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禁欲太久了h_攵女乱爱

      

楚渺的人生被被她分为三段。

        

一段是小时候在神佑岛的日子,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神佑岛的继承人,她掌握着神佑岛的未来。

        

但同样她也从小就知道自己体弱多病,活不久。对未来的不确定和对死亡的畏惧一直盘踞在她还小小的身体与心里。偶尔坐在楼上透过窗户远远地看到宅子里的其他小孩欢快玩耍的时候,她甚至觉得死亡也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

        

第二段是她跟随飒飒姐姐来到大夏的日子,最初是有些忐忑的,从未踏出过神佑岛一步的她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面对什么。

        

但从小受到的教育却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然而这一切都抵不过她看到冷飒那一刻被那璀璨的光芒所吸引,她无比羡慕那样光彩夺目的女子,更欣喜于她眼中的善意。她几乎没有怎么挣扎,就同意了跟随他们一起前往新的地方生活的提议。

        

之后她跟着那个美丽耀眼的女子去了大夏的京城,去了雍城,然后在雍城度过了她人生中最温馨也最愉快的时光。

        

再然后,她长大了。

        

十八岁的时候傅家按照曾经的承诺将属于她的私产全部还给了她。

        

仿佛一夜之间,人们才突然发现原本被傅家保护周全平静度日的她,拥有比大夏任何一个未婚少女都多的东西。

        

她拥有即使几辈子也挥霍不完的财产,即便原本的安夏国已经顺利过渡为大夏,皇帝和皇室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大夏官方却依然承认她公主的身份。每年依然会拨出固定的钱给她作生活费,虽然她并不缺钱。 

        

这是作为她无条件放弃神佑岛的补偿。

        

最重要的是,她还是傅督军的义女,傅凤城和冷飒的妹妹,傅家小公子的姑姑。

        

于是,刚满十八岁的那天,无数认识不认识的青年才俊们出现在她面前,用尽了各种手段殷勤的追求她。

        

她当然知道这些追求她的人中不乏有真心的,她更知道有傅家撑腰就算是别有心思的人也绝不敢真的伤害她也得捧着她。可是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来说,她需要的或许不是万贯家财,而是一个平常而宁静的环境。

        

这话叫外人听着有些矫情,却是楚渺当时的真实想法。

        

当她因为这些事情而感到焦虑甚至郁郁寡欢的时候,飒飒姐姐抱着她轻声说道:“渺渺,傅家还有姐姐永远都会是你的依靠。但是,姐姐也希望你记得,无论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只要你的心足够坚强,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伤害到你。”

        

“不要担心,你这个年纪正是应该开怀享受青春的时候,你不应该为了尚未发生的事情而纠结,平白虚耗美丽的春光。”

        

“只要我足够坚强,任何人都无法伤害我?”

        

“不错,我知道渺渺是个坚强的女孩子。”飒飒姐姐微笑道,“就想你的先祖一样。”

        

“姐姐可以再跟我讲一次,神佑公主的故事吗?”她问。

        

其实对于先祖的故事她早就烂熟于心,神佑岛上关于先祖的记载比大夏任何的史料都要齐全。可以说神佑岛回归之后,提供的史料填补了大夏历史上很大一片空白。

        

而这些她从小就听长辈讲述,从小就读的。

        

但是她总觉得,飒飒姐姐讲的跟别人讲的书上看的都不一样。并不是内容有什么不同,只是一种感觉。就仿佛她认识她们,理解她们,她能够轻易明白她们在当时的环境做出那些抉择时的所思所想。

        

“好啊。”飒飒姐姐轻声笑道。

        

三个月后,楚渺正式向傅家所有人告别,踏上了出国留学的路。

        

楚渺出国的第一站是伊利亚,这个时代无论是交通还是通讯都还远不及几十年后便捷,一旦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她就变得默默无闻了。

        

她进入了伊利亚排名第一的学校就读,犹如每一个寻常的留学生一般,愉快地读过了几年学生生涯。她身边的同学只知道她来自大夏,家中颇有些资产。在学校里,她积极参加活动,也曾经谈过恋爱。虽然最后以分手收场,但她并不觉得十分难过。

        

飒飒姐姐说过,每一段经历都会丰富自己的人生,会在未来变成值得追忆的记忆。只要自己的心足够坚强,任何人都伤害不了她。

        

