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吃我下面/荡货喂奶h

“你是什么?!”苗枫于脱口而出。

        

乌晶晶看了看他退半步的动作, 有一丝迷惘。

        

他不是邪宗头头吗?

        

那比起其他杀人放火的邪修,他一定是最坏的那一个呀。我比他可怕吗?

        

“你是……妖?”苗枫于从喉中挤出了声音。

        

谁也不会想到,第一大宗的隋离道君, 身边跟着一个妖怪。

        

苗枫于心底突然涌起了短暂的茫然, 一时间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们抓了一只妖怪回来?她根本不是什么正道修士!

        

因为这只妖怪,甚至宗门都覆灭了……

        

我现在在做什么? 

        

我还把这只妖怪带回了妖族?这不是送她回快乐老家吗?

        

我还恐吓!我恐吓个屁!

        

做了一辈子坏蛋的苗枫于, 心态在这一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它动了。”乌晶晶突然出声。

        

苗枫于压了压胸中复杂的情绪,转头望去,只见那棵槐树的枝丫窸窸窣窣地延伸了出去。

        

就在枝丫延伸的方向,云雾腾起, 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可是冲霄宗苗宗主到了?妖王收了宗主的拜帖, 命我等前来接应。”

        

苗枫于顿在那里,一时进退两难。

        

带着乌晶晶进去?那不是便宜了这妖怪?

        

不进去?等着伏羲宗找上门吗?

        

苗枫于到底还是站住了, 没有转身就走。

        

他已经向妖王递了拜帖, 若是此时说走就走,恐怕妖王心中还要生出嫌隙。他就算性情再狂傲, 自恃渡劫期大能, 也万不能再结仇了。

        

“是我。”苗枫于应了声。

        

说罢, 苗枫于迈步走在了前, 冷冷地扔下了一句:“跟上。”

        

乌晶晶从容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她从出生, 除了狐鸣山上的狐妖, 就只见过荒山附近的大小妖物。什么蜘蛛呀, 牛羊啊。

        

除此外, 她还没见过更多的妖怪。

        

她有点好奇,有点天然的向往与亲近。

        

但是一想到先前在武陵镇上, 有豺狼精杀了法音门的女修士,还扒了人家的皮披上……后来还想来扒她的皮。

        

乌晶晶心头的那点向往亲近, 便顿时去了七八分。

        

相比起深思中的乌晶晶,后头的中年男子走得就比较坎坷了。

        

妖……

        

这里是妖的地盘……

        

他本就胆小怕事,魔藤会活,纯属意外。他抬头看了看那驱不散的厚重云雾,仿佛里头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他实在太害怕了,于是连忙转头去看乌晶晶的大尾巴。

        

雪白。

        

毛绒绒的。

        

中年男子咽了下口水,有些想摸。

        

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不过这下倒是没那么害怕了。如果妖怪都是像这位乌姑娘一样……那便好了。

        

三人心思各异地沿着树木的枝丫,走入迷雾深处。

        

想来此物就是用来引路的,否则走着走着便不知走向何方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乌晶晶三人才终于见到了那方才开口的妖族人。

        

那人面相瞧着只有二十出头,身高足有九尺,身形瘦长,穿着白衣,唔,不如隋离好看。乌晶晶抬眸再看,这人头上却是立着好长好长的两只角。

        

不是她见过的牛角,也不是她见过的羊角。

        

这两只角笔挺向上,线条流畅,到顶处留下一个尖利的弧度。

        

漂亮极了。

        

乌晶晶忍不住搓了搓手。

        

是她从未见过的那种妖怪呀……

        

长角的妖怪抬手一挥,迷雾散去。

        

乌晶晶眨了眨眼,再看眼前的景象。只见一座巨大的石碑立在那里,上书“万妖之族”。抬眸往前望去,幽绿小径一路引向前方,无数不同颜色的房屋嵌在了山腰上,蜿蜒的绿径如一条丝带裹住了山体。

        

而山的顶端,矗立着一座威严的宫殿,金光闪烁。

        

一定很值钱罢。

        

乌晶晶不自觉地想。

        

她按了按念头,忙又回头去看来时的路。

        

荒坟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阻隔来路的溪流。

        

是什么幻术么?

