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让我尝一下&三个老头玩我下身

“欺人太甚?”精壮汉子一声冷笑“朱昆,把那三个小家伙抓来,我看谁敢动你?”

        

“是,师父。”朱昆将狼牙棒一甩,掰着手就往这边走来。夏宽飞脸色一变,但仍旧挡住了朱昆去路。

        

见夏宽飞拦自己,朱昆也不多话,咧嘴一笑,双手一使劲就要把夏宽飞推开,不过下一刻,一团白粉样的东西就直接被扔进了朱昆的嘴里。朱昆的笑容那一瞬间就凝固了,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抓着脖子缓缓跪在地上,很快的就和之前的老三一样昏迷不醒。

        

由于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一过程虽然有几十秒,不过大家显然都没反应过来,等到朱昆倒下后,齐显和吟雪才率先拍起手来,郡卫也是喝起彩来,这下之前马云腾怎么搞定老三的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找死!”精壮汉子脸色顿时铁青,一下就杀了过来。夏宽飞不敢怠慢,连忙向前一步和其战在一起,郡卫们也上前围攻,不过虽然众人都想到精壮汉子的强大,却没料到其强大的程度。精壮汉子并没有武器,只靠一双拳脚,当先就把夏宽飞打退数米,手中利剑也是缺了一口;接着一脚踢中一名郡卫的腹部,随即那名郡卫的腰一种怪异的角度弯曲着飞出;更夸张的是两掌拍出,两名郡卫的头就瘪了下去。不远处的齐显马上就受不了了低头作呕,吟雪则是早就捂住了眼睛。马云腾急的团团转,这种情况他根本做不了什么,不过……好像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啊。

        

打定了主意,马云腾捡起了散落的一把剑,绕开正在混战的圈子,直奔洞口而去。而在这里的老二见马云腾过来也不再废话,拔出刀来就冲了过去。

        

随着两人越来越近,突然老二看到马云腾露出了一丝笑容,左手又摸出来一样东西向他砸了过来。

        

老二赶忙抬起手遮挡,然而想象中的并没有发生,倒是一把剑直透他的腹部,从后面穿了出来。

        

马云腾没有回头,他不敢确定死没死人,因为从没有杀过人,之前对付老三也就是昏迷而已,而这次却是实打实的。当下马云腾拿着这把染红了的剑继续向前。

        

老二捂着自己的腹部躺倒在地,眼睛望着不远处仍被围着的精壮汉子,诚然,十数名郡卫是挡不住的,即便再加上一个比朱昆强的夏宽飞也是一样。但是,精壮汉子并没有注意到他,老二只能眼睁睁看着血大量的流出。 

        

马云腾冲进洞里一瞧,百多个孩子果然还在。这些孩子之所以昏迷的原因马云腾早已了解,就是穴道被点了而已,不过这么多就算解也要花不少时间,不知道外面能不能拖住精壮汉子。

        

正在忙着,无意间马云腾又瞥到了那个很大的奇怪图案,现在它仍在散发着微光。其实马云腾早就猜测那个精壮汉子就是从这里出来的,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要不要把它毁掉呢?

        

如果毁掉的话,精壮汉子会不会恼羞成怒之下杀了所有人呢?从他表现出的实力再看不是没有可能;要是留着呢,万一精壮汉子回去后带人过来怎么办?马云腾一边解穴一边想着,最后还是决定先留着,除了之前的考虑外,还有一点他也是才想到,自己还不知道这东西怎么毁呢,倒不如先留着,省的浪费时间。

        

夏宽飞狠狠的一甩脸上的血,又冲向了精壮汉子。现在他带来的郡卫已经基本伤亡殆尽,之前他已经向郡里发了信号让其支援,在支援到来之前他必须拖住此人。

        

“想死那就成全你!”精壮汉子真的是怒了,这人一次又一次冲上来,偏偏实力还不弱,还能给他造成点困难,实在烦得要死,当即不再留手,决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他。

        

