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浪荡h&上课自慰h

大概是睡前太兴奋吧,万寒烟做了一晚上的美梦,全都是和M有关。

        

第二天,万寒烟精神抖擞的去了研究所,心情大好来着。

        

结果裴向阳给她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周梦玲回来了。”

        

万寒烟顿时觉得今天不宜出门。

        

周梦玲是何许人也?

        

如果非要在万寒烟的人生中有个最讨厌人排行的话,孟沂深只能排第二。

        

排第一的,必须是周梦玲!

        

谁都不能动摇的那种!

        

她跟周梦玲,可能上辈子就是宿敌吧。

        

如果有时光机这种东西,她一定会穿越回到周梦玲出生前,告诉她妈她肚子里怀的不是个好东西,建议直接打掉。

        

为什么她对周梦玲有这么大的敌意呢,起因还得从这女人横刀夺爱开始。

        

两人是大一时候认识的。

        

那一年,万寒烟因成绩非常优秀,直接越级进入了国内最著名的医学院。

        

而周梦玲,则是以医学院第二名的优秀成绩考入了这所医学院,和万寒烟成为了同班同学。

        

当时的班主任,为了让两个优秀的人才本着近朱者赤的原理,把两人安排在了同一间宿舍。

        

还是两人一间的那种。

        

一开始两人还是很和谐的,甚至成为了好友,会互相帮忙什么的。

        

结果第一次成绩出来,万寒烟考了第一名,这让从小到大都拿第一名的周梦玲有点心理不平衡了。

        

她是医学世家出生,家庭背景非常优渥,天之骄女,哪能接受这样的失败。

        

于是发愤图强,决定在下一次考试中,赢过万寒烟。

        

然而第二次,万寒烟依旧考了第一名。

        

周梦玲不得不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甚至年年申请贫困救助的万寒烟刮目相看了。

        

她开始暗中较劲起来,就想赢万寒烟。

        

然而不管她怎么努力,第一名始终是万寒烟的。

        

她成了医学院的万年老二了。

        

那段时间,周梦玲特别讨厌这个称呼,甚至不让人在背后这样议论自己。

        

如果让她听到,她肯定是要呵斥一番的。

        

正常途径赢不了万寒烟,周梦玲就打起了歪主意,开始做一些歪门邪道的事。

        

比如……悄悄给她万寒烟的水里下泻药,让她错过医学院的重要研究项目等等。

        

诸如此类,比比皆是。

        

只是她太善于伪装了,并没让人发现她的这些屑行为。

        

让万寒烟发现她真面目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会儿医学院有个读研的师兄,人长得好看,学习又好,关键是性格还好。

        

他很照顾万寒烟,不仅借给她自己的笔记,还带她一起做课题研究。

        

渐渐地,万寒烟对这个十分照顾自己的师兄有了好感。

        

当然,这位师兄对万寒烟也是有那个意思的。

        

周梦玲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小火苗之后,就有了坏心思。

        

她以万寒烟闺蜜的身份,故意接近这位师兄,又怂恿万寒烟去给这位师兄告白。

        

却在万寒烟准备告白的当日,让万寒烟撞见了她跟这位师兄衣衫不整的画面。

        

当时的万寒烟情窦初开,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闺蜜搞在一起,只觉得世界都崩塌了,很难接受。

        

事后,那位师兄无言再面对万寒烟,甚至直接放弃了学位,离开了学校。

        

而周梦玲,趁机进入了这个课题的研究小队。

        

万寒烟很不能理解,问她为什么不挽留师兄。

        

结果周梦玲嘲弄的说,她根本就瞧不上那个男人,只是因为她喜欢,才故意去抢的。

        

那一天,周梦玲跟万寒烟撕破了脸。

        

她说,她就是看不惯万寒烟什么都比她优秀,所以她的东西,她都要抢。

        

课题也是,男人也是。

        

万寒烟只觉得她太可笑了。

        

然而事实证明,周梦玲根本没跟她开玩笑。

        

她不仅借机进入了研究小队,还直接剽窃了万寒烟准备了很久的论文,先她一步发表到了权威的医学网站上,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那会儿的周梦玲,风光一时无俩。

        

喜欢的男人被抢,万寒烟什么也没说。

        

可这会儿连研究成果也被抢,万寒烟终究是气不过了,化悲愤为力量,换了个研究项目,并凭借这个项目,拿到了出国留学做交换生的资格!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周梦玲也在交换生之列。

        

用的,还是从她那儿剽窃去的研究成果换到的交换生资格。

        

说起来还真是挺讽刺的。

        

到了国外,万寒烟彻底跟周梦玲划清了界限,开始认真的研究自己的课题,并凭借自己的才能,成功的打进了主流圈,甚至还得到了大佬的赏识,把她引荐给了师父韩教授。

        

这位大佬,便是随老了。

        

随老最喜欢的就是招揽贤士了,万寒烟便是他招揽的人才之一。

        

他给了万寒烟绝对的栽培,万寒烟也不负众望,在短短几年时间,拿出了一次又一次的优秀成绩,并成功的进入了第一研究所。

        

然而……

        

周梦玲这人呢,就阴魂不散吧。

        

她在万寒烟进入研究院的第二年,也进来了。

        

至于是靠着什么手段进来的,万寒烟就不感兴趣了。

        

反正挺无语的。

        

万寒烟本想着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的。

        

可这周梦玲啊,还真就改不了她急功近利的小人行为。

        

