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到子宫里了小说/薇娇哼细喘办公室

        

他们衣服上甚至还有未干的水渍,再加上些许灰尘蒙在上面,岂止是看着不富裕,简直就像是两个落魄青年!

        

也就是说,现在的苏易和苏祁在别人眼里,浑身上下除了一张脸长的确实不错以外,真的就没有别的出彩的地方了。

        

两人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都不约而同的有些难看。

        

这还是自他们重生以后,第一次如此落魄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为了酥酥,只是形象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两个人正了正神色,也打算从vip通道过去,结果却被工作人员给拦了下来。

        

“慢着,这里不准进去,请去那边排队。”

        

懒散的声音带着些许轻视的意味,苏易挑了挑眉。

        

“凭什么不让人进,刚刚不还有人走了?”

        

苏易说的是走在他们前面的江靖川他们,只是这话刚一说出来,眼前的工作人员面上的嘲讽之意也就更加明显。

        

“不让进就是不让进,在这里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进就去排队,不进就给我赶紧走!”

        

看守通道的工作人员本来还有些困意,被这两个一看就没什么钱的穷小子一打扰,顿时精神起来,心里也升起些许烦躁,语气更是不耐烦。 

        

“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再在这里扰乱秩序,我可就要喊保安来了!”

        

眼看两个男人的神色逐渐阴沉,工作人员也有些心里发虚。

        

“讲道理,为什么这里不让进?明明我们……”

        

“我说两位,你们自己有点自知之明好吗?这儿是vip通道,什么是vip不知道?”男人抱胸站着,注意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胆子也大了起来。

        

“走这条路的人都是什么身份?就刚刚进去的那个也明显就是一大少爷,就你这身行头,算个什么!”

        

工作人员的话越来越嚣张,而他面前的苏易和苏祁面上的神色也就越发难看。

        

“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不像是能走这条通道的人?”

        

苏易上前了一步,目光炯炯地盯着跟前那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会儿面色阴沉,紧握双拳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摄人的意味,惊得工作人员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可能服输。

        

想着大庭广众之下,这男的就算再怎么冲动也不可能动手,工作人员便就没多么怂了,直到现在,仍旧嘴硬着逞强。

        

“就你们穿的那身破衣服,还想着自己是什么有钱人?做戏麻烦你做全套好吧!”

        

看到男人那副侮辱人的神情,苏易没有再继续反驳,而是冷冷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高高举起。

        

“瞪大你的狗眼给我看看,这是什么?”

        

工作人员原本还以为苏易抬手是要打自己,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然而意想之中的拳头并没有落下。

        

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睁开眼睛就看到那张在阳光下几乎折射着光泽的黑卡,忍不住头冒冷汗。

        

“开……开玩笑的吧?”

        

工作人员忍不住喃喃自语,向前凑近了一步,仔细观察着,很快就证明了这是一张货真价实的黑卡。

        

难道这两个人……真是什么有钱人?

        

意识到这一点,工作人员的脸色“刷”一下苍白了起来。

        

“不知道我们现在还有没有这个资格走了。”

        

苏祁紧随其后,一双冷然的眼睛紧紧盯着面前这个已经完全被吓破胆的男人。

        

“当……当然可以!”男人此时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面上也是仓促堆积起来的尊敬。

        

现在的他简直叫苦不迭,毕竟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轻视的这两个青年竟然大有来头,连黑卡这种东西都能随随便便地拿出手。

        

周围的人群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幕,丝毫没想到,眼前这两个穿着一般的男人竟然身份不一般。

        

于是刚刚还在嘲笑两个人身价低的人们立刻起哄了起来。

        

“哇塞,长得帅又有钱,看起来还比刚刚那个要年轻一些,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今天的游乐园是怎么了,优质帅哥一个接一个,我觉得我又行了!”

        

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苏祁和和苏易心中却只觉得烦躁,那一张张似乎向金钱和权势低头的人的脸,陌生又疯狂,然而在他们眼里,却都是同样一副长相。

        

这就是世间的常态,只要有钱有势,不论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都可以完全被推翻。

        

不过正因为上辈子尝到了一无所有的滋味,所以这一世,他们才会更加想要扩展势力,不仅仅是想要抓住手里的东西,更是希望有足够的能力保护酥酥。

        

“两位,两位先生,你们请你们请!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二位,我……”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苏易原本是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但是因为着急寻酥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只是路过工作人员的时候冷冷留下一句话。

        

围观的群众离得远了一些,并没有听清,然而这句话却叫一脸苍白的男人当场便惊慌失措地跌落在地。

        

“前面那个是江氏集团的掌权人江靖川吧?大名鼎鼎的江爷,你会敬畏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有一点你忘了。”

        

男人的声音含带着些许毫不掩饰的恶意,似乎是在逗弄着老鼠玩一样。

        

“这家全市最大的游乐园并不是只有他江靖川一个大股东,你猜……另一个会是谁?”

