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手自慰/贵妃紧窄H

凌九霄再次大笑道:“石兄以前领悟了石之规则,如今又领悟了水之规则,一刚一柔,刚柔并济,相得益彰,实在是绝佳的规则搭配…恭喜石兄!”

        

众人也是纷纷道贺。

        

石厚生连称感谢。

        

一番客套之后,凌九霄看向洪宾:“洪兄呢?”

        

十九公主等人皆是期待的眼神看向洪宾。

        

再无此前的轻视,甚至是无视。

        

洪宾:“我着陆于一条鸟语花香的小道,顺道而行,在一处岩洞之中习得巫术,侥幸触摸到了巫术门槛。”

        

聂仲昆被雷得一个踉跄:“巫术规则?你竟然在三日之内踏入了巫术规则的门槛?我没记错的话,巫术规则该是小道规则中的大规则吧。”

        

聂仲娴点点头:“无限接近大规则。”

        

聂仲昆:“天呐,你们都这般妖孽的么?”

        

十九公主也深感震惊:“如能彻底领悟巫术规则,别说在小至尊这个层次无敌了,就是面对不太强的大至尊,也有机会战而败之。”

        

现场又是一片祝贺之声。

        

钟重山看向洪宾的眼神终于不再轻视,还隐隐然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

        

灵远和李梵音六女,则以怪异的眼神看向凌九霄,心中皆是思绪飘飞――

        

这家伙,眼力还是一如继往的准!

        

灵远、胡益明、白高峰、李梵庭、洪高飞、曾令刚、杨光、欧阳雄、张高飞、洪宾、石厚生、刘定全…

        

瞧瞧他或结交、或收服的这些人。

        

哪个不是厉害角色?

        

对了,还有一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司马无望。

        

据说他跟凌九霄相交莫逆,与凌九霄的关系比洪高飞和曾令刚还要铁上几许。

        

能被凌九霄如此看重,想来也是一个厉害人物。

        

有这样的盟主,我骄傲!

        

……

        

见凌九霄看向自已,聂仲昆连连摆手:“别看我!再看…我…我就自栽!咱到达的是毒雾笼罩、能见度极低的死地。根本不敢四处走动,只能打个地洞等着秘境关闭。唉,一无所获啊!”

        

众人闻之,皆表示了廉价的同情。

        

不待凌九霄相询,聂仲娴主动开口:“老身被传送到了杀声震天的古战场,机缘巧合下,侥幸获得了乾坤戒一枚、缚神盘一个、灭神箭三支,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即便之前已经听了一次,钟重山仍是一脸的佩服+羡慕:“聂大人哪里是侥幸?完全是实力使然!在下也曾到过古战场,直接被那滔天的杀气、震耳的杀声和慑人气场吓得不敢动弹,从头至尾都是躲在岩缝中吃瓜。”

        

听到钟重山如是说,聂仲昆感觉好受多了。

        

不怕自已一无所获,就怕只有自已一人一无所获。

        

……

        

顾名思义。

        

乾坤戒,自然是可装乾坤。

        

虽说有些夸张,但绝对是比空间戒指更为难得的存在。尤其还是得自古战场,自非普通的乾坤镯可比!

        

缚神盘,自然是可捆缚神灵。

        

灭神箭,自然是可射杀神灵。

        

即便有夸大的成份,但这两件物什的威力,定然强大无匹。

        

竟然有如此大的收获?

        

难怪素来低调的聂仲娴,今日也会神采飞扬,就连言语都比以往多了不少。

        

谁不喜欢宝物?

        

……

        

五人皆已说完自身收获,轮道凌九霄展示收获时,他却是一言不发,直接放大招。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白毛异兽,众人都惊呆了。

        

素来镇定自若的十九公主,直接惊呼出声:“这是白泽?它竟然在神鬼道之中?你竟然成功了?”

        

“嘶!”

        

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宛如平地起惊雷。

        

聂仲娴大惊道:“白泽?传说中的祥瑞之兽?”

        

钟重山一脸的不敢置信:“这就是白泽?”

