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攵女乱h_皇宫乱H

        

西夏军营大火一直烧到次日才彻底熄灭,两万顶大帐被烧毁,三千多名士兵和近万匹战马没有逃出来,丧身火海,还有大量粮草军资来不及搬走,全部被大火烧毁。

        

中午时分,大火灭了,十几里长的大营被烧成了一片白地,四周的营栅也被烧成焦炭,有了倒伏,有的还黑漆漆地矗立在泥土里,

        

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的焦臭,随处可见烧成黑炭的尸体,已分不清是人还是战马。

        

在大营外的旷野里,一队队西夏士兵垂头丧气,被宋军押解着前往甘泉堡。

        

昨晚一场夜间追杀,西夏士兵被杀六千余人,被俘约八千人,这也是因为夜里视线不好,还是被大量西夏士兵跑掉了,另外还有数千外围巡哨士兵也得到全身而退,撤回了保川县。

        

尽管如此,李良辅带来的七万大军在一场场激战中被宋军歼灭了大半,最终撤回保川县西夏士兵不足两万人。

        

当然,陈庆在和完颜昌的交换中尝到了甜头,这八千战俘足以让他好好敲诈西夏一笔。

        

…….

        

商州,一支两万人的金兵正疾速南下,为首主将正是金兵西路军元帅完颜撒离喝,他的汉中方案得到都元帅完颜昌的批准,便立刻开始实施。

        

两万金兵已经过了上洛县,沿着另一条崎岖狭窄的官道直线向南,这边属于秦岭余脉,和伏牛山的交界,这一带叫做鹘岭,山峦众多,但也并不是难以逾越的大山,有很多河流穿山而过,使得山体比较破碎。

        

虽然可以走战马,但不像商洛道可以走辎重大车,这条道走不了辎重大车,两万金兵便步行,让战马以及上万只骡驴驮运粮草等物资。

        

这其实是一条通往汉中东线道路的捷径,尽管很难走,但只要不携带辎重,两万金兵还是能沿着甲水穿过鹘岭,抵达汉水。

        

进出汉中不光有南北向的川陕通道,还有西面前往熙河路的秦凤道,也就是北仙人关通道,另外从襄阳沿着汉水西进,也能从东面进入汉中,这就是东路的汉水通道。

        

完颜撒离喝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迂回千里,走汉水通道杀宋军一个措手不及,进入汉中。

        

这个迂回战略有几个关键节点,一个是上津县,夺取上津县,汉水通道的大门就打开了,他们就能骑马在平坦的官道上向汉中疾奔,加快速度。

        

第二个关键节点是西城县,西城县是金州州治,属于汉中,颇有钱粮,夺取西城县就意味着他们能及时得到粮草补给。

        

第三个关键节点是饶风关,汉中的核心是兴元府南郑县,西军的后勤重地以及川陕宣抚司官衙都在这里,而饶风关就是兴元府以及南郑县的东大门。

        

一旦夺取饶风关,南郑县就唾手可得了,所以饶风关也是这次完颜撒离喝汉中策略中最重要的一个节点。

        

完颜撒离喝现在的目标,就是夺取第一个节点,上津县。

        

上津县只是一座山区小县,紧靠汉水支流甲水,人口只有几千人,这天清晨,上津县的守城士卒和往常一样开启城门,等候在城外的农民纷纷进城卖菜,气氛十分祥和,这里远离关中,也没有战争之忧,大家都仿佛生活在一座世外桃源内。

        

两名开城门的士卒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去再眯一会儿,就在这时,城外忽然出现一阵骚乱,无数百姓在拼命奔逃。

        

两名士卒向北面望去,顿时呆住了,只见一支金兵浩浩荡荡从北面杀来。

        

………

        

吴阶着实郁闷,他以为朱胜非紧急召自己来南郑有什么大事,原来竟是要调自己去巴蜀剿匪,这让吴阶一时间无言以对。

        

吴阶从宣抚使司官衙走出来,他有点茫然,朱胜非是川陕宣抚使,他确实有权力调任自己,但如果是一两个月前他去巴蜀剿匪也没有什么,可是现在……十万伪齐军屯兵渭河南岸,随时可以攻打大散关,在这个节骨眼上调自己去巴蜀剿匪,让傅选出任大散关主将,这合适吗?

