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喜欢我的男同桌舔下面/宝贝下面别穿东西

      

“可以,等奥尔格将军回来,我们再商讨一个可行的方案,扬马尔公国不比科米公国,那里的人应该有了防备,我们再贸然进攻,恐怕会得不偿失。”

        

刘国能很像一口气吞下扬马尔公国的,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盲目,扬马尔靠近托木斯克,一旦托木斯克和扬马尔合兵一处,斯拉夫人层层抵抗,那她这一只敌后大军很可能会被缠住,要打就得速战速决。刘国能目标直指扬马尔公国,而此时的扬马尔公国也是一片乱糟糟的,面对随时而来的东方大军,扬马尔公国的人们岂能不恐慌?

        

老公爵基卡夫却一言不发,阿列克佩罗夫家族的贵族们也在保持沉默,没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如今的扬马尔公国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本来按照基卡夫的想法,是进行观望,而不是搅和进去。可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了基卡夫的预料,东方人不可思议的越过了秋苏明丛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了库苏泊,占据了马斯里城堡,直接导致整个科米公国群龙无首,如同一盘散沙。基卡夫不想让扬马尔公国搅和进去,但现实有些残酷,科米公国的贵族们忙着自保争权,东方人一点羁绊都没有,进攻扬马尔公国不可避免。现实的残酷性,让基卡夫不得不做出选择,坐山观虎斗看来是不行了。在扬马尔公国内有着两个声音,一个是消极抵抗,将东方人往托木斯克方向逼,另一个声音是趁着东方人立足未稳,主动进攻,打击东方人的嚣张气焰。

        

“叶拉克,你想让扬马尔公国陪着你去死么,科米公国现在什么样子,你看不到吗?东方人越过丛林,势头正足,你让公国子民去进攻东方人,到底是何居心?”

        

“难道我说错了么?东方人越过丛林,孤军深入,辎重一定不足,又没有骑兵,何须怕他们。科米人被打垮,主要是因为他们毫无防备,东方人又是突袭,更何况,科米人一直都不擅长打仗,满是懦夫,让东方人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又有什么奇怪的?我们扬马尔公国兵马还在,有什么理由怕他们?”

        

两个公国贵族在城堡客厅里吵了起来,将整个客厅搞得乱哄哄的,基卡夫阴沉着老脸,仿佛要吃人,这些老贵族们,简直太让人失望了,最让他生气的是连阿列克佩罗夫家族的人也加入到争吵的行列中。年纪大了,身子骨不是太好,基卡夫在仆人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象征着公国权力的拐杖砰砰的敲着地面,“都住嘴…”

        

阿列克佩罗夫家族的人对基卡夫畏惧的很,当即很多人乖乖地战到长桌左侧,这场哄闹总算被摆平,看着厅中贵族们,基卡夫枯树皮一样的面庞满是冷笑,“你们全都是我公国贵族,一方领主,就是这样商量事情的么?东方人还没来,你们就先自己打起来了,嘿嘿,可真是厉害呢。叶拉克,你觉得我们什么都不做就可以了?”基卡夫将矛头对准了叶拉克,此时的叶拉克完全被弄蒙了,他刚才也知顺口一说,哪有什么深思熟虑,踌躇了半天,才回答道,“老公爵,东方人来势汹汹,我们主动迎上去,恐怕讨不到好处吧?”

        

叶拉克这哪里是回答,不如说是另一种询问,基卡夫相当失望的摇了摇头。显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基卡夫又将目光对准了另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身材不仅不魁梧,还有些矮小,手持一把镶嵌蓝宝石的短剑,头发也有些发红。

        

这个人叫瓦基里,是阿列克佩罗夫家族最杰出的年轻人,也是基卡夫老公觉得孙子,一直被看做最有希望的继承人,“瓦基里,你有别的想法么?如果有的话,暂且说上一说。”

        

瓦基里刚才一直站在角落里,厅中的争吵并没有影响到他,听基卡夫问起,当即出列道,“其实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到底该如何做,不在我们,主要看东方人的意思。如果东方人执意要消灭我扬马尔公国,那我们即使自知不如,也不得不战。可要是东方人有其他选择呢?或许他们并不像传说中那么蛮横。”