        

聂仲昆更是大声惊叫:“凌域主竟然驯服了白泽?我的个苍天噢!你这家伙竟然这么妖孽的吗?该不会真的是帝尊转世吧。”

        

洪宾三兄弟,更是被雷得瞠目结舌。

        

形如雕塑,一动不动。

        

呖,连思绪都被雷得凝固了。

        

反倒是武功较弱的灵远、李梵音、杨光等人,仍是一副云淡风轻之态。

        

他们,已经习惯了凌九霄的妖孽。

        

关键的关键,他们根本不知道白泽为何物。

        

所谓无知者无畏,正是如此。

        

……

        

无视十九公主等人的震骇,喜欢雷死人不偿命的凌九霄一言不发地再放一记大招――毛发黝黑、油光锃亮的狴犴,忽地闪亮登场。

        

只见它昂首挺胸,眼神凶唳,气势十足。

        

与白泽并肩而立,一白一黑,竟毫无违和之感。

        

“这是狴犴?”

        

出身高贵的十九公主果然见闻广博,一眼就认出了正在凌九霄的示意下努力摆帅的狴犴。

        

“狴犴?远古凶兽狴犴?”

        

素来淡定的聂仲娴,竟然也会惊呼出声。

        

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上,瞬间涌上层层红晕。

        

显然,她的神情很是激动。

        

聂仲昆疑惑地道:“老姐为何如此激动?难道这狴犴比白泽还要厉害?”

        

聂仲娴:“都很厉害!”

        

其他人,直接再次化身雕塑。

        

……

        

十九公主长吐一口气,待性情稍微平复之后,这才淡淡开口:“白泽是祥瑞圣兽,可帮助迅速恢复体力和伤势;狴犴是战斗凶兽,可越级战斗,有战斗兽王之称。而且,它一出生就有五品大圆满的战力值。”

        

钟重山灵光一闪:“那它们岂非是一个绝佳组合?”

        

十九公主点头道:“正是如此!”

        

随即丹凤眼看向凌九霄:“凌域主一举驯服白泽和狴犴?你现在是它们的主人?”

        

凌九霄淡淡一笑:“是的,运气而已!嗯,我的运气貌似一直都不错!”

        

……

        

运气好?

        

神特么的运气!

        

明明是实力强好不好。

        

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想要无形装13么?

        

好吧,我承认你成功了!

        

聂仲昆两眼都是满满的羡慕嫉妒恨,很想当面揭穿凌九霄故意装13的真面目,可却无从说起。

        

两只异兽就在眼前呢,人家确实有装13的资本!

        

……

        

十九公主很是喜欢白泽,但又不好意思开口讨要,只是爱不释手地撸着白泽的颈项绒毛。

        

她相信,以凌九霄的聪颖,定会懂她心思。

        

哪曾想,凌九霄竟然直接收起了二兽。

        

这样一来,她就更不好开口了。

        

毕竟,她是宇宙之主的女儿,是整个宇宙的公主,怎能向最低级维度空间领域的域主索要礼物?

        

而且,这个域主还是她刚刚亲自任命的。

        

这不成了权钱交易了么?

        

好说不好听呐。

        

就在十九公主心中暗自给凌九霄贴上呆子、木头、傻瓜、榆木疙瘩…诸如此类的标签之时,始作俑者凌九霄却是暗暗好笑。

        

他当然知道十九公主的心思。

        

可是,他只能当面装傻。

        

如果她看中的是狴犴,在价码合适的情况下,凌九霄或许会忍痛割爱。只可惜,她看中的是凌九霄同样非常喜欢的白泽。

        

相对而言,狴犴对凌九霄的作用,远不如白泽。

        

无论现在,还是以后。

        

着眼现在――

        

有了洪宾三兄弟之后,凌九霄并不缺强力打手。

        

将‘洪石流’星空劫匪团伙收归麾下之后,一统万族已是十拿九稳。

        

甚至都不需要凌九霄的本尊和分身出手。

        

展望未来――

        

狴犴虽说成长迅速,虽说战力强横,但凌九霄并不认为它能跟自已的本尊和分身相提并论。

        

连自已都搞不定的对手,狴犴也无济于事。

        

……

        

反观白泽。

        

既可大面积精准疗伤恢复,也可小范围定位疗伤恢复。呖,即便是在战斗之中,它也能做到这一点。

        

简直就是空中加油机中的战斗机啊!

