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夹巧克力棒_美女刑警被迫带乳环的小说

因为佩恩的反应并不是听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狂犾,也不是听到豪言壮志之后的赞许,而是意外。

        

他没想到列音说出的这番话,但他明显对这番话有感觉!

        

————————————————

        

这是混淆之章,正文早8点左右全文替换。您如果提前订阅了就在书架界面手动下拉刷新一下,否则就要等起点app发现内容变化之后的更新,要几个小时。

        

————————————————

        

然而这时佩恩站起身,对木叶天团沉声说道:“我要离开了,我的出发点本身就是错的。如果木叶也喜欢和平,那么和平就会降临。否则世界会感受到痛。”

        

说完,他的身躯缓缓软倒在座位上,猿飞日斩一愣,然后再一眨眼,咦?

        

他一个健步扑到对面,只见一个头戴木叶护额的下忍缓缓醒来,茫然睁开双眼。

        

“感知班的雷门越厉?怎么是你!”

        

“啊?我?我明明在边境跟随美村队长巡逻啊?”

        

雷门越厉一脸震惊环视四周,还用紊乱查克拉的方式刺激自己,以确保不是出在幻术中。这里他都没来过,但是显然是在木叶村。

        

“我怎么回来的?啊!我想起来了,能飞的人!”

        

“这是火影大楼!把你的经历完完整整的讲一下,不要有任何遗漏。”水户门炎扫视四周,然后说道:“宇智波列音,你可以退下了。今天你所见到的事情都是村子最高等级的绝密,无论对谁都不可丝毫泄露!”

        

“等下!”猿飞日斩突然叫停。

        

“列音,你刚才对佩恩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严厉的问:“你和佩恩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系吗?”

        

“三代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突然开口让我感觉像是在传递什么特殊的情报!”

        

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团藏的表情太精彩了,惊讶混合狂喜,狂喜混合狠毒。

        

然鹅,宇智波列音一脸坏笑:“什么啊?这就是一段里的台词,他说出了上句,我觉得有趣,就接出了下句而已。”

        

“你还有时间?开什么玩笑!说!你到底在向他透露什么情报!”

        

志村团藏眼珠通红的程度堪比打开写轮眼,然鹅,列音稳坐钓鱼台,并且挥舞鱼竿:“我为什么不能有时间?你以为我实力提升飞快就是修炼很辛苦?其实我只是随便练练罢了。”

        

我开挂了我会告诉你吗?

        

果然,鱼钩顺着团藏的嘴就甩了进去,团藏感觉他接近事情的真相了:“到了这种时候还要砌词狡辩!还想用这种鬼话想骗过我们吗?真是个撒谎成性的劣种!那你倒是说说看,这是哪本没出版过的啊?现编一个书名对你来说不难吧?”

        

“抱歉哦,出版过,村子里就能买到,名叫《根性忍传》,去看吧。”

        

猿飞日斩顿时一愣,眼珠放大。只听志村团藏怒喝:“哈!真的吗?你不继续编编了?万一真有这本书你可害人不浅,我这就去把作者宰了!”

        

突然,他感受到猴子诡异的目光,只见猿飞日斩哭丧着脸:“你打不过。”

        

“什么!你说我打不过宇智波列音?猴子——”

        

在团藏的咆哮声中,猿飞日斩平静的说:“不,我是说你打不过自来也……”

        

他不再搭理如遭雷劈的团藏,转而面对列音:“宇智波列音,你之前为什么不汇报佩恩的眼睛有异常的情报?就算你没想到那是轮回眼,你情报收集课是怎么上的!那明显是个重要情报啊!”

        

“呃……三代大人。”列音想了想,说:“收集情报什么的我还没学过呢,我在忍校学的都是火之意志。”

        

看到三代老头面色紫黑,列音又补了一句:“去之前我都说了两遍我不合适,你非要派我去不可。我那不是谦虚啊喂。那我先走了三代大人?你没事吧三代大人……”

        

————————————————

        

这是混淆之章,正文早8点左右全文替换。

        

————————————————

        

在火影大楼上演闹剧之时,远在雨之国,小南也在等长门做决断。

        

只听长门说道:“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佩恩六道的秘密看来没有泄露。坏消息是我们一直都错了。木叶一直不知道轮回眼的存在,但是现在知道了。”

        

小南无比惊愕:“不知道?自来也老师没有告诉木叶?啊,那岂不是之前木叶的种种行动,我们完全做了错误的解读?”

        

“是啊,全错了,所有的预判也都没用了……好在木叶的选择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长门说话间不见沮丧,反而很高兴的样子,轻声说道:“游龙当归海,海不迎我自来也。他是妙木山的仙人,和木叶有什么关系?”

        

小南完全能够理解长门的释然:“是啊,真好的。可是,我们算是弄巧成拙了吧?木叶的反应是什么样的?雨之国难道要因为我们而再次卷入战争……”

        

“战争是永远无法逃避的,木叶终归还是那个木叶,杀死我父母的木叶从没改变。”长门心情复杂,但是忽然想到刚才那一幕:“不过宇智波列音真是个有趣的人,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怎么了?”

        

“他看过《根性忍传》,张口就来。”

        

小南一阵无语,而长门转为凝重:“这一次去的路上,我被宇智波斑拦截。”

        

长门关心则乱顿时惊呼:“什么?”

        

“没有发生冲突。他应该对我的能力也很忌惮。”

        

长门提道宇智波斑时其实更忌惮,只是他自己没察觉。他想了想,说:“宇智波斑的时空间忍术先不说,他的幻术实在太强了。他能随手修改一个上忍的记忆。我今天亲眼所见,我甚至害怕他偷偷修改你的记忆。”

        

小南十分惊讶:“你相信他是真正的宇智波斑了?忍界修罗怎么可能藏头露尾?”

        

“只是称呼上的习惯,弥彦说过,自称宇智波斑的不是罪犯就是白痴。”长门若有所思:“我所想到的是,轮回眼瞳术中也有幻术,只是我一直没能获得。但我感到宇智波斑一定知道那是什么幻术。如果“月之眼”计划开始进行,那他接近我的真正目的可能快要揭晓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