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摆po/吮咬小核h

苏忘尘离开之后,苏离这才看向了沐雨素。

        

沐雨素还沉浸在对于现代的记忆的回忆之中,对于过往有些感慨。

        

这样的表现,也在苏离的判断范围之中。

        

不过因为领悟了真虚道统,苏离看待问题的目光又显得不一样。

        

因而在以‘至虚’的目光看待沐雨素的时候,苏离发现沐雨素依然是不存在的。

        

但是以‘至真’的目光看待沐雨素的时候,沐雨素却处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就像是时时刻刻飘忽不定一般。

        

这种情况和当初的沐雨兮甚至是如今的沐雨兮的情况一模一样。

        

不过这个问题,苏离在之前一直束手无策,可是现在却并非如此。

        

要解决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但是沐雨兮和沐雨素以这样的状态存在,本身也是有原因的。

        

在这个原因还没有呈现出端倪来之前,苏离不会轻易改变这种命格。

        

“苏离,我的记忆恢复了很多,而且一些不相关的记忆也完全的被剔除了,被打入了梦境之中。” 

        

沐雨素提及她的情况,也不由有些唏嘘。

        

苏离笑道:“感觉,是不是‘觉今是而昨非’?恍若梦幻现实一般?”

        

沐雨素立刻乖巧的点头道:“嗯嗯,是的,不过也因为这一次而突破了上限,实力进步很快呢。”

        

苏离道:“但是你这种情况其实并不稳定,想要稳定下来吗?稳定下来之后,你甚至可以不留在青帝宫,可以随时去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

        

沐雨素道:“那样你会不会不开心?或者说会失望?”

        

苏离道:“肯定不会啊,关键还是你自己觉得好那就好,我这边其实都还好。你放心,我肯定是不会骗你的。”

        

沐雨素道:“那还是本体留下,以分身出去吧。如果只是回报摇光圣地的话,本体分身其实都一样,但是分身还有逃脱的余地,本体的话,一旦牵扯到什么危机和囚笼,我自己出事儿了倒是没关系,要是牵连你了我就真的是万分惭愧了。

        

毕竟,你也不是仅仅是你自己一个人,你还有背后的玩家们要带呢。”

        

苏离笑道:“其实你不用顾虑那么多的。”

        

沐雨素道:“性子一直就是这样,好像也改不了,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有很多问题,也总是想要改,可是却总是改不过来。”

        

苏离道:“不用改。不过你的记忆并不完善,我之前也只是试着这么做而已。想要稳定下来,还得喝一喝忘魂汤也就是孟婆汤,同时重新覆盖一份记忆,这样就稳定了。”

        

沐雨素道:“孟婆汤?这个会将你忘掉吗?若是,那我不想喝。”

        

苏离道:“不会的,会有针对性的记忆重置,这个是正规的,我之前做的事情,只是真虚之中的牵引,不完全真实。”

        

沐雨素不是很懂,但是很乖的答应了。

        

其实这其中牵引的确很大,她也不是不明白,但因为信任,所以也毫不犹豫。

        

苏离柔声道:“你跟我来吧。”

        

苏离说着,带着沐雨素来到了望乡台之地。

        

这时候,华紫嫣也一个人过来了。

        

至于说许琴三人,这时候是不是过得好苏离不确定,但是可以确定,他们的经历一定终生难忘。

        

“你是想做一些什么吗?还是有什么计划?我总觉得你忽然之间就变得不同了,更神秘更强大,也更加的不真实了。”

        

华紫嫣轻声开口道。

        

苏离道:“你能把握忘魂汤的部分因果吧?我需要你将忘魂汤定制,清除她的一部分记忆,就是在华夏祖地的那一部分记忆,然后重新覆盖一层我提供的华夏祖地的经历的记忆。

        

我之前测试过,没有忘魂汤的话,效果也是非常好的。”

        

华紫嫣沉吟道:“这个没任何问题,你之前测试我差不多也知道,当时还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不走自己的轮回体系,如今看来,你是在测试囚笼?”