靠着几分姿色和嘴甜,在研究所里也能混得个风生水起。

        

关键她还总抢万寒烟的风头,比如万寒烟想研究的课题,她也想研究,还会想方设法的加入进来。

        

比如万寒烟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她也要想尽办法参加。

        

前一次,她得知万寒烟要去参加行业峰会,也跟院长闹着要去。

        

结果临出发的时候,万寒烟回了原京去给程修文做手术。

        

周梦玲还以为自己赢了,挺得意的,据裴向阳说,她在朋友圈显摆了好久来着。

        

好在万寒烟没有加她好友,不然肯定会被恶心到。

        

万寒烟和裴向阳私底下都称周梦玲是个搅屎棍,哪里都想去插一脚。

        

裴向阳提醒万寒烟说,“周梦玲这是提前回来的,我感觉她是冲着和M团队研究的那个课题回来的,你可得长点心了。”

        

“自信点,把感觉两个字去掉。”万寒烟太清楚周梦玲是什么德性了。

        

果然,早上开会的时候,周梦玲就参合进来了。

        

大冷的天,穿着一个齐B小短裙,和男人一看就血脉喷张的黑丝进来了。

        

跟会议室里一群老学究们,简直是两个世界。

        

她靠着那一口的夹子音,在男人堆里向来都吃得开。

        

万寒烟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表演。

        

“魏前辈,我刚进这个项目,有很多地方都不太懂,不知道魏前辈有没有时间,想单独跟你请教请教的。”

        

会议结束后,周梦玲第一时间叫住了魏珂,娇嗔着问道。

        

谁知道魏珂是个大直男,况且人家也五十多了,不是那种年轻小伙经不住撩拨,直接说道,“不好意思,我挺忙的,回去还得跟老大交涉,实在抽不出时间来给周医生解惑了。”

        

见周梦玲有些失望,魏珂又道,“我们一直是跟万医生沟通的,她比我们更清楚整个课题的方向,你其实可以跟万医生请教的。”

        

周梦玲脸上的笑意都快僵住了,勉强的道,“啊这样啊,那就不麻烦魏前辈了,等魏前辈有时间,再跟您请教好了。”

        

魏珂只微微颔首后,就带着团队的人离开了。

        

万寒烟正慢条斯理的收着电脑和文件,到是对周梦玲吃闭门羹这件事乐见其成。

        

周梦玲一回头就瞧见万寒烟那似笑非笑的嘲弄表情,神色一沉,酸唧唧的道,“有本事就笑到最后啊,现在笑是不是有点早了?”

        

“早不早的不重要,我就是想笑,不行?”万寒烟笑意盈盈的反驳她。

        

周梦玲气到跺脚,那齐逼小短裙差点就被她那扭腰的动作又往上掀了。

        

还好这里没其他男人了,不然还真有可能当场流鼻血了。

        

见周梦玲气到跺脚,万寒烟走过来的时候,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说道,“大姐,你这是不是更年期了啊,所以才这么容易生气?我跟你说,生气是容易变老的,知道吗?”

        

“你,你说谁更年期呢!你才更年期!万寒烟你太过分了!”

        

在周梦玲的歇斯底里中,万寒烟潇洒的甩着头发离开了。

        

能气到周梦玲,还真是挺爽的。

        

只是这个好心情只持续到晚上,她接到了院长的电话。

        

院长的意思是,让她好好待周梦玲进这个课题。

        

万寒烟心情顿时就操蛋起来。

        

就知道周梦玲这个绿茶婊会去给院长吹耳边风!

        

弄得院长以为她排挤周梦玲呢……

        

她承认,她就是排挤。

        

虽然周梦玲也算有一点实力吧,但她的那些龌龊行为,实在让人看不起。

        

挂了电话,万寒烟很烦躁的骂了一句,“真是日了一条街的恶狗了!”

        

孟沂深挑了挑眉。

        

这么生气?

        

作为室友,似乎应该去关心关心的,于是孟沂深好奇的问她,“怎么了这是?”

        

“被一条狗给恶心到了。”万寒烟没好气的道。

        

因为心情不好,她直接去冰箱里拿了酒来喝,还给孟沂深也拿了一罐。

        

孟沂深也没客气,跟她喝了起来。

        

大概是酒精容易让人放下防备,更或者她就没想过防备孟沂深吧。

        

万寒烟把自己和周梦玲这些年来的纠葛,全都和孟沂深吐槽了。

        

听到她曾经有个喜欢的师兄时,孟沂深一下子就酸了。

        

所以她是因为在初恋上受了情伤,才不相信感情的吗?

        

其实他的猜测也没错,万寒烟的确因为这段失败的初恋怀疑感情的可靠性。

        

“那你现在还忘不了他吗?”

        

孟沂深憋了好久,才问了这么一句。

        

正吐槽吐得很起劲的万寒烟被他问得一愣,反问,“忘不了谁?”

        

“你的初恋师兄。”孟沂深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有多酸。

        

万寒烟听后怔愣了几秒,才哈哈大笑出声,“我都快忘记这号人了,说真的,如果不是周梦玲,我早把他给忘了,主要是周梦玲一直在我眼前蹦跶,提醒我这段不太愉快的过往,我根本不记得这号人了。”

0

更多精彩

h攵高干_听桨(1v1骨科)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与此同时,段守毅也在兵防营骂骂咧咧。他快要被郭大力气晕了,原本是瞧着他还算衷心才让他去动手的,结果,自己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