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了一整夜滚烫浓精&公车上屁股再搔一点浪一点

        

白雾发现了好几个以前人们以为的误区。

        

高塔之主与扭曲之主,其实力量都来自于井。

        

人们以为的序列来自于高塔之主,史上第一个恶堕来自于扭曲之主,都是错误的认知。

        

因为早在井没有被发现的时候,井世界内就有了很多生物对应的恶堕身。

        

再就是最初的本源力量,包含了许多,生死,因果,时空,乃至掌控自然界的种种元素的力量。

        

这些力量或许属于沉睡状态的井带来的,不过虽然高维生物可以感知这些力量,但运用的效果很弱。

        

而当井被真正打开之后,这些力量,其实也算是某种规则,随着井扭曲而变得强大起来。

        

白雾梳理了一下迄今为止,发现的所有线索,然后根据这些线索,将整个时间线,以及很多以前不清楚的事情,推断出了一个大致轮廓。

        

时间线大致可以按如下划分——

        

上古秩序文明时代。 

        

凛冬时代。

        

井时代。

        

人类文明时代。

        

高塔时代。

        

如今算是高塔时代末期。

        

如果自己赢了,那么下一个时代,就跳回人类文明时代,如果自己输了,那么下一个时代就跳回井时代。

        

历史是一个轮回,哪怕扭曲的历史也无法逃过这个规律。

        

白雾想到也许自己会失败,忽然也有了动笔的念头,于是他开始将一切记录下来。

        

他的记录简单多了,毕竟高塔之主已经有记录了。

        

“在上古秩序文明时代时,高维生物们靠着可以感知各种源力量,展现出各种神通。”

        

“到了凛冬时代,他们发现这些力量很难帮他们撑过那个气候极度恶劣,能让全世界绝大多数生物灭绝,让食物链重新洗牌的各种灾难。”

        

“于是井时代到来。这个时代异常的精彩,却也异常的短暂。”

        

“当然,这种短暂不是说井,而是说开启了井的高维文明,他们经历了真正的灭绝。”

        

“井彻底进入苏醒状态后的几十年间,高维文明经历了险些灭绝,恢复,强盛,极度强盛,登峰造极,然后灭亡。”

        

“在恐怖的扭曲规则下,以高塔之主为首的极少数信封秩序的人,开始进入井中,来到了井的第四层。”

        

“他们试图在这座逆向高塔里,寻找关闭井的办法。”

        

“好在井只要陷入深度沉睡,那么井造成的一切,都是可以逆转的。”

        

“于是高塔之主与扭曲之主的漫长对决开始。”

        

“这场对决持续的时间远比人们以为的要久上很多。”

        

“二人一边对战,一边勘测因果,也就一边留下各种后手。”

        

“一个让自己的灵魂残念,化为各种启示。”

        

“一个则到处寻找信徒,让他们如同蛋一样被封印着,等待时机破壳而出。”

        

“两个人彼此算计。两人也都知道彼此的算计。套娃一般的互相折磨了很久。”

        

“高塔之主看到了自己的胜利,也看到了自己的死亡。”

        

“扭曲之主看到了自己的失败,也看到了因为不朽而留下的一线生机。”

        

“高塔之主知道扭曲之主会留下六个使徒。”

        

“扭曲之主也知道高塔之主会留下启示。”

        

“正如前面所言,他们也彼此知道对方所知道的。两个人就这么战斗了无数年。“

        

“真的是无数年,也许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时间的维度已经和正常人大不相同。”

        

“但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数千年,或者上万年的时间过去了。”

        

“整个过程,高塔之主一直在压制扭曲之主。”

        

“井没有陷入深度沉睡,但它带来的扭曲,很多已经消除。”

        

“到高塔之主封印扭曲之主的时候,绝大多数扭曲的痕迹已经抹除,极少数,或许保存在我们人类的神话典籍里。人们将一些东西看做是神迹,并且靠着想象力,进行文学创作。”

        

“高塔之主留下了启示。扭曲之主也完成了使徒的选择。”

        

“二人都是可以玩弄时空的人,在别人眼里,他们的事情有先后顺序。”

        

“比如井二是古代高僧,井四井五则明显生于井二之后上千年。”

        

“但对于这二人而言,井二,井四,井五,乃至农场里的那些四个k,都没有什么先后之分。”