        

苏离道:“这些具体一言难尽,你觉得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吗?”

        

华紫嫣道:“没有,只是因为沐雨素的体质和命格极其特殊,所以反而不是很好控制。但问题不大。”

        

苏离道:“难点在哪里?”

        

华紫嫣道:“华夏祖地的记忆应该是和这一方世界里的两万年前的记忆相互穿插了。”

        

苏离略微沉吟,道:“没关系,就直接全部洗掉吧,以华夏祖地的轮回体系来清除,清除的就是和华夏祖地相关的记忆,然后将两万年前的记忆全部提取出来放在一边,我看一看。

        

之后你做完之后,我将这些记忆整理一下,再重新装回去。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

        

华紫嫣道:“看样子,你比我这个阎王还要专业很多。”

        

苏离道:“不,我只是领悟了一些道统而已,毕竟,我是立道者。”

        

华紫嫣道:“你这句话说得挺好的,看样子你又有了突破了,恭喜恭喜。”

        

苏离笑道:“同喜同喜。当然,其实突破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华紫嫣道:“你看看,这说的是人话么?好了,不和你贫嘴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沐雨素你过来。”

        

沐雨素闻言,也立刻的来到了华紫嫣的身前。

        

华紫嫣笑道:“你也别紧张,就放开身心就好,你放心,我们肯定是不会欺负你的。”

        

沐雨素柔声道:“我知道。”

        

说着,沐雨素又有些迟疑道:“阎王……华紫嫣姐姐,我想问一下……我和沐雨兮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华紫嫣略微迟疑,道:“我不是很清楚这个,但是我应该比较确定,你就是沐雨兮或者说沐雨兮就是你,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确是不清楚这其中的因果。

        

而且如这样的事情,沐雨素你要记住的是——如果你无法确定一份因果,也一直找不到答案,就是自己还没有达到承受这样的因果的时候。

        

所以就不要急切,也不要强行的去触碰这些,这样必定会被伤害。

        

当确信自己有足够的把握、抑或者这样的因果一直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那时候,这一切才算是时机成熟,才可以触碰了。

        

目前而言,你存在,但是沐雨兮却没有存在,这就意味着,这份因果暂时不适合触碰。”

        

沐雨素闻言,躬身行了一礼,感激道:“多谢华紫嫣姐姐的指点,语素受教了。”

        

华紫嫣道:“其实在我眼中,你一直都是你,一直都没有变化。嗯就不多说了,来吧。”

        

沐雨素立刻很是听话的跟了过去。

        

很快,华紫嫣便拿出了制作好的忘魂汤。

        

而沐雨素也没有犹豫的全部喝了下去。

        

随后,华紫嫣直接让沐雨素进入了轮回之中。

        

在六道轮回之中历经了一个来回之后,华紫嫣将沐雨兮重新的召唤了回来。

        

这时候,苏离也将准备好的记忆先打入了一部分过去。

        

这是沐雨素在前世华夏祖地的那一部分记忆。

        

随后,沐雨素的另外一部分记忆也就是从两万年前到现在的记忆,苏离则直接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片记忆领域。

        

在这一方记忆领域里,苏离开始冥想,以真虚之道统扫描了一番之后,又通过《皇极经世书》冥想了一番。

        

在这其中,明显有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参杂。

        

说到底这些就是囚笼。

        

用其余的方法是扫不出来的。

        

但是以苏离自己的真虚道统来看,就像是一个测试真假的最直观的东西一样,一眼就扫了出来。

        

所以,这些‘虚’的东西,在苏离真的道统之中,无所遁形。

        

发现之后,苏离也毫不犹豫的动用三千大道来将其斩掉。

        

这样一番清理之后,苏离又以真虚道统反复扫描了几次。

        

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苏离才将沐雨素的记忆领域重新的覆盖向了沐雨素。

        

这样一来,沐雨素的问题就彻底的消失了。

        

果然,这般操作之后,沐雨素的上限更进一步打破。

        

