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浪妇荡_豢狼by上灵

黎秋水是宁州大学的副校长兼任源力学院的院长,所以,从级别上来说,这梁锋龙算是黎秋水的下属了。

        

在黎秋水崛起之前,梁锋龙是最有希望接任源力学院的院长的,毕竟,四十岁的年纪也绝对不算大,正是年富力强之时,梁副院长在宁州大学的中层干部里也是风头最劲的那一个。

        

但是,在黎秋水横空出世之后,梁锋龙并没有展现出多么强的嫉妒心,反而很配合这位年轻漂亮的上级,对于对方所安排的任何工作都很顺利地完成,至少在表面上没有使过绊子。

        

不过,很快,很多人就都看明白了。

        

梁锋龙之所以那么配合黎秋水的工作,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是想要把黎副校长给“拿下”,将这个方方面面都很极品的女人,变成自己的禁脔呢。

        

虽然梁锋龙一直没开口表白,但是那份心思实在是太明显了,很多人都明白。

        

很显然,此刻梁锋龙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他是第一次见到黎秋水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的。

        

最关键的是,还笑得那么开心!

        

这样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梁锋龙以往可从来没有在黎秋水的身上看到过! 

        

以往,黎秋水对自己的态度都是淡淡的,仅仅止于同事关系而已!

        

梁锋龙想着,眼睛又往桌上看了看,赫然看到了两个酒杯!

        

他心道:“都在办公室里对饮起来了吗?”

        

黎秋水站起身来,说道:“这位是林然老师,昨天刚刚入职的,通过了地狱难度考核。”

        

“通过了地狱难度考核?”梁锋龙刚刚出差回来,还没听说这事情,他上下打量了林然两眼,随后一侧唇角轻轻翘起,说道:“林然老师可真是年轻有为啊。”

        

由于他的笑容只是翘起了一侧唇角,所以是非常明显的冷笑,让人觉得极不友好,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林然倒是很谦虚的笑了笑,说道:“谢谢梁副院长的夸奖。”

        

他把这个“副”字咬的挺重的。

        

在来到这里之前,林然就已经把宁州大学源力学院的主要领导成员搞清楚了。

        

梁锋龙的目光扫过桌上的那瓶酒,目光不易察觉地阴沉了一下,随后说道:“看来,黎校长对林然老师青睐有加啊,只是我很好奇,林老师是通过了地狱模式的双重考核了吗?连那第二轮的源力实战都能通过?”

        

其实,梁锋龙是发自内心地认为,那第二关的实战关卡着实太难太难了,如果林然真的通过了,那么,自己就得重新评判这个年轻教师了。

        

但是,黎秋水接下来所给出的答案,却让梁锋龙有种火冒三丈的感觉!

        

“梁院长,是这样的,林老师并没有参与第二轮的源力实战测试。” 黎秋水淡淡地补充了一句,道,“我特批的。”

        

梁锋龙一听,眼睛一眯,眸光瞬间变得锐利了起来。

        

也许是由于觉得自己露出这样的眼神不太好,于是他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道:“为什么呢?黎校长可一直都不喜欢给别人开后门啊。”

        

这家伙说起话来绵里藏针,一句“开后门”,直接就把这件事情给定了性了!

        

“因为,林老师第一轮的表现太完美了,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黎秋水俏脸之上神情淡淡:“所以,在我看来,第二轮的实战,已经没有任何去参加的必要了。”

        

“原来如此啊。”梁锋龙笑了笑,微微颔首。

        

显然,黎秋水所给出的理由,并不能够说服他。

        

甚至,还让这位梁院长心里面的怒气值直线飙升!

        

紧接着,这办公室里便陷入了难捱的沉默。

        

看到黎秋水也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自己,目光之中隐隐有着不愉之意,似乎在下逐客令。

        

梁锋龙知道,今天自己的态度大概让黎秋水不爽了,他摇了摇头,说道:“秋水,我给你买的这些摆件都是比较少见的,你可以摆在办公室里,当做装饰。”

        

说完,他便要扭头往外走。

        

“梁院长有心了,谢谢。”黎秋水淡淡地说道。

        

这不是梁锋龙第一次送东西了,以前,黎秋水想要返还给对方,梁锋龙都不要,所以,过了今晚,这些礼物都会出现在校外的垃圾转运站里。

        

林然笑了笑,道:“梁院长,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就我和黎校长两个人喝酒,还挺无聊的。”

        

两个人喝酒挺无聊?

        

这简直是在往心脏上补刀啊!

        

听了这话,梁锋龙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滑倒!

        

他气得七窍生烟,丢下一句:“不必了,林老师替我多喝一点吧!”

