小子平时最喜欢的就是看一些四六不着调的闲书了。

        

他们只是很严肃的跟麦凡说了嗑药的坏处。

        

以及真正的习武之人为什么不嗑药的原因。

        

“嗑药的上限,终其一生只能停在七品。”

        

“须知道,初入武道则可增寿十年。”

        

“人生百载,好生将养,不过百年,吃药入武,只不过是他们普通人想要延长寿命的一种方式罢了。”

        

“到了那个时候,只多十年,也已经是赚到了。”

        

“可是下三品入得之后,有且只有十年。”

        

“嗑药入武的人,究其一生,永远不可能突破到中三品的境界。”

        

“而我们习武之人,只要一入中三品,能立增寿数五十。”

        

“与下三品的初入武道相加,整整就是多了六十之数。”

        

“你以为这天下是江湖侠士的天下,这天下人就能人人习武了?”

        

“你以为人人习武,就能人人入得武道了?”

        

“你是不是觉得习武很简单,入得武道很快?”

        

麦凡点点头,是这样的啊,要不是他现在还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他早就不收着了啊。

        

当初的入得武道,只需要一个时辰,将泡澡的药液吸收了,他也就入了武道。

        

“你可知道,与你一起来的狗子什么时候正式入得武道的?”

        

麦凡一愣,才发现,狗子好像足足一年的时间,才像是打破了什么壁垒一样,悄无声息的修习出了一丝内力的?

        

他还以为,这第一年只是让小孩子打基础,拉筋骨,补充营养的过渡期。

        

原来,他们前面做的那些基础的训练,实际上每天每天都是往练出一丝内力气息的方向所努力的吗?

        

麦凡这种表现,让初一和梁伯都无语了。

        

也是麦凡学的太快,让他缺失了普通习武人最基础的喜悦。

        

比如说历尽千辛才产生的一丝破凡之气。

        

这种气息非有武学根骨的人修炼不出来的。

        

当初摸骨试探就是这么来的。

        

没有根骨,就算是将招式用的再熟练,力气练的再怎么大,也入不得武道。

        

这就像是一道天堑,拦住了诸多的人。

        

只有那一小点有资格跨过天堑的人,才能见得其中的奥妙。

        

丹药只是给那些向往的人一个体验的敲门砖。

        

终其一生只停留在下三品,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了。

        

可是对于那些位高权重的人来说,十年的寿命,入品的地位,已经足够了。

        

平头百姓别说是吃了,甚至连听都不曾听说过这种丹药的。

        

麦凡能知道,还是从这种秘闻录之中看到的。

        

而灭这种组织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情报与秘密了。

        

搞明白了这入品的难度,以及嗑药的局限。

        

麦凡心里微微一惊。

        

幸亏在走之前多问了一些问题,否则到了底下若是露了行迹,怕是要惹不少的麻烦了。

        

毕竟他也磕着药呢,却没在七品和六品之间遇到什么关卡。

        

初一以及梁伯的解答,让麦凡知道了。

        

不是说嗑药有门槛。

        

而是他们嗑药的本身就不修习武功,外加上磕的药实在是不行造成的。

        

若是改成麦凡这种,再加上家中有武学传承的,说不定就能突破下去也说不定的。

        

不过这事儿他是绝对不会露出去的。

        

这已经打破了这方世界的规矩了。

        

破规矩是有大问题的。

        

这个世界排斥不说,对方给他的反馈一定不会多了。

        

他来这里是顺利的取得最后一点积分,而不是要改变什么世界的格局的。

        

人能习武的少好啊。

        

若是人人都能习武,这方天地怕是要大乱了。

        

丹药的弊端这事儿暂且就这么过去了。

        

大家又说到了麦凡可以下山的这件事儿上了。

        

其实初一犹豫也是有犹豫的理由的。

        

那就是麦凡的经验太少,年纪太轻。

        

梁伯在旁边是嗤之以鼻的,他这五年与麦凡朝夕相处,早就将这个天才的小子当成了自己的亲传弟子一样的对待了。

        

他又没有家人和后代,说麦凡是他的子侄也不为过。

        

他对麦凡有着莫名的信任,只开口对初一说到:“你当初倒是十八岁才出去闯荡的江湖。”

        

“到最后如何,还不是被首领给救回来的?”

        

“年纪大说明不了什么。”

        

“十三岁出去是没经验,十八岁出去依然是没经验。”

        

“我看麦凡这个孩子就比你要强许多。”

        

“最起码他看的书,听的事儿,得到的训练,就比你的起点高。”

        

“什么时候才算是有经验?”

        

“再过五年,那我们拼命的培养这些孩子的初衷不就变了吗?”

        

他们培养小孩,为的是就给组织减轻压力,扩充业务的。

        

明明可以接单了,却还留在山里养着。

        

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这番话终究是将初一给说服了。

        

他看了麦凡一眼咬牙问到:“你可听明白了?愿意不愿意下山试试?”

        

麦凡面上没有犹豫,笑的十分的纯良:“我愿意的。”

        

“无论做什么只要是能替梁伯和师父分忧,我都愿意做的。”

        

正是这份儿干脆让初一下了决心。

        

他重重的点头,回到:“好!”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