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小说情节/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

        

看守所的大门打开,高履行带着耳坠,双手插兜站在看守所的门口。

        

白色的帕拉梅拉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孙雅已经小跑到魏天成的身前,紧紧的抱住这个男人,轻声哽咽,高履行咧嘴呵呵一笑。

        

“带鸡蛋了么?”

        

孙雅带着浓重的鼻音点了点头,在口袋里拿出鸡蛋在魏天成的身上滚了一圈,随后用力丢向远处。

        

“滚蛋,霉运都滚蛋。”

        

车子回了市区,高履行告诉孙雅先回公司去处理事情,他有些事情要做,孙雅下车离开,高履行开车直奔林家别墅,车子在林家别墅门口的地面上话出两道漆黑的轮胎印记,车头撞在了花坛上,高履行下车,整理了一下西装的褶皱,带着他招牌性的笑容走向门口的两个保镖。

        

对于车子的破损程度,他看都没看一眼。

        

门口的两个林家保镖伸手拦下魏天成,魏天成呵呵一笑,随后挥手就是两拳,直接将其中一个保镖的脸打出了血,高履行斜视另外一人,淡漠道。

        

“打工的就别拼命,我有一百种弄死你的办法。”

        

话音落,踹开林家别墅的大门,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厅,高履行怒喝一声。

        

“林孟德,把唐威交出来!你我两清。” 

        

“高履行!你不是韩谦,还没资格在这里撒野,把他给我丢出去。”

        

大厅里出现了七八个保镖,高履行脱下了西装上衣,随后没过多久,高履行被扔了出来,爬起身的高履行望着林家别墅二楼的窗户前的林孟德和唐威呵呵一笑,抬起右手在脖子下面划过,随后转身离开,至于车子?

        

再买就是。

        

站在二楼的林孟德看着高履行离开的背影,淡淡道。

        

“唐威,你最近先不要出去了,高履行这一次是过来给你敲警钟的,等解决了韩谦,那个杨岚和杨佳自然会送给你,你是林家的功臣。”

        

唐威轻轻点了点头,看着离开的高履行,他的双腿在颤抖,停车场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高履行动手要比韩谦还要凶残,他低声回道。

        

“高履行的一切仰仗的就是韩谦,柳笙歌已经和他决裂了。”

        

林孟德淡淡道。

        

“放心,你在这里,神仙来了也动不了你。”

        

话出,林孟德顿了顿,随后再道。

        

“韩谦来的时候你记得躲一下···”

        

提起韩谦,医院里的人有些着急,这个家伙突然失踪了,电话联系不上,问了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听说和钟伯已经走的,钱玲告诉众人别担心,有钟伯在,韩谦不会有任何事情的。

        

随后让人奇怪的是苏亮也失踪了,上午人还在,下午突然就不见了。

        

奇怪!

        

虽然说能猜到这是韩谦的计划,可她们猜不出来韩谦准备做什么,温暖坐在李金鹤的身边,头枕老妈的肩膀,轻声呢喃。

        

“妈,韩谦成长的太快了。”

        

李金鹤皱眉冷声道。

        

“不是小谦太快,而是他进步的时候你在退步,从你和小谦结婚后,你的脑子里就没有努力和责任两个字了,造孽啊!现在这几个姑娘对韩谦虎视眈眈,钱玲这臭娘们还钦点了两个,季静和童谣!你啊你,争点气行不行?”

        

温暖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李金鹤,后者还有以为闺女明白了,随后温暖说了一句她想去放牛,气得李金鹤怒吼着要清理门户,温暖犹如金刚如来,佁然不动!

        

没有什么能阻挡她放牛的想法。

        

李金鹤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房间,温暖躺在床上刷着手机看牛多少钱,一万一头!现在手里的小金库应该能买八百头左右哦。

        

苏亮带着伤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居民楼,按照韩谦所说的地址敲响了房门,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看着苏亮,苏亮笑道。

        

“请问这里是冯志达的家么?”

        

话出,老太太面带寒霜,冷声道。

        

“你走错了。”

        

话落就要关门,苏亮忙着伸出脚倚在门口,笑道。

        

“如果我们谈谈,或许能让您的心情好一些。”

        

老太太试了几次都没有关上门,最后无力的叹了口气,不在理会门口的家伙,苏亮吊着一个胳膊走进门,一个一室一厅的老房子,客厅没有沙发,而是摆着一张床,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祖孙三代都挤在这间房子里,苏亮微微有些诧异,疑惑道。

        

“冯志达活着的时候应该没少捞钱吧,你们现在的生活怎么变得这么清贫?牛国栋这孙子干的?”

