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全部/翁熄合集第7篇

        

欧阳锋双手抱拳说道:“多谢重阳真人教诲,我欧阳锋受益匪浅。今日之事,是我欧阳锋的不是。我欧阳锋保证,终身不再踏入重阳宫半步,以谢重阳真人的教诲。周伯通,今日之事,老毒物多有得罪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我去也!”

        

说完话,欧阳锋转身就走,此时他再没有来时的嚣张气焰。欧阳锋一走出重阳宫,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脸色铁青,步履蹒跚。重阳宫外,白驼山的护卫早已在这里守候多时了。他们谁也想不到,二庄主竟然会被人打的吐血,差点没命!

        

几人赶忙上前,把欧阳锋架上了马车,就这样大家一起返回了西域。自此欧阳锋再也没有来过终南山,没有到过重阳宫半步!他回到西域白驼山后,就开始潜心修炼“蛤蟆功”,以补功法上的不足。因为被人称之为老毒物,欧阳锋更是对毒蛇加以研究。

        

他就开始训练各种毒蛇,并且根据毒蛇的动作习性,创出了一套灵蛇拳法。这路拳法的要旨,在于手臂能于无法弯曲处弯曲,其实是在离敌最近之处,忽有一拳从万难料想的方位打到。出拳的方位匪夷所思,在敌人眼中看来,自己的手臂宛然灵动如蛇,攻其不备!

        

欧阳锋更是花了十多年的功夫培养毒蛇,以数种最毒之蛇相互杂交,才产下两条毒中之毒的怪蛇来。这两天怪蛇剧毒无比下来,咬上一口,被咬之人浑身奇痒难当,顷刻便会毙命。关键这被毒死之人,浑身血肉都会成为剧毒,不管埋在哪里,这里也会数十年寸草不生,余毒无穷!

        

欧阳锋虽有解药,但蛇毒入人体之后,纵然来得及服用解药救得性命,也不免武功全失,落得个终身残废!欧阳锋特意为这对灵蛇定制了一根宾铁宝杖,杖头铸着个裂口而笑的人头。人头口中露出尖利雪白的牙齿,模样甚是狰狞诡异。杖上盘着两条银鳞闪闪的小蛇,不住的婉蜒上下,正是这两条剧毒怪蛇也。

        

再说欧阳锋离开后,“全真七子”一起跪倒在恩师王重阳面前。他们痛哭流涕,大喊着师父,已是哀声一片。众人甚是后怕,如果王重阳不出现,全真教就极有可能,被欧阳锋给灭门了。王重阳命令“全真七子”把周伯通抬到自己面前,谭处端、王处一二人把周师叔抬了过来。

        

其余诸人赶忙出门,去救治那些被欧阳锋打伤的道人来。重阳真人连续弹出数指,都点在周伯通身上,很快就听了周伯通的一声怒吼。只得周伯通大喊道:“疼煞我也!师兄啊,你可要给我报仇雪恨,不杀这老毒物,我周伯通誓不为人!”

        

此时外面的众弟子一起赶进了重阳宫内,大家都高喊着:“师父!”跪倒一片。重阳真人看着众弟子说道:“重阳宫该当有此一劫,乃是我王重阳之罪也!都怪我太过高调,抢来这套《九阴真经》!可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也?

        

这套经书乃是大宋黄裳所著。实乃是道家珍品!可是我全真教上下,却是要以传道天下,以救世人为主,而不以武力征服世界!因此我重阳真人才出手夺得这套经书,只是为了免除江湖仇杀,旨在救助世人!黄裳创造这套经书实属不易,不应在我王重阳手中毁去。

        

可是现如今重阳宫内已经留不得此物了,再留在宫中,就有碍大家的修行了。今日我王重阳传位马钰,命他为全真教下一任掌教。众位弟子一定要听从马钰掌教的教诲,为发扬光大全真教教义为己任!” 

        

重阳宫内众弟子一起磕头称是,王重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命令马钰道长来到自己近前来。重阳真人解下自己腰间的佩玉,赠与徒弟马钰,并把自己的著作一起交到了马钰的手中。很明显这就是重阳真人传位于马钰道长的仪式。众弟子又是一起跪倒,叩拜。

        

王重阳接着说道:“周师弟,这套《九阴真经》,今日师兄就当着众弟子的面,赠与师弟了。还请周师弟携带这套《九阴真经》,即可离开重阳宫,找一个地方把这套经书藏起来吧。《九阴真经》威力巨大,分上下两卷。

        

师弟切记,两卷经书不可藏在一起,这样被世人发现,也可以危害更小些。我重阳真人说到做到,‘全真教门下,不得习练此真经内的武学!’周师弟,你乃是我师弟,自始至终,并未加入全真教,当不在此限制之列!”

        

话毕,一代道教宗师,北五祖之一的王重阳就此坐化!他为全真教留下了立教根本,《重阳立教十五论》、《重阳教化集》和《分梨十化集》等著作,并且留下了传道诗词约千余首,才成就了后世的“全真七子”,使得全真教盛极一时。

        

周伯通还是没有听明白王重阳的教化,但是他还是谨遵师兄的教诲,即可带着《九阴真经》,离开了重阳宫。周伯通听从师兄的话,先在终南山中找了一个山洞,把《九阴真经》的上卷藏了起来,才携带着《九阴真经》下卷,离开了终南山。

        

周伯通想起年少之时,自己在南方雁荡山待过一段时间,不如自己此番,就把《九阴真经》下卷藏在哪里吧。也正好故地重游,看看哪里的风景,和年少时的朋友。师兄离世之后,自己真的是孤独,再没有一个朋友能够陪着自己说话聊天,切磋武艺了。

        