        

还是我们从迷雾中,不知不觉就走入了另一个地方呢?

        

乌晶晶轻轻眨了下眼,听见那长角的妖怪问:“苗宗主不是说带了人质来?人质呢?”

        

他的目光在中年男子身上流连了一下:“你把人质都打成这样了?”

        

苗枫于木着脸指了指乌晶晶:“她才是。”

        

长角妖怪面色不豫:“我观她身后有长尾,可是你从外面捡到的小妖怪?你怎能拿着一只小妖怪,指她为人质呢?莫不是故意拿我妖族当消遣?还是有意践踏我妖族的脸面?”

        

苗枫于:“……”

        

怎么说呢?

        

说我也是刚才才发现这不是个人,是只妖的吗?

        

苗枫于压了压心头的不快,道:“此事复杂,你只须知晓,她是伏羲宗那隋离道君的道侣就是了。”

        

长角妖怪听完就更不信了。

        

他指着自己问:“我长得像猪吗?你以为这样好糊弄?”

        

“我已到了妖族的地界,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若心思有异,岂不是要遭你们围困?先带我们去见妖王,此事我自会向他阐述清楚。”苗枫于冷声道。

        

长角妖怪这才一甩袖,领路走在了前面。

        

等走了会儿,他蓦地又想起来什么,回头冲乌晶晶道:“你与我走在一处。”

        

乌晶晶点点头跟了上去,倒也不怕。

        

“你是什么妖怪?你不是出生在族里的,你身上没有族中的气味,我也不曾见过你。”长角妖怪问她,态度倒是分外亲和。

        

乌晶晶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是狐狸。”

        

长角妖怪闻声转头扫了一眼她的尾巴:“雪狐一脉?”

        

乌晶晶有些茫然:“我也不知。”

        

长角妖怪闻声,面色更缓和了些:“我瞧你年纪不大,可有父母亲人?”

        

乌晶晶目光一动,还是摇了头,道:“没有父母,也没有亲人。”

        

“他们都死了?”

        

“不是……是我从来没见过。”她顿了下,道:“我睁开眼,就没瞧见过自己的父母。”

        

长角妖怪失声笑道:“想是你那时年纪小,不记得了吧。”

        

“不是的。”乌晶晶否认了他的话,“我记得。从我出生到现在的所有人和事,我都记得。”

        

长角妖怪面色一肃道:“出生便能记事?那你父母倒有些来头。不对啊……你出生时若能记事,那至少该见过你的母亲啊?她生下你,你怎么会见不到她?”

        

乌晶晶:?

        

乌晶晶:“我从蛋里出来的呀。”

        

长角妖怪震惊了:“狐狸怎么能从蛋里出来?”

        

乌晶晶也很震惊。

        

她茫然无措地小声问:“狐狸……不能从蛋里出来吗?”

        

长角妖怪自己也不大懂胎生卵生的区别,只知道他没见过狐狸从蛋里出来。他一时语塞,道:“若你留在妖族,下回我带你去见母狐狸生小狐狸,你便知晓了。”

        

乌晶晶轻轻应了声:“啊。”

        

然后便不大想说话了。

        

我真的不是狐狸吗?那我是什么?

        

乌晶晶垂眸攥紧了手指,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翻来覆去的滚,滚得她有些难受。

        

长角妖怪引着他们来到了山顶的大殿。

        

妖王今年已有八百岁了,他身形魁梧,坐在那里仿佛一座小山。垂下头来,眼中精光闪烁,颇具威严。

        

“你是说,隋离的道侣,是一只妖怪?”

        

苗枫于依旧满脸写着麻木:“不错。”

        

妖王一样不信。

        

他看向了一旁的乌晶晶:“你身上为何没有妖气?”

        

乌晶晶这才摘下了腰间的灵玉,登时妖气便冲了出来。

        

“是只小妖。”妖王低声道。

        

他思虑片刻,便让人先带他们下去歇息了。

        

乌晶晶轻声问长角妖怪:“妖王是什么妖怪呀?”

        

“是老虎。”

        

“难怪那样威武……那你又是什么?”

