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h乱/大壮小说免费看

“嚯嚯呀。”

        

顾禾消耗了1%圣水,右手掌先是窜出好些的血丝线触手,再合成一根一米多长的血肉大棒,双手握着大棒,就在鱼塘的屋厅内挥舞起来。

        

安琪看得眼睛微微瞪大,嚼动口香糖都更有劲了,十倍触手真不错。

        

“别弄脏了地方!”吧台那边,老范不满地叫道:“要耍出去耍。”

        

顾禾也就一边挥着棒,一边往居酒屋外面小巷走去。

        

“还能更大一点吗?”安琪跟着问道,“我听说可以很大的。”

        

“是可以,十几米都行,样子差不多,你自己想象吧,按比例放大。”

        

顾禾没增大棒身,为了在一个小妹妹面前耍威风浪费圣水,那种事情他才不干。

        

“玩偶系是生命的表达,是生命的联结,不只是在于人与人,也在于人与物,各种事物都有内在的生命联系。”他又说道。

        

这是他新近的一些感悟,激活奇物的时候如同万物相通。

        

还有这次烂泥塘之行,他从那些垃圾佬那看到一种生命力,连同垃圾海洋也是。

        

“街头会找到用处”“生命会找到出路”,他对此越发有所感受。

        

“听上去很有道理。”安琪说道,“但我现在不想讲道理,我很想有人告诉大家有人在撒谎,我想撕开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的虚伪面目,让大家都明白看到。”

        

“呃,理论上你这种诉求,很多职业都能做到。”顾禾想想应该是那样。

        

酒井修吉站在店门口边瞧着热闹,听懂了,“是在选超凡职业吗?编造家好啊。”

        

安琪看向那个醉乎乎的家伙,“你是一位编造家?”

        

“没错,编造家给人希望,给人慰藉,给人构建种种在现实里不可能实现的想法。”

        

酒井修吉讲得来了劲,“不管你是要喊响亮的政治口号,还是写一本小说,都是一样一样的,编造一个东西,让大家相信和着迷,让大家听着就爽,最成功的口号和小说都是那样,哪怕其实是个臭狗屎。”

        

“那不适合我。”安琪顿时摇头,“我想炸死像你说的那种人。”

        

“喂,像你这个年纪,你应该沉迷甜宠文才对吧。”酒井修吉叫道,“正好我那里有些好看的书,而且售价很便宜,要不要……”

        

“不要。”安琪又说,“我宁愿看那种激情四射的色情小说。”

        

“那也行,都是编造而已。”

        

这时候,顾禾看到巷口那边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红色中短发,身着风衣牛仔裤,手上握着一把电子长剑,伊丽莎白。

        

“天使师兄!”伊丽莎白加快脚步,好几天没见到了。

        

顾禾本来就想去红雨之家那边找找她的,现在倒不用跑来跑去,他手上一收,双手与血肉大棒断开了神经连接,要扔掉让它自行慢慢萎缩了去。

        

“我能耍耍吗?”安琪见机说。

        

“行。”顾禾把血肉大棒给了她,“别打着自己了。”

        

安琪双手接过这根奇异的大棒,发现虽然只有一米多,却其实很重,她双手握着都几乎抡不动,手上有点粘乎乎的,大棒皮肉的神经还在微微跳动。

        

她使劲地抡了几下,打到旁边巷墙的空调机上,哐铛作响。

        

伊丽莎白一边走来一边瞅着,问天使道:“安琪想选玩偶?”

        

“还在考虑。”顾禾说。

        

他感觉伊丽莎白挺想安琪选英雄系,但她也有说过希望安琪走出自己的路。

        

再说了,赛思不需要第二个商品英雄,当了特障人想有更多权限,必须有“价值”。

        

“哦,你们在烂泥塘过得怎么样?”伊丽莎白之前听他说过行程。

        

“还不错,交到几位朋友。”顾禾回去居酒屋坐到吧台边,给伊丽莎白、安琪都讲了在烂泥塘的经历,老爷车地盘,鹿七养猪,还有那碗猪肉汤。

        

“鹿七先生真是英雄。”伊丽莎白听得敬佩,“做了我想做但做不到的事。”

        

“我怎么没遇到过那么好的教化家。”安琪沉思着什么,“教化家也蛮有意思……”

        

“鹿七想拉点赞助。”顾禾正好趁现在说了这事,“我看他是个很诚心的人,你们如果手上宽绰的话,就赞助他一点小钱呗。”

        

两位斯特林小姐,十倍有钱佬,几百万洒洒水的吧?

