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到仓库糟蹋_邻居好紧好滑好湿

      

虚无之地,索拉姆艺术博物馆

        

昔日收藏家,如今是尼赫拉克王朝的霸主,在其法皇失踪后暂替王朝主宰之位的知名太空死灵——无尽者塔拉辛。

        

现在正在接受一场别开生面的裁决审判。

        

聚集了目前已经苏醒的数个王朝,包括索泰克王朝,斯扎拉坎王朝,美娜克王朝,墨菲利特王朝等所组成的三圣法庭,正在对塔拉辛犯下的罪行进行审判。

        

审判的罪名为——塔拉辛。

        

审判的内容为——塔拉辛。

        

这个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太空死灵之中一朵奇葩的塔拉辛从他们还能自称为‘人’的时候就是一个神憎鬼厌的家伙。

        

到处盗窃宝物,美名其曰保护的将其收藏起来,甚至做下各种奇葩恶事。

        

一个标准不过的收藏癖的疯子。

        

虽然他早于预定计划的一万年苏醒,为王朝如今大规模的醒来铺垫了良好的条件和开端——但这依旧无法阻拦他的问题所在。

        

他盗窃了不少来自其他王朝遗留下来的神器。

        

引发这一次裁决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在不久之前从有着‘恒星杀手’称号的墨菲利特王朝那里盗取的神器‘众神之息’。

        

虽然这项武器有效的遏制了黑暗天神幼体对实体宇宙的污染,但盗窃这等危险神器的罪名可是实打实的。

        

墨菲利特王朝的法官主张直接处死塔拉辛以儆效尤。

        

不过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情况还不至于对塔拉辛如此的险恶。

        

凭借提前一万年苏醒的铺垫,再加上塔拉辛的巧舌如簧,他现在总算是避免了被当场弄死的危险。

        

塔拉辛在底下一个人暗自庆喜,他可是回溯了时间四十三次才躲过了被当场处死的结果。

        

不过说起来,这场法庭裁决最大的问题也不是在于他盗窃神器。

        

他们只是想要推诿责任,互相攻击,排除敌人——然后争夺三圣议会的位子罢了。

        

塔拉辛冷眼旁观着上方的法官们,在私底下不屑的啧了一声。

        

就算变成了太空死灵的躯体,他们似乎还是忘不掉争权夺利的快乐。

        

或者说,这样的事情也成为了他们死后维系自己所剩不多人性的一种‘娱乐’呢?

        

在寂静王如今还未归来的情况下,各王朝目前只是各自为战,互相有所联合,但绝对没有如预期的一样重新组建为一个巨大的死灵王朝。

        

这也就导致了他们在面对那只黑暗天神幼体引发的麻烦面前没能及时解决。

        

那个到处乱窜不断将天文体生命化的黑暗天神幼体是个巨大的麻烦,各王朝也明白任由他肆意扩散生命瘟疫的结果。

        

这次对塔拉辛的裁决,也是他们尝试联络并商议解决它的方法的一次会议。

        

“诸位同胞们,我知道你们十分讨厌我的行为,但我必须得说我保管的那些藏品都十分的完好。”

        

眼见上方的裁决逐渐变得对自己不利起来,塔拉辛立刻补充道

        

“我个人十分乐意将这些保管完好的藏品还给各位,而且我觉得,裁决我的事情可以等到我们解决那个巨大的麻烦之后再说。”

        

上方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滴滴答答的声音

        

“我保证我肯定不会在盗取你们的东西了!”塔拉辛赶忙道

        

“在解决掉那个麻烦之前,我们应该暂时团结在一起——如果斯扎拉克还没有归来,我们总不能坐视那个黑暗天神的幼体做大。”

        

是的,在座各王朝的法皇虽然各自大概率都看对方不舒服,但对于解决他们的死仇大敌方面,一直都是十分团结的。

        

有仇可以报,但必须干碎这些令人作呕的宇宙蛀虫!!!

        

“但是我们无法找到它的具体下落。”

        

黑暗中传来了一阵女性的声音,塔拉辛知道那一定是美娜克王朝的那位女法皇

        

“尊敬的灭绝主母,强大的旬·巴克尔陛下。”

        

塔拉辛先是鞠躬表示了对这位武德充沛的女法皇的尊敬,随后低声道

        

“还记得我说过我认识的那个特殊的‘常量’吗?那个极有可能导致了我们现在的结果,并且在过去和未来的所有节点都无法干涉的存在……”

        

会议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太空死灵毫无疑问是掌握了先进的时空穿越技术,只不过他们也明白时间不是那么好改变的,甚至正常的世界线根本就不可能被改变过去。

