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尿憋涨/精灌满小腹h

      

在一众八卦的表情中, 裴忱只好走到面包车最后一排,在梁栀意旁边坐下。

        

其实其他人上周就接到了宣夏的通知,只是保持神秘, 都没和裴忱说。

        

今早梁栀意上车时, 还有点发困, 她迷迷糊糊地先是要在第一排的季菲儿旁边坐下, 谁知对方就赶走她:“你坐后面去,我今天要跟知眠一起坐。”

        

随后她下意识就想坐到第二排的梁桐洲旁边,然而第三排的樊高直接坐上来, 和梁桐洲笑嘻嘻打招呼:

        

“兄弟,咱们俩认识一下啊……”

        

梁桐洲立刻会意, 和樊高勾肩搭背起来,转头对梁栀意道:“没你位置, 你坐最后一排去。”

        

梁栀意:“……”

        

最后少女孤零零地坐到了宽敞的第三排。

        

宣夏和几人相视而笑, 随后朝梁栀意挤眉弄眼:“栀意, 等会儿还有个人要上车,你确定不和他一起坐?”

        

少女脑中宛若哐当一声,瞬间清醒了。 

        

对哦还有裴忱!

        

她怎么睡蒙圈了,连这么重要的事也忘了。

        

此刻,裴忱坐下,梁栀意转头看到他今天穿着休闲的白色套头卫衣和牛仔裤,乌发朗眉,帅得一大早就让人心动。

        

“裴忱,早上好呀。”

        

裴忱转眸对上梁栀意的目光, 只见少女朝他粲然勾唇, 他心间掀起波澜,开口:“早。”

        

司机启动车子后, 一行人正式往小海岛出发。

        

今早的阳光格外明媚,透过车窗射进来,照得人暖洋洋的。

        

梁栀意拿出一盒今早家里烘焙好的戚风蛋糕,给身旁的男生,笑:“裴忱,你尝一个。”

        

裴忱从盒子里拿出一块,梁栀意又把蛋糕分给了前排其他同学。

        

樊高也把怀中抱着的书包打开:“喏,我这还有好多零食,你们过来拿!”

        

宣夏看到他的包,大笑:“我特么以为你里面装衣服了那么鼓,好家伙你带了一整包的零食。”

        

“我这不是给你们带的吗?”

        

“拉倒吧,最后大部分都到你肚子里。”

        

前排的季菲儿也把包里的东西掏出来:“我这边也带了好多零食,我们到码头要一个多小时,路上不吃点东西怎么行啊。”

        

“诶,我好久没吃浪味仙了,童年回忆!”

        

“给我包牛肉干……”

        

大家把各自带着的吃的喝的拿出来分享,车里热闹得跟小学生秋游一样。

        

梁桐洲也拉开了背包的拉链:“各位,我也给你们带了好东西。”

        

众人期待间,只见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套物理的五年高考三年,“怎么样,给你们一人发一套卷子?”

        

“……”

        

“卧槽梁桐洲你他妈有毒吧!”

        

“杀人诛心啊!我好不容易才忘记要期中考的事!”

        

“手中的零食瞬间不香了……”

        

后排的少女轻嗤:“梁桐洲,你什么时候这么爱读书了?”这还是她弟吗?

        

男生吊儿郎当道:“你们一个个读书好的,考试当然没问题,我一个差生周末不在家里复习,还跟你们出来玩,最后谁特么倒霉啊,我绝不能被教练赶去二队。”

        

宣夏笑:“别说了,今天我们监督他学习,这一套物理卷子不做完今天就在车上别下来。”

        

“哈哈哈哈……”

        

梁桐洲真拿出笔来,“我真打算写的,你们当我开玩笑?何况今天裴忱在车上,我有什么不懂的难题都可以请教他,对吧裴忱?”

