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从背后罩住柔软&我是你老师快拔出来好痛

        

水碧不是刚复活,怎么连孩子都有了?

        

但,神子……

        

身处高座上的魁予天魔女,肘部撑着扶手,小臂托着香腮,一贯沉稳的眼波当中,仿佛误会了什么,先是错愕惶然,而后浮现出少许柔光与哀痛。

        

过了片刻,魁予才平淡无波地回复了水碧的来讯:“你既作此选择,就毋须后悔。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华蕊。”

        

“很好听的名字。”

        

想起了有关神子的重要事项,魁予天魔女又叮嘱了两句:“神子生长缓慢,就算在人界灵气丰盛处,怕也改变不了现状。若有需要,务必与我联络。”

        

“多谢。不过我与溪风会照料到她长大。就算岁月漫长,我们相信都能看到那一天。”

        

“嗯?”

        

在魁予看来,水碧既然生了孩子,那八成就离死不远了。纵使水碧再活个几十年,对于神子来说都不够长到十岁的,属实慢到令人发指。 

        

哪怕这个孩子有魔的混血,那也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就算是魔族,龙幽长大不一样花了几百年?

        

但瞧水碧的意思,她似乎很有信心一直活下去,并且看到神子长大的那一天?

        

“水碧,你是怎样重生?”

        

“这……过程十分麻烦。”

        

虽然跟照顾下属的老上司联络叙旧,是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但水碧却也没忘了,对方如今已经是一位天魔。而她与溪风此刻寄人篱下,自然得为谢云书着想。

        

就算有溪风的例子在,水碧并不歧视魔族。可考虑到两界对立的状况,以及替谢云书保密。水碧斟酌了一下,仅仅保守地回复道:“其中牵扯到一位司掌轮回的异域女神,方能将我重新救回,恢复前世记忆。不过,我与溪风在这里过得很好。此地灵气充足,不逊神界。最重要的是足够安稳,不会被神界或者魔界追杀。”

        

“哦,异域女神?”

        

好说歹说,曾经也是新神族首座,魁予印象里面,神界却是很少管束鬼界轮回,不记得有谁有这样的能耐。

        

不过,这些都是些不太重要的细节,魁予更在意的仍是水碧与她孩子的处境:“你确信不必我替你照顾子嗣?”

        

“不用了。这里有三个孩子,大家应该能好好相处,不必担心有任何影响。”

        

“三个?”

        

“嗯,还有谢神君的两个孩子。一个女娲神族,一个不太一般的梦貘。”

        

水碧用漫不经心的口吻给出了回复:“不过她们的生长速度,与一般的人类差不太多。但就算她们长大了,这里也会有新生的人类孩子陪伴华蕊玩耍。所以,我和溪风并不担心,孩子会缺少良好的成长氛围。”

        

“你们是在与人族混居?”

        

“是的。”

        

有点搞不太清楚,谢云书那边到底是怎样的环境。魁予略一思忖,寒暄了几句暂时结束了与水碧的会话,并试着让萍蘅多挖掘一些,壶中界里的风土人文,然后回传给魁予考察。

        

而对于水碧跟天魔国联络,并且萍蘅时不时打小报告的行为。谢云书当然自一开始就是默许的。

        

否则的话,他干嘛转成跑一趟魔界,还要多分发一些鸿书集出去,为得就是能多收集一些情报,顺带也让外界了解壶中界。

        

只有这样,将来通过壶中界构建人界、九野、魔界的通道,才具备可行性。

        

但看着长鞭魔女在壶中界到处拍照,李忆如还是有些担心谢云书:“万一魔界有人看到,图谋不轨怎么办呢?”

        

“所以之前我们才通过天堂鸟缔约嘛。除非把我们都杀了,否则谁都抢不到炼妖壶。但除了三皇以外,应该不存在具备有那样能力的人了?”

        

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幽莲在九野那边。寻常魔神都过不去,自然谈不上杀死幽莲,而且背后还有幻瞑座撑腰。而没机会害死幽莲的话,哪怕谢云书这边出了什么岔子,七天之后就又是一条好汉,压根不怕外界的魔神动一点歪心思。

        

更别提,这还得一鼓作气杀了谢云书全家外加一只天堂鸟。

        

所以,谢云书还是挺乐意推动六界和平事业,继续改造壶中界各族大融合的生态:“以后得定个规矩,凡是灵长类,开了灵智的生物,都不得肆意捕杀。”

        

“这个我赞成。”

        

就像叶灵虽然是草木精怪,但它们能陪人打牌玩叶灵枞,总不能真把它们当桃子一样吃了吧?

        

李忆如点点头,望着一旁的苏媚道:“可还是有一个麻烦。比如有偷鸡的狐狸,给居民造成了损失,苏媚姐姐会保护它们吗?”

        

“都说了,有灵智的才会受到保护。就像狐狸偷鸡,你当然可以吃狐狸。难不成稚鸡精还不让人喝鸡汤啊?”

        

古代这点还是不错的,可以随便吃野味!

        

不等苏媚回答,谢云书就说道:“狐妖不等于狐狸。如果只是存在食物链里面,那当然得遵守灵长类的普遍看法。就算像狗狗一样,狐狸被做成砂锅粉丝,那也没什么冤枉的。不然,魔龙凭什么要被做成菜呢?”

        

“魔龙做的菜……笙儿怎么喜欢吃这个东西?”

        

“我也不知道。明明,根本没有没有魔焰魄冰盏好吃来着。”

        

顺着谢云书手指指的方向,李忆如一眼就看到柳梦璃在喂笙儿吃面。但只是隔着不到一丈的距离看去,李忆如就感到一阵反胃。

        

说起来这种面条,还是用天魔国、迦楼罗国附近独有的魔龙眼,魔龙肉,做成的面类高级料理。和魔焰魄冰盏,算是萍蘅带来的土特产。

        

后者还好说,乃是用天魔冰与炎波火,佐以魔龙肉做成的特色烹饪,味道算是一绝。特别那种冰火两重天,紧致爽滑的肉类触感,在味蕾上汁水爆开,更是令人欲罢不能。

        

但迦楼魔面那卖相哟……就是一摊蓝色的汤水,跟偌大的魔龙眼珠混在一起的意大利面,看着就令人不太舒服。最起码谢云书一家子,除了笙儿以外,就没一个能接受这种独特的口感。

        

也是难为柳梦璃,居然能一勺子一勺子地给没牙的小家伙喂下去。要知道孩子小的时候,都需要妈妈咀嚼一下食物,然后再喂的。

        

但笙儿最喜欢的魔龙眼,实在让人受不了。柳梦璃跟谢云书他们一样,只试了一次那个口感选择投降弃,下次直接剁碎煮烂。可这样一来,这个面的外观看去,就仿佛一个大眼珠被人扯烂了一样,盖在了面条上,看着就很带劲!

        

结果谢云书叫来萍蘅,向她征询了一下,得到的答复却很雷人:“除了天魔女以外,天魔国的大家都很喜欢吃迦楼魔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