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欲欢公爽婷婷_妺妺h

安顿好激动不已的宋知书,提前交了饭钱之后,苏凡信步迈出醉仙居。

        

然后,撒腿狂奔!

        

“骷髅,你等着我,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复原!”

        

作为仙界唯一的体仙,苏凡在全力发动之下,硬是一个人跑出了万马奔腾的气势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苏凡现在身上五行图被破,没有办法御空飞行,想要最快速度回家闭关,只能用这种下下策,跑的!

        

“那是什么?天马馆看门的又喝多了琼浆,忘记关门了是么?”

        

“我看不像,天马好像也跑不出来这种气势,倒像是百兽园里出来的。”

        

“百兽园也够呛,这最起码也得有十个百兽园才能弄出来的阵仗……我曹,那是个什么玩意?”

        

就在一群人聚在一起讨论远处传来的一条遮天蔽日的尘龙是怎么来的时候,却终于看清跑在最前面的竟然依稀是一个人影。

        

“这……这是哪位老哥新炼制的法宝么?风火轮?”

        

“我看他这是风火轮威力加强版吧,天工府新出的产品?” 

        

“没听说啊……不过这阵仗,倒是让我想起来一个人。”

        

“谁?你说的难道是……”

        

“我靠,没错,正是武天帝,苏凡!”

        

此时的苏凡完全不顾自己惹出了多大动静,只是埋着头冲自己家的方向过去。

        

一路上许多认识的,不认识自己大仙小仙冲自己打招呼也都顾不上了,现在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赶快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闭关把骷髅的元神保住!

        

刚刚和宋知书一番交谈,已经让苏凡明白了他正是凭借着当日修习的天眼神通所遗留下来的灵感,连通了骷髅指骨上遗留的元神,这才对当日发生的事情了解得那么透彻!

        

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如此做法虽然能够说明骷髅还有一丝元神尚存,但同时也是对这一缕元神巨大的消耗。

        

此时贴在苏凡胸口的指骨上的能量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退!

        

苏凡甚至能够感觉到,如果自己再晚一步的话,那骷髅残留在指骨上的神识最终会灰飞烟灭。

        

到时候,别说是苏凡了,就算是请天道出手,也再难以挽回一分!

        

“骷髅……就快了,再等等,就快了,就快了……”

        

此时在身后漫天的风尘之中,苏凡就像是一只红了眼睛的猛狮,只知道一路超前飞冲而去。

        

以至于忽略了一个同样飞速接近自己的人影。

        

“站住!”

        

“砰!”

        

一声厉喝和沉闷的轰击之声同时响起,很难说清楚是先提醒后出手,还是……偷袭在先。

        

“呼……”

        

来人虽然出手不甚光彩,但是实力却是当真不弱,就算是此时全力前冲的苏凡,也被来人一招逼停。

        

而随着苏凡脚步猛然停下,身后由他狂奔所带起的狂风也终于赶了上来,直接如同一阵飓风一般刮过,带起的烟尘瞬间将整条街都遮蔽住,在场众人一时之间都被蒙住了视线。

        

“找死!”

        

一声沉喝,显然是来自被阻住去路的苏凡。

        

        

前他一颗心全在感应怀中骷髅逐渐消散的生机,仅剩的一点注意力也都在辨认方向,同时全力催动体内真气运转向前狂奔,完全没留意到竟然有一个高手偷袭而来,第一招便吃了个明亏。

        

好在体仙的强硬体魄再次发挥了作用,对方明明已经有五种攻击手段同时轰击在苏凡身上,却没有在瞬间给苏凡造成什么难以挽回的伤势。

        

反而凭借着之前长途狂奔的蓄力,苏凡也在无意之间积累起了巨大的势能,对方虽然看似对自己迎头偷袭,但是这一段势能却是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对方身上。

        

所以目前看起来虽然是苏凡被对方一招逼停。

        

实际上却是苏凡受伤三分,对方受伤七分。

        

尽管自己还没出手,偷袭自己的人已经败了,但是苏凡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现在他可是掐着秒赶时间去救骷髅的元神,对方赶在这个时候偷袭自己,还真是怕自己活得太久!

        

轰!

        

苏凡怒喝一声,体内气息瞬间流转三周,将之前对方轰击在自己身上的攻击余力全都化解之后,双膝微微弯曲又瞬间弹直,整个人便如出膛的炮弹一般直接超前方轰出!

        

多年的战斗本能发出作用,就在对方刚刚接触到自己的瞬间,苏凡就已经调集起全部注意力锁定了对方的气机。

        

所以虽然此时黄沙漫天,所有人都被遮住了视线,但是对方在苏凡眼中就像是雷达上刺目的绿点一般,方位,距离,全都了然无疑!

