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花吐水h_厨房里偷偷h

        

不久后,项昌被带了出来,他看见父亲的尸体和首级,冲了上去,嚎嚎大哭。

        

很快,那些被俘的项家武将们被押了过来,有项他、项睢、项襄、项洲、项爽等人。

        

原本伪楚国的臣子们也被带了过来,有许倩、陶舍、陈婴、武涉、桓楚、留公旋、薛公、周殷、萧公角、吕臣、驺摇等人。

        

项家的人见到项羽尸体和首级,尽皆跪下,大声痛哭起来,许多人边哭边诉说着。

        

项他道:“大哥,你昔日不做明君,终落得这般下场!”

        

项洲道:“陛下,你死得好惨啊!害死你的人都不得好死!”

        

项襄道:“大哥,你安安心心地走吧!”

        

项睢道:“大哥,我们项家剩下的人,以后会安分过日子。”

        

项爽咬牙切齿道:“大哥,害死你的人会被天打雷劈!”

        

嬴子婴走近两步,大喝道:“项羽这个大叛贼,罪有应得,是朕要他的命。怎么,想诅咒朕是不是?” 

        

项洲、项爽两人起身,看向嬴子婴,双目喷出敌视、仇恨、愤怒的火花。

        

项洲大怒道:“嬴子婴,你会不得好死!”

        

项爽大声道:“嬴子婴,我们项家收拾不了你,迟早会有人收拾你!”

        

嬴子婴喝道:“朕先收拾你们两个不知悔改的叛贼!来人,把他们两个砍了!”

        

很快,有士兵冲上来,举起钢刀,砍下两人首级。

        

两人首级落地后,双目仍然瞪着嬴子婴,神情愤怒。

        

项家其他人哭声停止,噤若寒蝉,生怕秦国皇帝迁怒于项家其他人,他们都不希望项家被斩草除根灭种了。

        

嬴子婴再面向项家数人,说道:“你们跟着项羽一同反叛朝廷,本身就该死。诸夏之人,皆是大秦之民,是朕不忍心再杀戮,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随后,他再提高声音道:“只要你们项家归顺大秦,以后种田也好,经商也罢,只要安分守己,朕不再追究以前的罪行。你们项家的人记住了,只要以后再敢有一人背叛朝廷,把你们项家诛九族!”

        

“诛九族”这三个字,声音特别大,足以让人胆寒,项家的剩余的那些人的确胆寒了。

        

在这个时代,就算罪恶再大的人,顶多是夷诛三族,皇帝却说出诛九族,对项家有极大震慑作用,只要有一人反叛,项家九族都要遭殃。

        

太史令司马汇又再提笔记录:帝宽恕项家,曰:若再反,诛九族。

        

项家数人中,项他站起来,走到皇帝三步距离停下,行礼道:“陛下,项家感谢陛下不杀之恩!自此以后,项家诚心归顺大秦朝廷,永不反叛。罪人有一个请求,请求陛下允许把项羽和虞妙弋同葬一处。”

        

嬴子婴答应了。

        

随后,项家诸人被带了出去。

        

嬴子婴又再走到伪楚国众臣面前。

        

他说道:“谁是陶舍?”

        

陶舍出列,说道:“回禀陛下,陶舍便是罪臣!”

        

嬴子婴和蔼道:“陶卿家,你以前背叛朝廷,乃是被昏君和奸臣所迫,你家人无罪!嬴家出了昏君,错杀你家人,朕给你赔罪了。”

        

说罢,他向陶舍长揖。

        

皇帝肯承认先祖是昏君,肯赔罪,没有很大的胸襟是做不到的。

        

陶舍十分激动,留下泪水,跪下说道:“臣谢陛下!”