这期间她也曾经回国大夏,飒飒姐姐也曾因为出国办事绕道来探望她,回到大夏的时候她不再为那些殷勤的追求和示好感到困扰,已经可以从容的与他们来往。

        

二十一岁的时候,大学毕业的她在完成了环游伊利亚之后离开了这个国家前往萨西。也是在这期间,她写出了自己的第一本游记。

        

她希望通过自己笔墨和相机,告诉所有人她看过的景致,也让那些没有机会踏出国门的人们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彼时大夏已经是一个强大而和平的国家,就如同她前往伊利亚留学,因为这几年大夏的太平,各国也有许多学生开始前往大夏留学。大夏和各国的交往比从前多了许多,而一个年轻美丽富有的大夏姑娘在国外,是受到人们欢迎的。

        

她游历过富庶繁华如伊利亚萨西这样的大国,也去过许多贫穷落后的小国。她曾经独自一人坐在世界的尽头欣赏美丽的极光,也曾经在战火纷飞的国家拍下在战乱中艰难求生的人们。她曾因为想要为远在大夏的亲人庆生而不远万里回国,也曾经有过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十八岁的楚渺因为忐忑和不安出国求学,二十七岁归来的楚渺已经是一个内心强大而淡定的独立女性了。

        

大夏十六年冬。

        

楚渺坐在街边咖啡馆的玻璃窗前,望着窗外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们和天空飘舞的细雪,轻轻呼出的空气在玻璃上凝结出一层薄薄的雾气。

        

与外面的寒冷不同,店里暖融融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寒冷。

        

她刚刚跟出版社的主编谈完了她下一本书的出版事宜,送走了人之后她却有些懒懒地不太想动了。

        

京城的冬天总是格外寒冷的,谁想离开这温暖的房间呢?

        

“君渺?”一个有些生硬的男音从身后传来,楚渺反射性地回头就看到距离自己三步开外的站着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

        

那青年长得极其高大,穿着有些随性的休闲夹克却衬得他越发高大挺拔。他五官俊美深邃,却有着一双暗绿色的眼眸,显然并不是纯粹的大夏血统。

        

楚渺眨了下眼睛,才有些迟疑地道:“莱纳斯?”

        

“好久不见。”青年走到她跟前,“我可以坐下吗?”

        

楚渺这才反应过来,难得有些心虚,“请坐。”

        

等到青年坐下,楚渺看了看他才问,“你…怎么会在大夏?”

        

青年看着她,暗绿的眼眸仿佛也变得柔和了几分。

        

他耸耸肩,“我想…你是大夏人,来大夏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你。”

        

“……”楚渺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她没想到他会专程跑到大夏来找她,作为已经分手的前男友。

        

莱纳斯似乎察觉了她的情绪,很快又笑道:“开玩笑的,其实是我帮外祖父来大夏办事,不过才刚下船我就在路边的书店里发现了你写的书,我觉得我们应该会遇上。”

        

他长了一副大夏人的容貌,大夏语不错。虽然因为不常用而略微有点生硬,却没有许多外国人说话时的奇怪强调,发音非常标准。

        

楚渺道:“欢迎你来大夏。”

        

“谢谢。”

        

气氛依然有些淡淡的尴尬,毕竟楚渺对未来的预计中并不包括重逢前男友这件事。

        

等到服务生送上了莱纳斯点的咖啡,他喝了一小口才又道:“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十分抱歉,我想你或许不太想见到我?”

        

楚渺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你会来大夏。”

        

莱纳斯是萨西伽菲尔德.奥古斯公爵的小儿子,虽然是皇室成员,但无论是萨西皇位还是公爵爵位跟他其实都没什么关系。因为按萨西皇室继承法,莱纳斯的继位排序在第十九位,他上面还有两个兄长和一个姐姐。

        

或许是因为没有身为继承人的压力,莱纳斯自由的有些不太像是个皇室成员。楚渺和他相识的地方也并不是在萨西,而是在离开萨西一年后的一个身处战乱中的小国家。

        

两人都是在长途旅行,被突如其来的战乱困在了那个国家。

        

那段时间他们一起逃离战场中心,寻找可以离开这个国家的路径。在那个已经完全无序且本身就贫穷落后的国家,他们甚至找不到利用自己原本身份的机会。

        

