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诱惑/女生愿意和你肢体接触

        

津门的帮会和魔都的帮会有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魔都的帮会老大惯会收买人心,往往都有一些心腹手下为其卖命,生死时刻也不离不弃。

        

但津门帮会的氛围却是顺昌逆亡,除了洪门还有那么股子讲义气的氛围,其他帮会全都是晓之以利,动之以威。

        

所以魔都的大佬可以三起三落而屹立不倒,但津门的大佬一落就完。

        

翟有利刚才指挥着手下上千力巴进攻洪帮的架势有多威猛,现在众叛亲离如死狗一样躺在苏乙脚下的姿势就有多狼狈。

        

从他被绑起来的那一刻起,百家帮麾下的力巴几乎没有一个肯为他拼命的,全部选择了投降。

        

而百家帮的帮众,因为苏乙一来就围了他们个水泄不通,结果一个也没跑了,现在各个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敢乱动。

        

“耿爷,我是安老大手下的成贵儿!给您问好了!”

        

眼见局势变幻,洪帮那边一阵骚动后,很快有人越众而出向这边喊话。

        

“耿爷,劳您大驾,料理了翟有利这个混账王八蛋,成贵儿感激不尽!甭管您是顺手还是特意,这情,我们洪帮得领!成贵儿斗胆问耿爷一句,您接下来要行怎么个章程?”

        

这话说得局气,苏乙笑了笑,道:“成贵儿啊,我和洪帮井水不犯河水,百家帮的地盘儿,我接手了!回去告诉安老大,希望咱们两家以后也能和睦相处。”

        

“耿爷您的话一定带到。”成贵微微一点头,“既然如此,耿爷您得着,成贵儿告退!”

        

“走好!”苏乙一抱拳。

        

成贵儿一回礼,大喝道:“洪帮的弟兄,撤!”

        

刷拉……

        

不一会儿,街面上洪帮的人就撤了个一干二净。

        

苏乙仍站在三楼窗边,看着下方忐忑的力巴们,大声道:“瞧得起我耿良辰的爷们儿们,明天一早,到各个脚行报到!只要以前没有作奸犯科,欺压乡里等等恶迹,我耿良辰保证善待你们,拿你们当兄弟!”

        

“嗷嗷嗷……”下面的力巴顿时惊喜若狂,爆发出阵阵欢呼声,脸上的欢喜和感激溢于言表。

        

“都回去吧,散了散了!”苏乙手下心腹开始驱离这些力巴,“把受伤的都带走,街面儿上不准再留人!走了走了!”

        

等这些力巴全都散了个干净,街面上就剩下苏乙自己的人手,苏乙这才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由衷的笑意。

        

百家帮,拿下了!

        

如此顺利,既归功于苏乙缜密的谋划和迅速的行动,也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

        

再换个时机,换种方式,想要拿下百家帮绝不会这么简单,至少苏乙要大费周章不说,还不见得能直接拿下翟有利。

        

“耿爷,这些百家帮的怎么办?”便在这时,一个手下上前询问。

        

苏乙环视一周,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众人。这些人足有上百人,全是百家帮的核心帮众。

        

“管事儿的,自己出来。”苏乙冷冷道。

        

这群人一阵骚动,不一会儿便从中走出二十来人。

        

苏乙冷冷问道:“你们百家帮关押肉票和人质的地方在哪儿?”

        

这些人面面相觑。

        

“打!”苏乙冷冷吐出一个字。

        

众手下立刻如狼似虎扑过去,对着这些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说!别打了,我说!”

        

很快就有人扛不住了,哀嚎着求饶。

        

手下们纷纷停下手来,等着苏乙进一步发号施令。

        

苏乙指着刚才求饶的人:“带他过来让他说,其他的继续打,打到肯说为止。”

        

“耿爷饶命,我也说,我也说!”

        

立马又有其他人也开始求饶。

        

苏乙伸手喊停。

        

指了指第一个人:“你先说。”

        

这人哆哆嗦嗦道:“海河码头三号仓、东拐棒胡同27号,都是我们关肉票的地方,耿爷,我就知道这么多。”

        

“还有要说的吗?”苏乙淡淡问道。

        

“没、没了耿爷,我真就只知道这两个地方。”这人颤声道。

        

“成,你过关了。”苏乙看向第二个人,“你说!”