        

“所以高塔之主为了破坏扭曲之主将来破塔而出,对那个尚未破壳而出的井四——做了手脚。”

        

“那个时候,井世界第四层,逆塔的某一层里,喷泉里还有井水……”

        

“所以在我的猜测里,我和井四虽然都与井呼应,在壳内就进入了井中,但井四却来到了一个尚且还有井水的井。到了我这里的时候,井已经枯竭了。”

        

“不对,枯竭这个词用得不恰当,井水在高维文明的说法里,是由万物情绪,思想转变而来,它不可能枯竭,它维持着井的运转。”

        

“更大的可能性是,高维文明发现的第四层,其实也只是蕴含少量井水,一个比井时代还要扭曲千万倍的时代或许将会被扭曲之主开启。”

        

“前提是……他抵达第五层,也许在那里,会见到远比他们第一次进入井世界时,还要充沛无数倍的井水。”

        

“好在高塔之主打败了扭曲之主,为人类这个低维文明,争取到了时间。”

        

“井时代落幕。人类时代到来,人类虽然起点币那个文明要低,但成长性在目前看来,完全不输给上个文明。”

        

“如果我未能完成封印扭曲……请带着我们的意志,将这件事继续下去。”

        

停笔。

        

虽然留下了一个flag,但白雾不想玩什么勇者传承的把戏。

        

如果可以,做一个高效的勇者,一次性解决大魔王便好。

        

不过他没有狂妄到认为这件事自己一定能完成,所以还是留下了笔记。

        

当然,这样的笔记……其实也没有意义。

        

就连高塔之主也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如果自己失败了,下一个来到这里的,大概率是阿尔法……而不是下一任勇者。

        

白雾发现的最后的笔记,应该是在高塔之主,与扭曲之主进行大决战的前夕。

        

那个时候,高塔之主已经找到了封印阿尔法,关闭井的办法。

        

但也只能做到封印和关闭,所以难免会有些气馁。

        

于是才写下了这样的疑问——

        

真的没有办法彻底抹除扭曲,彻底杀死阿尔法吗?

        

高塔之主内心或许没有彻底否认这些可能性,或许他认为,序列一,序列二,是可以做到的。

        

白雾也没有否认这个想法,但他疯狂归疯狂,却也不会为一个只是猜测,基本处在虚无缥缈状态下东西,去耗费精力。

        

所以在这件事上,白雾决定按照已经有了成功先例的办法来做。

        

“集齐七罪,集齐拼图碎片。”

        

“拼图碎片需要我回到井外的世界,才能去搜集,眼下这里有材料,有图纸,我应该将七罪补齐。”

        

井四做过七罪,阿尔法做过七罪,高塔之主做过七罪,似乎跨越了那个门槛的最顶尖强者,都做过七罪武器。

        

白雾也终于到了这一步。

        

第四层进入第五层的办法,已经写明。

        

所以接下来他的任务,便是在第四层里,打造七罪。

        

他不知道要多久,也不知道世界会在这个过程里,被阿尔法弄得有多面目全非……

        

但他这一次,他必须耐着性子去做。

        

……

        

……

        

时间是永远不会停止的。

        

白雾开始研究起暴食的设计图纸,和暴君一起相互交流着。

        

打造七罪,并不简单,哪怕已经有了图纸,有了熔炉,要做到这一点,也需要相当大的工程量。

        

尤其是需要一些引子。

        

好在白雾很顺利,七罪的引子——是情绪。

        

一个能让暴君都变得羽翼丰满的人,自然不缺这个东西。

        

但解决了这个问题,也还有无数其他问题。

        

时间变得枯燥起来。

        

有时候研究累了,白雾便拿出了井四的序列协议。

        

试图参透。

        

他几乎没有拿出来过,因为白雾对井六,始终有所提防。

        

当初为了拿到序列,井六可以说非常配合。

        

白雾也始终对井六有些戒备。

        

后来阿尔法到来,一眼看破井六,白雾甚至觉得,自己还是太低估井六了。

        

如今井六消失了,他也就有了时间去研究。

        

他对这个序列协议有过许多幻想,最好能够超越高塔之主的序列4规则封印,超越阿尔法的序列3不朽。

        

但显然,这个想法有些痴人说梦。

        

白雾也始终无法看透序列协议。

        

