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乱h伦_熟睡侵犯h

        

【荒诞而残酷的杀人】

        

【完成度:优秀】

        

【恭喜宿主获得汽车驾驶】

        

【检测到宿主汽车驾驶技能以达A+,技能无法产生效用,自动兑换为三枚权限币】

        

看着本次的奖励,唐泽略显失望的关闭了面板。

        

虽然权限币也不错,但他还是更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技能能够增加实力。

        

不管是增加推理专业知识的,还是能够增加武力的,都是他所需要的。

        

而这次奖励随机到了车技这只能说他运气不好。

        

毕竟他的车技已经超越A级了,系统得经验知识都不会再给他带来什么收获了,所以系统连选择都没有就直接给他兑换成权限币了。

        

这就有点小心塞,特别是这个案件还是这么麻烦的一个案件的时候。

        

虽然最终还是顺利解决了,但并不能否认这过程的艰难。

        

没错,最终米野隆明还是被逮捕了,唐泽不断给予对方心理压力,最终击垮了他的心理防线,让他承认了这一切。

        

说实话,虽然唐泽在对其对峙的时候,虽然面色一脸的从容,但内心却没有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因为对方的这个诡计,从某种程度上来确实太过无解了。

        

杀人手法虽然看着滑稽甚至有些蠢得可笑,但对于世俗的审判来说,却是一个无限接近于“完美犯罪”的杀人手法。

        

首先,米野隆明本人在死者死的时候身在国外,而对方发生意外是在他走之后。

        

其次,马桶上的机关不是一次两次,是对方利用了死者的习惯所做的定时装置,米野隆明如果咬死说是妻子坐坏了马桶,最后没有发现导致意外,唐泽他们也没有证据。

        

这些有时间积累的不可控因素在常人来看是完全不可控的,更别说是杀人了。

        

可米野隆明就是凭借这个不可控的陷阱,在出差的时候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或许这其中有运气的成分在,但事情就发生了,这就是现实。

        

就像是体育运动中,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显然这次运气站在了米野隆明那边。

        

如果说鬼魂类案件是唐泽最喜欢解决的,那这种精心设计的诡计又带些运气成分成功的,就是唐泽最讨厌的。

        

米野隆明就像是一个设下了陷阱的人,最终谁会踩上去就不关他的事了。

        

虽然他的“猎物”就只有一人,但他杀人的时候全程没有参与其中,最大程度的将自己摘了出去。

        

唐泽在怀疑他杀人后,甚至就已经做好了使用【谎言勘破针】的打算。

        

只不过还好计划虽然是难以破解的手法,但是本人的心理防线还是存在弱点的。

        

凭借着心理攻势的不断施压,最终攻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让他自己承认自己的罪行。

        

虽然这看着同样也有赌的成分在内,但其实这种“运气”也有某些必然在内。

        

因为他的性格已经到了一种近乎于偏执的地步,所以才会走上杀人的道路。

        

但同样的,他的“偏执”也成了他最难以触碰的“刺”,是他无法忍受的存在,同时也成为了他的弱点。

        

所以当唐泽让他戴上眼镜去做料理的时候,他无疑是难以忍受的。

        

毕竟自己戴上出轨男人用来遮人耳目的眼镜,去做代表自己爱意的料理。

        

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精神NTR”。

        

所以面对唐泽的决定,他选择了认罪。

        

对于他来说,他宁愿承认自己杀人,也不愿意戴上那副眼镜去做饭。

        

况且,他也知道,那副眼镜确实如同唐泽所说的那样,是一副平光眼镜,如果真戴上眼镜做料理也会非常的艰难。

        

所以对方会在那个时候承认一切,也是情理之中的。

        

当然,如果米野隆明如果咬死不是自己干的,那唐泽也只能使用非常规手段来解决掉他了。

        

还好的是,对方的动机被唐泽勘破,这个“弱点”也比唐泽想象中的对他更重要。

        

一番心理攻势后,对方还是承认了自己的一切罪行。

        

