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老师掀开裙子让我捅

       

“老爷子,你搞搞清楚。我的逃顶,与真正的顶位是两回事,你千万别搞混了。”

        

“臭小子,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给我滚过来,我要当面同你讲。”

        

说罢,老爷子撂了电话。

        

白手冲着小安笑道:“得,咱们要去老爷子那里蹭饭吃了。”

        

两口子带着小安如,还有小梁和小陈,驱车来到劝业旅社。

        

看到小安如,老爷子老太太开心得像俩小孩,好吃的好玩的都拿了出来。

        

小安如也是嘴甜,“老爷爷”,“老奶奶”,叭叭的叫个不停。

        

吃过晚饭,老爷子习惯地要去院子里转转。

        

但老爷子自己已经走不动了。

        

老爷子坐在轮椅上,白手把他推到竹凉亭里。

        

照例是白手点上一根香烟,先让老爷子吸几口,再拿回来叼在自己嘴上。

        

“老爷子,你真的吃不准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他们会把大盘指数推高到一定的点位,然后再清仓撤走,留下不计其数的接盘者。你我都不知道,这个点位在哪里,何时才会出现。”

        

“老爷子,有观点认为,从来就没有顶,正如从来就没有底一样。”

        

“哼,你少来这一套。说说,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白手沉吟了一下。

        

“五千五百点。”

        

“什么理由?”

        

“没什么理由,就是感觉。老爷子,你是了解我的,我不懂股市,我就凭感觉。”

        

老爷爷嗯了一声,“我明白了。你是设想顶位在六千点,宁愿少赚一些,你也要提前逃顶。”

        

白手笑了,“如果到顶再逃,我非被拖死不可。”

        

老爷子念叨,“五千五百点,是不是低了一些呢?”

        

“这怎么说呢?老爷子,你我身份不同,你可以姿意妄为,完全按市场经济那一套行事。可我不能,我还要考虑社会影响。你可以一逃了之,逃得飞快。而我却必须慢慢的逃,最好不带起一点浪花。总而言之,我要笨鸟先飞,给自己留下充分的时间。”

        

“嗯,你想得周到。”

        

“再说了,钱是赚不完的。我进场时,股指才一千三百多点,而现在已到五千两百多点,增加了整整三倍。我投入了四百多亿,买了两百多只股票,我没算过我赚了多少。但有一点我很明确,就是我赚得够多的了。”

        

老爷子赞道:“拿得起,放得下,真乃英雄风范。”

        

白手呵呵一笑,“老爷子,你少来,我不吃这一套。”

        

“那么,你已经定了?”

        

“定了的事,我从不轻易改变。”

        

老爷子思忖了一下。

        

“到现在这个程度,主要考虑的是安全问题,不是再赚多少的问题。我也要提前逃顶,小白,我跟着你逃。”

        

白手点了点头,“这没问题。我查过了,你我重叠的股票,也就三四十只,咱们别撞车就可以了。”

        

老爷子的老脸上,挂起了惯常的微笑,“小白,这次以后,你会卷土重来吗?”

        

“老爷子,我得先逃出来,再想着该不该回去。”

        

“正面回答问题。”

        

白手说道:“我现在有点臭钱,总得对这些臭钱负责任。一,我会做点慈善。二,我会很好的管理几个基金会,包括你出钱的那两个。”

        

“还有呢?”

        

“还有么,闲着也是闲着,总要搞点投资,不让手头的钱贬值得太快。在咱们内地,主要的投资方向,就是房产和债券,包括股票。我手头现在有不少房子和商铺,我会适当的不断的增加。剩下的,就是继续投资股市,其他债券我不感兴趣。”

        

老爷子一语中的,“你想再进股市,然后长期持有,不管市场和企业如何变化。”

        

“知我者,老爷子你也。”

        

“不再想做实业了?”老爷子含笑问道。

        

“是的,做实业太累,又不容易赚钱。”

        

老爷子说道:“你是成功人士,有资格做出符合自己的选择。小白,我支持你。”

        

白手笑了笑,“到时候,我把你和老太太接到龙山享福去?”

        

老爷子摇了摇头,“不用了,这里就挺好。”

        

“这里太吵,墙外车水马龙的。”

        

“我已经习惯了。再说了,你别忘了,明年我就一百岁了。一个行将就木的人,搬家对我毫无意义。”

        

白手说道:“行,你住在这里,那我到时候搬过来,我与你住在一起。”

        

“给我们两口子养老送终?”

        

“呵呵……你一定要这么理解,我也不反对。毕竟你把那么多钱送给我,我总得尽点孝心吧。”

        

“哈哈……”

        

从老爷子那里回来后,白手更加坚持自己的判断和决定。

        

连老爷子这样的人都吃不准,那就说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现实,即将活生生的摆在面前。

        

又经过了三个交易日。

        

大盘指数如白手所愿,真的站在了五千五百点上。

        

然后在五千五百点的位置上徘徊了一个星期后,再慢慢的继续向上。

        

白手下令撤退。

        

五十七个帐户一齐行动。

        

不希望影响大盘,白手抛得很慢,每个交易日只卖出总额的百分之三左右。

        

大盘没受影响,继续上扬。

        

白手抛掉一半的时候,大盘指数已涨到五千六百二十点。

        

白手再下命令,加快抛售速度,争取两个星期内彻底清仓。

        

到六月初,白手完成清仓。

        

齐老爷子那边,果然紧跟,只晚了两个交易日,也完成了清仓。

        

晚上,白手一身轻松,与陈玮、田野和苏小海一起,在铁路茶庄喝茶。

        

田野还带着手提电脑,一边上网,一边遗憾。

        

“老白啊,大盘已突破五千七百大关了。咱们,咱们逃得太快了。”

        

陈玮说道:“老田,你算一算。老白买的那些股票,坚守到现在,能多赚多少钱?”

        

田野把手提电脑推到苏小海面前。

        

“小苏,这方面是你强项,你来算一算。”

        

苏小海熟练的操作起来。

        

大约过了三分钟,苏小海说道:“我初步算了一下,就这两百多只股票,咱们至少少赚了三十亿。”

        

田野捶足顿地,“三十个亿,老白,三十个亿啊。”

        

白手笑着说了一句名言。

        

“谁笑到最后,谁就笑得最好。”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