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桃儿泻了(人禽杂交H文)最新章节列表

      

也正是城关上头两人比斗的时节,正立身于营盘之外,一位面容颇显生的书生缓缓抬起头来,往城关上看过两眼,而后不着痕迹收回二目,安然如初。

        

今日亦有数人前来北烟泽处,录名纳姓,欲要入得边军,不过此事繁琐,需先行查过身份不可有异,更不可身负罪状,才算勉强得入边军,故而不得不在此停足等候。

        

书生收回心思,仍旧是有些惊异,只这手化剑为掌的神通手段,已然要属天底下极高的能耐,身在四境的剑客,未必便能悟出此一身手段,携取千万物件引化剑气,大概如今天下,也唯有那位剑王山中的道人,能以寻常木枝对敌,而剑气不衰,刀剑枯枝,莲梗发簪,皆可引以为剑气所依。

        

内气有依,需沿顺附依经络,而踏过二境虚妙,离体而出,则方可算是迈入修行一门,而剑气更是如此,寻常高手提剑在手,身前三寸便觉无敌手,可若是将佩剑换去,恐怕便要打过对折,不复平日那般威势。

        

“也不晓得这两人,是否便是北烟泽守边人当中的翘楚之辈,倘若还不能称之为山顶,北烟泽妖物的手段,未免太过于骇人了些。”

        

无人在意这位书生看向眼前波光平静的大泽,眼中尽是腾云起浪。

        

除却一位面皮精瘦,且身形低矮的汉子,察觉着书生这番神情,凑近前来,疑惑不解问询,“我说读书人,来时你那手袖里乾坤的本事,怎么都要强过那比斗两人,依我看并无半点出奇,不过比划两招罢了,全然不能与老哥相提并论。”

        

“唬人把戏,如何能与那两人实打实的境界相比,”书生叫汉子扰乱思绪,也不动气,脾气极好开口解答,“稍举小例,上齐皇宫道外走动散步的老者,大都衣着寻常,不曾让人瞧着富贵,乃至瞧来有些窘迫;闹市街巷当中却是时常能见锦衣公子,折扇扇面都恨不得裱上两枚鸽卵大小的美玉,可谁人更为富贵,不言自明。”

        

汉子琢磨一番,却是摆摆手道,“意思不差,可皇宫道外也有不少好穿锦衣的老爷,文人当道,最是讲究,就比方那位官居二品的马衡,平日出外坐轿,都是坠满翠玉流苏,哪里有当朝大员的模样,瞅着就来气。”

        

书生无端笑了笑,敲打敲打汉子肩头,意味深长道了一句,“江湖中人,不说其他本事,起码藏尾巴的心思极为精明,你若真想闯闯江湖,便要好生学学,何况这身皮相,当真不高明。”

        

汉子猛然噤声,忿忿瞪过眼书生,旋即挠挠发髻,不再言语。 

        

等候多时,前头却是有位汉子被拦下脚步,守边中人由打巡捕令画像当中抽出一张,皱眉比对良久,却总觉得有八九分相似,任凭那汉子急得面红耳赤,叫嚷说是污了自个儿清白,到头来却依旧是被左右守卒拿住双肩,暂且押往别处。

        

自告奋勇,前来北烟泽守边者,每年皆是能押下几十人来,多半是触及法度,被官衙描眉画影留下人相,无处可去,这才不得已前来北烟泽边军处,指望着能保下一条性命,哪怕是明知此地多半怪异,也要不惜以身犯险试探一回。

        

原本此事朝堂当中便是一眼睁一眼合,原本便要治罪处斩的流窜罪徒,若是能填补到边军当中,却是省去不少麻烦,免得秋后问斩时节,多蔓出几十茬血水,也好令上齐百姓心头略微平和些。但青平君近些年来,却是严词拒之,即便是罪过颇轻,也必先行将负罪之人择选而出,押往上齐皇城当中,听候发落,若是赦去微浅罪状,则仍可入边军,旁人绝口不提;若是罪无可赦,则是依律问斩,分毫不留情面。

        

故而那位汉子叫左右押去过后,不少人皆是心中嗤笑,说此人怕不又是位不解情势的莽撞汉,平白耽搁功夫。

        

书生等得长久,颇觉无趣,眼见得天色将完,多半再无人前来,故而先行一步离去,围绕大泽水畔,缓步而行。

        

营盘当中自是有人瞧见这位身穿长衫的书生,颇觉狐疑,但无一例外,才要举步出外阻拦的时节,又恍然停下身形,不再理会。

        

书生四方步迈得极稳,与波岸软土处踏下足足几百步印记,瞧来似乎并无区别,步距始终不改,且慢行,且观潮。

        

营盘当中无一人出,皆是瞧过一眼书生,而后又错开眼目。

        

直到走过城关处时,才有一人身形骤然闪动,拦住书生去路。

        

“好手段。”

        

一身纹凰锦织的青平君摆开两拳,目中精光暴涨,先行举步踏出枚深印,却是将眼前书生脚步断去。

        

“统领拳意,比在下鄙陋手段更高明些,何故谬赞。”书生收起大袖,躬身行礼。

        

“数十年不曾见过你这般修阵之人,实话说来,颇为技痒。”青平君目光仍旧逼视眼前人,衣袍似是如潮涌动,千钧力道皆从地起,直抵两肩,将双拳分镇左右,神驰意动。

        

可书生还是那番平静模样,眉眼和煦,“初来乍到,怎好如此。”

        

青平君的确是技痒,从方才时便觉灵台当中始终异动,似是挑弦弹拨,纷乱如麻,便知晓是有境界高深之人引动内气,顺气息寻开至此,却是瞧见位面皮尚在而立上下的书生,倒背双手,沿岸边缓行,足下痕印排布,犹有阵成。

        

“昔年便闻,修阵法者破入四境,阵法神通登堂入室,便可借世间万般痕印演为大阵,或是冬来吐息白雾,或是连珠步印,皆可化阵困敌,”青平君扫视营盘,难得浮起丝缕明悟,更是不曾多言,凭拳而进,猛然出手。

        

书生叹气,倒是也不曾施展神通,一步迈出,却是猛然由打青平君身后现出身形,袖口翻卷,竟是不加理会,反倒是接连叩指三五度,震起大泽水浪,往大泽以内挥斥而去。

        

移山填海可见端倪,威仪全然不似书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