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好爽舒服/甜h各种play

        

萧元石看着二皇子就这样甩袖子走人,脸色也沉了沉。

        

他将二皇子没有带走的纸折好放进怀里,回了将军府。

        

更直接去了葛春如在的院子。

        

葛春如正在看账本,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她将钱都移出去大部分补贴给弟弟和妹妹了,所以将军府的开支收缩了不少。

        

账面上的银子,连丫鬟小厮的月例都不够发。

        

可她却不想动用仅有的那点私房补贴,也不敢和萧元石开口要。

        

上个月她就只发了一半的月例,这个月要是再发一半,就怕将军府的奴仆私下说三道四。

        

也因此这会有些焦头烂额。

        

见萧元石走进来,她立即将账本合上,笑着站起身,“将军回来了。”

        

萧元石少有的沉着脸过去坐下。 

        

葛春如走到他身后,体贴的为他捏肩膀,“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萧元石开口问:“你让郑同锋去对白梨英雄救美?”

        

葛春如愣了愣,“我没有啊!”

        

英雄救美确实是她出的主意,但见萧元石脸色不好,她自然就不能承认了。

        

“我只是去郑家,想要撮合他和白梨。”

        

她问:“怎么了?”

        

萧元石冷笑,“白梨一眼就识破了。”

        

能被他那个柔弱单纯的女儿,一眼识破的英雄救美,可见有多拙劣。

        

“因为这个英雄救美,不但峥儿夫妻查到了郑同锋目的不纯,正好那天还被五皇子和英国公府的嫡出公子看到了。”

        

“二皇子很生气。”

        

葛春如听到最后这一句,心不由得紧了紧,“怎么会这样?郑同锋看着也不太像这么孟浪的人。”

        

那蠢货,居然一出手就失败了。

        

连萧白梨都能看出来问题,可见那蠢货有多不用心了。

        

萧元石转头看着她,“你对郑同锋了解吗?他真的是白梨的良配?”

        

虽然他和女儿没有多少感情又断亲了,可对方再怎么说也是他亲生的孩子。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女儿推到火坑去。

        

葛春如看他这模样,有些紧张和心虚,“他爹是有实权的四品京官,他虽然不是嫡长子,但也是嫡子,还是个秀才。”

        

“以后考中举人、进士也是有可能的。”

        

她避开关键的说:“而且他们家也愿意娶白梨,所以我才牵的线。”

        

接着反问:“怎么?难道郑同锋有问题?”

        

萧元石看她这模样,生出一股失望。

        

她怎么变成这样了?满嘴的谎言,还那么心狠的想要将他女儿推入火坑。

        

白梨是个女子,又是那样软绵柔弱的性子,也妨碍不到她什么。

        

妻子曾经的天真单纯善良呢?

        

他突然有些心累,从怀里将那张纸直接掏出来递给葛春如,“你自己看吧。”

        

葛春如伸手接过来打开看了看,看完后脸色变了又变。

        

她完全没想到,二皇子竟然跑去调查了这些。

        

还有她曾经背地里调查几名未婚男子的事,以及她怂恿郑夫人让郑同锋娶萧白梨的大致对话,全都被查出来了。

        

也因为查了,还有对话,所以可以证明她知道郑同锋养了青楼女子当外室的事。

        

其实养个外室也没什么。

        

而且郑同锋和那名外室的对话,居然又被二皇子的人听到了。

        

这就很难看了。

        

她握着纸,一下有些慌神。

        

心里想着的并不是萧元石会如何,而是妹妹在二皇子府,会不会受到牵连,让二皇子对妹妹印象变得不好。

        

见她走神,萧元石问:“你想什么呢?”

        

葛春如曾经习惯性对萧元石没有多少防备,正好又在深思走神。

        

于是脱口而出,“我担心二皇子迁怒我妹妹。”

        

萧元石:“……”这女人现在居然想的是她妹妹。

        

她怎么不想想,二皇子会不会迁怒他呢?

        

这让他生出一股怒气,老太太等人说的话,再次浮现在脑子里。

        

脱口而出说完葛春如就后悔了。

        

毕竟她一直都知道,萧元石是那种想要别人全部将他放在心上的性子。

        

急忙又补救,“我也担心你会不会被二皇子迁怒。”

        

萧元石:“……”晚了。

        

“二皇子已经对我迁怒了,让我最近都别和他联系。”

        

他满眼失望的看着葛春如,“我真没想到,你要将白梨推入这种火坑。”

        

“要是白梨真嫁入郑府,郑同锋为了那个外室女人,很可能会做出故意丧妻的事来。”

        

只有丧妻,娶继妻对身份的要求才没那么高。

        

郑同锋重新给那个青楼外室,弄个清白小户人家女子的身份就行了。

        

可他的女儿却成了牺牲品。

        

葛春如第一次见萧元石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她不由得又心慌了,这会证据确凿,加上二皇子已经迁怒,她要是狡辩,只会让萧元石更生气和失望。

        

他曾经喜欢她的,其中一点就是对他不隐瞒。

        

于是一下哭了出来,“我,我错了。”

        

“夫君,我嫉妒孔氏,因为她能和你生那么几个孩子。”

        

“我不喜欢她的孩子,所以我就忍不住嫉妒迁怒。”

        

“萧白梨能够嫁入郑家确实算是高攀了,我这才想促进两家的婚事。”

        

“我想着就算郑同锋在外面有人,但有你这个大将军压着,郑家的人也不敢对白梨如何。”

        

她哭着梨花落泪,“我真不知道郑同锋会想要弄庶长子出来,还想将妾室扶正。”

        

萧元石却没有像是曾经那样怜惜,实在是她做的事太不地道了。

        

“我可是再三和你强调,在这件事上不要做对白梨不利的事,可你却当耳边风。”

        

“我为了你和孔氏和离,和三个儿女断亲,你有什么好嫉妒她的?这还不够吗?”

        

“关键这已经不是我的事了,还牵扯到二皇子和你妹妹。”

        

“夫君,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葛春如也后悔了,她真没想到这种事会被发现,二皇子会去深查。

        

在她看来,就算郑同锋心里有人又怎么样,,萧白梨能嫁给郑同锋就是高攀了。

        

萧元石心里摇头,哪里还有以后。

        

以后这种事情,他再也不会让葛春如去办了。

        

这个小妻子出生小门小户,曾经行事还好,但现在越发的小家子气。

        

他目光一扫,就看到了桌子上的账本。

        

伸手拿过来随意翻了翻。

        

原本只准备借着翻看账本,想想接下来要怎么挽救,谁知道却看到账本上这两个月的账后,脸不由得黑了黑。

0

更多精彩

h厨房play喝奶_浪妇好爽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当伊万诺夫陷入苦战、渐渐落入颓势时,不等被吕西安控制的狂暴者砍下伊万诺夫一条手臂,研究所一方的各人,就全把目光又转回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