        

这,对于即将举事的凌九霄来说正是亟需。

        

仅凭这一点,它的吸收力就足以完败狴犴。

        

而且,它的成长速度并不逊色于狴犴。

        

据系统所言,白泽这个祥瑞圣兽所能达到的修炼高度,甚至还要略强于狴犴这个远古凶兽。

        

此外,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面相温和、白毛如雪的白泽,无疑比凶神恶煞、黑不溜秋的狴犴更美观,也更适合当坐骑。

        

综上所述,凌九霄偏爱白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

        

为转移十九公主关注点,凌九霄急忙引入大家感兴趣的话题:“钟大哥这神鬼道竟然有白泽这等祥瑞圣兽和狴犴这等远古凶兽,当真了不起!

        

这只是第二维度空间领域的小秘境,就有如此异兽,不知高级维度空间领域的大秘境,又当如何?

        

怕不是宝物遍地?”

        

聂仲昆感到挽回颜面的机会来了:“凌域主此言差矣!异兽的分布,貌似跟维度空间的强弱并无多大关系。”

        

然而,他却再次被打脸。

        

此次打脸的,竟然是他的堂姐聂仲娴。

        

只见聂仲娴双眼一瞪:“昆弟休要胡说!”

        

“我怎么胡说了?”

        

“异兽的分布,怎么就跟维度空间领域的强弱没关系了?天地灵气不足的领域,怎能诞生强大的异兽?”

        

十九公主果然被这个话题所吸引:“没错!

        

如果这白泽和狴犴是诞生在宇宙中心领域,如今的境界绝不止于此。

        

至少要高出一个大等级。

        

奇怪的是,连高级维度空间都很难诞生祥瑞圣兽和远古凶兽,它们为何会在这里同时出现?

        

不行,本公主得亲自一探究竟!

        

不知钟域主可愿意再次开启神鬼道?”

        

说完,一副跃跃欲试之态。

        

哼,凌九霄这个臭小子装糊涂,舍不得以白泽相赠,本公主就不能亲自驯服么?

        

说不定,神鬼道中还有更强大、更可爱的异兽呢。

        

……

        

钟重山正色道:“十九公主想探索神鬼道,下官自是热烈欢迎!只是…”

        

“只是什么?”

        

连续被打脸的聂仲昆,心头怒火正无处安放呢,听得钟重山竟然敢跟十九公主搞语气转折,当即厉声喝问。

        

“聂大人别误会!下官并非有意推脱,实在是神鬼道每五年只能开启一次。若是各位愿意屈尊于此,五年期满后,下官绝无二话!”

        

“五年才能开启一次?”

        

十九公主凤眉紧锁:“那五年后再说吧。”

        

……

        

见气氛有些尴尬,凌九霄哈哈一笑,和起了稀泥:“五年开启一次,这才是真正秘境应该拥有的范儿!不像我打造的秘境,随时可以开启。”

        

十九公主一愣:“凌域主竟能打造秘境?”

        

凌九霄:“闲来无事弄了四个,其实那不叫秘境,充其量只是低级修炼者的历练场所而已。”

        

聂仲昆长松一口气:“这才正常嘛!我还以为凌域主竟然妖孽到可以打造秘境的程度了呢。”

        

凌九霄:“聂兄说笑了!

        

就我这点微末功夫,哪能打造秘境?

        

对了!

        

此次探索神鬼道,除了聂兄之外,貌似咱们其余五人的传送场景都有讲究?

        

至少暗合了我们各自特点。

        

如是换成其他场景,咱们未必会有收获。”

        

……

        

见凌九霄再次谈起在神鬼道的收获,聂仲昆很不高兴: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当下冷哼道:“凌域主低调了。”

        

“凌域主掌握了十六种规则,无论传送到何种场景,当是都有收获吧。”

        

十九公的话,得到了众人的认可。

        

聂仲娴道:“老身还发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所在场景的危险性越大,收获也就越多。当然,昆弟除外。他所在死地,危险性远远大于沙漠和孤岛,可却一无所获。”

        

这话让众人怎么接?

        

聂仲昆:“???”

        

脸皮微微发红,心头更是郁闷不已:堂姐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跟凌小子一个德性,难道是打脸上瘾了?

        

……

        

接下来,自然是聚餐庆祝。

        

不管有无收获,不管收获大小,能够安然无恙地生还,那就值得庆祝一番。

        

活着,最为重要。

        

酒酣耳热之际,凌九霄通过聂仲昆了解到――

        

原来每个维度空间领域,都有一名掌控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