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灌满h_压在洗手台上h

上界一处天域,赤色火焰永无止息的燃烧着,一尊高若天际的帝王表情冷厉,一时间,天际风云变幻,雷声滚滚。

        

“启,你果然失败了,”一位古仙人轻笑着飞了过来,道:“我记得你在人间还藏着一尊旱魃分身,要不再试一下?”

        

“混元老道,你又何必笑我,你的时间可也不多了,百年之后,难道真的跟道祖一起下界?”

        

混元道人是先天一道混元气所化,其成形还要在五太之前,算是资格最老的一批古仙人,甚至跟几位先天大神都有私交。

        

夏帝启在上古做人皇时便就认识了他,受其点化,交情不浅。

        

混元道人身高只有三丈,但是气势比起帝启只强不弱,单是站在原地,就给人一种混沌本身的大道所化。

        

别的不说,单是他的本体之力,就不比一条先天大道逊色。

        

更别提他积修了几百个会元的法力。

        

“天庭里看孤笑话的该有不少吧?”

        

混元道人摇头,“天地十强之所以是十强,并非仅仅是天命所归、天数运转,他们本身,便是天命的一部分。”

        

“帝尊业位的确强势,但是跟真正的天命相比,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在你真身无法下界的情况下,单论境界,你哪里是对方的对手。”

        

夏帝启沉默不语,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

        

十强之位若真那么好夺,比自己资格更老、实力更强的天界大佬为什么不出手。

        

“现在天庭还是一团乱糟糟?”

        

混元道人苦笑摇头:“三皇早已不问世事,五帝也不再管事,仅大道君一位,怕是镇不了满天神佛。”

        

“更何况大道君本身也有麻烦,死去的要复活,下界的要上界,三清之位的排名,从太古争到如今,先后引发了数场道劫,怕是不斗个胜负,谁也不会轻易罢休。”

        

“除了老道祖好说话一些,其它二清,哼——”

        

夏皇启果断闭嘴,虽然‘教主’比‘帝尊’只高了一位,但是三清怎能等同寻常仙家。

        

一些仙家能证某个级别的业位,是因为他的境界层次只能如此。

        

而有些仙家在某种业位上,是因为这个业位具有特殊性,别的业位若是承载,会直接撑爆。

        

比如‘教主’,便可以‘传道授业’,将自身道行分与徒子徒孙,消减天地压力。

        

同样是教主,大道君的力量能镇十个普通教主……还远不止。

        

自天地本源诞生的存在,其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地。

        

“大道君现在是什么说法?”

        

“没有说法,大道君现在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估计还想着统帅三清,代理天道,三清合一便是三圣,能驭一半的天道意志。”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天道意志又怎会是那么好驾驭的。”

        

“六圣、十强,论数量也比不过对方。”

        

混元道人似乎不看好上宸万化显圣大道君的谋划。

        

但到那个层次的落子,他也不敢说能完全看明白。

        

指不定便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天庭内部现在是怎么说法?”夏帝启又问。

        

“无非还是那几派……”

        

“一派是从天地本源诞生的先天诸神,他们倾向于辅佐天帝,维护天道合理运转。”

        

“一派只尊三皇号令,他们不在乎谁当天帝,只要天地秩序顺利运转。”

        

“上古妖神残党,这些人图谋妖族气运复兴。”

        

“还有便是关押在五狱中那一批外神出身的仙家——”

        

说到这里,夏皇启也本能的皱了眉头,当初上古剑仙伐天,伐的便是这群人,杀了一批,关了一批。

        

这群人完全不顾大局,行事激进,只想着用各种手段吞噬天道本源。

        

但夏皇启也清楚,当初剑仙伐天,并没有把这些披着仙皮的怪物诛杀干净。

        

最简单的例子——外神出身的白帝不活的好好的嘛。

        

“混元,我们开门见山,你是哪一方的?”

        

夏皇启知道混元道人老奸巨猾,这时来此,必有图谋。

        

“我是哪一方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好处。”

        

混元道人微笑道:“夏皇你若是不急着再次下界,我给你引荐一人如何?”

        

“谁?”

        

“十强中的某一位。”

        

……

        

小母猴现在十分的难受。

        

她不是怕疼的猴子,就算是刀砍斧斫,也保证不皱上半点眉头。

        

然而她现在却很想跪地求饶——如果跪地求饶管用的话。

        

因为随着无数道家符篆的灌注,她感觉到了一种本性的丧失。

        

这让她十分的惊恐。

        

原本鲜活的感受,现在变成了苍白和空洞。

        

思维深处的意念、乃至执念,现在都开始融化。

        

一切都变成了可计算、可读取的东西,与某个庞然大物融合。

        

灵台三寸,斜月三星。

        

三寸之地,多了三尊庞大的身影。

        

让她跪拜,让她顺服,让她融合。

        

这是——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突然一道佛念响起。

        

一颗菩提树拔地而起,千万绿荫遮蔽天空,菩提子洒落。

        

一位俊美的僧人坐在菩提树下,看向小母猴。

        

“和、和尚,救我!”