        

裴忱微愣了下,应:“嗯。”

        

梁栀意朝裴忱道:“你放心,他能认真做完两道选择题就算他厉害了。”这人光打雷不下雨,就口号喊得最响。

        

过了会儿,前排的梁桐洲和宣夏对了对眼色,随后前者起身坐到第三排:“裴忱,你坐进去点,给我腾个地方。”

        

裴忱以为梁桐洲要坐在这儿:“那我坐前排?”

        

“别别别,我就是来问你一道题目的,你往里坐点就成。”

        

裴忱没多想,往里面坐了些,和梁栀意靠近几分。

        

梁栀意一下子猜到了梁桐洲的目的,又发现前排几人纷纷看向他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关键是,梁桐洲说挤,裴忱还继续无意识地往她这边靠。

        

这人怎么这么木啊……

        

梁桐洲压下嘴角的笑意,把卷子递给裴忱,随便指了道题:“裴忱,这道题怎么做啊?”

        

裴忱疑惑:“我之前不是给你讲过么?”

        

“那个……我这不是过了一周又忘了,你再和我说一遍呗。”

        

男生以为他真不会,便给他认真讲解起来。

        

讲着讲着,裴忱也逐渐发现了车内氛围的不对劲,他声音微微一停,一抬头就看到前排的几个人正齐刷刷看着他。

        

对上他的视线,车厢内安静了一瞬,下一刻轰然响起爆笑声。

        

裴忱:“……?”

        

众人大笑间,男生转头发现他竟然把梁栀意挤到了角落,身子都快和少女贴在了一起。

        

随后梁桐洲站起身,虚握着拳头,掩盖住笑意:“谢谢你啊裴忱,我会了,那我就先走了。”

        

梁桐洲走后,裴忱往外边坐了点位置,脑中腾升起热度,嗓音哑了几分:“抱歉……”

        

“没关系。”

        

梁栀意侧首看向他,悄然莞尔,声音洒在他耳畔:“裴忱,我发现你耳朵又红了呢。”

        

男生下颌线紧绷着,感觉到耳边忽略不掉的热度在不断攀升,欲言又止。

        

好在这时面包车开到了加油站,要加个油,知眠和季菲儿下车去上洗手间,裴忱也下了车,往便利店走去。

        

正走着,肩膀就被人揽住,转头一看是宣夏:

        

“怎么样,我今天给你安排的这座位,很合适吧?”

        

“……你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这一大早的,他怎么感觉这群人不太对劲?

        

“没有,”宣夏笑,“就是出来玩玩嘛,反正还是之前那句话,你就顺其自然。”

        

裴忱走去便利店买了瓶冰水,回到车上时,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

        

大家再度出发。

        

一路上,车里欢声笑语,一个小时后终于驶达码头。

        

下车后,众人大包小包地拿上行李,往码头走去,梁栀意背着包,手里还提着个帐篷包,吃力地走着,忽而手中的东西就被接过:

        

“我来拿。”

        

指尖相触了瞬,随后梁栀意感觉手中一轻,她转头看到裴忱,眉眼一弯:“谢谢大师兄。”

        

而后少女轻松地走去前面找季菲儿和知眠,季菲儿看到她,又看向后头的裴忱,轻啧打趣:

        

“有人帮忙就是好,怎么也没见班长来帮我提一提呢。”

        

梁栀意笑了,朝梁桐洲喊:“老弟过来拿东西,季菲儿需要帮助。”

        

“诶,你别乱说……”

        

梁桐洲转眸对上季菲儿的目光,步伐微停下来,几个女生走到他旁边,季菲儿忙道:“你别听你姐瞎说,我能拿得了。”

        

然而男生没理,直接从季菲儿手中拿走一大包东西,烈日下微眯了眯眼,低沉问她:“还需要拿什么?”

        

季菲儿咧开唇角:

        

“没了,谢谢弟弟。”

        

梁桐洲舔唇笑了,一本正经道丢下句:“小屁孩。”

        

“诶!你站住!说谁小屁孩呢!”