        

更让吴阶心中愤懑的是,去巴蜀剿匪竟然没有一兵一卒,让自己去巴蜀招募两万人,实际上就是变相剥夺了自己的军权,而把军权交给傅选。

        

吴阶在大街上沉思了片刻,随即催马向兴元府府衙而去。

        

“哟!是哪阵风把老吴吹到我这里来了?”知府刘子羽大笑着迎了出来。

        

吴阶苦笑一声道:“这阵风太大了,你这里只是路过,马上就把我吹去巴蜀。”

        

刘子羽微微一怔,“晋卿老弟这话从何说起?”

        

“进去说吧!口渴了,先给我倒碗凉茶来。”

        

刘子羽连忙把吴阶请进内堂坐下,又让随从上茶,片刻,两名随从送茶进来。

        

吴阶喝了几口凉茶,这才叹口气,把今天和朱胜非见面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刘子羽顿时大惊失色,在这个关键时刻,朱胜非竟然把吴阶军权剥夺了,让傅选去守大散关,那个混蛋可是有通金的嫌疑啊!

        

“他这是干什么?你究竟哪里得罪他了?”

        

吴阶沉吟一下道:“估计和前段时间商议成立军情所之事有关系。”

        

朱胜非要效仿张浚成立军情所,要时时刻刻掌握军情动向,指挥前敌作战,朱胜非是宣抚使,他提这个要求无可厚非,吴阶也完全同意。

        

但在军权的细节问题上,他们出现了巨大分歧,那就是朱胜非不肯放权,前敌指挥权必须由他掌握,所有的部署作战决策必须经过他的同意。

        

朱胜非的要求过份吗?在宋朝,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份,文官掌握军权就是这个意思,武将只负责在战场上打仗,但具体怎么打?野战还是攻城战,还有需要调动多少兵力等等都是文官来决定。

        

打个比方,假如某天大散关守不住了,吴阶急着要调仙人关的军队来支援,对不起,吴阶必须先打报告申请,等朱胜非批准同意以后,仙人关的军队才能动,假如援军来得太晚,大散关已被攻占,那责任也是吴阶的,和朱胜非没有关系。

        

张浚刚开始也是这样,富平之战完全就是由他决策并指挥部署的,根本不听将领们的劝说,导致最后惨败,二十万军队被击溃,伤亡过半。

        

张浚也是吃了这个大亏以后,才勉强把战时指挥权力移交给吴阶。

        

而朱胜非现在还没有吃大亏呢!他怎么可能让权?

        

所以他一口否决了移交战时指挥权这种看似荒唐的做法,他要求吴阶时刻派人骑快马来南郑县向自己请示汇报,然后由自己来决定怎么打仗,怎么调兵。

        

吴阶当然也知道朱胜非不是张浚,不可能再按照张浚那一套来实施,他便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希望朱胜非在战时坐镇大散关;

        

第二,如果朱胜非实在不肯坐镇大散关也可以,军情所设在大散关,然后通过信鹰往来。

        

第三,请朱胜非给予自己一定的战时紧急处置权。

        

这三个条件朱胜非全部否决,也导致了建立军情所之事不欢而散,令朱胜非恼火万分。

        

刘子羽叹口气道:“这个朱胜非在朝廷就是出了名的心胸狭窄,刚愎自用,他怎么可能接受你的条件?你还是先答应他吧!总比被剥夺军权去巴蜀赋闲要好。”

        

吴阶摇摇头,“若答应他,我就要成为丢失大散关的罪人了,我宁可赋闲,也不担这个罪责!”

        

就在这时,外面有随从疾奔而来,在堂下禀报道:“宣抚使请刘知府立刻去宣抚使官衙,有急事相商,如果吴都统在这里,也请一并前往!”

0

更多精彩

校园禁脔h_难耐自慰h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复兴会领导下的农民军席卷四县,杀死了很多地方官员,摧毁了统治机构,抢夺了府库,让地方官府不能继续维持铁拳姿态震慑农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