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来吃(h)&二狗子的春天

        

罗耀微微愣了一下,这才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老唐,你是怎么知道我手上有黑索金的?”

        

唐鑫嘿嘿一笑:“河神老弟,你老师可是咱们军统爆破专家,黑索金这东西,别人估计连听都没听说过,但对你来说,恐怕是很轻松就能弄出来。”

        

罗耀恍然。

        

老师余杰是军统内最有名气的化学专家,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博士,可他在军统内却有一个“博士”的称号。

        

“黑索金我这里是有那么一些,但是你手底下人会摆弄这玩意儿吗?”罗耀问道,这可不是黑火药和黄火药,黑索金运输和存储都是有严格规范的,而且还有剧毒,弄不好没伤着人,先把自己给伤了,

        

“这个你放心,我的人弄不出来黑索金,但用这玩意儿还是没问题的。”唐鑫拍着胸.脯一口保证说道。

        

“你要多少?”罗耀能在江城立足,唐鑫那可是帮了不少忙的,这要是没有唐鑫的帮衬,就凭他带着宫慧几个单枪匹马的,别说抓“河童”小组了,恐怕连“幽灵”台都未必能找到。

        

借了人家的力,承了人家的情。

        

罗耀不是不懂的知恩图报之人,唐鑫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求他,即便是有事相求,那也有分寸,不会让他太过为难。

        

这一点,让罗耀觉得跟唐鑫相处起来非常舒服,虽然,他也知道唐鑫是个脾气不是很好的人,对待下属,那也是动辄打骂,可是,他从来没有对他发过一次火,动过一次怒。

        

“十公斤有没有?”

        

“十公斤,你要这么多干什么?”罗耀吓了一跳,这么多黑索金炸药,那都能把一艘千吨级的战舰给炸沉了。

        

破坏治安维持会成立而已,哪里要得了这么多的黑索金?

        

“八公斤,八公斤你总该有吧?”

        

“没有,我最多给你五公斤。”

        

“成交!”

        

罗耀一开口就后悔了,这家伙是算好了,自己不可能给他这么多,故意说了一个数字,自己也是的,还真相信的。

        

这稍不留神,就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掉坑里了。

        

“嘿嘿,我就知道老弟一定会帮哥哥这个忙的,放心,到时候向上面报功的时候,有你那一份。”唐鑫一副“得逞”的得意笑容。

        

“什么时候要?”

        

“就这一两天吧。”唐鑫说道。

        

“嗯,回头还在这里,我派人给你送过来。”罗耀点了点头。

        

“行。”唐鑫满口答应下来,“对了,不是你想要见我的,啥事儿?”

        

“寿昌维持会会长杨瓒你了解多少?”罗耀略微沉吟一声问道。

        

“怎么,老弟有什么想法?”

        

“对于这种甘愿充当日本人走狗的汉奸,不应该予以严厉打击吗?”

        

“是。”唐鑫话头一转,嘿嘿一笑,“不过你老弟不会无缘无故的对某一个人下手的,这杨瓒是不是惹着你了?”

        

“我在聚芳楼吃饭,这杨瓒有个儿子,叫杨飞,在日本宪兵队当翻译,你知道不知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老弟,你就直说吧,想让我帮你干啥?”唐鑫也是一个直肠子,不会揣测别人的想法。

        

“我想请你你帮我查一下这个杨飞的情况。”罗耀道。

        

“就这个小子?”唐鑫奇怪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是有点儿事儿,不过,不太方便说,还请老唐你替我保密,这事儿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罗耀道。

        

“私事儿呀?”唐鑫问道。

        

“嗯。”

        

“行,我不问了,你老弟做事儿一向有谱儿,放心这事儿,包在老哥身上,这小子每天吃几顿饭,撒几泡尿,跟什么女人睡觉,我保证给你调查的妥妥当当的。”唐鑫保证道。

        

“谢了。”

        

“跟我客气什么,比起那五公斤黑索金,我可是占了大便宜了。”唐鑫嘿嘿一笑,搞到黑索金,他的计划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

        

江城宪兵特高课看守所。

        

“怎么样,刘桑,这是上海那边发来的电报,萍儿小姐已经安全抵达,她被安排在虹口区,每个月可以从通源洋行领六十块日元的生活费,足以保证她在上海过上相对富裕的生活了。”多门二郎亲自拿着一份电报来见刘金宝。

        

“电报最后一个字是什么?”刘金宝连起身都没有,躺在牢房的草席上,翘着二郎腿问道。

        

“最后一个字?”多门二郎愣了一下,这个他还真没留意,忙拿起电文,直接朝最后一个字看去。

        

“是个‘切’字。”

        

“这就对了,看来你们的确是将萍儿送去了上海,没有骗我。”刘金宝坐了起来。

        

“刘桑还真是心思缜密,居然还留有这么一手,一不愧是从临训班出来的。”多门二郎惊叹一声。

        

“我说过,跟你们日本人合作,得多留一个心眼儿,谁知道会不会被你们坑了。”刘金宝从床上跳下来,“说吧,要我做什么?”

