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记玩弄下属人妻&阿不要了好大受不了了小说

    

刚刚稍稍安稳的心如今又悬起来了,她到底是见识到了皇后的另一面。

        

“皇后娘娘有何吩咐?”如嘉尽量保持平和的语调,殊不知这满目的强撑都被皇后看在眼里。

        

皇后震怒之后恢复的温婉与往常没有一点儿异样,如嘉在想能把情绪控制成如此,想必是定力极深了。

        

“如贵人可是对本宫有意见?”皇后的话一点一点传进如嘉的耳中,搅的如嘉心间微颤。

        

惶急跪下,“嫔妾不敢!”

        

“不敢?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璟婳没有说的太明了,这反而让她有些无从下手,如嘉脑子里不断的播放着自己做的事情,努力判断着到底是什么事让皇后如此不满。

        

“还请皇后娘娘明示~~”如嘉跪在地上,似乎能体会到刚刚宁贵人悲凉的心境。

        

璟婳收了收怒意,重新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如嘉寒蝉若禁的样子,方才舒意一点,“宁贵人引诱皇上之事,你是否早就知道了?”

        

这……

        

如嘉心里打起了鼓,这事情她是知道不假,可是她也是从华妃嘴里知道的,这要是论罪名,是不是华妃才是首位?

        

只是,嘀咕归嘀咕,不管是华妃还是諴妃,如嘉谁都得罪不起,她又不清楚皇后到底想要以此制裁她什么,只得硬着头皮赌一把。 

        

“嫔妾似有耳闻,可嫔妾没有证据,这对于一个妃子来说是天大的污名,嫔妾怎敢轻易说出,还请皇后娘娘明察。”如嘉思索着如何回答,既怕皇后追问,又恐自己说了什么错话。

        

璟婳蛮佩服如嘉的胆色,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清醒。

        

“这么说,是本宫冤枉你了?”璟婳语气有些飘忽。

        

如嘉可不会这么单纯的说是,“嫔妾虽是耳闻,到底还是没有引起重视,应该及时禀报皇后娘娘,这样才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机会,嫔妾认罪。”

        

一俯身,如嘉更是低眉顺眼了。

        

璟婳原没打算与她太过较真,便顺着如嘉的话,柔了几分,回道:“你我本是钮祜禄氏的女子,本宫自你进宫便是十分的钟意,想着稍加提拔,便能稳势。不过,凡事也要有度,你刚刚承宠,母家便有如此失德之事,本宫便是想要保你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嘉这时才算是明白了,皇后这是记恨她对待三阿哥之事,心里满是怨怼可面儿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如嘉在想,皇后的两面三刀练得还真是火候到家。

        

“嫔妾兄长已经进了牢房,这是他咎由自取。嫔妾也十分感念皇后娘娘的照拂,今后在宫里一定会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璟婳看她态度婉转,便说道:“你能懂自然是好的,本宫只能提点到这了,至于今后怎么做还是要看你自己。下去之后去宝华殿静思吧。”

        

“嫔妾遵命。”如嘉除了景仁宫,回望了一下宫牌,只觉得心头烧的躁热。

        

“主子,这皇后娘娘也忒冤枉人了,那件事明明是华妃做的,与您有什么干系?”素雅有些不忿。

        

如嘉看向前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笑几声,自嘲道:“我还能把华妃说出来不成?她们哪个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鬼,就算是说出来,皇后娘娘还能真罚她不成?那样既得罪了华妃,也捞不到什么好儿,不过,我倒是看出来了,这宫里啊,哪个人都不能相信……”

        

朝里,恭阿拉经过一场恶战,剿匪有了战绩,皇上也嘉奖了几许。自然的,在后宫里的皇后也安心了些,毕竟,相敬如宾比相看两厌要好得多。

        

暖阁,璟婳有些疲惫的进来。

        

吉嫔若初赶紧行礼,“皇后娘娘。”

        

璟婳嘴角扯了一丝苦笑,“怎么,你也觉得我变了?”

        

吉嫔身子有些羸弱,“娘娘不这样,宫里怕是要乱了套了。”

        

“是啊,人人都想要看本宫的笑话。”璟婳这话里说不出的酸涩。

        

“娘娘,这条路虽然艰难,可你要坚持才能有希望。”吉嫔眼里已经少了很多的光彩,怎么看璟婳都觉得有点像深秋的落叶。

        

“希望?本宫时常都在想,当初与皇上的情深意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如今这样的算计;本宫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变成了善妒的人,大概都是从走这条路开始的吧……”

        

不过,她确实不会再说放弃的话了,就像若初说的,或许一直坚持下去,总会有希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