        

不理会已经瘫坐在地上汗津津的男人,苏易和苏祁快步离开,走进了VIP通道,心里想着的却是那个笑容美好的女孩。

        

……

        

“江小北,你到底行不行啊?”

        

笑容明媚的女孩眼里含着星星点点的光,洁白的贝齿半露不露,精致的脸庞泛起微微红晕,几乎是让人过目不忘。

        

“可是酥酥,这个真的超级吓人的。”

        

刚刚从海盗船上下来的江小北腿软到几乎无法独自站立,在看身侧的男人也是一脸不舒服的样子,心里也总算是有了些慰藉。

        

苏酥皱着一张小脸,明晃晃的得意却叫人直看到心里去。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

        

“嘿嘿,坐着个害怕,但是要真出了什么事情,酥酥我一定给你担着!”

        

知道苏酥是在开玩笑,江小北并不在意,而是拍着胸脯坚定打着包票。

        

刚从vip通道里出来的苏祁和苏易一看这三个人之间其乐融融的画面,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如果没有这些糟心的事情,酥酥本应该是在他们的怀里的,骄傲着保证的,也应该是他们才对,哪里轮得到这江家的臭小子?

        

两个男人心中憋着一口气,但见到苏酥灿烂阳光的笑容,只得深深呼了一口气。

        

如果酥酥待在他们身边可以很幸福很幸福的话……

        

“我们……要不要上去?”

        

苏祁有些小心的说着,眼里泛起些许期待。

        

“趁着酥酥现在心情很好,说不定……”

        

“苏祁,你究竟是在期待什么?”

        

苏易有些嘲讽的开口,只是面色同样不佳,像是陷入了某种极端的复杂和痛苦。

        

刚刚说的那话也不仅是在打击苏祁,更是在敲醒他自己。

        

“我们都知道,犯下的错误究竟是怎样不可原谅的存在,现在上前去,除了毁掉酥酥一整天的好心情没有任何别的作用。”

        

他的声音低沉,语气却格外认真,分明是在阐述一个他们彼此之间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是啊,除了让酥酥想到诸多不愉快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办法让酥酥快乐起来。

        

他又究竟是在期待什么呢?

        

苏易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狠狠地把苏祁从头浇到尾,就连手指都忍不住的开始轻微颤动起来。

        

他抬眼,继续凝望着不远处的小人儿。

        

苏酥就像是阳光下跳跃嬉戏的小精灵,浑身上下每一处,无不在散发着诱惑人的气息,诱引着他上前,诱引着他无所顾忌的冲上去,然后将她揽进怀里,诉说着那句已经说过无数次,似乎没有尽头的话。

        

“对不起。”

        

像是有所感应,原本还在欢笑着的苏酥突然扭头。

        

然而身后除了人来人往的街道,随处可见的气球和冰激凌便再无其它,苏酥仍不死心,缓慢又仔细的描摹过每一处自己可以看到角落。

        

“酥酥,怎么了?”

        

江靖川看出来苏酥的异样,忍不住轻轻上前。

        

“总不能刚走到这里,就已经累了吧?”

        

江靖川一边轻笑着,一边又不等苏酥回话,单手一用力,就将还在原地发呆的苏酥搂进了怀里。

        

“我们酥酥真娇气。”

        

对上怀中小人儿略带些埋怨的骄横眼神,江靖川勾勾唇角,只好赶忙改口。

        

“是是是,我们家酥酥才不娇气,是江叔叔小题大做了。”

        

“这还差不多!”

        

苏酥收回视线,得意洋洋的轻微抬了抬下巴,那样一副任性中带着些许尊贵的气质叫江小北都给看呆了。

        

果然,酥酥现在这么大的变化,都是爸爸给宠出来的。

        

不过等他长大了,一定要比爸爸还要宠酥酥!只是现在……

        

江小北有些不自在的伸手捂住了眼睛,只从“不经意”间露出的指缝之中悄悄观察面前的两个人,忍不住嘴上“啧啧”了几声。

        

苏酥和江靖川就权当这个声音不存在,自顾自的就朝着下一个要游玩的项目走去。

        

等江小北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的两个人儿早就已经跑去了前面排队。

        

这样看起来,他还就真的像是捡来的孩子了!