        

“临训班的一切,你所知道的。”

        

“你们的情报部门的特工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到现在都没弄清楚临训班的情况吗?”刘金宝不无鄙夷的一声。

        

“你也是搞情报的,当明白,任何一个情报都是需要相互印证的,一旦轻信某一个人的情报,造成的后果是极其严重得多,这样的教训多得是,不是吗?”多门二郎反问道。

        

“行吧,是你问我答,还是我给你描出来,或者,给你用笔写下来?”刘金宝一副我愿意合作的语气神态道。

        

“当然是刘桑用笔写下来最好了。”

        

“行,那我是在这里写吗?”

        

“不,不,这里的条件太简陋了,我们为刘桑准备了一间非常舒适的办公室,你可以在那里写。”多门二郎忙道。

        

“也好。”

        

刘金宝的合作,多门二郎看来还是有些犹疑的,不过,他觉得自己掌握了刘金宝的命门,晾他也不敢耍什么花招。

        

当然,自省书是必须要写的,而且还的登报说明,这是重庆分子“反正”要行的必要手续。

        

……

        

“汤记”遇袭案已经过去四五天了,顾墨笙担惊受怕的四五天,除了必要的外出,其余的时间,他都不敢踏出警察局半步。

        

日本人在疯狂的搜捕凶手,但在特三区,却并没有多大的进展。

        

袭击“汤记”的人仿佛凭空出现的,又凭空的小时了,就跟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有这样的敌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韩局,‘河神’小组一定藏在法租界,否则,根本无法解释,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又突然消失的。”

        

“默笙老弟,你想怎么做?”

        

“能不能请多门部长派兵直接进入法租界进行搜捕?”

        

“不可能,法租界当局不会答应的,弄不好会酿成外交纠纷,至少现在没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

        

“如果,入城式上‘炮击’案的元凶就藏在法租界呢,你说日本人会放过这个机会吗?”顾墨笙咬牙说道。

        

“证据呢?”

        

“只要刘金宝开口,这就是证据!”顾墨笙眼睛都红了,不抓住袭击“汤记”的军统行动小组,他绝对是寝食难安,难道一辈子躲在警察局里面,不敢露面吗?

        

太窝囊了。

        

“如果刘金宝供述入城式上‘炮击’冈村将军的凶手藏在法租界的话,这确实可以让日本人有这个借口强行派兵进入法租界进行搜查,但必须要有确切的情报才行。”韩良泽说道。

        

“我派人去!”

        

“默笙老弟,你有把握?”韩良泽问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顾墨笙咬牙说道。

        

“行,见你说的办,若是有确切情报,我去跟多门部长说。”韩良泽也知道,“河神”小组不光威胁到顾墨笙,其实也威胁到他的安全。

        

上一次他差点儿就栽在这“河神”小组手中,这仇怨早就结下来,何况中间还牵扯了中统和军统的恩恩怨怨。

        

要是能借日本人的手,狠狠的坑军统一次,倒也能报了上一次撤职被软禁在家的仇。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

        

翌日,还是在大东旅社。

        

“这是‘河神’要的资料,还请兄弟转交。”宋钺递给乔三阳一个牛皮纸文件袋,上面还贴了封条。

        

“你们要的东西,组长嘱咐我跟你们说,小心点儿,这东西不能受热和碰撞,否则出事了我们可不管。”乔三阳也递给宋钺一个纸包,郑重的交代道。

        

“知道了。”宋钺取了“黑索金”迅速离开,乔三阳也带着宋钺给的相关文件资料去找罗耀。

        

给了钱,有了经费,生活就有着落了,黄彦这三十人自然就安下心来了,罗耀开始根据每个人的经历,特长,重新给予他们新的身份,安排他们潜伏下来。

        

光安排这些人的潜伏工作,就耗费了三天时间,终于把这三十人都安排下去了,这件事才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学校复课的时间到了。

        

罗耀还是去学校了,他如果放弃这份工作的,那再想找一个掩护身份就比较难了,尤其他跟通过周敏跟老吴建立的老师跟学生家长的关系就没有办法维系了。

        

所以,他还必须得去。

        

“秦鸣老师,来一趟我办公室!”复课的第一天,罗耀就被新来的教导主任范景尹叫去办公室。

        

“好的。”

        

秦鸣刚一进办公室,范主任就问道:“秦老师,我不是让你去通知姜筱雨老师复课了吗,你怎么没有去?”

        

“这个,范主任,姜老师搬家了,我实在是不知道她搬去哪里了,您让我怎么通知?”罗耀忙解释道。

        

“你不是打电话跟我说,姜老师搬去特三区的湖南街吗?”

        

“是,可特三区湖南街那么大,没有具体地址,我咋知道她住哪儿?”罗耀道,“您看,要不登个报通知一下,姜老师看到了,自然会来上课的。”

        

“不用了,我已经打听到姜老师家的具体地址,还是由你去通知一下,让她明天来上班!”范景尹说道。

        

“啊?”罗耀有点儿惊讶,这范主任搞什么,既然都知道姜筱雨家的地址,直接打个电话或者找个人通知一下,为啥非要叫他去?

0

更多精彩

1v1H各种PLAY_艳妇荡岳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几周后, 许意浓被第一志愿新开大学录取,高考一事兜兜转转尘埃落定,不曾想老许擅作主张给她报了个驾校, 让她趁着这个暑假把驾照考到手,还说等进了大学即使有假期可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