        

这僧人虽然没见过面,但本能的,小母猴感受到了强烈的亲切。

        

“西天未开,普渡不了众生。”

        

“但舟不渡人人自渡。”

        

僧人招手,一道青光从小母猴的耳朵中飞出,正是后天建木大道化作的木棍。

        

僧人单手抓棍,反手一抹,一层黑漆就将棍身表面覆盖。

        

僧人又念唱起六道梵文,棍身节节缩小,往后双手一掰,把它掰成一个圈圈。

        

“带上这个黑箍,能封你妖性于无间地狱之中。”

        

“但你若想成为真正的妖圣,需要打破这黑箍才行。”

        

黑箍被缓缓放到小母猴的额头上,自动缩小一圈,箍在的脑门上,让这小母猴看上去有些憨憨。

        

不过被这一箍,妖性就像是栓了绳儿的马,再也挣不脱了。

        

“小和尚,我看你怪帅的,你叫啥,为啥我看你这么眼熟——”

        

小母猴安全下来,本性复起,又开始胡说八道起来。

        

“回去!”

        

僧人不假颜色,屈指一弹,小母猴眼前一阵光怪乱闪,一下子被弹了回来。

        

四面墙壁上,符篆有如雨点般落下,不过再没有之前的抽离感。

        

小母猴气的狠踹的好几脚,满脸愤愤。

        

“好你个臭道士,长的不帅也就算了,居然还给你猴祖宗洗脑!”

        

小母猴的精神中,三尊巨大人影没了‘洗脑能力’,反倒是多了一种莫名意味。

        

“灵台三寸,斜月三清。”

        

小母猴一时间看痴了。

        

就连十华真人都没想到,他召唤道祖分身,本意是化去对方妖性,引其入道,却没想妖性没化去,反倒是对方看到了道祖本体。

        

七十二天罡术、筋斗云、大品天仙诀……

        

很多道门的秘法,就这么被小母猴偷学了过去。

        

“走吧,”戚笼起身,拍了拍衣服,道。

        

“世尊,刚刚那个僧人是不是真世尊?”金蝉子忙追问。

        

“他是和尚,但不是如来。”

        

“那和尚和您有什么关系?”

        

“我是他,但非他,他是我,亦非我。”

        

“好深奥,世尊说的是禅语么?”

        

“不,是顺口溜。”

        

“世尊说顺口溜都这么厉害,那说禅语一定更棒!”

        

金蝉子一脸倾佩,突然轻咦一声,道:“世尊,这不是去南天门的路啊。”

        

“不用去了,小母猴有人去救了。”

        

戚笼眼中吞吐青光,自从参悟了一部分‘天地武道’,自身境界越发深厚,已经超越了胎仙的层次,达到了一种未知的境界。

        

这种境界很难形容,非要说的话,便相当于观测天道,或者反过来,以天道的视角窥查万物。

        

在这种状态下使用‘气脉’之术,可以说是无物不测,甚至能看到一定程度的‘未来’。

        

“这小子,能知耻而后勇吗?”

        

……

        

“喂,小猴子,这边——”

        

小母猴正参悟法门参悟的迷迷糊糊之间,突然感应到有人在喊他,四处一看,却见墙角部位钻了一个大洞,洞中探出一个青年的脑袋,正朝他挥手。

        

“你是人,不,你身上有妖族的气息,”小猴子歪头:“我不认识你。”

        

“我知道你就行了,我是来救你的,十华真人已经在南天门开炉,参入铅汞、青铜、黄砂,准备把你彻底炼入道门力士,你还不快来!”

        

小猴子想到自己浑身被灌入泥铁,顿时打了个寒颤,但仍然不放心的问:“你到底是谁?”

        

“我叫姜灵鱼,曾经做过寇先生的门人。”

        

“哦,我好像听说过你!”小猴子精神一振,“你就是那个被赶出门的人妖!”

        

姜灵鱼无奈苦笑,“快点吧,我听到了脚步声。”

        

“走走走!”

        

小母猴连爬带滚翻入洞中,几乎同时,大门开启,洞口合上。

        

南天门外,两道人影偷摸摸的快走,这里全部都是禁法阵法,但姜灵鱼总能找到羊肠小道,就算偶尔撞上了别人,那人一看是姜灵鱼,立刻面色一紧,躬身闪避。

        

“你在这里很有名气?”

        

小母猴小声道。

        

“我是龙庭的圣子。”

        

“圣子是什么,能吃吗?”

        

“就是龙庭继承人的意思。”

0

更多精彩

缚龙by/厨房浴室h

2021年11月4日 小羽 0

         深吸口气,唐三让自己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以他现在的能力,显然是还不可能去干涉这些。唯有先让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