不仅如此,沐雨素浑身都逸散出了一丝丝淡淡的金光气息。

        

“这是打破了金袍王的封锁和上升通道了。”

        

苏离看到这样的征兆,立刻就明白了。

        

他直接破掉了那些金袍王上升的封锁的通道。

        

抑或者说,如果说有某种可怕的封锁封锁住了一切,那么苏离此时就是将这样的封锁打开了。

        

这样的手段,已经无法言说其具体有多么的强大了。

        

这不仅仅是强大,而且绝对会引起血雨腥风——但是苏离却也不会真的在外界显化这些能力。

        

是以,苏离抬手凝聚了一些虚幻的记忆,重新捏造在了沐雨素的记忆之中,取代了之前的虚幻的记忆。

        

这样一来,看起来沐雨素的所有一切和原来没什么两样,任何检测也没有任何毛病,但实际上,其底蕴却已经更新迭代了。

        

就是说,囚笼再次的呈现了出来,但是囚笼已经不是敌人的囚笼,而是苏离模仿敌人的囚笼打造的囚笼。

        

而这囚笼本身,无论是地方还是己方,其实对于沐雨素而言暂时都是无害的,都是限制了其上限和晋升的通道而已。

        

这样就不至于牵引巨大的因果。

        

除了这个之外,其余的一切苏离都全部的干掉了,没有留下丝毫的瑕疵。

        

这些做完之后,沐雨素很快就彻底的清醒了。

        

清醒之后的她感情更真实一些也更炽烈一些,立刻就感情爆发,变得无比热情。

        

甚至,其都想要以身相许,将自己彻底的交给苏离,以表达自己的爱慕之心。

        

这一幕,让华紫嫣都觉得苏离多半是用了一些下作的小手段。

        

苏离只觉得自己无比的冤枉——就像是堵塞的水管被清除其中的某些淤积的杂质之后必定会水流增大一样……

        

苏离真就很冤枉。

        

而且眼下沐雨素显然也是不适合合道的,尽管她的体质反而最为适合合道。

        

苏离柔声拒绝了沐雨素的要求,反而给予了一些安慰和许诺。

        

这样,两人的关系反而更加亲近亲昵了许多,沐雨素也特别的开心。

        

而华紫嫣则提醒道:“你不参与通天塔的试炼吗?好像其开启的时间剩下不多了,到时候关闭了之后,就无法再进去参与了。”

        

苏离笑道:“没事,你和沐雨素在这里待一会儿,或者是带她看看许琴他们。

        

我处理一点事儿之后就过来。

        

到时候,我和沐雨素一起再入轮回,你通过轮回将我们送入倩女世界就行了。”

        

华紫嫣诧异道:“这样也行?”

        

苏离道:“这样真的可行,你放心,到时候我教你怎么操作。”

        

华紫嫣道:“好,那我拭目以待。”

        

……

        

离开了轮回殿之后,苏离就来到了东泰山神域。

        

随后,苏离召唤出了浅蓝小精灵。

        

有些事情特别重要,所以苏离必须要处理妥当,要考虑清楚。

        

特别是与真虚道统相关的所有一切,都绝不能大意。

        

浅蓝小精灵飞出来之后,也同样的反复打量着苏离,美眸之中显出了无比震惊和奇异之色。

        

“主人,你这进步也太夸张了吧,为什么就忽然踏入了上层的区域了呢?这可是禁忌呀。”

        

浅蓝小精灵惊讶的同时,却也有些担心了。

        

她自己提及的真虚,自己反而并不是特别的懂。

        

苏离笑道:“找你来就是有些事情要谈吧,这样,你现在大概还是没有跨越上限,我先签到一下,之后你就可以和我正常的交流了。”

        

浅蓝小精灵委屈道:“呜呜呜,宝宝又被嫌弃了。”

        

苏离道:“没有呢,因为事情有些大了,不好处理呢。”

        

苏离安慰着的同时,却也直接再次签到。

        

签到之后,这次系统似乎沉寂了一下。

        

好一会儿之后,浅蓝小精灵的身影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变得神秘而飘渺了许多。

        

苏离下意识的就想要动用真虚去看,但却还是忍住了。

        

有了真虚之后,他已经能更进一步的控制任何惯性了。

        

“不朽浅蓝。”

        

苏离忽然唏嘘道。

        

“嗯,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不朽浅蓝轻叹了一声,开口道。

        

苏离没有开口,而是道:“我很多次看到雪峰上的女子是你吗?”