也还好如此,不然唐泽的这一大笔巨款,今天就要用出去了。

        

但解决了这个案件,唐泽等人的内心却没有任何的开心,有的只是满心的复杂。

        

有些人的相遇,注定是一场过错,一个深情之人却遇到了滥情的人,两个人注定没有好后果。

        

两个人完全相反的人在一起纠缠,那扭曲的感情,最终导致了这起悲剧发生的必然。

        

有些事,不是坚持就可以的,那只会让你失去自己的自尊,最终失去自我,成为他人的工具。

        

不要无尊严的去付出,有些时候放弃才是。

        

如果他当初能够选择离开,或许又是另一种美好的结局也说不定。

        

至少,他已经在研究室有了一个情人,如果他的移情别恋能够彻底一些,至少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悲剧。

        

出于人道主义,唐泽等人在带对方回警视厅做完笔录之后,明天会让他参加完葬礼,之后再将其带回去。

        

当然,全程是有刑事跟着的,防止对方逃跑。

        

不过这些体力活就不是唐泽的负责范畴了,他在第二天直接去了“科搜研”的办公室写起了报告。

        

毕竟这次的案件经过比较麻烦,所以唐泽难得亲手写了次案件报告。

        

这个绿与被绿之间的爱恨纠葛,伴随着唐泽的落笔也终于彻底落下了帷幕。

        

后续的几天众人再度陷入了普通的忙碌之中。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处理的不再是杀人,而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抢劫案件。

        

当然中间还处理了一起因为交通事故导致的意外身亡,躺着看过监控视频,发现没有案件的可能后,便很快结案了。

        

而在这样的日常当中,时间来到了周五。

        

“还有今天一天,明天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办公室之中,高木伸了个懒腰开心道:“这两天天气不错,很适合外出呢。”

        

“吼?你一个大男人外出是要干什么啊?”听到高木的话,办公室传来了一道阴恻恻的男声。

        

高木下意识想出声回答,结果感觉身边的唐泽在踢自己,这才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是白鸟。

        

冷汗“唰”的一下从额头流下,高木将嘴边的话语压下,连忙扭过头看向白鸟笑道道:“出去转转,出去转转…没什么啦。”

        

只是那模样,看起来要多心虚,有多心虚。

        

“自己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转的。”白鸟皮笑肉不笑道:“不如我们去试试打保龄球如何?我请客。”

        

“额…那就不必了。”高木下意识看了佐藤美和子一眼,在看到对方不满的眼神后,硬着头皮拒绝道。

        

而这一幕自然也被白鸟看在了眼里,眼帘之中有阴霾浮现,显然关于两人神情的交流尽数落在了眼中。

        

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便点了点头道:“是吗?那还真是可惜了。”

        

接着白鸟便走出办公室,而一旁的唐泽看着高木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不要摇了摇头,看向高木的表情带上了些怜悯。

        

这孩子今天恐怕是,没多少好果子吃喽。

        

白鸟那模样明显就是开口试探的,一会儿出去不用想都知道是去联合“佐藤美和子防线”的人马去了。

        

最迟晚上,最早中午,恐怕会有一场“酷刑审问”等待着高木。

        

而不管他能不能“坚守阵地”不开口,这周两人的约会恐怕也不会太美妙。

        

因为他们面对的,可是一群有着丰富蹲点跟踪经验的专业人士。

        

而看佐藤美和子那扶额的无奈模样,恐怕也预料到了后续的展开。

        

显然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以至于佐藤美和子都有经验了。

        

‘等下午小学放学后,打电话询问一下柯南这周六周日的行程吧…’

        

因为高木和佐藤美和子约会是有可能触发“本厅刑事恋爱物语”这样的专属案件的,所以唐泽还是要预防一手的。

        

特别是在上一个案件过去好几天的这个时间段,更是不能够掉以轻心。

        

两人约会可以,但不能目的地和柯南等人一致,不然好好的约会恐怕就要成办案现场了。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时间刚刚到了中午,他的试探还没来得及实行,便接到了来自小姨子的电话。

        

“姐夫,这周有事吗?”