        

相反的,对方虽然实力高强,但是对敌经验却全然没有苏凡如此丰富,尽管先出手让他占尽了先机,但是明显他之前走的全是你来我往的回合制路线。

        

此时苏凡突然爆发,又压制力爆表的攻击模式,让他很不适应!

        

“起!”

        

由于没有苏凡的反应速度,又被前冲的距离压得气血翻涌,一直到苏凡的攻击到了身前两米处,那人才有所动作。

        

不过以苏凡的速度,到了这个位置,也基本上相当于没有留任何机会他。

        

眼看着交手才一个半回合,自己就要被轰杀于苏凡铁拳之下,那人眼中闪过一丝鱼死网破的决绝!

        

咬着牙吐出一个“起”字,一道金光猛然从那人眉心绽开,瞬间将他包裹在内!

        

下一刻,将这些全都看在眼里的苏凡攻势不减,挟怒一拳猛然轰击在那道金光之上。

        

“嗡!”

        

这一刻,半个南天仙界的人耳边都响起了深山古寺的敲钟声。

        

“呼!”

        

许多年后,南天界都还在流传,此处常年不刮风,那一日,却连起两次狂风。

        

一次,是因为苏凡。

        

二次,更是因为苏凡!

        

那金光不知道是何等宝贝,在面对体仙武帝苏凡的狂怒一拳之时,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将武帝威势全部如数返还。

        

所带起的狂风也再次席卷全场,将原本由苏凡狂奔卷起的烟尘全部吹散。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场围观众人才看清了场上此时局势。

        

只不过,个个都难免落得个灰头土脸的结果。

        

“是你?”

        

同样,虽然苏凡一开始就已经锁定

        

了偷袭之人的气机,但直到此时烟尘散去,他也才看清了对方的面目,当下不由得一愣。

        

原来是那日里在拍卖场和自己动手的家伙,当时他所用毒功还险些让自己吃了暗亏。

        

多亏当时骷髅还在,凭借冥炎无所不噬的霸道特性,这才让苏凡占到了上风。

        

“不对……”

        

下一刻,苏凡就摇了摇头,对方虽然和那位老者容貌上九成相似,但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和那个人比起来,却是小了最起码一个辈分。

        

而且刚刚出手偷袭自己的路数,虽然威力不弱,但是和当日那个人比起来,还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如果不是突然领悟了什么返老还童的功法,只要不傻,都能猜到他是什么来路。

        

“哼!”

        

在最后关头祭出法宝替自己挡下来致命攻击,来人脸上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不过在他看到自己面前金光完全能够保住自己性命之后,便又换上了一副“你能奈我何”的可恶嘴脸。

        

“你就是苏凡对吧?”

        

开口时一副公鸭嗓,配上他的尖眼鹰钩鼻,更是让人厌恶三分。

        

“今天算你命大,等下次可就不见得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嗯?”

        

看到那人先出手偷袭自己还落得个灰头土脸,现在尽然还敢大言不惭,苏凡一时之间气极反笑。

        

“蠢货。”

        

冷笑一声,苏凡再不给对方反应机会,身形一闪,再次出现时已然在那道护体金光的身后。

        

“砰!”

        

一拳轰出,苏凡不由得皱眉,自己的速度在整个南天仙界也属顶尖,别说是反应了,视线能够跟上自己身法的人都属于凤毛麟角。

        

但是眼下这道不知道是什么金光的法宝,竟然能够跟上自己的身法?

        

想到这里,苏凡心中怒意更盛。

        

妈的,有法宝了不起么?

        

老子如果是骷髅还在的话,冥炎一出,就算是你龟壳再硬,老子也烧穿了给你小子来个剖腹产!

        

想到骷髅还等着自己去保他的元神,苏凡更不怠慢,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一拳又一拳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紧凑又密集地轰击在那道金光之上。

        

“再强的法宝也有极限,老子今天跟你耗上了!”

        

咬着牙,苏凡体内气机光速流转,一时之间在场众人竟然都看不清他的拳影,耳中只听得一阵阵金锐密集的敲打声,每一声都象征着一道无上巨力轰击在那道金光之上。

        

而被金光保护着的少年,在近距离目睹了苏凡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之后,脸上的神色也一变再变。

        

早听爷爷说过这苏凡虽然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但是修为却早已经达到天帝境界。

        

之前还以为他不过是靠着特殊法宝才能和爷爷打个平手,这才心里不忿,想着来碰一碰他看看是什么成色。

        

如果打输了也不丢人,那毕竟是天帝级别的强者。

        

万一凭借着法宝相克,自己占点便宜回去,爷爷还不把家里剩余的功法法宝都赏赐给自己?

        

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自己这算是踢到铁板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