        

但是这个世界不同,这个陷入了双生循环宇宙世界的过去历史是可以被修正的。

        

拨开无数时间丝线的阻挠可以修正改变一部分的过去从而改变现在和未来,但那需要极其恐怖的计算和对事态极有可能完全脱离控制的觉悟。

        

不过就算如此,太空死灵也不止一次动用过他们的时间穿越技术。

        

毕竟在于那些恐怖的宇宙概念实体作战时,若是你连这样的技术都没有,根本便不会有作战的资格。

        

但在太空死灵的历史追溯之中,他们始终无法搞定的人——就是那个叫做沐风的常量。

        

那个无论是穿越到主宇宙的地球公元2008年还是次宇宙的现在时间点都无法解决的对象。

        

他的存在大范围的修正了历史的向后,并且他应对每一次太空死灵的袭击和改变意图时都能先他们一步得到应对的策略。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肯定把自己的同位体抛洒并固定在了最重要的几个时间节点上。

        

这是一个极端麻烦,虽然不一定有宇宙天神恐怖,但绝对比他们难缠的存在!

        

而且他的存在似乎来自更加遥远的时空,并且他身上缠绕的因果线与太空死灵的纠葛极其的深厚。

        

所以在几次交手之后,就算是太空死灵也不愿意在对他动手了。

        

“事实上,那位‘常量’似乎十分乐意为我们提供那个黑暗天神幼体的坐标下落。”塔拉辛轻声道

        

“祂或许是个来路神秘的人,但如果能借助他的手除掉我们的大敌,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呢?”

        

在稍许的寂静之后,灭绝主母再一次发声

        

“那么塔拉辛,他是否值得信任?据我所知,他选择留在这个宇宙的分体似乎是个更靠近那些深渊造物的姿态…….”

        

“姿态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事实上他也有一个具备与我们类似性质的分体。”塔拉辛摇了摇头道

        

“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他之不值得信任不重要,而我们能否除掉那个令人作呕的宇宙蝗虫才是问题的根本。”

        

在些许的寂静之后,上方的黑暗再一次传来了淅淅索索的声音。

        

商讨很快就出现了结果。

        

他们赞同了塔拉辛的提案,暂缓了对塔拉辛的处决,但必须在解决那个黑暗天神之后继续对他的审判。

        

在一致对外这方面,太空死灵的确是个中楷模!

        

“哦对了,我还从‘常量’的身上拿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的塔拉辛拿出了一副黑色的手表,玩味的说道

        

“据说,这是一个通往宇宙之外,名叫‘主神空间’的特殊地区的钥匙……”

        

……

        

次宇宙 月面都市阿提兰

        

在当那艘秃鸦级驱逐舰仓皇逃回阿提兰之后,整个城市原本狂热的好战氛围瞬间被打压了下去。

        

原本以为能够不服吹灰之力占据地球,奴役那些软弱地球人的异人族似乎突然发现了这一点。

        

他们的表亲并不软弱,甚至可以说是武德充沛。

        

对于阿提兰的异人族来说,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争是一种可以让马克西姆斯这样的人轻启战端的优点,但他们没经历过多少战争的事实也是不争的缺点。

        

典型的顺风浪,逆风投的心智。

        

不过这对马克西姆斯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确定了那些地球人打算前往阿提兰。

        

只要这点,就足够了。

        

马克西姆斯不仅拒绝出面安抚那些受惊的阿提兰人,他甚至直接从阿提兰的皇宫中失踪了。

        

是的,就一个人,毫无踪迹的从阿提兰的皇宫失踪了。

        

当新任的皇家卫队发现他们尊敬的国王从皇宫中消失时,他们是懵逼的——但很快,这种迷茫就被一股无名的愤怒所替代了。

        

他们自己也无法立即这种愤怒的来源,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内心渴望呼唤着……杀戮!

        

然后很快的,在阿提兰上空的空气净化装置中,大量的泰瑞根迷雾被释放了出来。

        

作为觉醒异人族体内天神组基因的产物,泰瑞根迷雾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基因活化物质的兴奋剂。

        

过量浸入泰瑞根迷雾的异人族会陷入一种狂热的自残状态,在能力最大化释放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的使用自己的能力。

        

释放这些泰瑞根迷雾的,自然是马克西姆斯。

        

在得知了自己派往地球的军队失败以后,马克西姆斯就知道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那些地球人必然会因为他们的贪婪和对资源的渴求前往阿提兰,而接下来,他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好。

        

但……靠的肯定不会是异人族。

        

马克西姆斯对自己的这些同族实在是太了解了,或许他们有着强大的能力,或许他们有着强大的未来。

        

