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把震蛋器放我下面&给岳m洗澡

        

原本对方占着夏汀前未婚夫的名头,就已经让他十分嫉妒,早就想找借口收拾对方。

        

如今对方自己送上门来了!

        

温宿年表示,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温宿年在准备要暗中收拾孙世勇的事情,而夏汀这边正快快乐乐的打牌呢。

        

小姐妹们玩够了飞花令,又开始打牌,有一部分小姐妹,沉迷钓鱼,也不想着打牌,悄悄的又出去钓了。

        

因为有覃刚和顺风盯着看,所以夏汀倒是不担心她们的安全问题。

        

今天过来的贵女,也就十来位,大家关系不错,也没跟彼此多客气着。

        

所以,各自玩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夏漪跟一位关系不错的贵女,正在那里讨论着嫁衣的花样,两个人婚期都在六月,所以这个时候话题也比较多。

        

夏湘则跟着夏汀她们一起打牌,玩了一会儿坐不住,又跑去钓鱼。 

        

大家玩到太阳下西,这才陆续的下了船,回到岸上,坐着各府的马车往回走。

        

天快黑了,再不回去,就得趟着夜色,到底不太好看。

        

所以,夏汀早早就安排好了,差不多的时间,就让船靠了岸。

        

至于孙世勇的事情,因为有后面甄府姐妹手撕大戏,所以他和夏汀的事情,倒是没那么显眼。

        

再加上夏汀和如宁留了人去处理,所以京兆尹府那边也没找两个人的麻烦。

        

主要是,一个也得罪不起。

        

再加上,孙世勇先撩者贱,不收拾他收拾谁?

        

如宁是想跟着夏汀一起回夏府的,赵慧婉也想。

        

但是,今天闹了孙世勇的事情,不想王妃担心,所以如宁想了想,还是依依不舍的回了府。

        

赵慧婉就没有这样的忧心了,她甚至想着,自己要不要把夏汀拐到自己府上去玩?

        

不过,不太好看啊。

        

玩可以,但是不能留宿,那样的话,还不如她主动留在夏府。

        

夏汀带着一个小尾巴回了府上,老太太急坏了。

        

今日是夏大伯夫妇带着夏二夫人去跟孙府谈夏浅和离的事宜的。

        

除了正常的走程序之外,自然是要把夏浅的嫁妆也给抬回来的。

        

都和离了,难不成还想吞女方的嫁妆。

        

夏府每一个出嫁的女儿的嫁妆单子,都有底份。

        

所以,哪怕孙府梗着脖子说嫁妆单子找不到了,夏浅的嫁妆他们也没动,就这些也没用。

        

因为夏府有底!

        

孙府吃相太难看,一边磋磨着夏浅,一边还吞她的嫁妆,一边还说她不好。

        

对此,夏大伯以雷霆手段直接强势的将嫁妆抬了回来。

        

孙府说不见了,没办法的那些?

        

夏大伯直接将孙府大门大开,准备跟外面好好说道说道这些事情。

        

夏大伯态度极为强势,根本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

        

笑话,夏浅差点被他们坑死,还对他们温柔?

        

他们也配?

        

见此,孙府一个个倒是怂了,老实的又拿了别的东西,补了少的那部分嫁妆。

        

其实少的部分还真是不少,夏浅的嫁妆,值钱的东西少了至少三分之二,剩下一些大件的,不太好拿的倒是被迫留了下来。

        

如今夏大伯强势要带走,倒是生生把孙府的皮都扒了下来。

        

反正夏大伯带着人离开的时候,整个孙府鬼哭狼嚎的,有些个首饰被拿走的姑娘,扯着嗓子,披着头发尖叫。

        

可惜,这些都引不起夏大伯半分怜惜。

        

倒是侯夫人在一边,态度温婉的说了不少话,结果却是杀人诛心。

        

侯夫人喜欢软刀子扎肉,让人有苦都说不出来。

        

孙府众人被气得一个七窍生烟,最后还不得不老实的把钱拿出来。

        

不给夏家就要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吞了姑娘家的嫁妆。

        

孙家虽然不要脸,但是在外还要护着脸皮,所以最后不愿意,没有,也得硬给。

        

夏大伯他们带着和离文书还有嫁妆回了府上,夏浅和孙显坤之间也算斩断了最后的关系。

        

夏浅最近在养身体,对于这些事情,也就是夏二夫人与她说上几句,再多的也不提,不想惹她伤心,更不愿意刺激到她。

        

大概是因为夏汀之前的话刺激到了夏浅,如今的夏浅只想把身体养好,然后好好活着,她倒是想看看,最后到底谁会给孙显坤生个孩子!

        

这件事情扯皮了半天,夏大伯回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结果一回来,就被老太太叫去了主院,看着老太太黑着脸,夏大伯直觉不太好。

        

没多久,夏四爷也被叫了回来。

        

然后,他们就知道了,孙世勇这烂人干出什么破烂事儿!

        

“就不能放过这个小崽子!”老太太气得只恨不得自己上前,去给孙世勇两个大耳光子。

        

可惜,自己够不到人啊。

        

孙世勇如今也知道自己惹了事儿,早早就回府猫着,一刻也不肯出来。

        

生怕像是之前退婚那次,被反复来回的打了好几次,腿差点被打折了。

        

如果不是年轻恢复好,他如今还不能出府门呢。

        

夏四爷听说这件事情之后,也是面色沉沉,夏大伯面色亦不是太好看。

        

这种事情,说到底是私事儿,真闹到台面上,对于夏汀的名声也不太好听。

        

毕竟,孙世勇没干什么正经事儿,轻薄夏汀,真闹大了,对于夏汀名声有损。

        

这大概是身为女子的无奈吧。

        

不能闹大,也不好闹到皇帝面前,那么就得他们私底下想办法了。

        

“他不出府,就想办法引他出府,好好的收拾一通,他那条腿怕是长得太好,让他忘了疼。”夏四爷之前没机会亲自收拾人,如今倒是觉得自己可以出手了。

        

夏大伯也觉得,依着孙世勇的为人,最多猫个三两天,觉得外面的没什么动静了,就会出来。

        

所以,他们只需要当一个耐心的猎手就可以了。

        

饶是如此,大家还是难消心头之恨。

        

毕竟还没收拾人呢,这口气没出去,还是难受。

        

“太后和王爷那边……”夏大伯怕这件事情传到宫里,再让太后和寿王爷觉得夏汀行为举止不端,所以带着几分试探的开口,为的自然是让老太太得了空,进宫去探探太后的口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