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哄女朋友做羞羞的事情_语文老师好大的胸

“别瞪我,就你那点力气,留着回去跟你娘们使去吧。”

        

秦朗轻飘飘地拍了拍尼克的脸,“我的要求,希望你能够仔细的考虑考虑,要不然后果会怎么样,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完这句话,不去看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的尼克,秦朗招呼着,便带着沐语嫣和林幼楚离开了。

        

走出办公室后,林幼楚吞了口唾沫,有些惶恐的道,“秦朗,刚才你做的是不是有点太过火了?这里怎么说也是柯蓝啊,是他们的地盘。

        

说好的打人不打脸,你还打了那家伙的脸,关键那家伙还是柯蓝当地武装的三号头目……

        

那家伙怕是要被气死了,尤其是刚才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他眼珠子为什么能够凸的那么明显,这难道是人种的差距吗?

        

真神奇!”

        

沐语嫣扶着额头,望着自己这天不怕地不怕的闺蜜,有些无奈了。

        

刚开始说的那两句,她还以为林幼楚变了性,居然担心起这个来。

        

结果,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关注点居然是尼克的眼珠子能够凸出来那么明显?

        

有没有搞错? 

        

这里是柯蓝当地武装的办公大楼啊,都是当地武装的人!

        

但凡尼克没有在龙国留过学,但凡他不知道龙国的强大,刚才就肯定会发生冲突,继而她们就会被柯蓝的当地武装给团团围住。

        

这里是柯蓝的办公大楼,哪怕是守家的老黄等人全部赶来,都救不走她们!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要是尼克喊人,刚才我们就会被堵上,再也离不开这里了!”沐语嫣用手指头戳了戳林幼楚的脑门。

        

林幼楚浑身打了个激灵,走了没几步,跟着就身子发出了轻微的颤抖。

        

“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哪儿去了?”沐语嫣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教训道。

        

林幼楚抿着嘴角,扭捏的揪着她的衣角,“语嫣,我憋不住了,刚才在那家伙办公室喝了太多的咖啡!”

        

看了一眼走廊里面时不时走过的柯蓝人,目光里带着些许的贪婪,林幼楚放弃了沐语嫣,改抓着秦朗的胳膊,“你陪我去趟厕所呗!”

        

“走,正好我也想方便方便!”

        

秦朗嘴角微微上扬,在林幼楚的扭捏的两条大长腿上扫了一眼。

        

……

        

一刻钟过后,

        

尼克办公室,一名穿着制式服装的当地武装人员走了进来,低着头,说着柯蓝本国语言,“尼克先生,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那群龙国人走了吗?”

        

尼克手里把玩着一只手枪,眼底深处,带着一簇跳动的火焰。

        

“离开前有一男一女上了趟厕所,随后便离开了。”那黑人回答完后,主动的问道,“尼克先生似乎对那几个龙国人很不满,需要我带人去将他们给……”

        

黑人对着自己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试探的看向尼克。

        

“暂时不要这么做,派几个人跟踪他们,找到落脚点,等我的吩咐。”

        

尼克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在柯蓝,是他们当地武装当家做主,不是龙国人!

        

在他的办公室还敢那么的嚣张,甚至胆敢拍他的脸,是谁给秦朗脸的?

        

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不就是提前跟邻国的理事馆打了个招呼?

        

今天不能动,明天呢?

        

柯蓝这么乱,谁知道会波及到谁的生命?

        

再说了,在柯蓝,他一呼百拥,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为他卖命!

        

柯蓝没有机场,秦朗等人要离开,必须会经过那条去邻国的必经之路。

        

死在边境,就算是龙国,又怎么能将子虚乌有的罪名冠在他们柯蓝的头上?!

        

跟他玩儿?

        

找死!

        

尼克望着大玻璃窗外,神色之中,愈发的凶厉了!

        

……

        

“真舒服啊……”

        

林幼楚靠在座椅上,伸了个懒腰,“还真别说,柯蓝这里连马路都没有几条,厕所倒是挺干净的。”

        

沐语嫣狐疑地瞥了一眼右侧的秦朗,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东西,结果这家伙上了车就闭着眼睛。

        

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陪着林幼楚上厕所的途中,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咦~这柯蓝居然还有大金杯?!”

        

林幼楚看着窗外颠簸而过的一辆金杯面包车,惊呼出声。

        

在这异国他乡的,能够见到这熟悉的车子,颇有一番惊讶。

        

沐语嫣心情有些不好,总感觉有些不对味,不高兴的道,“龙国的一些国产车,在国际上大多数,都是销往了这些小国,在这里见到,也不算意外,没有必要这么吃惊。”

        

她不去看林幼楚,而是看向了闭着眼的秦朗,好奇的道,“我们现在把当地武装力量也给得罪死了,现在怎么办?

        

今后在柯蓝,我们肯定是会被处处针对的。

        

要不我们还是回国吧,除了柯蓝,别的一些小国也可以当做建厂的选择,不是非要这里不可。

        

没有必要跟他们硬碰硬。”

        

她怕秦朗会继续鲁莽下去,虽然知道他的背景,也知道他的厉害。

        

但再怎么说,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就目前秦朗带来的那些人,加上她带来的保镖,一块儿也没有八十人,怎么跟柯蓝的当地武装拼?

        

“干嘛要走?跟柯蓝人低头吗?

        

为什么要低头呢?他们比我强大不成?”秦朗闭着眼睛,轻声地喃喃。

        

沐语嫣摇头,“不是说柯蓝强大,只是你提的那些要求,尼克不会答应,其他的头目更不可能答应!”

        

“所以,哪怕今天不会,以后柯蓝也会对我们下黑手?”秦朗打了个哈欠。

        

沐语嫣沉吟了一会儿,默认的点头,声音里带着哀求,“一定是这样的,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管什么事情,都以后再说好不好?

        

他们的人太多了,你会很危险的,别这样把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行不行?我真的很害怕你会出事……”

        

“别怕……”秦朗睁开了眼睛,揉了揉沐语嫣那一头柔顺的长发,冷笑一声,“我提的要求,他们答应最好,不答应的话,我有办法逼着他们答应!”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越野车的后方,响起了一道巨响。

        

车上的军子,林幼楚,沐语嫣三人纷纷回头,只见那一栋最高的当地武装办公大楼,有一股浓厚的黑烟,滚滚的升腾而起。

        

咕噜!

        

沐语嫣和林幼楚对视一眼,皆是惶恐不已。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再结合秦朗刚才说的那句话。

        

他把柯蓝三号头目的脸给打了不说,离开前,还直接把办公大楼给

        

炸了?!

        

别说这两个女人了,就连军子,都是心里震撼不已。

        

默默地打开了越野车的音响,一道激昂人心的音乐,震荡了起来。

        

“依维柯~大金杯,拉完死人拉骨灰~

        

哪怕事儿挺背呀~

        

啊~~

        

唢呐它在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