将最后一个郡卫踢上半空,精壮汉子也窜到空中,一弯膝盖,直接将那郡卫击落到地上,溅起了不少尘土。周围没死的郡卫和夏宽飞都停了下来,待到尘土散去时,一个人形的坑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坑并不深,充其量只有几厘米,这不是最可怕的,令所有人胆寒的是,那郡卫已经四分五裂,从被击中的腰部为中心向四周裂开,不远处一名保护齐显和吟雪的郡卫赶紧挡住两人的视线。

        

夏宽飞面色难看的盯着坑中那四分五裂的尸体,他实在想不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不远处的精壮汉子让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之前自己一直极力隐藏,告诫自己可以胜过来战斗。可是这一下他给自己建立的些许信心彻底倒塌了。夏宽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种实力兴许自己以后也可以拥有,但绝不是现在,而现在要是挺不过去,就没有以后了。

        

精壮汉子嘴角微微一撇,他对现在这帮人的反应很是满意,不枉他花那么大力气使出招,平心而论这一招他并不熟,刚才这一下也让他有些气血翻涌,至少目前说来,权当震慑和杀招比较好,若是拿来常规对战那是绝对不行的。

        

正当精壮汉子准备上前在夏宽飞心神被破时解决他时,后方传来的声音吸引了他。

        

转头一看,很多小孩从石洞里跑了出来,四散而逃。在这山林茂密的地方,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该死的,别走!”精壮汉子终于脸色大变,这些孩子对他来说可是非常重要,丢失一个都是大事,现在跑了那么多,麻烦可大了去了。当即放弃夏宽飞等人,全力冲向石洞口,想要堵住剩下的人。不过精壮汉子刚到洞口,一把带着血迹的剑就直刺了过来。

        

精壮汉子并没有防备,利剑径直刺进了精壮汉子胸口,但是刺入半寸后便无法继续了。精壮汉子一低头,正是马云腾举着剑,此时他已没有心情秀一秀自己的体质了,冷哼一声一脚踹了过去,马云腾顿时口吐一大口鲜血,倒飞而出。

        

这一瞬,马云腾还沉浸在之前精壮汉子肌肉挡住剑的惊异之中,当这一脚到来的时候才发觉,一股撕裂全身的感觉袭来,而鲜血是不受控制的从口中飞涌而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马云腾真是觉得自己要死了,那种要失去意识的感觉他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却能清楚地感受到,那是死亡到来的感觉。而且,每人可以救他。

        

原来,原来外面的世界那么好啊,可惜我还没有好好…就要离开了,莫不是…不是爷爷想我了吧,也好…这也没什么…马云腾迷迷糊糊的想着,渐渐失去了意识。

        

“里面的人听着,赶快出来束手就擒,不然性命不保!”突然外面传来了喊话声,精壮汉子正在怒气上涌之时,连判断力都缺失了。当即迈开步子走了出来:“就凭你们….几个?”

        

在石洞外面已经站了上百名士兵,三名和夏宽飞气息相当的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见精壮汉子出来,当前一名气息最强之人开口道:“我乃流皋郡郡守夏风,你已犯下大罪,随我等回去还可能留得一命,否则立斩不赦!”

        

这夏风正是夏宽飞的兄长,也是夏吟雪的父亲,眉宇间两兄弟很是相近,但相比较而言,夏风多些儒雅的气质,但此时的夏风虽仍是保持着风度,但凌厉的目光早已表现了他的情绪。而其气息居然比起精壮汉子也不遑多让。此时正被救治的夏宽飞见到哥哥,也是有些惊讶,看来夏风已经成功突破了,这样子就只他一个也可以对抗精壮汉子了。

        

……

        

“那后来呢,我爹是不是把他给打趴下了啊?”王管家还没说完,这边的吟雪就迫不及待的打断道。“哎呀你听王老头继续说。”齐显道,显然吟雪打断他听故事让他有点不满。

        

“呵呵”王管家捋了捋胡子笑了一下,又说道:“你们两个在我们到来后就被提前送回来了,自然没看到那个场面啊。”

        