        

“耿爷,我也只知道这俩地儿,我要说的,都被他说了……”第二人苦着脸道。

        

苏乙对他笑了笑:“打!”

        

手下围上去立刻开始拳打脚踢。

        

这人连连惨嚎,不断求饶,然而这次苏乙却恍若未闻,如雕塑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手下们打了半天,见这第二人没了声息,便逐渐停了下来。

        

苏乙冷冷道:“让你们停了吗?”

        

手下们面面相觑,一个把头一咬牙,摸起一根棍子上前,对准这人的脑袋“砰砰砰”就是一顿砸,砸了几下后,他一试第二人的脉搏心跳,这才站起来对苏乙汇报:“耿爷,人死了。”

        

苏乙这才满意点头,看向其他的百家帮管事。

        

“我说!我要说!”

        

“耿爷,我招了,我什么都招了!”

        

“耿爷别打我,我也什么都说……”

        

这些管事立马争先恐后地惊叫求饶起来。

        

苏乙的心狠手辣,让他们吓破了胆。

        

苏乙冷笑着道:“凡是前面人说过的,后面的就免开尊口了,免得我心烦,你丧命,都挺清楚了吗?”

        

此话一出,百家帮这些管事的都噤若寒蝉。

        

苏乙指着最左边的人道:“你先说。”

        

“是,是耿爷!”这人哆嗦着道,“停在志工码头上的三野号上,关着两百多个女人,都是打算运去满洲国,给哲彭太君们享用的……”

        

苏乙皱了皱眉,看着他道:“还有吗?”

        

“没、没了……”这人道。

        

“撒谎!”苏乙舌绽春雷,“我就不信你只知道一个地方,给我打!”

        

“不,不要!”这人立马惊恐惨叫起来。

        

但苏乙的手下立刻冲上去手中棍棒齐出将其打倒在地。

        

“我说!耿爷我说!我还知道……呜……啊……”

        

这人哀嚎着,惨叫着,渐渐说不出话来,只剩下惨叫,到了最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耿爷,这个也死了。”一个力巴气喘吁吁禀告道。

        

苏乙面无表情,看向下一个人。

        

噗通!

        

这人直接给跪了。

        

“耿爷,六号码头13号仓,关着二十多个小孩。约翰路256号的地下室,关了三十个准备卖去西洋的猪仔,还有法租界樊主教路的教堂里,关着这两个月失踪的二十多个女学生,好像已经被那里的神父玩死了几个……”

        

苏乙盯着这人,这人哆嗦道:“耿爷,我就知道这么多,我发誓,我要是骗人,我老娘XXX……”

        

“你过关了。”苏乙淡淡道,他的目光接着落在下一个人身上。

        

这人哆嗦着道:“耿、耿爷,我是给翟帮主管脚行的,我真不知道……”

        

苏乙不等他说完就摆摆手。

        

“别,饶命啊耿爷,啊……”在这人的惨叫声中,他被力巴们打翻在地。

        

苏乙面无表情在一边等着结果。

        

不一会儿,殴打停止,手下汇报:“耿爷,这个也死了。”

        

“姓耿的疯了,弟兄们跑啊!”

        

突然有个百家帮管事的大叫一声,发疯般向窗口位置跑去。

        

有两个人响应了他的号召,一个往楼梯跑去,一个一脚踹翻最近的一个力巴,向刚收缴堆放枪支的地方跑去。

        

刹那间,苏乙身边的一线天动了。

        

他手中的大杆子脱手而出,“噗”地一声从跑向楼梯口那人的后颈穿透而过,棍子“咄”地一声钉在木板墙上,将这个人钉死在上面。

        

与此同时他快跑两步堵住那个喊话跑向窗口的,双拳齐出狠狠打在其胸口处。

        

随着“咯嘣嘣”清脆骨头碎裂的声音,这人破麻袋般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口中“汩汩”冒血,抽搐着翻白眼,眼看不活了。

        

最后一个跑向枪械位置的没跑两步就被力巴们堵住了,按倒在地没一会儿就被乱棍打死了。

        

一线天这才收回目光,走过来重新站在了苏乙的身后。

        

一线天原本不理解苏乙为什么要为难这些小混混,他觉得做大事便要有大气,只诛首恶,从者宽待才是正途。

        