        

老太太双手拄着拐杖坐在床上,听到牛国栋的名字,老太太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怒火,怒道。

        

“别在我门前提这个畜生!”

        

苏亮呵呵笑道。

        

“那暂时就不提,老奶奶你们的生活有些艰苦啊,咦?您还喝酒?咱们祖孙俩喝点?”

        

“你是谁!”

        

房间里走出一个女人,五十左右,苏亮呵呵笑道。

        

“我叫苏亮,有人叫我一声亮小公子,是韩大少爷的兄弟。”

        

女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低沉怒道。

        

“韩谦的人?”

        

“韩谦?”

        

银发老太太爆发出一声低呵,随后起身拿起拐杖打向苏亮,最后骂道。

        

“我儿子就是因为韩谦这个小畜生死的,现在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还不放过我们!我和你拼了。”

        

中年妇女连忙上前抱住婆婆,转过头对着苏亮皱眉道。

        

“你来做什么?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是韩谦让你来看我们笑话的?”

        

苏亮不忙不忙的拿过一把椅子坐下,呵呵笑道。

        

“你说对,或许说的也不对,冯志达罪有应得,他的死怪不了任何人,我来的时候还有点怀疑,怎么说冯志达这些年也没少捞钱,你们怎么过的这么清贫呢?”

        

中年妇女安抚这婆婆,冷眼看着苏亮冷声道。

        

“看也看了,嘲笑也嘲笑了,我现在请你离开,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话音刚落,苏亮在兜里拿出一叠钞票放在了桌上,差不多有五六千左右,对着冯志达的母亲笑道。

        

“我问几个问题,您回答一个,我给您五千块钱,现在你们这样生活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你们害怕得罪别人?难道就不害怕得罪我们么?”

        

中年妇女还要开口,银发老太太开口了。

        

“你问!”

        

“冯志达之前是给牛国栋做事,还是给林孟德做事。”

        

“姓牛的!”

        

得到了第一个答案,苏亮把桌上的钱扔个了老太太,随后又拿出一叠钱,这一次是一万,苏亮笑道。

        

“冯志达死之前有没有人找过你们,是谁!”

        

老太太再道。

        

“小达死后有人找过我们,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不要追究小达自杀事情,钱我们没有拿到,老头子反抗挣扎被打死,之后有人绑架了我孙女儿,我们只能妥协。”

        

苏亮点了点头,再次拿出一万,继续道。

        

“你们的房子和存款是不是被牛国栋收走的!”

        

这一次老太太迟疑了,这时候苏亮又拿出了一沓钱,老太太闭着眼伸了一口气。

        

“是!”

        

苏亮笑道,看崔把剩下的两万块钱全部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轻声道。

        

“写下冯志达和牛国栋之间所有的事情,并且指正牛国栋贪污豪夺了你们的家产,我相信你们应该会知道一些冯志达和牛国栋之间联系的内幕,并且描述当时是谁来找你们不让你们追究冯志达自杀的事情的人的样子,最好有名字和照片,这些钱全部都是你们的,我当做今天没来过,而我苏亮会保证今天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对外公布。”

        

老太太睁开眼,认真道。

        

“如果我出庭作证,能拿到多少?我要给我孙女攒嫁妆。”

        

苏亮淡淡道。

        

“不会出庭,你们能拿到多少钱来改变生活要看你们拿出的东西有多大的价值,老太太你很聪明,也很识时务。”

        

“人老了,见得就多了,我这里有一个小达和牛国栋通话的录音。”

        

苏亮眯起了眼睛,笑道。

        

“我要先听一下!”

        

“不可能,这个录音爆出去我肯定会死,我要一个房子!一个一百平米,滨海市区的房子,过了户,录音给你,我可以告诉你录音的位置,让你确定我有。”

        

“哪里?”

        

“我家老头子的骨灰盒里面!”

        

苏亮深吸了一口气,低着头沉吟了许久,随后抬起头淡淡道。

        

“我要先确定这个录音是否有用,如果有用,我可以给你两套东城的房子,如果没用,现在给你们的钱我也会拿走。”

        

话音落,房门被敲响,苏亮对着房间里人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透过猫眼看着门外的几个男人,苏亮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又是他们。

        

苏亮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给小海发了一条短信。

        

0

更多精彩

女人下面没水_少妇同事紧窄

2021年11月16日 小羽 0

“这样行不行。”林东转而指向小女孩,“星星是这里的善意第三方,我们把能力都告诉她,由她决定是否值得公布,也由她判定能力的强弱,决定接下来的主导关系。”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