        

季菲儿看到男生继续往前走去,气得转头对梁栀意道:“你弟怎么那么讨厌啊!”

        

梁栀意莞尔,“其实他不怎么和女生说话的。”

        

“?”

        

“估计是看你傻得太可爱。”

        

“……臭栀栀!我打死你!”

        

梁栀意笑着和她打闹。

        

最后一行人到了码头边,和船夫商量后价格后,大家上了船。

        

今天天空湛蓝,万里无云,微风拂面,掀起涟漪的海面泛上层金灿灿的日光,海天一线。

        

二十分钟后,船停靠在了海岛的码头。

        

这座海岛名叫野马岛,小岛面积不大,并不是什么著名的旅游景点,一般只有霖城本地的居民会知道这里,海岛上只有两三户居民。

        

在遍地网红景点的如今,这样一座几乎没被开发的自然海岛,反而更具魅力。

        

下船,大家漫步到海岸边,踩在柔软的细沙上,看着眼前广阔的海景,都被惊艳到了:

        

“这里好美啊!我以前都不知道!”

        

“裴忱,你也太会挑地方了,这海边还挺干净的。”

        

“我们就在海边搭帐篷!明早起来还能看日出。”

        

樊高指了指沙滩上的一个位置,大家正要走过去,裴忱却道:“不能把帐篷搭在那里。”

        

樊高懵逼:“为什么啊?”

        

他无奈:“不然你们今晚想漂在海上?”

        

裴忱给大家指了指礁石上的潮水线,代表涨潮时水会到这个位置,要把帐篷搭在线以上才比较安全。

        

大家听完恍然大悟,“樊高你差点害死我们了……”

        

于是找到个平坦的地方,大家便开始搭露营的帐篷,今天他们带了两个大帐篷,男女生各自搭着自己的。

        

梁栀意和季菲儿都不太会,反倒是知眠给他们示范步骤,梁栀意听完惊叹:“小九没想到你会这个耶。”

        

知眠腼腆一笑,“也是我哥哥教我的。”

        

梁栀意大致理解完,去搭帐篷的另一角,只是她还是有点没搞懂,正迷糊着,旁边就传来裴忱的声音:“不是这么弄的。”

        

她抬头看到,男生那边的帐篷已经搭好了。

        

他走到她旁边,接过她手上的活,随后转眼看她,淡淡问:“要不你先去整理背包?”

        

她“噢”了声,咕哝:“你就觉得我笨呗。”

        

男生将帐篷杆儿穿进所有的布套里,“你对自己的评价还挺中肯的。”

        

“……”

        

梁栀意气鼓鼓瞪他,“今早我不跟你讲话了。”

        

“马上十二点了。”

        

旁边听到这话、正在喝水的梁桐洲,被猛地呛了下。

        

我靠,他俩怎么这么幼稚啊……

        

搭好帐篷后,大家在海岛上逛逛,其中有一户本地居民开了家农家乐,做点小生意。

        

恰好正值大中午,他们便去那里吃饭。

        

点完餐,几人坐在圆桌前,梁栀意朝裴忱指了指他身后的冰柜:“裴忱,帮我拿瓶椰汁。”

        

旁边的梁桐洲笑:“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不和裴忱讲话,怎么,我幻听了?”

        

梁栀意:“……”

        

旁人都笑了,少女气得抬起桌下的脚去踢他。

        

末了裴忱起身去拿,梁栀意瞪梁桐洲:“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梁桐洲笑得一脸欠揍。

        

过了会儿,他们点的菜送上来,基本都是海鲜。

        

海鲜烹饪的方式很简单,然而一尝味道,却发现极其鲜美。

        

老板娘说这是今早去海边赶海得来的海产:“你们要喜欢吃,下午第二次退潮的时候也可以去捡。”

        

“真的嘛!那我们今晚也去!”

        

“去去去!!一定要去!”