但本质来说,他们就只是一群自闭,傲慢,愚蠢,怯懦的羔羊罢了。

        

就算有着强大的爪牙,羔羊也只会是羔羊,指望这些人能够成为足够坑杀那些地球人的陷阱,显然是不现实的。

        

马克西姆斯对此有另外一套安排。

        

他在舰船前往地球的同时就开始了对阿提兰所有异族的‘觉醒工程’,只是他植入他们体内的,都是汲取的源暗物质。

        

这些源暗物质在与他们的人性和灵魂结合后,很快就诞生了足够的虫卵。

        

但是就算有虫卵,如果没有孵化的机会和足够的‘养料’,就算孵化出来‘虫’也不过是另外造出来一批炮灰罢了。

        

那么,马克西姆斯就要为这些虫提供一个拥有充足养料的空间。

        

没有什么能比杀死自己朝夕相处的同类更能刺激这些虫的生长。

        

马克西姆斯对此可太清楚了,自己的这些同类,这些亲切的称之为同胞的人,这些自己在心中不断告诉他们是重要的人。

        

他们恰恰是马克西姆斯曾经最讨厌,最憎恨的对象。

        

朝夕相处积累下来的不仅仅是情感,更有对其的厌恶和憎恨的情绪,只不过这些欲望始终是被理性所压制罢了。

        

父母,兄弟,姐妹,夫妇

        

感性的挤压会近乎无限的积累下去,直到一个可以释放的环境出现。而马克西姆斯,就在为他们提供这样的环境!

        

在直接失踪离开了阿提兰皇宫,并且散布了大量谣言动摇民心之后,马克西姆斯释放了大量的泰瑞根迷雾。

        

这些带着极度兴奋剂效果的迷雾,在阿提兰内部扩散开来,然后……

        

一场疯狂屠杀的狂欢降临了。

        

每一个异人族都在泰瑞根迷雾的刺激下疯狂的释放着自己的能力,他们毫不顾忌,甚至满怀仇恨与疯狂的杀死这自己身边每一个曾经说过要珍重的人。

        

被理性压制,被世俗的一切所遏制的情感和欲望,在此刻完完全全的展露无遗。

        

每一个异人族,都在不断的屠杀着彼此。

        

而寄生于他们灵魂之中的‘虫’,却也在欢喜之中开始了诞生与孵化。

        

一只又一只可怖的灵魂之虫喰食着他们的人性而诞生,而甚至都不需要他们给予蛊惑,陷入狂乱状态的异人族就在疯狂的释放他们的欲望。

        

这些狂乱的欲望又被虫子所吸收,回馈以深渊的力量。

        

马克西姆斯冷眼看着所有的异人族就这么转化为了虫群(HIVI)的姿态。

        

虫群与其说是一个种族,倒不如说是被黑暗的力量所吞没之后被附着载体的姿态,而异人族所变成的虫族,无疑是比那些虫群更加的奇特。

        

他们那仿若虫子一般的几丁质甲壳变成了如血般的猩红,脸庞的三只眼睛也变成了无数的复眼。

        

他们的存在,结合了天神组基因的冲去那边的更加脱离人形的范畴。如噩梦般的触须从他们的身上生长而出,尖锐的口器更是好比那些恐怖电影里的怪兽。

        

然后,他们在不断的厮杀,不断的增强着自己。

        

一个虫群倒在了另一个虫群手里,而另一个便会吞噬他的力量和一切,化身更加强大的存在继续屠杀。

        

这是一场巨大的养蛊,以十万异人族的性命为代价进行的一场巨大的养蛊!

        

马克西姆斯选择用自己全部的族人为代价,去培养真正能够适应战场的虫群战士。

        

其实就算被全部杀光也无所谓。

        

因为虫群不灭,现实的死亡,不过是将所有的群体聚拢为一个更加可怕的个体罢了!

        

那么,也该轮到他了。

        

马克西姆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见他的姿态在瞬间发生了改变。血肉蜕尽,遗留下来的躯壳变成了一个空乏的长袍与盔甲般的混合体。

        

他献上了自己的血肉,用那无穷的源暗填充了自己空乏的身躯。

        

他不再需要孱弱的肉体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不需要肉身的束缚。

        

他飘荡到了阿提兰最上方的天空,在那无垠的黑暗星空之下,低声吟唱着灭亡之歌。

        

无穷的黑暗从那上维世界的裂隙之中逐渐涌出,从那些充满了阿提兰的每一个角落,篆刻着无尽亵渎符号的石板上蔓延,缓慢的吞噬了整个阿提兰……

        

献祭仪式,开始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