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温度肉车r/农村人更开放

        

士兵将驼队的掌队带到陈庆大帐前。

        

“统制,人带来了!”

        

陈庆放下笔笑道:“请他进来!”

        

片刻,亲兵从帐外带进一名中年汉子,陈庆迅速打量此人一眼,只见他年约五十岁,穿一身短布衣,古铜色皮肤,体格强壮,脸上和眉眼间布满了岁月的沧桑,尤其左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非常显眼。

        

男子上前跪下行礼,“小人刘疤子参见将军!”

        

“你起来说话!”

        

“谢将军!”

        

陈庆看了看手中运单,是周宽签发的,将一千石粮食从梓潼县运到成纪县,时间是一个半月前,从梓潼县运到成纪县也就半个月时间,但他们在秦州却呆了一个月,当然是因为战争的影响。

        

“这一个月辛苦刘掌队了,我会让周大管事付给你双倍的运费!”

        

“多谢将军理解!”

        

这一个月他的手下吃喝睡都是他掏钱,压力太大了,想直接卸货回去,但拿不到陈统制的签单,对方也不肯付运费,说不定还要他赔粮食钱,他没办法,只得硬撑着,终于听说甘泉堡的战争结束了,他才急急赶来。 

        

陈庆想了想,便让亲兵去取二十两银子给刘疤子,还是由他直接补偿吧!别坏周宽的规矩。

        

刘疤子千恩万谢接过银子和签单。

        

陈庆又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一千石粮食和骆驼就没有金兵或者伪齐的军队打主意吗?”

        

“回禀将军,金兵没有来,来的是伪齐的军队,但他们只是过境秦州,小人当时听到风声,便带着驼队和粮食转移到清水县,在那里很安全,没有军队过来。”

        

“一直都没有去清水县?”

        

“没有!连看城门的士兵都是清水县自己的弓手,据小人所知,伪齐军就只呆在成纪县,秦州别的县都没有。”

        

刘疤子这番话让陈庆心中有些奇怪,斥候在平凉府发来消息,平凉府的伪齐军只有五千人,德顺州伪齐军有三千人,那么十几万伪齐军都到哪里去了?

        

自己和西夏的鹤蚌相争结束了,准备来捡便宜的金兵、伪齐渔夫呢?

        

“成纪县有多少伪齐军?”陈庆又问道。

        

“听说有一两千人吧!具体小人也不知道。”

        

陈庆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一事,连忙问道:“周大管事没有安排士兵和你们一起北上?”

        

“有士兵,是洪都头和三十名弟兄,他们和我们一起来到成纪县。”

        

陈庆眉头一皱,“那他们人呢?”

        

“回禀将军,他们没有跟我们去清水县,小人只知道他们和王通判打交道。”

        

陈庆心里有数了,估计是王淮把他们藏匿起来了。

        

他又安抚了刘疤子几句,便让士兵送他们去休息。

        

陈庆随即派人把杨元清和郑平找来。

        

不多时,杨元清和郑平匆匆来到陈庆大帐,两人行一礼,“参见统制!”

        

“刚才我见到了周宽派来给我们送粮的掌队,从梓潼走蜀道经仙人关过来,在清水县呆了一个月,我发现一个蹊跷的情况。”

        

陈庆便把他和刘疤子的交流告诉了二人,最后道:“原以为西夏军撤退后,我们会再遭到伪齐军的大军进攻,但情况却恰恰相反,伪齐军不见了,金兵也不知所踪,说实话,着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或许他们去攻打大散关了!”

        

郑平接口道:“完颜昌忽然想通了,我们不重要,进攻汉中才是正道。”

        

杨元清沉吟一下道:“原因有多样,不知统制怎么看?”

        

陈庆看了郑平一眼笑道:“我觉得老郑有一点说对了,进攻汉中才是金兵的正道,不应该把注意力放我的身上。”

        

“既然统制这么想,可以派人去仙人关找刘瓒打听一下,咱们消息比塞,但刘瓒一定知道。”

        

“有道理,我回头就派人去打听,其实我找二位前来,是想商量一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

        

杨元清和郑平对视一眼,两人都很了解陈庆,既然统制这么说,他是想动一动了。

        

“统制有什么想法?”郑平笑道。

        

陈庆拾起佩剑笑道:“走吧!咱们去白水河边看看。”

        

……….