        

大家开心地就这么说定了。

        

        

中午,一群人吃完饭后,直奔海边。

        

来了海边,哪有不痛快玩的道理,踩沙踏浪,互相泼水,大家放松地玩了个把小时。

        

最后累了,大家回去营地休息,男生吃点零食打着游戏,三个女生则在开心地合影自拍。

        

看着照在沙滩上的光影慢慢移动,仿佛时光也渐渐慢了下来,悠然又惬意。

        

下午四点,宣夏去海边逛了圈回来:“各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退潮了,咱们可以赶海了!”

        

“走啊!去赶海!”

        

大家瞬间精神起来,兴致冲冲拿上小桶和工具,往沙滩走去,打算大干一场,争取今晚来顿海鲜大餐。

        

然而几人逛了一圈,却发现没多少东西:“这咋回事啊?我只摸到了花蛤……”

        

“不对劲啊……”

        

裴忱看了眼远处的礁石:“礁石那边东西应该更多一些,我们得过去。”

        

“对啊,我听说很多海鲜都是藏在石头下。”

        

于是大家走到了礁石岸,翻开一块块石头,果然就翻出来很多宝贝——

        

有螃蟹,海螺,八爪鱼等等,竟然还有海参和海胆。

        

“卧槽,这边东西好多啊!”

        

樊高翻开一块石头,“卧槽,这里有一只螃蟹!你们都别动,是我的!”

        

他激动想去拿,而后就大叫起来:“啊啊啊它夹我!!”

        

旁边的宣夏爆笑,“活该哈哈哈……”

        

知眠发现道:“石头上有好多螺耶。”

        

季菲儿:“我也看到了!”

        

队伍最前头,梁栀意跟在裴忱后面,就看着他也抓出了一只螃蟹,她眼睛都亮了,说她最爱吃螃蟹,“我也想抓这个。”

        

“你别和樊高一样了。”

        

“噢……”

        

梁栀意从前没赶过海,觉得好新奇,就跟着裴忱一起找,半晌她翻开块石头就看到一个很大的螺,激动道:“裴忱你看,我捡到了一个很大的螺!”

        

裴忱低头看了眼,“这不是螺,是寄居蟹。”

        

寄居蟹的意思就是,螺里面没有螺肉,只有小螃蟹寄居在里头。

        

“……”

        

白激动了qwq.

        

过了片刻,梁栀意感觉安静,回头一看,发现另外几人不知何时都走到离他们很远的地方,“诶?他们怎么没往我们这个方向走?”

        

裴忱很快猜到什么,动了动唇,道:“他们可能觉得那边东西更多。”

        

梁栀意笑,“那到时候我们和他们比比。”

        

两人继续搜寻着,裴忱打算去个礁石比较陡峭的地方,让梁栀意不用跟来。

        

他四处看着,想多抓点螃蟹,因为刚刚少女说喜欢。

        

五分钟后,他抓了七八只螃蟹,觉得差不多了便往回走,就看到梁栀意身子紧绷着,呆呆站在块石头上。

        

“我们回去吧,差不多了。”他走到她旁边,出声。

        

梁栀意咕哝应了声,把手背到身后,身子顺着他的方向转着:“你先走……”

        

他察觉到不对劲,“怎么了?”

        

“没有……”

        

她耷拉下脑袋,郁闷地哭唧唧:“我刚才滑倒了,然后……屁/股那边的裤子湿了QAQ.”

        

因为刚退潮,有些石面比较湿,她刚刚一个没踩稳,摔了个屁/股墩儿,从背后看过去好像那什么了似的,好尴尬呜呜呜。

        

裴忱没想到她真这么笨。

        

他压了压唇角:“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有……”

        

裴忱看到她把手背在身后,没往她身后看去,“拿外套遮一下吧。”

        

说罢,他脱下身上的运动衣外套,梁栀意本来想伸手接过,低头一看自己掌心脏兮兮的,因为刚摔时,两只手掌撑了下石面。

        

“我手有点脏……”

        