        

“羚羊。”

        

是乌晶晶不曾听过也不曾见过的物种。

        

她忍不住小声道:“我可以摸摸你的角吗?你的角……我以前还没有见过,生得很是漂亮。”

        

长角妖怪一愣,登时从耳朵根红到了脖子根。

        

他身形本就格外的高,听了乌晶晶的话后,便在她跟前弯下了腰,低下了头。

        

一只小妖怪而已,叫她摸摸也无妨。他心道。

        

苗枫于在后头,眼看着乌晶晶摸了摸人家的角:“……”

        

这小丫头真是太了不得了,三言两语哄得人心花路放……难怪追在她身后的男子都那样多……

        

他可不愿见到乌晶晶与妖族的人这样要好。

        

不过要从中破坏倒也并不难……

        

苗枫于出声道:“乌姑娘是狐狸?说来妖族数万年前,那时还是上古时代,他们的王是大妖容夷。容夷是雪狐与赤狐两脉杂-交而生,不似别的狐狸那样,若是血脉杂交便成废物。他却是个难得的天才,恰巧完美袭承了两族的能力。一个是风雪之术,一个是无边炽火。他成为名镇一方的大妖时,才不过三百来岁……”

        

那厢长角妖怪的脸色有些不快了,只是苗枫于到底是妖族贵客,妖王都交代了要好好招待,他才没有发作。

        

苗枫于权当没看见他的脸色,又往下道:“他为人狂傲不羁,出手狠辣,四百来岁便将妖族一统。他做了妖王后,狐族在妖族之中的地位便前所未有的高。只可惜好景不长……人类修士得了上天的指引,将妖王围剿于他的洞府外。此后天上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将人界化分作几大洲。狐族从此也没了消息。我听闻妖王临死前,曾亲手选定狐族族长,也不知是不是希望将来由此人来继承王位……”

        

“早无音讯的人,苗宗主何必提起?”长角妖怪沉声道。

        

苗枫于笑道:“我也是为妖族忧心,虽说妖王选定的那位族长已失踪多年,谁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活着。妖族动荡数年后,也终于有了今日的妖王主持大局。但若是,这狐族族长将来有一日回来了呢……”

        

“若回来自然是好事。”长角妖怪硬邦邦地道。

        

他步子一顿,指着不远处的宅子道:“苗宗主便住在此地吧。”

        

苗枫于:“那她……”

        

“妖怪自有妖怪的住处。”长角妖怪说罢,便领着乌晶晶往下走了。

        

苗枫于冷笑一声。

        

他就不信,他这一番话戳不中妖王的痛处。

        

数万年前,狐族独大。

        

如今的妖王想必也是经历了不少的磨难痛苦,才换来了今日的位置。他做久了妖王,又怎么愿意将手中的权势地位相让呢?

        

要说最忌惮狐族的,便是如今这位妖王了。

        

幸好……

        

这位乌姑娘偏偏就是一只狐狸。

        

苗枫于这才觉得胸中那口恶气吐了吐。

        

找吧找吧,别说伏羲宗寻不到这里了,就算是寻来了,隋离的老婆也挨欺负挨够了!

        

妖族总有收拾妖怪的法子,也不必他再去头疼忌惮她手中的古剑。

        

这头的长角妖怪想了想,他觉得乌晶晶不是狐狸,不必忌惮防备。

        

“你怕什么妖怪?”长角妖怪问她。

        

乌晶晶想了想:“没有怕的……吧。”

        

“蜘蛛?鹰?不怕?”

        

乌晶晶:“不怕。”

        

“那你喜欢什么妖怪?”

        

那头迎面走来一只豹子精。

        

他身形挺拔健硕,面上还留有豹子的纹路,一双黄色的瞳孔透出兽类的冰冷。

        

乌晶晶便指了指他:“这样的吧。”

        

长角妖怪惊讶地看了看她。

        

她瞧着娇娇俏俏的,就算不是狐狸,原型应当也是温顺的兽类。却原来喜欢这样威武凶恶的妖怪吗?