        

说完,梁锋龙便走出去了!

        

不过,刚刚出门,梁锋龙又回过身来,说道:“林老师,如果你能通过第一轮地狱模式的理论知识的考核,那说明你的实战能力肯定不弱,下次在源力实战课的时候,我们切磋切磋。”

        

他把“切磋切磋”这几个字咬的很重!

        

说完之后,梁锋龙压根没等到林然回答,便把门重重关上了!

        

…………

        

林然看了黎秋水一眼,耸了耸肩:“我好像才刚刚入职,就已经被一名副院长给记恨上了?”

        

黎秋水微微地笑了一下:“你会介意吗?”

        

然而,林然的答案却让她大跌眼镜。

        

“我当然介意啊,毕竟我无权无势,只是个小小的老师而已。”林然一脸无辜地说道,“我当了你的挡箭牌,你得补偿我才是。”

        

“和我没关系,我可不负责。”

        

黎秋水很快便找到了应对林然的方式,一句话直接把对方给整得没脾气。

        

说完,她继续走到桌边,拿起酒瓶,给林然的杯子满上:“来吧,我得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黎秋水把杯中的酒直接干了,随后看着林然:“你刚刚对梁锋龙说,跟我喝酒,挺无聊的?”

        

…………

        

梁锋龙走出去之后,越想越压不下心中邪火,然后径直来到了明一涵的办公室,冷声说道:“明秘书,那个林老师是怎么回事?”

        

明一涵明显有点怵这个梁锋龙,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梁院长,林老师很优秀,昨天在地狱模式的考核中表现非常完美,甚至赢得了全场的掌声……”

        

“我要问的不是这些!”梁锋龙的声音大了几分,眼中压抑着怒意:“我要问的是,这个林然,和黎校长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看起来那么亲近?”

        

明一涵双手交叠在一起,在心中斟酌了一下措辞,才说道:“林老师的源力理论知识非常丰富,水平很过硬,我想,黎校长刚刚应该是在和他交流源力方面的事情。”

        

梁锋龙扶了一下自己的镜框,锐利的眸光在后面爆闪:“呵呵,交流源力理论,能笑得那么开心,大中午的,还要喝酒?”

        

明一涵知道自己怎么解释也没用,只能道:“梁院长,具体的细节我也不清楚,很抱歉。”

        

梁锋龙眯了眯眼睛:“明秘书,以后如果这个林然老师再来黎校长的办公室,你就告诉我一声。”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脚步匆匆,好像是要迫切地去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明一涵冲着梁锋龙离开的方向撅了一下嘴,哼道:“凭什么告诉你?”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手下意识地放进了口袋里,捏住了一个闪着晶莹蓝光的小瓶子。

        

…………

        

梁锋龙回到了办公室里,把外套狠狠地摔在了沙发上,然后把秘书叫了过来。

        

“昨天有个新入职的老师通过了地狱模式的考核,是真的么?”他问道。

        

这秘书名叫邱东,也跟了梁锋龙好几年了,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梁院长,我还专门去观摩厅观摩了这个林老师通过考核的全过程,他对源力实战的了解确实让人惊叹。”

        

邱东不太明白的是,为什么今天梁院长看起来那么地失态。

        

他那有着血丝的眼睛,以及严肃的神情,明显说明心中余怒未消啊。

        

谁惹了他了?

        

难道说是那个新来的林老师?

        

“在入职考核的时候还开放所有人观摩?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发生过类似的先例?”梁锋龙眯起了眼睛。

        

邱东只能答道:“具体原因不清楚,在考核开始之前,黎校长亲自打电话通知此事,说可以开放观摩。”

        

“好,你现在仔细回忆一下昨天经历的全过程,一点点地说给我听!”梁锋龙的双眼中满是凝重:“千万不要有任何遗漏!”

        

虽然一直追求黎秋水而不得,但是梁锋龙并不认为对方能跑得出自己的手掌心,可是,一个年轻男人就这么从天而降,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在听完邱东说了林然接受考核的全过程之后,梁锋龙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之后,他才开口说道:“这回答的太完美了,完美到了无懈可击的程度,甚至让人感觉到很不真实。”

        

关于黎秋水亲自设立的地狱题库,梁锋龙之前也是有过一些了解的,他如果自己来回答,估计还得不到林然一半的分数!

        

在听到黎秋水亲自宣布,让林然无需参加第二轮考核,便可以直接入职的时候,梁锋龙狠狠地一拍桌子!

        

“那这就太明显了!”他低吼道:“这一场观摩,明显是在故意给这个林然造势!那些题目那么难,怎么可能做到如此完美?他们绝对事先串通好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