其实这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重阳真人身体有恙,命不久矣的传闻,自然是天下皆知。有心窥视《九阴真经》者,自然是大有人在。可是第一个敢出手者,却是西毒欧阳锋。他却被重阳真人“死而复生”,破了蛤蟆功,只能铩羽而归,逃回了西域白驼山庄。

        

而“天下五绝”,并非只有西毒欧阳锋一人,想得到这部《九阴真经》。还有一人,正是那东邪黄药师。黄药师乃是桃花岛岛主,更是五绝之中最聪明之人,所以以他的智商,加上他孤傲自负的性格,自然不会行那强取豪夺之事,但是如果是智取呢?那就另当别论了……

        

周伯通离开终南山,这日正在赶路,来到一处风景优美的山林之中,正遇到游兴正高的东邪黄药师。黄药师身边跟着一位绝世美女,她娇小可爱,妩媚动人。而黄药师竟然对她照顾有加,关怀备至,嘘寒问暖,一副宠妻狂魔的样子。

        

惊的周伯通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孤傲绝伦,视天下为无物,只佩服自己师兄王重阳一人的黄药师吗?这明显就是一个呆头鹅啊?女人有什么好的?如果不是遇到了瑛姑,遇到了刘贵妃,自己做了错事,破了处子之身,现在就已经学得了师兄的“先天功”,就再也不用怕西毒欧阳锋了!

        

三人正走个对头,周伯通看着春风满面的黄药师说道:“黄老邪,你这是干什么啊?携美赏花吗?我周伯通见过你好多次了,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副尊容的。一副猪哥像,一点都不像你平时的样子,和你的形象可是大相迥异啊!”

        

黄药师兴奋的说道:“周兄,咱们可好久不见啊,你近来可好吗?兄弟我才新婚燕尔,这不正带着娇妻云游天下的吗?我得阿衡今生足矣,自当带着她云游四海,享受人生。夫妻二人一起,踏遍祖国的大好山河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观看天下的美景,岂不快哉?”

        

老顽童嗤之以鼻,对黄药师的想法不敢苟同。他哈哈大笑着说道:“黄老邪,你的脑子被驴踢了吧?你真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啊。讨老婆有甚么好的?结了婚就会有许多高明的武功不能学了,这会失去多少乐趣啊?人生一世,如果不能学武,还有什么意思?”

        

周伯通便取笑他几句,黄老师非但不生气,反而拉着周伯通的手,要请他喝酒。还说什么好久不见,今日一定要不醉不归。周伯通说道:“这荒郊野岭的,什么集市都没有,上哪里找酒楼饮酒啊?如果你能变出来好酒好菜,我周伯通自然要陪你好好喝上几杯。”

        

黄药师说道:“这有何难?兄弟我出门游玩,就是担心会错过集市。内子又身体不好,受不得饥荒。所以特意准备了许多精美小吃,还随身携带了一葫芦美酒,正好与周兄把酒言欢,痛饮一番,好叙叙旧!”

        

三人便在树林之中,找一处野花遍地的清静之所,铺上席子,摆上数个食盒,开始饮酒作乐。席间,周伯通就说起了师兄王重阳假死复活、击中欧阳锋的情由。黄老师的妻子冯衡听了,便求借经书一观。她说她不懂半点武艺,只是心中好奇,想见见这部害死了无数武林高手的经书,到底是甚么样子。

        

周伯通自然不肯,可是黄老师对这少年夫人宠爱得很,什么事都不肯拂她之意,就说道:“伯通,内子当真全然不会武功。她年纪轻,爱新鲜玩意儿。你就给她瞧瞧,那又有甚么干系?我黄药师只要向你的经书瞟了一眼,我就挖出这对眼珠子给你,如何?”

        

黄老师乃是当世数一数二的人物,他说过的话,当然是言出如山,绝不会更改的,这点周伯通自然是放心的很。但这部经书实在干系太大,周伯通只是摇头不允,态度甚是坚决。没办法,自己都没有打开看过一眼,又怎么可能借给别人观瞧?

        

黄老师脸色一沉,怒目而视,看着周伯通说道:“我岂不知你有为难之处?你肯借给内人一观,我黄某人总有报答你全真派之日。若是你一定不肯,那也只得由你,谁教我跟你有些交情呢?可是我黄药师,跟你全真派的弟子们,可绝不相识!”

        

周伯通自然懂得他的意思,这人说得出做得到,他不好意思跟我动手,却会借故前去找马钰、丘处机等人的麻烦。“全真七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又如何是好?黄药师武功太高,惹恼了他可真不好办。

        

周伯通说道:“黄老邪,你要出气,尽管找我老顽童周伯通好了,找我的师侄们干什么?你这却不是以大欺小么?做这种事情,你也不嫌丢人现眼?”

        

黄夫人听到‘老顽童’的名号,她格格笑着说道:“周大哥,你爱胡闹顽皮吗?怎么起了这个绰号?听起来和你极不相衬啊?大家在一起吃酒高兴,可别说拧了斗气,那就不好了。咱们一起玩玩开心就好,你那宝贝经书,我不瞧也罢。”

        

冯衡转头对黄药师说道:“看来《九阴真经》是给那姓欧阳的抢去了,周大哥拿不出来,你又何必苦苦逼他?  让他失了面子?岂不难堪?”

        

黄药师笑说道:“是啊,伯通,还是我帮你去找老毒物算帐吧。他的武功了得,你是打他不过的。我们俩一起去,定能帮你把那《九阴真经》抢回来!”

        

预知周伯通会否拿出《九阴真经》,让黄夫人观瞧?这场偶遇真的是偶遇吗?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0

更多精彩

继攵女乱h_皇宫乱H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西夏军营大火一直烧到次日才彻底熄灭,两万顶大帐被烧毁,三千多名士兵和近万匹战马没有逃出来,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