        

长角妖怪道:“那你便住这里吧。”

        

眼前的屋子似是用竹条混着泥铸成,上头还盖着茅草。实在与乌晶晶这些日子住的地方相去甚远。

        

但乌晶晶也是吃过苦的小妖怪,并不怎么挑剔,点点头便进去了。

        

这天晚上,苗枫于就知道乌晶晶被安置在一个什么样的住所了。

        

前头住的是狮子,左边住的是豹子,右边住的是老虎,后面住的是狼。

        

四方猛兽夹击了属于是。

        

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吓哭。

        

想到这里,苗枫于忍不住开怀地笑出了声。

        

而这时妖族中人也知晓,有人从外头捡了只小妖怪回来。

        

“那小妖怪就住在狼擎、白刃他们旁边。”

        

“胆敢住在那里?莫不是只黑熊?”

        

乌晶晶的邻居们也差不多这样以为。

        

原型是一只巨大白虎的白刃推门出去,转到了乌晶晶的小院儿,就听见一道细弱的声音问:“有人吗?啊不,有妖吗?”

        

他再往前走了走,便见一绿衣少女坐在了门槛上,怀里扣着一只碗,神色恹恹。

        

那少女生得极美。

        

冰肌玉骨,花颜月貌。

        

少女听见了他的动静,抬眸朝他看了过来,眼底光华湛湛。

        

他一下便仿佛被钉住了。

        

他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黑熊……

        

白刃呼吸滞了滞,见那少女歪头问道:“你是什么妖怪啊?”

        

“老虎。”

        

“噢。”少女也不问他叫什么,只道:“你们都吃这个么?”

        

白刃低头去瞧,便见碗里装着果子和蔬菜。

        

白刃道:“当然不是。”这些玩意儿,他最讨厌吃了。

        

少女叹气道:“那怎么不拿肉给我吃呢?”

        

白刃想也不想便道:“我去给你拿。”

        

少女点点头:“好哦,我在这里等你。”

        

白刃转过身,心跳怦怦。

        

好、好可爱的熊。

        

白刃转身往外走,迎面撞上了狼擎。

        

狼擎如其名,他是一头狼,并且还是狼王的儿子。他见白刃出来,怔了片刻,忙拦住他冷声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先切磋了你再走。”

        

白刃却不欲与他多说,飞快地道:“我要去寻肉。”

        

狼擎也不问他为何要寻肉,当即与他一块儿钻入了林子间,捉了那未开灵智的野猪来。

        

就在乌晶晶苦苦等肉的时候,一只巨大的白虎迈了进来,幸而这里的院门都做得宽阔,才不至于被他挤坏了去。

        

一头野猪就这样被他甩在了乌晶晶跟前。

        

后头还跟了一只巨大的,通体灰色的狼。

        

那野猪在地上拱了两下,脖颈处流下的鲜血很快便填出了一个小水洼。

        

乌晶晶:?

        

白虎舔了舔胡子上的血,绕着她走了半圈儿,然后才变回了人形。

        

“吃吧。”白刃道。

        

乌晶晶:???

        

乌晶晶轻声道:“我不吃生肉。”

        

狼擎也知道来了只新的小妖怪,他化回人形,盯着乌晶晶皱眉道:“她是什么妖怪?怎的这样挑剔?”

        

白刃道:“小黑熊……吧。”他顿了下道:“若非是与咱们一样的猛兽,又怎么敢住在这里呢?”

        

哪怕是妖,他们骨子也遵循着兽类的天性。

        

遇见猛兽,那些小动物自然会觉得害怕,难以安眠。若恰好对方还是自己的天敌,那就更要命了。

        

白刃坚定不移地相信着,眼前娇滴滴的少女就是一头与他们一样的猛兽。

        

乌晶晶也不知他们在嘀嘀咕咕什么,她确是有些饿了,舔了舔唇道:“有柴火吗?我可以自己架起来烤一烤。”

        

白刃当即道:“我去找。”

        

狼擎则木着脸到了乌晶晶跟前,他垂首嗅了嗅她身上的气味。却什么也没嗅出来,只觉得有点若有似无的香气勾动着鼻尖。

        

“你多少岁了?”狼擎冷声问。

        

乌晶晶盯着那头野猪,头也不抬地道:“刚成年了。”

        

才刚成年?

