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禁喷水h/学长粗喘H

       

见到顾瓷垂着头没有说话,顾瑾卿跟着补上了一句。

        

“不错,很有你三哥当年说学校团建费16,000的气势。”

        

顾瓷,“……还是三哥更强些。”

        

“太谦虚了。”顾瑾轻轻飘飘的看了顾辞一眼,随即就又拍了拍她的肩膀。

        

就在这个时候,顾家的门铃被人按响。

        

顾瓷连忙借着去给人开门的由头逃之夭夭。

        

打开能,便见覃靖此时正站在门口的地方。

        

而他的一旁,则是站着覃云绮,明显,覃云绮是陪着覃老爷子一起过来的。

        

覃云绮眼睛下面带着两团乌青,明显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的模样。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昨夜,经过了几番折腾,他好不容易的才带着自家老爷子,回到了松都来。

        

老爷子一到松都,就立马马不停蹄的说想要去见顾瓷,只不过到了人家家门口,老爷子便又想起了自己先前说过的话来。 

        

一时之间,拉不下面子去见顾瓷,便又让他打道回府了。

        

只不过在回到家里面没多久之后,好家伙,老爷子又开始担心顾瓷到底有没有事儿,非要他亲自去看一眼才算是放心。

        

覃云绮当时便觉得头疼。

        

想了想他便决定过去一趟,然后回去随便说顾瓷没事,先将老爷子糊弄过去再说。

        

只不过,老爷子又哪里是这么好糊弄的?

        

不光要让他看一眼,确定人有没有事,还要他拍下照片来给他看。

        

覃云绮当时就觉得自己的牙都要开始疼了。

        

如果大半夜的他真的跑到了女孩的房间里面去拍照片,那不成了变态了么?

        

他覃云绮。就算平日里再怎么不正经,那也不会干出这种事儿来呀。

        

可是自家老爷子那明显就是不放心。

        

说不定若是他不看一眼,老爷子今天晚上都睡不好觉,人本身就吐了一天了,要是再睡不好,指不定身子又要出什么问题。

        

想到这一层面,覃云绮当时就答应了下来。

        

想的是先把老人家哄睡着了,然后自己再到外面去凑合过一晚,等到早上的时候再偷偷的去看顾瓷有没有事儿。

        

回去之后他也只需要说昨天晚上在外面蹲了一晚上,没有见到顾瓷,所以今天早上才去看了她就行了。

        

只不过,覃云绮的算盘打得好好的,却没有考虑到覃老爷子的作息。

        

老人家在秦云起出门之后确实是睡下了,只不过一个小时之后便醒了过来,刚一醒来,就给自家孙子打了个电话。

        

可怜覃云绮正在沉沉的梦乡之中,猛地一个哆嗦,就被那夺命连环催的吵醒了。

        

接到电话之后,他更是整个人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好不容易将老爷子糊弄过去,秦云琦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睡意,就这么一觉坐到了天亮。

        

而另一边,老爷子在打完这个电话之后睡过去,倒是安安稳稳的一直睡到了大天亮。

        

而覃云绮则是在三四点的时候就悄悄摸摸来到了顾家外面,为的就是想要将顾瓷完好无损的照片拍下来,让自家爷爷安心。

        

只是,他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了今天中午也没有等到顾瓷的半个影子。

        

而这其间覃云绮又被老爷子骂了不下三回,又含泪背上了一口压根没有去看顾瓷的锅。

        

秦云琦简直委屈的想哭。

        

只是老爷子可不去管自己的这个便宜孙子在想些什么。

        

见到来开门的人是顾瓷,老爷子的眼睛就是一亮,又赶忙上上下下的将他整个都打量了一遍,见他确实也是没有受什么伤,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真没事就好,你说你们学校也是的,好端端的去那地方爬山干什么?这不是吃饱了闲着撑的吗?正好,我跟你们校长那毛头小子的师叔认识,改明儿我就让他去好好的跟你们校长说说,别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活动了。”

        

“若真要讨一个好彩头,那就直接到我们琴协来便是,那么大一个圣人像,就算是绕着他走三圈拜上几拜,也比去登什么山来的彩头好。”说完之后,覃靖又摆了摆手,一副对着那个登山活动十分嫌弃的模样。

        

听到覃靖说道琴协里面摆放着的圣人像,顾瓷的唇角忍不住的意思,琴协里面所摆放着的圣人像,是琴协一直以来的象征,是每个地区琴协分部都会有的石像。

        

据说,那个石像便是初始创立琴协的前辈。

        

只不过,一直以来只有琴协内部的成员才能够见到那个石像,平日里普通人是没有办法进入到那个地方去的,更别说是绕着她转几圈,再拜上一拜了。

        

但是,覃靖的手轻轻一挥,就直接放出了这么样一个权利。

        

这件事情暂且不提,顾瓷在意的反而更是覃靖所说让纪校长的师叔去跟纪校长说说的事情。

        

纪校长的师叔,可不就是元老吗?

        

顾瓷立马开口,“不用了老爷子,本来这就是高三的最后一个活动,现在也不可能再有类似的活动了。”

        

听到这,覃老爷子才带着几分不情愿点了点头,没有再提要将这件事情跟元老说的事情。

        

顾瓷又将老爷子请进了家门来。

        

总的来说,老爷子在这个时候过来,顾瓷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起码,她不用再面对自家大哥那渗人的眼神,和意味深长的话了。

        

见到覃老爷子,顾瑾凌礼貌的朝着老爷子点了点头。

        

寒暄一番之后,老爷子便跟顾瓷说起了他这一次来的目的。

        

“顾丫头你也知道的,琴协的内阁只设立在琴协总部,也就是帝都,我怕你不知道,所以今天就过来跟你说一下,这样你这两天还有空能去帝都一趟吗?”

        

覃云绮看着自家老爷子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心中忍不住的吐槽。

        

关心那就关心好了,非死要面子找理由。

        

顾瓷又不是傻子,能不知道琴协的那个只在总部那边设立的事情吗?

        

退一万步讲,顾瓷真的不知道,那也就只是打一个电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

        

还特地跑过来跟顾瓷说一下,不就是想亲眼看一看顾瓷她到底有没有受伤吗?

0

更多精彩

山野最强神农/精壶公厕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还有,你跟我现在进来的身份,是以夫妻的身份,那真要把我送进了白宫,难道想要做皇帝的那个人不是你?”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