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这腿和腰能把我夹断

       

奔流不息的大河中蓦地有城池显示,如同海市蜃楼般,让众人极度诧异。

        

“是汴京!”完颜宗干最先轻呼一声。

        

他认得汴京城,因为当年他曾和完颜宗翰亲自领军攻破汴京,如何认不出那座城池是哪里!

        

琴声未停,诗盈完全寄心于琴声,不知外景,身旁的晴儿却是掩住了小口,她在汴京多年,自然对汴京城很是熟悉,可汴京这般的立体图,她亦是第一次看到。

        

看着河中那座汴京城,她如同置身汴京城前般,一时间仿若隔世。

        

天柱山、洞庭岛屿、汴京城……

        

这其中又有什么规律?

        

众人多是一头雾水,哪怕完颜烈也是紧皱眉头。

        

完颜晟却看了眼沈约,问了句,“难道说……沈先生见过此书显示地形的顺序?”

        

沈约摇摇头,如实道:“也是初次见到。”

        

完颜晟凝声道:“那沈先生如何知道朕翻的页数必出地形呢?” 

        

众人亦是一样的想法。

        

如非早就看过,如何能如沈约般笃定?

        

沈约笑笑,“因为方才皇帝在殿中翻书的时候,翻的就是此页,那时河流中就出现座城池,是以我知道翻到此页必有异常。”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哪怕完颜烈都是震惊,心道这如何可能?沈约那时候离金帝尚远,如何能在金帝翻书合书之间,就知道完颜晟翻的是哪页?

        

完颜晟凝声道:“沈先生觉得朕会相信你的解释吗?”

        

杨幺微有紧张,暗想若是闹掰了,三人如何杀出宫中是件麻烦事。他想到了诗盈,却不去想带出晴儿。

        

沈约笑道:“其实没有皇帝想的那么难测,因为皇帝在殿中翻书的时候,虽然短暂,但我还是看到了书中的“心部”二字,黄庭内景经每节以前两字定为节名,心部为黄庭经内景经第十节,方才我根据第一节上清分为两页进行字数估算,算一页有五十余字。上清之后又有上有、口为、黄庭、中池等节,我在数着皇帝翻的页数,知道皇帝方才应翻到心部那节,是以才做此判断。”

        

看着目瞪口呆的完颜晟,沈约淡然道:“我这么解释,不知道皇帝可相信吗?”

        

众人听到沈约的解释,均是嗔目结舌,难信世上会有这般细心的人物,可沈约说的偏偏合情合理,让他们忍不住将信将疑。

        

杨幺却想,若要做到沈约这般,不但要精研经书,对经书倒背如流,还有锐利如鹰的双眼,更有精心的计算。

        

这些说起来容易,可要在这种紧张、奇诡的环境下全部做到这些,那实在算是神仙所能。

        

如果这世上真有神仙的话……

        

完颜晟默然片刻,终于抚掌赞道:“沈先生真乃神人也。”

        

众人亦是这般想法。

        

完颜烈一旁道:“为何黄庭经翻阅到心部这节会出现汴京城的建筑?”

        

没人回应。

        

一旁突然有人道:“人体心脏至关重要,属于中位,难道说……这个地形图,是将汴京定为中心的位置?”

        

众人向说话那人看去,见到那人却是合剌。

        

完颜烈点头道:“听闻合剌自幼就随辽国进士韩昉学习汉文经史、执射赋诗,颇有才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合剌谨慎道:“这不过是中原常理,读书人多是知晓,颜先生实在过誉了。”

        

他少年老成,但终究还有年少心性,见众人议论异事,而沈约的见解着实让人印象深刻,不由想要参与其中。

        

可他深知自己能坐上这皇位继承人的位置,不是因为势力,而是因为因缘际会,是以始终抱着谨慎的态度。

        

沈约心道,这个完颜烈始终对合剌另眼看待,这其中又有什么门道?

        

完颜烈笑笑,反问道:“既然汴京为心部,那人有五脏,还有肺、脾、肝、肾四样,而黄庭经内正有这四节响应……难道说……”

        

他故意拖个长音,合剌已道:“这四节想必也是对应四地?”

        

完颜烈一拍巴掌,喝道:“正应如此。黄庭内景经心部下节就是肝部,还请大金皇帝验证。”

        

完颜晟微有异样,不由向儿子看了眼,却见完颜宗磐很是茫然的表情,暗自摇头。

        

人之私心难去,完颜晟登基坐上皇帝,虽不赞同中原的礼仪,可却觉得中原老子死了、儿子继承皇位的方法是不错的,是以完颜宗磐强争谙班勃极烈之位,他是默许的态度。

        

可他完颜晟终究还被女真人本来的规矩约束,是以只盼儿子能自强,但见合剌颇有头脑,可儿子却除了武力,难有独到的见解,难免失望。

        

见汴京城仍是汴京城,和前面的地形般,始终没有别的变化,完颜晟终于翻到下节,汴京城突改,另外一座城池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合剌握拳,微有振奋之意。

        

沈约却觉得有些蹊跷。

        

他听完颜烈所言,立即知道完颜烈亦对黄庭经很是熟悉,可对黄庭经亦熟悉的沈约,却知道一点清醒的事实——黄庭经的确为五脏神用分部宣讲,心部的下节的确是肝部,可心部的上节却是肺部。

        

换句话来说,方才金帝翻到黄庭经肺部那节的时候,河中并没有显影出现。

        

这说明五脏对五地之说有些问题。

        

最少肺部没有对应地形。

        

完颜烈既然对黄庭经了如指掌,他没有道理不知道这个问题,但他引诱别人这般想,目的为何?

        

沈约隐约感觉完颜烈在操纵着眼前的局面、向某种预期的方向在走……

        

看着黄庭经翻到肝部那页现出的城池,众人多是默然。

        

半晌,完颜晟才道:“是辽国的上京城。”

        

他自然认得这城池。

        

当年辽国强盛,辽之上京、在女真人眼中,不啻于繁华的汴京城。

        

在他完颜晟将辽之上京踩在脚下时,倒从未想到过有朝一日,会以这种情况再度审视上京。

        

为什么?

        

心部呼应着宋人汴京,肝部对照着辽国的上京。

        

这两个都城的确赫赫有名,也是一国之都,显赫不言而喻,但和神仙地又有什么关系?

        

完颜晟着实想不明白,可终于翻到黄庭经肝部的下一节。

        

下节为肾部!

        

果如合剌预测的那般,肾部出,赫然又是一座城池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沈约眼皮微有跳动。

        

他不认识那座城池,事实上,他来到八百年前,并不认识任何一座古代城池的,但在看到那座城池的时候,他脑海中突然涌出林逸飞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一个是中原西北的方向,一个好像是……朱仙镇附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