        

好小!

        

狼擎眸光抖了抖:“你怎么不吃生肉?”

        

乌晶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从小吃的就是熟肉呀。”

        

狼擎心道,那肯定也不知晓怎么用牙齿,将野猪的肉一口一口撕下来了……

        

自上古时妖族人族大战后,妖族式微,躲入了此处秘境。

        

此后妖族但凡有出生的小妖怪,都多是接受一族共同来抚养,这样才能尽可能地保证有更多的小妖怪活下来。这一点深入了每一个妖族中人的心。

        

但是吧,像是老虎、狼、狮子这样的猛兽,他们向来不参与这个共同抚育的过程。也就养一养小老虎小狼崽小狮子就得了。

        

……因为他们很容易把小妖怪吓死。

        

狼族已经几百年没有过小狼崽了。

        

狼擎的年纪也不大,这还是他头一回去照顾别的小妖怪。

        

狼擎脑中念头闪过,而后又变作了原形,缓缓走到了野猪跟前,然后张嘴撕咬下了一块肉。

        

狼的咬合力是极为可怕的,一口下去,都能将人骨咬碎。

        

他将撕下来的肉,甩到了乌晶晶的面前。

        

乌晶晶:?

        

乌晶晶:“给我的?”

        

狼擎点了下脑袋。

        

他的眼眸是冰蓝色的,瞳间一点黑,传递着冰冷的色彩,看上去有些可怖。

        

狼擎转过头还要再撕咬。

        

乌晶晶赶紧冲上去按住了狼脑袋:“不要了,不要了。”

        

狼擎:?

        

狼擎:“为何不要?”

        

乌晶晶舔了下唇,有些不大好意思地道:“我不想吃别人的口水呀。”

        

狼擎僵在了那里。

        

等白刃回来的时候,狼擎又变回人形了,他孤独而挺拔地坐在一角,也和白刃刚刚差不多,从耳根红到了脖子根。

        

不多时,院子里就架起了柴火。

        

白刃和狼擎举起了那只野猪,在火上人工翻烤。

        

乌晶晶暗暗嘀咕。

        

妖族的人,还怪热情的。

        

她盯着他们身上沾的血看了会儿,一点也没有去舔舐的欲-望。

        

为什么只有隋离的血是香的呢?

        

乌晶晶撑着下巴。

        

她好像又有一点点想隋离了。

        

“就是这里。”隋离驻足在荒坟前。

        

众弟子茫然四顾:“这里……只有坟地啊……不见半个人影。”

        

还是大长老见多识广,他道:“恐怕是有什么特殊之法,蒙蔽了我们的双眼。又或是有幻境在前,阻了我们的去路。”

        

隋离蓦地弯腰,从地上拾起一物。

        

“大师哥可有什么发现?”伏羲宗弟子问。

        

隋离屈起手指,飞快地将他从地上捡起来的东西藏入了袖间。

        

他道:“往前走。”

        

他捡起来的是一小撮白色的毛,半截埋入了土里,似是怕被风刮走。这与先前小妖怪黏在他身上的毛一致。

        

这是她留给他的。

        

她为什么变回了原形?

        

隋离想,恐怕不能带着伏羲宗的人一同去寻她了。

        

隋离道:“就在此地歇一日吧。”

        

众人闻声点头。

        

歇一歇也好。

        

这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一个小镇,他们也只有就近选一处山洞歇下。

        

伏羲宗中虽然富贵,但他们也并非是吃不了苦的人。

        

没有一人对此有怨言。

        

入夜后。

        

阳九从打坐中醒来,他睁开眼,脑中还有些混沌。就在他准备继续闭眼打坐时,他蓦地一顿……

        

少了一个人?!

        

“大师哥呢?”

        

这厢隋离已然置身于一片山青水绿间。

        

他回头望来时路,只剩一条溪流。

        

而抬眼望去,便见到了高高的一面山崖之上,安置着无数的屋宅。

        

隋离没有急着往前走。

        

他垂眸看了一眼石碑……妖族之地。

        

此地,难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