        

不朽浅蓝忽然道:“那重要吗?”

        

苏离叹道:“那的确已经不重要了。”

        

苏离说着,又道:“你已经了解我现在的状态了吧?”

        

不朽浅蓝道:“嗯,只能说,华太初终究还是不甘心,所以留下的太多了,对于你而言这是好事也并不是好事。成长最好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出来的更好一些。”

        

苏离道:“我也知道,但是知道了就是知道了,也不能装作不知道。”

        

不朽浅蓝道:“你这一番跨越,直接上了层次,这是很不好的事情。并不是说不好,而是觉醒太早就相当于是早熟,一个孩子若是早熟了,就是很致命的事情。”

        

苏离叹了一声,道:“那现在能怎么办呢?其实我也不想知道,但是被浅蓝小精灵提及了真虚之后,反而直接就顿悟了。这是自然衍化出来的因果,这说明,有些累积真的到了。”

        

不朽浅蓝道:“也应该是推波助澜了,沐雨素的存在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原本,沐雨兮一些足够影响真虚的,已经被打入了山河社稷图里,不会影响你的。

        

却不想还是出了这些事情。”

        

苏离沉吟道:“差不多我能理解了,所以我想了一个方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不朽浅蓝道:“我们是不能回到过去的,之前之所以可以回到穿越的三年前,不是你回到了过去,而是——那其实就是真实的穿越时间点。”

        

苏离闻言,有些恍然,道:“所以实际上所谓的当时的未来三年,都是活在推衍之中对吗?”

        

不朽浅蓝道:“在玄幻世界里的经历其实也是真的,但是穿越的时间点就是三年之前。

        

所以你只是回到了你该回到的时间点,该回到的现实。

        

我们的现实,没法回到过去。

        

至少那样的道统是没有凝聚出来的。

        

所以你的想法应该是不可行的——但是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因为轮回还是在的,这就代表了希望所在。”

        

苏离道:“我知道,但是我说的不是和这个世界一样,回到过去去改变未来。而是——我复苏前世和前前世的记忆,这样行吗?”

        

不朽浅蓝道:“这样也是可以的,这个称之为‘记忆复苏’或者是‘觉醒’,也是一种觉悟,但是这样牵扯的因果太大了。你本是苏离,但复苏前一世,你就有不同的家庭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因果等一切了。

        

说不定你可能是还未必是人抑或者是女人,有丈夫。

        

你确定要这样的结果吗?

        

轮回之所以是轮回,就是因为其有苛刻的因果牵引。

        

不念过往才有将来。

        

你作为人皇若是去寻前世的记忆的话,那就是斩不断理还乱了。”

        

苏离道:“所以,我这根基几乎就无法在上层博弈了。”

        

不朽浅蓝柔声道:“为什么一定要在上层博弈呢?你现在在中下层博弈不是非常好吗?你就是顾虑太长远了,或者说有时候看得太长远了反而脱离了实际。

        

你以为的真是真吗?

        

那只是你现阶段的认知认定的是真。

        

真和虚也有一定的核心界限吗?

        

那也是没有的!

        

虽然你衍化出来的气功的确可以击杀苏忘尘,虽然同样的他衍化出来的气功可能也同样能击杀你——但是那只是一种定义。

        

这么说吧,你若前世可以参悟出一系列的道术符箓,那么你如今这么好的条件如何参悟创造不出更好的道?

        

外界封锁了,但是你自己没有将自己封锁啊。

        

莫非你无法从内部突破?

        

莫非纸能包得住火?