没有人在乎两个外国人是某国的王子还是公主,那些人甚至都不知道萨西和大夏到底在哪儿。

        

于是两人只能跟普通的难民一样,穿过了大半个国家逃往相对安全一些的邻国,再从那里想办法回家。

        

那时候楚渺只以为莱纳斯是个有外国血统祖辈旅居国外的大夏人,当然事实也没错,她只是没想到莱纳斯的母亲竟然是那位她曾经还有过一面之缘的大夏裔的公爵夫人。

        

莱纳斯也以为楚渺只是个普通的到那里旅行的大夏姑娘,虽然他觉得这姑娘的胆子着实是太大了一些。

        

整整三个月,两人结伴而行,在终于到达邻国边界的时候他们正式成为了恋人。

        

坦白说,这段感情楚渺觉得很愉快。

        

到达邻国之后他们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选择了继续旅行。直到半年后,在就未来的一次讨论上她们才终于产生了分歧。

        

虽然这些年一直游荡在外,但楚渺心里很坚定地明白,终有一日她会回到自己的家的。而也是在这时她才知道,莱纳斯是萨西皇室成员。并且不是远亲,他是萨西现任国外的亲孙子。

        

这近乎是无解的矛盾,一个月后他们决定分手。

        

分手之后楚渺还是难过了一段时间的,因为她跟莱纳斯真的相处的很愉快。但她却没有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她喜欢他,或者说爱他,但她更爱自己的家。

        

大盛才是她的家,是游子永远都眷恋的归处。

        

楚渺以为他们这辈子应该不会见了。

        

“我好像没有听说萨西皇室有派成员来大夏。”楚渺一般搅拌着咖啡,一边找着话题。

        

莱纳斯这样级别的皇室成员,如果是为了公务不应该毫无消息才对。

        

莱纳斯笑道:“你知道我外祖父家祖籍是在大夏的,外祖父希望回大夏来做一些投资,父亲和母亲命我过来帮忙。”

        

楚渺微微点头,公爵夫人的娘家谢氏是一百多年前移居萨西的安夏商人,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在萨西也是举足轻重的财阀了。

        

谢家这一代只有公爵夫人这一个女儿,因此谢老先生指定了没有继承权的莱纳斯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莱纳斯还有一个大夏名字,叫谢知。

        

“你来到大夏就是我的客人,有什么可以帮助的地方尽管告诉我。”楚渺道。

        

莱纳斯微笑点头,“我正担心对大夏京城不太熟悉呢,希望不会麻烦到你。”

        

“不会的。”

        

“这么说,我们还是朋友?”

        

“自然。”楚渺笑道。

        

“呀,妈妈你看,是渺渺姑姑!”外面的街边,玲珑可爱的小姑娘望着街边的玻璃落地窗突然惊喜地叫道。

        

牵着她小手的女人和跟在旁边的少年齐齐朝里面望去,果然看到美丽的女子和俊朗的男人正相对而坐交谈着什么。

        

“渺渺姑姑。”

        

随着叮铃的声音,咖啡馆的门被人推开,然后响起了女孩欢快却特意保持了不扰人音量的声音。

        

楚渺一回头,就看到后座的装饰台后露出了一个漂亮的小脑袋。

        

“潇潇,你怎么在这里?”楚渺有些惊讶地道。

        

傅云潇笑眯眯地道:“不仅我在这里,妈妈和哥哥都在哦。渺渺姑姑,你在偷偷约会吗?”

        

“……”楚渺不禁有些头疼,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莱纳斯,却见对方也正含笑望着自己。

        

傅云潇上前搂着楚渺的脖子,小声道:“渺渺姑姑,这个叔叔长得很好看哦,比先前那些都好看。”傅云潇说的是那些想要追求楚渺的青年才俊们。

        

“渺渺。”

        

冷飒带着傅云起一起走了进来,傅云起手里还拎着好几个袋子,显然是刚刚在陪着母亲和妹妹逛街。

        

“渺渺姑姑。”

        

“姐姐,云起,你们怎么来啦?”

        

冷飒笑看着她挑了挑眉,“打扰你们了吗?不介绍一下?”