她想先去洗个手,裴忱看着她,指尖动了动,低沉出声:“手抬起来。”

        

她半懵着,双臂微微抬起,下一刻只见男生走近她一步,俯下身,拿着外套绕到她腰后,身子倾向她,仿佛将她圈外怀中。

        

梁栀意猛地一怔,心跳瞬间如小鹿乱撞。

        

两人靠得很近,少女身上的栀子花香和裴忱身上的衣皂香交融在一起,裴忱感受到她浅浅的呼吸声落得他很近,近在咫尺的是她白若凝脂的脸。

        

他眼底情绪翻滚,指尖微颤了下,薄唇抿紧。

        

随后他用衣袖在她腰间打了个结,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曲线被他勾勒出。

        

他很快移开视线,可心中却涌起阵燥热。

        

系完外套,裴忱抬眼看她,嗓音低哑:“这样就没人看到了。”

        

“嗯……”

        

这外套顿时给梁栀意带来了安全感,她嫣然一笑,看向他:“谢谢裴忱。”

        

两人继续往回走。

        

过了会儿,梁栀意的声音再度响起:“裴忱,我要是又滑倒了怎么办……”

        

他转眸看到她小心翼翼走着,朝他眨眨眼眸,眼底滑过道狡黠,像只调皮的小狐狸。

        

他听出她的暗示。

        

可最心底,他拒绝不了。

        

男生手臂伸到她面前,哑声道:

        

“拉着吧。”

        

两秒后,他忽而感觉掌心传来柔软的触感——

        

他以为她会拉他的手臂。

        

谁料到她直接牵了过来。

        

梁栀意笑意盈盈,一本正经道:“这样比较好借力。”

        

裴忱神色紧绷,掌心的热度宛若烧得脑中快要空白,他沉默着说不出来话,带着她往前走。

        

过了会儿,走到较湿滑的礁石上,梁栀意步伐很慢,裴忱感受到她的惧怕,脑中挣扎几秒,下一刻,回握住了她的手。

        

这是他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

        

和男生略微粗糙的手不同,少女玉指纤纤,两手相握间,一股热意猛地冲上裴忱头顶,蔓延到四肢百骸。

        

只是带她走段路而已。

        

他强压下心绪,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

        

少女无声弯起唇角,感觉心情都轻飘飘起来。

        

她看了看她和裴忱桶里各自的战利品,两方数量形成鲜明对比,她不服气:“我还要继续找一找。”

        

裴忱牵着她,看到她边走边翻着石头,没有一点千金大小姐骄矜的模样,丝毫不怕脏。

        

过了会儿,她翻开一块石头,看到什么,激动地拿起底下的东西:“裴忱你看,我竟然找到了海星!”

        

少女把海星举到他面前,水眸莹莹泛光,梨涡塌陷。

        

此刻她笑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

        

他视线一时间无法从她脸上挪开。

        

梁栀意弯眉看着海星,“小时候我爸妈还骗我说海星是天上掉下来的星星,我好傻哦,当时还想把海星贴到我卧室的天花板上呢。”

        

往回走,她高兴地哼着歌,海风卷起她的马尾,明媚的笑意始终挂在脸上。

        

裴忱垂眼看她,嗓音淡淡:

        

“赶个海而已,至于这么开心么?”

        

梁栀意眉梢弯起,笑容如初:“当然开心啦,因为是和你一起呀。”

        

裴忱闻言,对上她的目光,心头掀起巨浪。

        

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迸发。

        

他忽而间意识到,他喜欢上梁栀意,是根本控制不住的事。

        

即使他听到外人觉得他不配和梁栀意站在一起,即使他看到梁栀意比他优渥很多的家庭,他甚至觉得自己低劣卑微,不能奢望去拥有她。

        

可强烈克制的一切,在这一刻,终究被情感打败。

        

他还是发了疯想要靠近她。

        

哪怕明知他们不可能,他还是想要不顾一切地去喜欢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