        

水滴尚且能穿石,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这些都是很浅显却也很直接的大道。

        

所谓的真虚终究只是一时的真虚。

        

而当你的实力足够强,就可以无视真虚,那时候法则都由你来定义,你说真,就是真!你说虚,那就是虚。

        

就像是你现在的实力回到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你觉得那一方世界有能阻止你的存在吗?你的虚幻手段那也都是真实的。

        

你的真实手段,可能未必能对他们生效——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连这样的觉悟都没有,他们只适合玩泥巴珠,你拿七彩琉璃珠玩他们可能觉得这东西根本就不是泥巴珠,是不会认可你的规则的。

        

他们若不认可,你的真其实即便是将他们镇压了,他们也依然不认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苏离闻言,恍若明悟。

        

不朽浅蓝道:“这样的进步是好的,但是这样的道之领域莫非我不能给你么?是完全可以给予你更多的,甚至是远远超越华太初的。

        

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拔苗助长真的能助长么?

        

我相信,华太初给予你这些,也是希望形成你自己的累积,而不是牵引过来堆积。

        

你现在就出现了堆积的问题,而且每一次顿悟都会被堆积,从而出现非常可怕的蜕变,这反而的确是不好的。”

        

苏离沉吟道:“那该如何?”

        

不朽浅蓝道:“立道,以及,在真虚之中去测试,你不是立了真虚吗?将这样的一切全部释放到真虚体悟之中的世界里,可以肆无忌惮的用。牵引出所有因果都不怕。”

        

苏离道:“我的确是准备这么去干。”

        

不朽浅蓝道:“不,你没有懂我的意思。”

        

苏离道:“那……你的意思是?”

        

不朽浅蓝道:“你觉得苏忘尘足够肆无忌惮吗?”

        

苏离道:“差不多。”

        

不朽浅蓝道:“你觉得胡辰足够肆无忌惮吗?”

        

苏离道:“这个应该也差不多。”

        

不朽浅蓝道:“不是差不多,而是差了很多很多,因为他们连基本的束缚都没有挣脱。”

        

苏离:“……”

        

不朽浅蓝道:“谁告诉你人之初一定是性本善的?那只是引导人向善而已。这么说吧,你看一些小孩子,没有善恶的观念的时候,他们做的任何事情,你会发现很可怕。

        

他们会以踩死很多蚂蚁而觉得痛快,会以伤害别人而觉得兴奋。

        

就算是他们的父母,如果他拿东西打得父母惨呼,他们会非常的开心,然后继续这么干。

        

不必否认,这是鸿蒙研究基地收集了上亿份数据得出来的百分百的结果,就是伤害带来痛快,虐待带来满足。”

        

苏离:“……”

        

苏离道:“这个……似乎有些黑暗了。”

        

不朽浅蓝道:“哪怕是被善意引导过的小孩子,已经懂了一些是非观念,但是——比如说兔子这么可爱,但是兔子肉很好吃,那就多吃一些吧。”

        

苏离:“……”

        

不朽浅蓝道:“说这些,让你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不束缚天性。

        

不觉得很美好的东西其实是极其残酷的,所以……在真虚体悟之中当一次罪域之源,看看会是什么结果吧。”

        

苏离:“……”

        

不朽浅蓝道:“你对姜鸾有想法吗?苏忘尘对你有想法吗?胡辰对系统有想法吗?黑暗的东西往往不要去触碰,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但你敢放开束缚吗?你敢将所有的权限全部共享出来让他们随时可以完整获取你的全部吗?

        

你也不敢。

        

而你但凡敢,那么足够的利益就会变得很可怕。”

        

苏离沉默。

        

不朽浅蓝道:“这不是分裂你们,目前来说就是这样,而且他们的确很真心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你敢去赌吗?就像是朋友之间涉及金钱一样,当这个金钱的份额超越了极限的承受力的时候,朋友就一定会反目,兄弟就一定会成仇。”

        

苏离道:“那真虚体悟之中,当恶徒?”