        

楚渺叹了口气,“没有,这是我朋友莱纳斯.奥古斯。莱纳斯,这是我姐姐冷飒,这两个是云起和云潇。”

        

莱纳斯也早已经起身,微微欠身道:“冷女士,很高兴见到您,还有这位先生和小小姐。”

        

冷飒问道:“奥古斯先生是萨西人?”

        

倒不是这个姓氏独属于萨西皇室,不过拥有这个姓氏最著名的确实是萨西皇室,而这位莱纳斯一看也不像是普通人。

        

莱纳斯点头道:“正是,我母亲姓谢,您可以叫我谢知。”

        

“看得出来,谢先生大夏语说得很好。”只是短短几句话,冷飒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莱纳斯的身份了。

        

微微侧首看向楚渺,楚渺无奈地点了点头。

        

莱纳斯来大夏已经有两个月了,平时自然也是读书看报的,因此他也觉得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士非常眼熟。

        

傅云潇好奇地看着莱纳斯暗绿色的眼眸,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小声问道:“谢叔叔,你在追我姑姑吗?”

        

“潇潇!”楚渺简直想要捂脸,如果只是普通关系的话或许当成是个玩笑就过去了。但是她和莱纳斯的关系,着实是有点尴尬。

        

不想莱纳斯却并不觉得尴尬,只是含笑看了楚渺一眼微笑道:“是啊,只是不知道君渺女士愿不愿意接受我的追求?”

        

君渺?

        

冷飒眼底掠过一丝诧异,在女儿再次开口之前道:“好了,潇潇。咱们不要打扰渺渺和谢先生了,你不是想吃蛋糕吗?”

        

“好的,妈妈。”傅云潇是个极其聪明的小姑娘,她立刻就明白了妈妈的意思。

        

站起身来走到妈妈和哥哥身边,乖巧地朝莱纳斯挥挥手,“我们先走啦,再见谢叔叔。”

        

“再见。”莱纳斯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可爱,当然,他“前女友”的家人看起来都很不错,包括那个一脸冷峻地盯着自己的少年。

        

看着一行三人离开,楚渺暗暗松了口气。

        

莱纳斯微微蹙眉有些苦恼,“我觉得那位冷女士很眼熟,难道她是大夏的电影明星?”

        

楚渺道:“她确实可以算是明星,不过却不是电影明星。你没听说过她的名字吗?她叫冷、飒。”

        

虽然大夏语说得不错,但毕竟不是第一母语,先前听楚渺介绍冷飒两个字的时候,莱纳斯其实并没有将这两个字的发音跟具体的字对上。

        

这会儿被她一提醒,在仔细想想刚才那位美丽的女士的容貌,莱纳斯突然觉得刚刚喝下去的咖啡有点苦了。

        

“……”

        

看起来,他的追求之路将会更加的任重而道远。

        

京城里外国人聚居的地方一座豪华公寓里,莱纳斯正坐在窗前眉头紧锁看着外面飘扬的大雪。

        

“少爷,有什么烦恼困扰你吗?”穿着得体的萨西管家端着茶水进来,关心地问道。

        

莱纳斯看了他一眼,“温克尔,你知道我这次来大夏的主要目的?”

        

“当然。”管家道:“大夏这些年发展非常快,国王陛下和公爵大人都希望与大夏交好。谢先生也希望开拓大夏市场,以便将来回归故里。另外,您想要找到您的恋人,并重新追求她。”

        

莱纳斯很是苦恼,“我原本以为,我们之间的矛盾并不难解决。她不愿意永久定居在萨西,但我可以搬到大夏来。”

        

管家问道,“难道您又遇到什么问题了吗?您之前分手的原因已经解决了,公爵和夫人并不介意您定居大夏,你是在为找不到那位小姐感到担忧?或许我们可以请求大夏官方帮助。”

        

莱纳斯摇摇头,“不,我已经找到她了。但是,我想她的家庭可能不会愿意接受一个有着萨西皇室血统的追求着。”

        

管家不解,“为什么?”

        

无论是财富还是地位,又或者是自身条件,莱纳斯少爷都是无可挑剔的。

0

更多精彩

校园禁脔h_难耐自慰h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复兴会领导下的农民军席卷四县,杀死了很多地方官员,摧毁了统治机构,抢夺了府库,让地方官府不能继续维持铁拳姿态震慑农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