        

瓦基里说完话,就看到基卡夫站直身子,有些高傲的扫视着那些沉默的贵族,“都听到了么?这才是最好的答案,打不打,要看东方人是怎么打算的。瓦基里,你明天就去见一见东方人吧,看看他们到底是如何想的,这仗能不打就不打。”

        

瓦基里神色一动,难掩心头喜色,如果这件事能做的漂亮些,对继任大公爵是大有裨益啊。厅中有些人嫉妒的看着瓦基里,这些人心中也明白,如果这件事做好,那瓦基里的威望会更进一步,再加上他又是基卡夫最出色的孙子,继任大公爵的事情恐怕无人能抵挡了。可是嫉妒归嫉妒,谁也说不出什么,谁让他们刚才参加争吵了呢,最后也没说出有用的见解,本来想法就是瓦基里提出来的,由他去做,那再好不过了。希望东方人足够野蛮,最好能一刀杀了瓦基里。

        

刘国能却对扬马尔公国的事情毫不知情,依旧按部就班的准备着进攻事宜。扬马尔与科米之间隔着一条佰朝拉河,北面便是高耸入云的乌辛斯克山,所以想要一口气拿下扬马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佰朝拉河附近,大片土地隶属于科米公国北部贵族里罗达,随着马斯里城堡陷落,里罗达的势力显然成了下一个目标。

        

休整一天,奥尔格率刚组建的骑兵直冲佰朝拉河,一身金色贵族长袍,头戴金冠的大胡子里罗达,为了应对东方人的进攻,费劲千辛万苦拉起了一支四千余人的队伍。不过双方一接触,里罗达才发现差距有多大。奥尔格将骑兵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从南向北正面冲击斯拉夫人的阵地,另一部分直接绕到后方偷袭里罗达居住的费耶里城堡。

        

奥尔格麾下并非正规骑兵,可战术素养比斯拉夫人不知道高出了多少,里罗达临时组建的兵马有农夫铁匠还有犯人,这些人素质参差不齐,长武器又少,还没有抵御骑兵的高大厚重的盾牌。毫无意外,里罗达的兵马被冲击的像一群飘零的树叶,东倒西歪,很多人看到同伴惨死在眼前想,吓得转头就跑,整个阵型乱作一团。

        

里罗达一身金色贵族服,生怕别人看不到他,队伍一散,几个云府骑兵就兴奋地朝着里罗达冲去。里罗达身子打颤,打马焦急的逃命,他太紧张了,紧张地连头顶的金冠都掉在了地上。等到里罗达回到费耶里城堡,草地上蹲着成群的俘虏,东方人正笑眯眯的等着里罗达束手就缚呢。

        

里罗达想努力反抗一把的,可他的努力连点浪花都没翻起来。奥尔格并没有太多表示,毕竟他真正的目标是扬马尔,要怪只能怪里罗达挡住晋北军的路。刘国能随后赶到费耶里城堡,部署下一步行动计划,就在这时,卫兵传信来,说是瓦基里到了。

        

费耶里城堡中,陈耀峰和瓦基里相对而坐,刘国能和奥尔格并没有到场。一个费耶里,还不值得刘国能亲自来谈,整个托木斯克,恐怕也就基卡夫配跟刘国能说句话了。虽然是谈判,但不可能有什么公平,瓦基里一脸焦急,陈耀峰却眯着眼,有种想睡觉的样子。

        

“这位将军,东方大军远道而来,到底是何意?我们扬马尔公国并没有派兵参与东征,咱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吧,东方大军执意要进攻我扬马尔公国,是否有些不讲道义了?”瓦基里开门见山,没有任何隐瞒。陈耀峰微微皱眉,这个斯拉夫小子看上去不凶悍,说起话来却是厉害得很。

        

倒是有些好奇,扬马尔公国真的没派兵掺和?不过就算是真的又如何,既然来到了托木斯克,扬马尔公国也没有放过的必要,“那又如何?我们想打就打,如果道义有用,你们斯拉夫人还会发动东征么?哼,你们斯拉夫人不是一向以实力说话的么?”