        

江小北撇了撇嘴,还是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爸爸,酥酥!你们慢一点!”

        

“江叔叔?”

        

苏酥被江靖川抱在怀里,回头去看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江小北,疑惑的歪了歪头。

        

“没关系的酥酥。”江靖川安慰一般的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脑袋。

        

“他还年轻,那小身板确实是需要锻炼锻炼了。”

        

一边说着,江靖川一边隐晦的加快了脚上的动作。

        

你确定不是在因为江小北之前的“一大把年纪”而公报私仇吗?

        

苏酥无奈的抿了抿唇,心中暗自祈祷着江小北好自为之。

        

三个人走的不满,苏祁和苏易见了,也偷偷跟了上去。

        

一直在背后默默关注的感觉实在是称不上有多么美妙,甚至这两个大男人越看越眼红,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不顾一切的将苏酥抢走。

        

可是他们不能。

        

苏易遏制着自己心中节节攀升的念头,而身侧的苏祁依然红了眼睛。

        

“我就这样看着?”

        

他的声音喑哑,面色憔悴也满是痛色。

        

“我们这样跟了几天了,难道还不做点什么吗?”

        

苏祁上前揪住男人的衣领,从苏易好看的瞳孔之间,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凌乱的黑发在空中飘摇,满是放荡不羁的质感,全然没了之前的冷冽和无动于衷,他甚至都不敢想象,只是短短的几日,自己就已经从光鲜亮丽的苏家四少爷变成了现在的狼狈模样。

        

苏易的眼里满是血丝,映衬的他自己脸也多了些许狰狞的意味。

        

“我快受不了了,看着酥酥在别人的怀里笑得那么开心,而我自己却只能待在暗处偷窥的滋味,我真的是……真的是受够了!”

        

“想想办法吧,我想摸一摸酥酥,我想抱一抱她,或者……让她眼里有我也行啊!”

        

听着贴着自己耳边一般的近乎恳求的声音,苏易面上的从容像是面具皲裂一样,渐渐露出来同样不堪和脆弱的内里。

        

“酥酥不会接受我们的。”

        

“我知道我知道!”

        

苏祁几乎快要发了疯,只知道近乎愤怒的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可即便他青筋暴起,眼尾泛着难以抑制的嫣红,但眼里的悲哀就像是化不开的浓雾,让人看了心里涩涩的。

        

“想个办法吧苏易。”他似乎是慢慢恢复了冷静,带着哽咽的声音似乎更加能够打动人心。

        

“你也一定,很想很想再拥有一次酥酥的拥抱吧。”

        

苏易瞳孔一缩。

        

“酥酥要不要吃个棉花糖?”

        

江小北谄媚一般的站在苏酥的边上,小心翼翼得询问着。

        

开玩笑,现在酥酥在江家就是国宝级的人物,谁敢给她一点不自在?

        

更何况……

        

他也希望这样宠着她。

        

仅仅只有七岁的江小北快速抬头瞥了一眼女孩精致的面容,白皙的脸颊似乎开始渐渐粉嫩了起来。

        

“是那个长胡子老爷爷卖的吗?”

        

江靖川顺着苏酥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在旋转木马的边上,一个推着小摊的老年人。

        

他的摊位似乎是很受欢迎,好多小孩子围聚在一起,眼巴巴的看着那干枯手掌中攥着的棉花糖。

        

“是啊是啊,闻着味儿就知道一定很好吃,酥酥你要吃吗?”

        

江小北认真的点了点头,再次询问了出来,只等女孩一答应,便立刻飞奔上前为她买棉花糖。

        

他甚至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在人群中拔得头筹,结果就见苏酥一脸犹豫地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摇头拒绝。

        

“算了吧,这么甜的东西,吃下去一定会发胖的!而且买的人这么多,我还是不吃了。”

        

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句回答的江小北愣了愣,最后还是贴心的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酥酥不想吃的话,那我也不买了!”