        

电话一接通,便是园子那兴致勃勃的询问声。

        

“这周?目前还没有什么安排,怎么了吗?”唐泽心念流转,再度将问题抛还给了园子。

        

“是这样的,之前的玉之助你还记得吗?”园子语气依旧轻快:“就是你上次救了被绑架的莲华小姐那次。”

        

“我记得他好像是你的同学,后来转学走了吧?”唐泽听到消息心下两人的同时,笑着回道:“他怎么了?”

        

“对对,就是他!”园子笑着道:“他邀请我们去“金丸座”去看演出呢!”

        

“等等,“金丸座”是哪里?”

        

虽然猜到这是一个观看“歌舞伎”的地方,但因为唐泽对于这些并不了解,所以并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又有着怎样的内涵。

        

“是在四国啦。”

        

园子闻言帮忙解释道:“每年这个时期,四国都会举办“金毗罗歌舞伎大戏”,这可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舞台剧场呢!

        

怎么样,姐夫你有时间的话,带着姐姐跟我们一起去四国看表演吧?”

        

“那倒是没问题,不过你们打算怎么去?”

        

闻言唐泽自然立刻答应了下来,旋即问道:“要我开车带你们去吗?”

        

“不啦不啦,小兰、柯南还有毛利大叔都会去的,一辆车坐不下。”园子笑着道:“我们打算坐火车,这样也更加有旅游的感觉。”

        

“是么,倒也不错。”唐泽点了点头笑道:“不过你跟你姐姐说了吗?”

        

“还没呢,我得先搞定你这个大忙人,才能给姐姐打电话啊。”园子嘿嘿笑道:“好了不说了,我先挂了给绫子姐联系去了。”

        

也不懂唐泽在说些什么,园子便径直挂断的电话,让唐泽摇头失笑。

        

不过片刻后他的身上也再度认真了起来。

        

他还真没有想到,这即将发生的案件还没等自己去预防调查,自己便找上门来了。

        

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因为玉之助是个重复登场的配角,所以对方出场所存在的案件剧情唐泽都还记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么这次的案件应该十拿九稳了!

        

从这方面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这也意味着他终于可以不领“低保”而是获得丰厚的回报了。

        

在前期那些熟悉的童年阴影越来越后,唐泽的实力以及黑科技道具的获得可谓越来越慢。

        

而经过了中间的那些没有丝毫印象的案件,现在的唐泽终于时来运转了!

        

最近一段时间,他所熟悉的案件接二连三的出现,这肉眼可见的奖励那可真是不要太爽。

        

不过愉快归愉快,该计划的还是得计划一下的,唐泽可不想一不小心玩脱了,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当然,另一边唐泽也为高木默哀了两秒钟。

        

这场约会,恐怕注定是要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开始了。

        

当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不用在约会的时候碰到命案这种糟心事了。

        

虽然一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就是了。

        

当然,不管高木那边的“惨剧”日常,唐泽周六开开心心的带着绫子和小姨子还有“经典死神三人组”一同来到了火车站。

        

这次去四国,众人打算乘坐火车前往。

        

而且不是特快列车,而是普通的列车,大致就和前世唐泽老家的绿皮火车差不多。

        

不过因为不是节假日的缘故,再加上众人的班次又很早,今日的这节火车之上却是没有除他们之外的乘客了。

        

好运的包场了火车,众人直呼好运的同时,心情也愉快了起来。

        

一路向着四国出发,周边的风景也逐渐发生了变化,那钢铁林立的钢铁城市开始逐渐被绿色占据,冰冷的大楼被充满生机的草木所代替。

        

一路行驶下,虽然也有零星的旅人上车,但终归还是少数,看着窗外的田园风光,众人的心情也逐渐变得平静了起来。

v

0

更多精彩

继攵女乱h_皇宫乱H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西夏军营大火一直烧到次日才彻底熄灭,两万顶大帐被烧毁,三千多名士兵和近万匹战马没有逃出来,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