        

不朽浅蓝道:“这只是测试真虚的手段,胡辰之所以强,一方面是因为他不仅有善,还有恶。而苏忘尘却已经没多少恶了,这其实已经是不符合的。

        

如今的你,更是没有什么恶。

        

不是你没有,而是没有呈现出来。

        

所以一直堆积着,就像是华太初那样,最后累积出来的全部都是恶了。

        

这种恶,是一种杀道,蕴含在道之领域里。

        

这会影响你,让你愤怒,让你仇恨,让你不再是你。

        

但是这不是他的错,也不是你的错,他也并没有算计你,只是让你警醒。

        

但是道之领域本身却不具备是非观念,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生气了一定会说——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说的时候,他们的话可是真心的。

        

如果他们有毁灭的能力,就一定会打死你。

        

哪怕这个人是他们的父亲和母亲。

        

但你能说这是小孩子的错误吗?

        

你只能觉得是自己没有教好。

        

可实际上,这是本心的一种呈现。

        

善恶都是相对的,真虚也是一样。

        

所以你如果可以如同领悟真虚一样领悟善恶,那么就可以顿悟至道。

        

三千大道可以用,不是三千大道被定义为超越了天道,而是你觉得他们超越了天道,而是这个世界所有的存在也这么认为,所以它们就这么的厉害。

        

这是反向因果和逆向因果。

        

所以虚到了极致就是真。

        

轮回都有了,神话体系也是可以有的。

        

但是你要打造你自己的洪荒世界,打造你自己的神话体系。

        

素材就是收集一个个的诸天小世界,然后——不是缝合,而是以时间轴去定义他们的因果。

        

这样的你,才是活在当下的。

        

从古老的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补天都可以,到后续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甚至你觉得遗憾了,你可以去弥补陆游的钗头凤的遗憾,那都是可以的。

        

每一个世界,串联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洪荒诸天世界。

        

然后,才可以不断的呈现无尽的因果与造化,既可以包容,也可以兼顾。

        

这一点,唯有类似于洪荒体系的大世界才能做到。

        

其实,这一点完全可以认可洪荒神话世界的,不过那一边你主宰不了,我也牵引不了,他们也不会放权。

        

而且内部争斗算计也实在太黑暗,太恐怖,所以也没法认可。

        

另外,上层的博弈内斗的确存在,而且太过于黑暗和残酷,所以你现在晋升上层,真的就是在自寻死路。

        

不得已,我只能凝聚出来,与你好好交流一番。”

        

苏离道:“那已经凝聚出来的真虚,又该如何处理呢?”

        

不朽浅蓝道:“炼虚合道,合道啊,打入自己的道统之中,重新凝练一番境界就好了。

        

这样境界反而退步了,但是战力大涨了,相当于涅槃重修。”

        

苏离沉吟道:“浅蓝,多谢你的指点。”

        

不朽浅蓝道:“你……曾经要是有这么听话,又哪里有如今这些幺蛾子?算了,过去的已经是过去了。”

        

苏离:“……”

        

不朽浅蓝道:“无论现实华夏六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你要明白,过去你能做到的,如今这样的条件也一样能做到。

        

不要觉得所有的门都堵死了,不可能的。

        

而即便是真的堵死了,不是还有窗户吗?想要进入核心区域,什么方法不可以呢?

        

胡辰都能开心眼,凝聚细胞宇宙,你不能以真虚凝聚成为真虚天眼吗?你的天眼道统丢了吗?”

        

苏离:“……”

        

苏离道:“你这么数落我,我忽然觉得很幸福。”

        

不朽浅蓝:“……”

        

不朽浅蓝道:“我走了。”

        

苏离道:“我会想你的。”

        

不朽浅蓝道:“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你想什么?”

        

苏离道:“你是方月凝?”

        

不朽浅蓝无奈叹了一声,唏嘘道:“好好清醒一下大脑吧,走了,拜拜。”

        

说着,不朽浅蓝消失了,然后那一道身影,化作了一脸懵逼的浅蓝小宝宝。

        

人还是那个人,但是苏离反而怅然不已。

        

所以,不朽浅蓝又是谁?