        

伊丽莎白果然没有犹豫,还很振奋,点头道:“师兄,朋友搞得越多越好!这样可以信任、寄望的朋友,太难得了。红雨团可以赞助的,但可能钱不多……”

        

“我还有些存款,算我一份。”安琪也说道,“让鹿七先生多养一些。”

        

烂泥塘那个地方对她的意义不同,那里给她震撼,让她醒悟。

        

“那我就先替鹿七谢谢你们了。”顾禾说,作为中间人从中抽佣的念头一闪而过,但算了吧,老爷车那边更需要,“如果真养得成,那些人就能多喝几碗热汤。”

        

“你说的猪肉汤,真那么好喝吗?”安琪问道,“我也想试一试。”

        

“呵呵。”老范发出不屑的一声。

        

伊丽莎白感觉可以理解的,在制食奇人面前,有什么能谈美味呢。

        

奇人多种多样,脾气自然也多种多样,制食奇人是有些傲然的那种……

        

“我可以做!”大杯杯突然发声道,“猪肉汤,美味,我可以做,只要我吃人了!”

        

众人顿时都望向放在吧台上的这个保温杯。

        

这下顾禾都有些惊讶,啥子,新的菜谱竟是我自己?

        

这里吃过那猪肉汤的只有他一人了,“唔好吧,你们等会,我先试试。”

        

当下,顾禾一番操作,先把大杯杯装满了枸杞水,再喂它人格原料。

        

他用血肉触手包裹着杯身,凝神去想烂泥塘的猪肉汤与种种感受,把这份人格原料数据集起来传给大杯杯,杯身顿时一阵震动,异彩闪亮。

        

伊丽莎白、安琪和酒井修吉都看得称奇,连老范都多瞥了几眼。

        

突然,大杯杯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做好啦,杯杯汤!”

        

顾禾若有所感,拧开了保温杯的杯盖,一片热气冒出,带着肉汤的香味弥漫开去,新菜谱首次不花圣水,之前的一杯枸杞水都被制成猪肉汤了。

        

老范的大扁鼻嗅了嗅,依旧不屑:“流水线快餐。”

        

“如果老范你愿意给我们煮一锅好汤那最好,可我们现在只能吃快餐,修吉,拿几个碗来,我给你们倒一些。”顾禾口水有点咽动。

        

“这叫‘杯杯汤’,当然要用酒杯喝了。”酒井修吉拿过吧台上几个酒杯,就指望这个新得灵感,再连续几天狂写一本书出来了,他已经知道上回喝的那叫杯杯酒。

        

“喝汤当然要用碗啊!”顾禾难得争执一回,“用碗才有仪式感嘛。”

        

最后三个碗和一个酒杯放下,他把一整个保温杯的热汤分成三碗一杯。

        

在众人注目中,顾禾首先捧碗喝了口,“是这个味了。”

        

虽然身处的环境不一样,喝着的体验有所不同,但在这里也多了一份别的感慨。

        

希望真桐、鹿七他们都顺利吧。

        

【圣水能量:25%,↑5%】

        

安琪接着捧碗喝了起来,淡淡的汤香,不浓,却又很甜,“好喝。”

        

伊丽莎白也在喝着,想着在那样一个垃圾如山如海的地方,有那么一群人打造家园,有那么一个猪圈,一碗热汤,誓约程序忽然跃跃而动。

        

【誓约,程序级别:初级30%,↑10%】

        

在这座灰暗的城市里,同誓之人,无名英雄,何其之多!

        

就算是大房子区、在烂泥塘也不例外,这碗汤很热,燃烧的红雨就该那么热。

        

伊丽莎白感到不只是红雨团多了朋友,她也多了一股力量。

        

“这汤不错,但我还是喜欢酒。”酒井修吉喝着没爆发什么灵感,只能指望别的了,“晚上我们准备去泡温泉,两位大小姐,你们要不要去?”

        

顾禾一听,又来两个,这么多人。

        

“我想去。”安琪很感兴趣。

        

“我……”伊丽莎白顿着,“我还没看完红雨调查团的一些新报料……”

        

“伊丽莎白,一起去吧?”顾禾也就邀请道,鹅最近把自己绷得太紧了,面色都憔悴了点,“事情忙不完的,就今晚放松一下怎么样。”

        

既然师兄叫到,说得也对,伊丽莎白打起精神地一举拳头,“那我也去。”

        

“修吉,还有谁去?”顾禾问道,“池子够位置吗?”

        

“只要老范不去,池子绝对够大!”

0

更多精彩

h厨房play喝奶_浪妇好爽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当伊万诺夫陷入苦战、渐渐落入颓势时,不等被吕西安控制的狂暴者砍下伊万诺夫一条手臂,研究所一方的各人,就全把目光又转回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