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春po_阳台h叫出来

胡家主在大厅里来回转圈,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就往外走,胡仕龙拦都拦不住。

        

大约半个多时辰后。

        

胡家主领了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回来。

        

男子身着炼器师的服饰,跟胡家主有说有笑,十分热络。

        

胡仕龙疑惑道:“父亲,这不是炼器师公会的人吗?您要他做胡家的家臣?”

        

父亲怕夜九占了先机,去找个炼器师回来实属正常。

        

但这个人……他不喜欢!

        

“不。”

        

胡家主亲昵地拍了拍男子的肩膀,笑道,“以后啊,他就是我的干儿子,你的兄长了。以后胡府一切事物,都要分他一半。”

        

闻言,胡仕龙呼吸急促,难以置信:“父亲……你说真的?”

        

“好弟弟,我叫李少梁,啊不,以后得叫胡少梁了。”男子的笑意傲然自得,“我们要好好相处,为父亲大人尽孝道啊。” 

        

“!!?”

        

胡仕龙的脸色陡然难看至极,没有理会胡少梁。

        

这个男子……是炼器师公会一名声名刚起的天才炼器师,是个孤儿,自命不凡。

        

以前就曾对父亲示好,想爬进胡家的大门。

        

没想到啊没想到……斗财了一个胡嘉儿,又来了个胡少梁!

        

父亲,我在您眼里就这么烂泥扶不上墙吗?!

        

“仕龙,怎么不理兄长?有没有家教?”胡家主不悦地呵斥。

        

“父亲大人莫要动怒,仕龙弟弟他只是一时惊讶,难以接受罢了。”

        

胡少梁笑了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阻止夜九把那个所谓的黑店开起来!”

        

琅尘还没有专门的法器商铺。

        

若让夜九占领,那以后他炼的法器想要出售,卖个好价钱,就必须得经她的手!

        

她要是聪明点还好,只可惜,是个蠢货。

        

他这么天赋绝顶的炼器师,夜家居然拒之门外!

        

他一定要让她知道,拒绝他的下场!

        

“哈哈哈,好好,仕龙你看看你兄长,好好学,不要摆出那副蠢样,看了就烦!”

        

胡家主对胡仕龙一顿训,揉了揉太阳穴离开。

        

“父亲大人走好。”胡少梁殷勤地搀扶挥手道别。

        

“李少梁你可以啊,总算是爬进胡家来了,下一步是什么?取代家主之位吗?”胡仕龙咬牙切齿。

        

“你还是做点正事吧好弟弟。”

        

胡少梁露出嘲讽的笑,吩咐下人给他讲解胡家的各项事物,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

        

胡仕龙气喘如牛,把后槽牙咬到泛起血腥味:“夜九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就凭你,根本不是对手!”

        

“一个不懂炼器的小丫头而已,明天擦亮眼睛好好看吧。”胡少梁聚了聚衣襟。

        

翌日。

        

黑店正式开业。

        

夜九这个店主自然要到场。

        

帝褚玦听她说开新店都得摆鲜花,还特地让九霄阁的人满山采花,一束束立在道路两旁。

        

九霄阁门徒小声逼逼:“我们怎么成采花大盗了?”

        

“闭嘴!”

        

独孤景默默把最后一束花放下。

        

夜家主的黑店开业,大半个琅尘都来围观,人山人海,十分壮观。

        

曹菲和林秋妍也来了。

        

“哼,我到要看看,夜九能卖出什么高级法器!”曹菲挽着林秋妍的手挤进人群。

        

“感谢大家前来啊,今天开业大酬宾,全场九折!”

        

夜九豪气地一挥手,“现在爷宣布……”

        

“慢着!我有话要说!”胡少梁带着一群胡家侍卫,从人群中挤出来。

        

再次出现在夜九面前的胡少梁,已经是胡家大公子了,自然是趾高气扬,得意非凡。

        

恨不得踩到夜九脸上,拿着大喇叭宣扬自己的高贵身份。

        

百姓们一看是胡家的人,就知道有好戏看了。

        

胡家这位干儿子,一定是来找夜家主麻烦的!

        

“?”

        

夜九不咸不淡地侧眸,“爷不想听,拖走。”

        

什么小杂碎都能在爷面前逼逼的?爷的面子往哪儿搁?

        

“是。”

        

梅雨和赤影同时应声,化作一道残影掠出,眨眼间解决所有侍卫,拎起来丢出去!

        

百姓们火速让开道路,没有被砸到。

        

“!!!”

        

胡少梁惊恐地瞪大眼睛,“夜家主,我可是代表胡家主,我的父亲大人前来的,你不能……”

        

“什么?”夜九假装听不见,“他可能没吃饭,先打一顿再说。”

        

“得令!”

        

赤影冲上去就是一顿爆锤。

        

胡少梁被打得吱哇乱叫,满地乱爬。

        

百姓们见了皆倒吸一万口凉气,这个彪悍的作风,不愧是夜家主啊!

        

林秋妍紧皱眉头,到底是谁给了夜九胡作非为的权利?

        

如此霸道行事,简直令人发指!

        

“夜九!住手!”

        

胡家主气急败坏地挤进来,吩咐侍卫保护胡少梁,赤影这才在夜九的示意下退回。

        

胡仕龙看了一眼狼狈的胡少梁,差点没笑出声。

        

他早说了夜九不好对付,这个蠢货还往上冲,真是蠢到家了!

        

“胡家主?”

        

夜九眯眼一笑,“这人你认识啊?这么大年纪,不会是你太爷爷什么的吧?”

        

“噗!”小汤圆猛地爆笑。

        

冥琊非常捧场地三百六十度旋转跳跃式大笑。

        

这么大年纪?!

        

他风华正茂青春年少,她居然说他是太爷爷!

        

胡少梁气得心窝疼,出气多进气少,在侍卫的搀扶下猛咳,好像随时都会嗝屁。

        

“这是我新收的干儿子,想向夜家主说几句话,夜家主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胡家主强忍恼怒说道。

        

他甚至不敢拿夜九揍人的事责难她。

        

因为他敢保证,他一说出口,夜九就能连他一起打!

        

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既然是胡家主的太爷爷,那这面子必须给啊。”

        

夜九懒洋洋地坐下,抬了抬手,“来,说,狠狠地说。”

        

胡家主咬牙切齿地强调:“是干儿子……”

        

小汤圆笑癫,快,快给胡家主拉一车救心丸来!

        

“鄙人不才,是一位天赋异禀的五品炼器师,自然对法器非常了解。”胡少梁擦去嘴角的血,捋了捋衣襟,骄傲地说道。

        

胡仕龙冷笑。

        

五品?昨天他不才四品吗?晋升这么快?

        

云筝想起了这个男子,前几天来过黑店,自视甚高,想做黑店的首席炼器师,还要见家主。

        

家主说过她不需要炼器师,除非是炼器宗师,其他的一概不要。

        

便将此人拒之门外。

0

更多精彩

校园禁脔h_难耐自慰h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复兴会领导下的农民军席卷四县,杀死了很多地方官员,摧毁了统治机构,抢夺了府库,让地方官府不能继续维持铁拳姿态震慑农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