“唔,我也想知道。”一旁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三人转头一看顿时喜出望外“马云腾你可算醒了,虽然大夫说你很难醒,但我还是坚信你可以的。”“是啊是啊,我爹看过后说了你没问题的”“马云腾小友,你现在可是流皋郡的英雄呢,郡守大人说了,一定要好好奖赏你。”最后一句是王管家说的,见马云腾能醒也是很高兴但也蛮惊讶,当初他完全是因为看马云腾可怜才收留他在车队的,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马云腾做了一个梦,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梦,具体内容他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胸口上的疤痕似乎是活的一般,梦境也与这道疤痕有关系,不过现在刚醒,周围还有人,总不能现在就把衣服解开看看吧,那样不太合适。

        

听到王管家在讲故事,马云腾便清醒了过来,不过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不过当看见久违的阳光,久违的屋子和久违的人时,也是难得搭了一句腔。

        

“王爷爷,您还是继续说吧,那人最后怎么样了?”马云腾问道。

        

“唉,说来还是有些可惜。那人见不是对手当即跑回石洞里,当我们进去时已经不见踪影。里头有个奇怪的图案,郡守大人看了说是用来传送的,那人已经走了。只能把这个毁了了事。”王管家说道。

        

“这人如此可恶怎么能让他跑掉呢?”吟雪愤愤不平的说道。忽然马云腾想起一件事,问道:“那些孩子怎么样了?”

        

“说起这件事来就要讲下你了,什么叫‘那些孩子’啊?”王管家笑道,“也是亏了你把这些孩子分开往山下跑,最后我们都找到了。这也是大家认为你是英雄的重要原因啊。”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流皋郡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人们仍旧正常的生活,似乎之前的孩童失踪事件从未有发生过。孩子们也都回到了自己的父母身边,而这一系列事件的主谋虽然逃脱,但被抓捕的朱昆和朱老三也是接受了审判。

        

马云腾自然也跟着去了审判现场,两人虽不是主谋,但杀戮太多,朱老三在郡卫上山时击杀不少人,而朱昆则是恶性累累,从之前的南店郡码头屠杀之后流窜数郡,直到截杀车队和与郡卫的暴力对抗,都令他难逃一死。所以朱老三被押送大狱三十年,而朱昆被斩首示众。

        

原先夏宽飞等人还担心众人见当众斩首有些不妥,不想人们都是兴高采烈,大家都认为对于这样的罪大恶极之人应当如此。所以斩首过程反而十分顺利,当朱昆人头落地之后,所有人不由得长舒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当然还有一些事没完结,这一起孩童失踪案横跨四个郡,最后在流皋郡被破,因而流皋郡也是受到上级的表彰和嘉奖,获得了不少优惠条件,不仅官员,连普通大众都十分欣喜。

        

此外,马云腾在这次事件中的作用不可谓不小,一时间成为人们口中的小英雄,,流皋郡中一提到马云腾,人人都竖起大拇指表示佩服。

        

“马云腾,我爹叫你过去,还有齐显,你也过去。”近来马云腾比较有名,整天有人来拜访。夏宽飞不胜其烦,把马云腾交给了齐显,恰逢今天两人遇到了吟雪,结果吟雪上来就要带他们走。

        

“哎哎先别忙,什么事啊?”齐显问道,莫名其妙的他可不愿意。

        

“我也不知道,我爹其实是让我们三个一起过去,我就是来叫你们的。”吟雪撇了撇嘴,无奈的说道。

        

“好了好了,那我们过去就是,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马云腾点点头。

        

郡守府位于流皋郡东,面积不算大也不算小。但外观虽没有郡卫队府那么严肃,也是十分庄严肃穆,其上甚至标有一个十分威武的标志,这是天明国的国徽。作为全郡的行政中心,上设这样的标志也是理所应当。

        

而郡守夏风所在的则是内里的别院,与处理事务的前府相区别开来,属于郡守日常休息和会客之所。吟雪带着马云腾和齐显轻车熟路的进来,一路自然无人阻拦,毕竟都知道三人不一般,又是大小姐带头,连问都没有必要。

        

“爹,我们都来了。”找到一处显得有些古朴的房间,吟雪敲了敲门道。“进来吧”里面一个很是爽朗的声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