        

瓦基里不客气,陈耀峰更不客气,甚至有些挑衅,管你扬马尔公国怎么样呢,只要拦着晋北军的路,那就要打。瓦基里被噎得够呛,这个东方将军还真够野蛮的,却又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东方人势力强横呢?

        

不过瓦基里从陈耀峰的话语中也听出一点其他味道,好像东方人也不是非打不可,一切还有商量的余地,否则东方将军就不是冷嘲热讽,而是直接送客了,“呵呵,东方大军自然是厉害的,我扬马尔公国肯定阻拦不住。可是将军想过没有,如果我扬马尔公国的人齐心协力抵挡,到时候你们恐怕也讨不到太多好处吧。”

        

“一群绵羊再怎么勇猛,也伤不到老虎”陈耀峰大约猜到了瓦基里的来意,所以右手放在桌面上,嘴角含笑,一副吃定瓦基里的样子,“其实,我们刘将军给了你们一个选择,只要你们发兵和我们一起进攻托木斯克,视自己为大明子民,效忠我大明,我们保证不会动扬马尔人分毫,今后还会尽心尽力的帮助你们。”

        

瓦基里还算俊朗的脸变得阴沉,这个东方将军太霸道了,话语简单,但意思却表达的非常清楚。扬马尔公国只有一条路,要么跟着东方人攻打托木斯克,彻底和波耶贵族撕破脸,要么让东方人打,让东方人踏着扬马尔人的尸体进攻托木斯克。

        

瓦基里知道爷爷基卡夫的心思,如果可以的话,基卡夫不想扬马尔过早的卷入到战乱中去,可眼下,东方人似乎没有太多的耐性。陈耀峰站起身,突然眉头凝起,右手抬起,用力捶了下桌面,“小子,本将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我们会给你一天的时间,明日酉时前,要么来佰朝拉河投降,要么就等着丧命。”

        

“一天时间….这…这太少了….”瓦基里怒不可遏的站起身,这个东方人太欺负人了,一天之内决定扬马尔公国的未来,是不是太草率了,简直就是欺人太甚。陈耀峰撇撇嘴,整了整自己的软甲,“一天时间不少了,要不是我家刘将军仁慈,有好生之德,一天都不用给,现在就可以打到下佩沙,就凭你们,能拦得住?行了,赶紧回去吧,记住只有一天时间,当然,你也可以去偷偷告诉西边那些家伙,让他们来帮助你们守扬马尔。”

        

“你…”瓦基里甩甩袖子,半句话也说不出,气呼呼的离开了费耶里城堡。莫看陈耀峰刚才嚣张得很,等瓦基里走后,也不禁迷茫起来,内心里是希望扬马尔人识相的。

        

就像瓦基里说的那样,如果扬马尔人拼死反抗,对晋北军来说肯定不是好事,因为晋北军最终的目标还是制造混乱后,夹击秋苏明丛林的蛮军,灭掉日耳曼骑兵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没过多久,刘国能也奥尔格就从二楼走下来,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二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尤其是奥尔格,两只眼睛瞪着,好不吓人。陈耀峰拱着手将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刘国能却并没太多的关心,“先不用管扬马尔那边了,刚刚南边传来消息,日耳曼人刚刚从基洛夫方向逃走了。”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刚刚打下科米公国,消息传的这么快?也不可能啊,就算科米出事,消息传出去,日耳曼人想做出反应,也不可能这么迅速啊!”陈耀峰脑袋有些疼,千辛万苦越过秋苏明丛林,不就是想一举灭掉日耳曼骑兵这个心腹大患么,可现在好了,托木斯克东部各国的问题还没折腾完,日耳曼人先跑了。

        

“具体情况只能稍后再问了,现在日耳曼人跑掉,我们只能把所有精力放到托木斯克人身上了,哎,当真是功亏一篑,算是日耳曼人命好吧!”

        

刘国能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想要追击,也不可能,日耳曼人清一色精锐骑兵,怎么可能追得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