但等前几个混混分别供出他们藏肉票的地点或者内容的时候,一线天动容了。

        

他从来不知道,市井底层,竟蕴含如此滔天罪恶。

        

他终于理解苏乙为什么一反常态,要对这些人这么狠了。

        

他越听越心中杀机沸腾,所以刚才有人逃跑,他一出手就是全力,没留一个活口。

        

而苏乙自始至终连眼皮子都没动过,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下一个。”他的目光落在下一个百家帮管事的身上。

        

跑是跑不掉,不说就是个死,说得少了也不行。

        

接下来还剩下十来个管事的,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不等苏乙发问,他们便争先恐后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唯恐被别人抢了先,自己没得说了。

        

他们说的东西太多,说的内容也触目惊心,到后来苏乙干脆让四个识字的力巴一起拿着纸笔写下来,写了满满七页纸,才全都记下来。

        

等这些百家帮管事的全都招供完,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虽然大家平日里都知道百家帮的人有多坏,这群人就是一帮人贩子,无恶不作。

        

但若非亲耳所闻,没人敢相信,这帮畜生竟做出这等罄竹难书的恶事。

        

“畜生!简直都是畜生!披着人皮的畜生!”在场众人无不气得浑身发抖,牙齿痒痒。

        

一线天更是杀机沸腾,恨不得将这些畜生全部手刃于此。

        

而苏乙也没让他们失望。

        

确定这些管事的没什么可说的后,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送他们上路!”

        

一线天第一个按捺不住扑了上去,双手如双龙出水,一出手就扼断了两人喉咙。

        

“姓耿的你说话不算……啊!”

        

“耿良辰卧槽拟大爷!”

        

“饶命啊,不……”

        

惨叫怒骂声响成一团,但没一会儿,这二十多个管事的,就全都死在这儿了。

        

“呸!死有余辜!”

        

“这么死真便宜他们了。”

        

手下们十分解气,仍忿忿不平地骂着。

        

苏乙看向一线天:“有两件事需要你办。”

        

“您吩咐!”一线天肃然道。

        

“第一,立马去找钱进,让他调兵先来带犯人们回去,再跟我去解救这些肉票。第二,你亲自去各大报馆,带足车马费,多带些黄包车,拉着这些记者,先去志工码头。”

        

“明白!”一线天郑重一点头,“耿爷,你自己千万小心。”

        

“能杀我的人,还没出生呢。”苏乙冷冷一笑。

        

等一线天离开后,苏乙吩咐手下把这二十多具尸体处理掉。

        

又让人把楼下那一百多个百家帮帮众看牢了,不准放跑一个。

        

最后,他才叹了口气,悠哉道:“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其实都是些苦命人,为什么却被人视为洪水猛兽?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害群之马,败坏了我们的名声!你说我说的对吗,翟老大?”

        

一边被五花大绑的翟有利眼皮子动了动。

        

“别装了,我知道你早就醒了。”苏乙冷冷道,“在我下令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呼吸就急促了几分。后来你趁我不注意开始慢慢活动。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刀片?还是铁皮?绑你的绳子,是不是早就被你割断了?”

        

翟有利的表情渐渐僵住,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面目扭曲狰狞,死死盯着苏乙颤声道:“你早就发现了?”

        

苏乙眼神玩味:“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反抗的勇气。可惜我等到现在,你都没有发动。”

        

翟有利眼中闪过恐惧,咬牙道:“耿良辰,你怎样才肯放过我?”

        

“只要你留我一命,我保证将我毕生积攒的财富双手奉上,就此远赴南洋,再不回华国半步!”

        

苏乙笑道:“我现在要是答应了你,你敢相信我吗?”

        

翟有利刚要说话就被苏乙伸手止住。

        

“你也别费心思了,明了告诉你,你死定了!区别是你怎么死,你的家人会不会陪着你死。”苏乙似笑非笑道,“刚才给你开车的司机已经把你家眷所在的位置供出来了,真是没想到,你这样的人,居然还有三个儿子?”

        

“耿良辰,祸不及妻儿!”翟有利如野兽般嘶吼着。

        

“嚯——忒!”苏乙一口痰吐在了他脸上,满眼不屑,“你也配说这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