        

三人带着百余骑兵来到了白水河,白水河西岸是被烧成白地的西夏军军营,他们当初驻军时毁掉了三千亩麦田,但东岸的数万亩麦田还在,或许西夏军已把这些快成熟的麦田视为自己的补给,暂时没有摧毁它们,使它们躲过了一劫。

        

麦田的原主人是甘泉堡的原住民,但现在不是了,所有的麦田已经被宋军买下作为军田,麦田有近千名正在打理的士兵。

        

麦子已经由青转黄,一阵阵风吹来,大片麦子在阳光下如波浪般起伏,入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浅黄麦浪。

        

“麦子还有多久成熟?”陈庆笑着问田埂边的一名士兵道。

        

士兵认识主帅,连忙行一礼恭恭敬敬道:“回禀统制,大概还有半个月左右就能收割了!”

        

陈庆笑着问两人道:“你们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郑平眼珠一转,立刻明白过来了,“统制是想重返秦州?”

        

陈庆大笑道:“我们现在本来就在秦州嘛!我只是想重返成纪县。”

        

杨元清迟疑一下道:“万一西夏人……”

        

陈庆摇摇头,“李良辅已经率军回兴庆府了,保川县守军也不过三千人,咱们那边有探子,不用担心,而且西夏面对的是整个陕西路和熙河路,不光是甘泉堡,我觉得他们在近期内再度发动对甘泉堡作战的可能性不大,甘泉堡这边我们留下三千军队就行了,若遇到意外之敌也不怕,不是还有六千民团军吗?”

        

“统制考虑得周全!”

        

陈庆微微笑道:“麦子快熟了,也是该咱们回去的时候了。”

        

“统制打算什么出后出发?”杨元清又问道。

        

“明天一早出发!”陈庆早已做出了决定。

        

次日一早,陈庆留下牛皋为甘泉堡主将,继续留守甘泉堡,他率领一万两千军队离开甘泉堡南下,浩浩荡荡杀向成纪县。

        

………

        

饶风关的激战已经持续了六天,宋军一次又一次打退了金兵的进攻。

        

下午时分,在激烈的战鼓声中,八百多名女真铁浮屠士兵手执大盾和短矛,沿着山道向山上的关隘发动进攻,他们身后的数千金兵还携带了数十架短型攻城梯。

        

铁浮屠是金兵重甲骑兵,效仿西夏的铁鹞子打造,人数不多。这次只有八百人跟随完颜撒离喝南下。

        

八百名铁浮屠士兵以步兵方式向山上进攻,一般的弓箭和军弩已无法射穿他们的盔甲,只有依靠神臂弩和床弩,

        

关隘前方的山道上,两百五十支强劲的寒鸦铁箭如雨点般射下,数百名起身奔跑的铁浮屠士兵的大盾纷纷被寒鸦铁箭射穿,弩矢的穿透力依然强大,继续射穿了盔甲和身体,跑在前面的数十名中箭的铁浮屠士兵翻滚下山去。

        

铁浮屠士兵连忙趴下来,不敢再前进。

        

在他们头顶是是密集的神臂弩长箭飞掠而过。

        

神臂弩长箭的目标是射向后面的数千女真士兵,床弩才是专门对付铁浮屠士兵的利器。

        

但不管是精锐的铁浮屠士兵还是后面的普通女真士兵都一样顶着箭雨前行,每走一步都异常艰难,他们从清晨打到现在,只前行的一百多步,阵亡士兵已达一千二百人。

        

城头上的宋军士兵就仿佛不用上弦一样,箭矢一批批射来,压制得让女真士兵气都喘不过来。

        

饶风关的城头上部署了三百人和一百五十架床弩,用三段射法,每一次都能射出两百五十支寒鸦箭。

        

在饶风关的关城内,同时部署了八百名神臂弩士兵,同时又有两千四百名士兵替他们上弦,以至于弩矢始终不断。

        

完颜撒离喝站在山岗下,望着上方的饶风关,他的军队距离关城还有百步,却始终攻不上去。

        

眼看天色要晚了,完颜撒离喝无奈,只得下令道:“收兵!”

        

“当!当!当!”

        

山脚下收兵的钟声敲响,数千女真士兵如释重负,开始缓缓撤退了。

0

更多精彩

浪荡校园h_晨起厨房h

2021年11月4日 小羽 0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她”用异兽堆了一个六合祭坛,却又在每个面搞了这样一个雾蒙蒙,且投放过去的东西,会成实物反射回来的镜面做什么!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