        

为何提及‘方月凝’,不朽浅蓝反而那么无奈?

        

苏离觉得,他的脑子超级不够用了。

        

倒不是愚蠢,而是……这信息量差距太大。

        

苏离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浅蓝小宝宝。

        

而浅蓝小宝宝回过神来之后,有些埋怨的道:“主人您做了什么呢,不朽浅蓝都生气了!”

        

苏离:“……”

        

苏离无奈道:“我……也没做什么啊,就是……唉,我特么也是苦啊。”

        

浅蓝小精灵无奈道:“很生气呢,算了,不过浅蓝小宝宝不生气就好啦。

        

主人,浅蓝小宝宝又变聪明了哟,主人不懂的可以问小宝宝啦。”

        

苏离想了想,道:“这颗雷一定是你引爆的对么?”

        

浅蓝小精灵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可怜兮兮的无辜模样:“主人在说森么(什么),宝宝听不明白。”

        

苏离:“……”

        

苏离叹道:“我本以为,明悟了真虚,有了一个可怕的蜕变方向,然后复苏一世世的记忆,觉醒同样几千年的累积底蕴这样我的基础就强大了起来,结果这想法被毙了。”

        

浅蓝小宝宝道:“这是一个非常赞的想法,简直是能瞬间累积几十万因果在身。如果你很厉害你曾经为何会死?为何会入了轮回断了所有因果呢?

        

所以重新捡起来这些因果,是嫌弃死得不够快吗?

        

难怪不朽浅蓝生气了!”

        

苏离:“……”

        

这会儿,苏离还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键是,苏离还真没觉得这东西有太大的问题。

        

而且,华夏那边的因果牵引莫非比这边更可怕吗?

        

那边不是普通人和普通修士之间的因果吗?

        

苏离迟疑。

        

但是很快他差不多想明白了什么,脸色也是顿时变得骇然了几分。

        

浅蓝小精灵道:“那边的因果对于这边的你的确不可怕,但是对于那边的你可怕。

        

根据这样的理论,那边的因果在这边会同步显化,显化出来直接就让你炸穿了。你敢在这边复刻那边的前世记忆,那这边衍生出来的因果和那边的等级相同。

        

那边的因果能按死那边的你。

        

这边的因果就能彻底按死这边的你。

        

你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华太初给你的因果是那边的累积,但是他在那边是无敌的,所以给你的是一座金山。

        

但是怎么用,怎么开发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苏离:“……”

        

苏离仔细思考,还真就是这样的情况。

        

他在华夏那边若是死了,那就说明,不是普通人就是修行的因果太大抑或者是没有扛过来。

        

那在那边都定下了死亡的结局的话,在这边他要是去窥视那边的前世因果,这边就直接定一个致死的结局给他。

        

那才是彻底的完蛋了!

        

这因果牵引竟是如此凶残?!

        

而且还差点儿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玩死了?

        

想到不朽浅蓝所提及的‘推波助澜’,苏离终于明白,这多半就是上层的博弈,一个小小的牵引,他就被套进去了,差点儿把自己弄死了!

        

苏离深吸一口气,整个人也是无比的头皮发麻。

        

关键是他还把苏忘尘拉过来商议了一番……

        

苏离沉吟道:“浅蓝小宝宝,你之前反而主动提及,这是引导,让这一颗雷提前爆出来?”

        

浅蓝小精灵道:“也不算吧,因为我也不知道呢,不过应该是引导无疑了。而且,也是让你体会一下上层的真正博弈吧。

        

不过你的进步也实在是太大了,瞬间冲出那么远,差点儿都拉不回来了。

0

更多精彩

翁熄H文&浪荡的小三h

2021年11月3日 小羽 0

         王猛和王坦之正扇风扇的舒服,甚至还互相给对方扇扇子,这样可以让自己扇的时候风吹不到的地方也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