        

子婴道:“若陶卿家还能为朝廷效力,朕不胜欢迎。”

        

陶舍激动道:“臣这把老骨头还能撑上数年,愿再为朝廷效力,直到做不动为止。”

        

子婴再看向其他人,朗声道:“你们追随叛贼项羽,同样有罪,朕赦免了项家的人,也赦免你们。若谁愿意为朝廷效力,朕不胜欢迎,会量才适用。”

        

陈婴道:“陛下,罪人原本在东阳县任狱史,跟着项家背叛朝廷,乃是死罪,谢陛下不杀之恩。若陛下不弃,愿意为朝廷效力。”

        

对于陈婴这个人,嬴子婴之前查阅过一些资料,询问过相关之人,确认是可以任用的人才。

        

嬴子婴点头道:“欢迎陈卿家为朝廷效力。不过这名字得改改,朕觉得,改为名‘寿’,就叫陈寿。”

        

臣子的名不能跟君王的名同名,这是古代惯例。

        

韩信的谋士蒯彻,在汉武帝时期被史官改名为“蒯通”。

        

陈寿行礼道:“谢陛下赐名!”

        

随即,武涉道:“陛下,罪人武涉,愿为朝廷效力。”

        

嬴子婴走到年近四旬的武涉面前,说道:“你是能言善辩的说客,以后为朝廷做说客。”

        

武涉行礼谢恩。

        

许倩、吕臣、桓楚、驺摇等人,亦表示愿为朝廷效力。

        

司马汇又及时记录:伪楚国众臣降,帝欢迎,陈婴被赐名“寿”。

        

确认肯为朝廷效力的人选后,于真道:“陛下,项家罪大恶极,给大秦带来极大灾难,臣认为,需斩草除根!”

        

陈烈接口道:“陛下,臣赞同廷尉所言,若不斩草除根,很有可能会后患无穷。”

        

对于两人的说话,嬴子婴皱皱眉头。

        

曾陶说道:“陛下,臣认为,陛下刚才那般赦免项家其余之人,是最恰当的做法。诸夏之间,不宜扩大仇恨,应当化解仇恨,化解华夏诸夏各地百姓对朝廷的仇怨,让他们归心于朝廷。”

        

陈平道:“陛下,曾大人言之有理,若要让诸夏人心统一,应当尽量化解仇怨。”

        

嬴子婴道:“丞相和曾卿家说得没错,关于对项家之人的处理,就这么办了!”

        

皇帝在这边的事情完毕后,有士兵清理尸体,打扫卫生,皇宫的宫女、内侍们被遣散回家。

        

虞妙弋尸体被抬出,被抬到皇帝面前。

        

“陛下,这便是虞妙弋!”

        

嬴子婴看着虞妙弋尸体,虽然死去有半天了,皮肤已开始变色,仍然可看出是绝佳的美人,那精致的五官几乎看不出瑕疵,身体不胖不瘦,凹凸有致。

        

他叹息着,要是她是我的女人就好了。

        

皇宫所谓位置,都被清扫干净。

        

嬴子婴没有出去了,暂时在这里住下,等收复齐地后才会返回咸阳。

        

朗卫们负责皇宫警卫,原本跟随皇帝出行的内侍、宫女们亦进入皇宫工作。

        

————————

        

彭城某宅院,这是项他的家,阿尼莫正在焦急等待着。

        

项家所有人都被带到皇宫,不知秦国皇帝会不会处决他们?对于秦国来说,项家的罪行实在很大,秦国皇帝就算把项家的人全部杀光,都是名正言顺。

        

她的妹妹嫁给了秦国皇帝,就算是有这层关系,也不足以让皇帝赦免项家。

        

阿尼莫心如急焚。

        

下午,一丫鬟匆匆走来,说道:“夫人,项大人回来了!”

        

阿尼莫喜出望外,心头大石终于落下。

        

项他回来了,还带了十一岁的项昌回来。

        

项他把家人都集合起来,大声道:“大哥战死了!项威、项洲坚决跟随大哥而去。大秦陛下仁德,赦免了我们项家,项家这么多人战死,皆是咎由自取,决不可怨恨朝廷。大哥的儿子,以后就由我们抚养。”

        

能够有这样的结果,已经超出了大家的预期,项家还有不少人可以存活下来,项他家人不至于太过悲伤。

        

此时的项昌,双眼红肿,那是悲伤过度哭肿的。

        

————————

        

傍晚,阿莉莫入宫了。

        

“陛下,项他没事吧?”

        

见到皇帝后,阿莉莫首先问出这个问题。

        

嬴子婴搂着她的腰肢,说道:“他识时务,又是咱们的亲家,朕当然不会为难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