不过他每一次打开,似乎都感觉到,那些蚯蚓乱爬一样的东西,似乎多了一些意义。

        

从无比晦涩的状态,从一个完全看不懂,脑海里没有任何画面的状态,变成仿佛能感受到某种东西的状态。

        

接下来的无数天,他都是这么度过的。

        

一边锻造七罪,一边研究序列。

        

……

        

现实世界,蜀都。

        

随着食城,百川市,灯林市的拼图碎片搜集完毕。

        

五九所率领的末日拼图碎片搜集小分队,已经精准无误的集齐了好几个城市的末日拼图碎片。

        

期间也遇到过一些强大的生物。

        

强大到天下无双的聂重山也不得不用全力对付。

        

但无论什么样的碎片守护者,五九始终会在其死后,做出一些类似祷告和祭奠的动作。

        

仿佛在某个世界里,五九和他们是多年相识的老友一样。

        

有时候郑岳觉得……五九不像是五九。

        

但更多时候,他只是觉得,五九成长了。

        

又一枚碎片到手,那副绘卷渐渐从让人摸不着头脑,变得有了框架。

        

许多人也都察觉到了,四个末日拼图碎片为一个整体。

        

但这些四个一整体的碎片……似乎又能与其他整体,组成一副绘卷的一部分。

        

五九几乎不会歇息,都是郑岳一路上在喊休息。

        

出于对郑岳的照顾,他偶尔会停下。

        

不过有时候,他会选择继续前进。

        

这种高强度的碎片搜集,众人多少有些跟不上。能够跟上五九的,也只有聂重山。

        

“暂停暂停,我累了,五九,让我歇会儿,缓缓,这个大家伙,刚刚耗费了我太多精力,施展镜花水月很累的好不。”

        

郑岳不想走了。

        

五九打量了郑岳几眼,确信对方只是犯懒了,而不是真的疲惫不堪:

        

“我们必须要快,白雾还在等我们。”

        

“白雾……”郑岳觉得五九可能是不愿意接受现实。

        

众人都以为,白雾大概率是死了。

        

他已经太久没有出现。

        

最后的高塔大撤退,只有白雾和黎又留了下来。

        

恰好这两个人……对于五九来说都挺重要的。

        

如今五九变成了恶堕,这也意味着另一个对他极为重要的人,无法与他长相厮守。

        

郑岳想说些什么。

        

五九说道:

        

“他没有死,我在变成恶堕身之前,我的恶堕曾经见过白雾。”

        

“他……的确遭受了一些苦难,但也在以他自己的方式,对抗扭曲。”

        

深红与五九完美契合,在人类形态转变为恶堕形态的过程里,五九得到了深红的认同与记忆。

        

在深红死前的最后一幕画面,五九看到了白雾血肉消散,拼尽全力想要拯救自己的样子。

        

他不知道那场大战的后续,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事情,去回应白雾。

        

他相信自己与白雾,一定会在某一个地方再次相遇。

        

……

        

……

        

井世界中,白雾与暴君没日没夜的研究着七罪,研究着序列协议。

        

要搜集末日拼图碎片,打造七罪,都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白雾并不去想这些。

        

灯林市里,井四与科学家们,也同样日夜不分的研究着足以对抗扭曲的武器。

        

同在灯林市,第三名追猎者诞生。

        

在尹鹤与追猎者的仪式下,初代终于掌握了万相法身。

        

这些人类势力最为强大的个体,都在不断地提升自己,消除了往日的种种隔阂。

        

为即将到来的战斗,贡献自己的力量。

        

未知的某个地域里,僧人牵着白鹿,白鹿驮着一名黑裙少女,少女牵着气球,与周围的两名女孩轻声交流着。

        

她们不知道要前往何处,这三个遭受过人间最为惨烈折磨的女孩,只是想要跟着那名僧侣。

        

以为他似乎带着一种能够洗涤人内心怨气的平和。

        

僧侣所前往的地方,是灯林市。

        

在蜀都市内,五九为首的末日拼图搜集分队,也在不断的斩杀碎片守护者。

        

加上此前搜集的,以及该隐曾经搜集的,他们已经集齐了半数以上的碎片。

        

而他们的脚步也越来越快。

        

所有人都在努力,在高塔破碎,扭曲降临后的如今,在仿佛是下一个井时代降临之前——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