        

原本只是客气客气,其实心里超级超级想吃的苏酥:……

        

其实你大可以不必这么坚定,对自己好点也不是不行。

        

苏酥一脸复杂的看着江小北认真的脸,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酥酥这么看着我干嘛?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江小北一脸疑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脸蛋。

        

“没有,你的脸上没有东西。”

        

苏酥深呼了一口气,马上就被江小北接下来的一句话气到心肌梗。

        

“哦,那就好没我还以为你其实是想吃棉花糖,只是不好意思说呢。”

        

……

        

大胆一点,你没有猜错。

        

再次对上苏酥复杂的眼神,江小北张了张嘴,只是这次没等他问出声,苏酥率先打破了沉默。

        

“没什么,看你是因为你长得帅气。”

        

“真的吗?”江小北期待的眨了眨自己大大的眼睛,浑身都透着一股子期待。

        

“真的,特帅。”

        

苏酥皮笑肉不笑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一旁的江靖川却已经笑得几乎停不下来。

        

“笨蛋,女孩子不喜欢问问题的。”

        

江靖川用力拍了拍江小北的小脑袋瓜,转身就径自走向了不远处,苏酥他们提到的那个小摊。

        

等他手拿着粉嫩颜色的棉花糖时,苏酥已经跟两个偌大的玩偶玩的不可开交。

        

他不动声色的靠近,然后凑到江小北的旁边,捅了捅江小北的胳膊。

        

“怎么回事儿?”

        

江小北扭头,接过爸爸手里的棉花糖,一脸老成的说着。

        

“不太明白,这两个人偶突然凑过来要跟酥酥玩游戏,并且无情把我自己抛下了。”

        

想到之前自己被那只蠢兔子拦腰抱起扔在一边的样子,江小北自己都觉得很委屈。

        

而这边,玩偶工作服下的苏祁和苏易,原本还心惊胆战的害怕酥酥能够把自己认出来,但效果竟然意外的不错。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伸手摸了摸自己头套,将头套戴的更牢固了一些。

        

这要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既然酥酥不想要看到他们,甚至看到他们就会不自觉的露出冷漠甚至厌恶的神情,那就只能隐瞒身份的接近。

        

这样的事情苏易已经有过一次的经验,上次他还假扮钢铁侠,陪酥酥在游乐园玩了一整个下午,不过也因为最后被酥酥识破,最后两人才会不欢而散。

        

想到这些,男人更是越发的小心。

        

而苏祁更别说,他毫无经验,假扮起人偶来毫无经验,简直就是肉眼可见的笨拙,不过倒是一直逗得苏酥哈哈大笑。

        

两个人就这样在炎热的天气下穿着厚重的工作服,这种程度几乎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但苏祁和苏易两个富家少爷却是坚持了下来。

        

他们头套下的脸已经涨的通红,汗水顺着鼻尖滴落,好不容易干掉的衬衣再次被汗水打湿,黏腻在身上很不舒服,但两个人硬是强忍了下来。

        

“谢谢你们,你们真好!”

        

看着游乐园里其它小朋友艳羡的目光,苏酥由衷地朝着面前的两个大玩偶致谢。

        

真好?

        

两个男人皆是一愣,随即便苦笑了出来。

        

他们才没那么好,要不然才不会把这样好的妹妹弄丢了。

        

苏祁和苏易直愣愣地盯着面前的小人,一秒都舍不得分开。

        

接着玩偶的身份,他们跟酥酥做了好多游戏,也终于如愿以偿的重新抱到了这个被他们放在心尖尖儿上的人,只是……

        

抬手,带着玩偶手套的手看起来庞大又笨拙,不过它刚刚轻轻揉过酥酥的头发,抚过酥酥的背脊。

        

它的面料柔软厚实,隔绝了皮肤,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是隔靴之痒。

        

但是……这已经是他们能够奢求到的,最好的东西了。

        

最后江靖川和小北也加入了游玩的队伍之中,五个人各怀着心思,度过了美好的一整天。

        

这一天下去,苏易和苏祁的体力差不多已经被消耗光,现在穿着这样一身沉重的衣服,光正常行走都已经很费力,更别说跑跑跳跳了。

        

只是即便已经筋疲力尽至此,两个人心里还是充斥着雀跃。

        

因为这一整天,他们都有切实的参与酥酥的快乐,甚至说,酥酥的快乐就是因他们而起,这种认知就已经足以让他们强撑着疲惫的身躯,只要苏酥一招手,立刻就能活力满满的跑过去。

        

“好了酥酥,时间不早了。”

        

看着女孩神采奕奕的侧脸,江靖川柔声说着。

        

“嗯,江叔叔,今天我真的很开心!”

        

女孩的声音稚嫩清越,充满喜悦的时候让人心肝都不由得一颤。

        

“以后也会一直开开心心的。”

        

江靖川微微一笑,牵起苏酥的手就要离开,结果却被两个玩偶人给拦住了去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