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喜欢听你叫/二女一男玩双飞

《唐人街探案》上映首日,全国综合排片达到了惊人的63%,截至18日晚上十点,票房报收1.28亿;

        

非著名影评人,也是万重山的编外人员,凌雪红,俗称大v水军,在自己的影评专栏上如是写道;

        

2015年最后一部好电影,竟然是几乎集合华语各种类型优秀点所在的本格推理探案电影,如果加上国产片这个范畴,很显然特别令人惊喜。

        

孟轻舟编剧、宁昊导演的这部贺岁电影,相信没有辜负每一位去影院的观众,那些杂耍动作、特技场面和莽撞人的奇遇,即使是现在的香港本地电影,也已经不再有了。

        

黄博颠覆形象的神经质喜剧表现,大放异彩,童丽雅则美艳的别有韵味,刘昊然与张子枫两个小朋友对飙演技,一个大坑又一个大坑挖开又填上,那神秘的微笑会让彼此体会“往事只能回味”吧。

        

从节奏明快、火力全开的闹剧,到心思缜密、合理想象的推理,再到最不可能的可能便是真相,《探案》相当有料,如同电影中那张白纸立得住。

        

在入场之前,相信大多数人是不对《唐人街·探案》抱有太多期望的,黄博最近两年因为《西游降魔》、《心花怒放》、《亲爱的》已经确立了自己国内中生代演员中的翘楚地位,单抗票房的能力,无人能及;

        

宁昊出人意料的让他出演唐仁一角,堪称神来之笔,而其他演员要么不知名、要么不好想象其造型和发挥,意想不到的是放下以往戏路的宁昊,贡献了内地电影罕见的本格推理大制作,迷影文化的气质无法遮蔽。

        

尤其不容易的是,整个电影前半部分似乎是《泰囧》的重演,黄博与刘昊然的怪异组合在唐人街街头漫无边际与笨蛋警察们的胡闹互动,与电影后半段进入一本正经的案件侦破、推理、重演与真相大白(于当事人和观众,代表正义的法律共同体也浑然不觉)的缜密,竟然能够有机而不嫌的结合在一起,充分说明泰国比民国更有利于内地电影的创作。

        

民国是借来的时间,泰国则是海外的他者,中国人的故事便可以在这些异质的时间,肆无忌惮的上演。

        

假如不是在泰国,《唐人街·探案》中的探案部分的梗、桥段,基本上都不能成立。那些脏乱差的奔放,黄赌毒gay等,释道合一的民间信仰,乱成一锅粥的警界,恰如其分的满足了观众对于泰国的想象性真实。

        

即便在他者的时空里,宁昊还是讲了一个好故事,我们要承认有缺点的战士也是战士,《唐人街·探案》定然是瑕不掩瑜的类型片。这也是当年的香港电影、如今的韩国电影、一直以来的好莱坞电影,票房担当的路子。

        

段子可能老一些,但是与黄博与刘昊然一傻一萌的两个编外神探搭在一起,化学反应就很好玩。老男孩肖秧、猥琐高手陈赤赤、异域美人童丽雅、潘越明、张子枫特殊父女组、甚至于小沈阳、赵英俊恶人帮,都舒服妥当的放置在剧情里,片中的台词、道具和动作,大多都有呼应,而这向来是国产电影的弱点。

        

《唐人街·探案》后半段的收,与前半段的狂,形成别有趣味的浮夸感,最终奇案的落地还在于复杂的人性,一切皆是有情的虐债。全片用力都有些过度,但是这就是目前中国观众喜欢的调调,1980年代的香港动作喜剧其实也是如此;

        

当然,这一切成功的前提,来自于不务正业的编剧型导演孟轻舟,两年的时间,除了一部《一大宗师》,孟导仿佛消失了,曾记得他接受采访时说过,他爱电影,但好像已经忘了!

        

很难想象素来钟爱都市爱情题材的孟导演,会突兀的写出了这一类的剧本,而他和鬼才导演宁昊的配合又是如此的妙到毫巅;

        

乍一看像“烂片”的《唐人街探案》,不仅在喜剧效果的营造上脱离了低级趣味,更让人欣慰的是,它竟然真的是一部国内少见的真正的侦探电影;

        

在这部值得反复品味的电影中,能看出作为编剧的孟轻舟是个不折不扣的推理侦探迷,着实下了不少功夫来学习和研究。

        

影片中直接或间接引用了不少经典推理、侦探小说,如果对这些小说有过一些了解,就会发现,隐藏在剧情背后的故事远比你在电影院里看到的多;

        

要想真正的看懂电影,首先就要知道什么是本格推理;

        

本格推理,以逻辑至上的推理解谜为主,以惊险离奇的情节与耐人寻味的诡计,通过逻辑推理展开情节。常有密室杀人或孤岛杀人等诡计类型。

        

本格派可满足以解谜为乐趣的读者,通常尽可能地让读者和侦探站在一个平面上,拥有相同数量线索。部分本格推理小说中会有“向读者挑战”的宣言(例如埃勒里·奎因),也就是告诉读者“到这里你已拥有足以解开谜题的线索”,挑战读者是否能与侦探一样解开谜题。因此,注重公平与理性逻辑,是本类型推理的特征。

        

本格推理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它基本上对付的全部都是“不可能的犯罪”,所以跟本格推理沾边的,都会显得很有智商。

        

符合本格推理的高逼格,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

        

要有谜团:仅仅是有杀人事件,不能称其为本格推理。犯人所用犯罪手法,必须让人困惑。然后在查案的过程中逐渐搜集线索抽丝剥茧,谜团才显露本来面目。

        

要用正确的方法解开谜团:这一点极为重要。推理、推论的方法必须严密清晰,来不得半点模棱两可之处。

        

电影中出现的小说,也都属于本格推理派的经典之作。

        

“切,雪红也太能掰了吧,老孟什么时候看过推理小说了,对吧,紫萱?”

        

丫头悄悄的给蜜蜜指了指身后,杨老板倏的脸色一变,立刻变了口风:“不过咱家相公是什么人,出了名的才子,这种剧本,随手就能写出来。”

        

勿怪向来跋扈的小狐如此谨慎,实在是昨晚被某男折磨的身心俱疲,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间房子,若不是紫萱赶来救援,此刻应该还在床上躺着;

        

“蜜蜜,你在说什么呢,轻舟又不在,不用这么秀恩爱吧!”

        

小狐回头一看,童丽雅和天仙翩然而至,哪有孟轻舟的踪影,回头冲热芭怒目而视:“热芭,你敢坑我?”

        

丫头焦急的给小狐使眼色,隐蔽的又指了指她身后,红唇微启,“大叔在后面!”

        

“你们知道吗,一个男人最大的魅力是什么,骨子里有坚强,言行中有教养,交往中有包容,心底里有善良,我家相公就是这样的人,难怪我爱到骨子里了!”

        

“噗!”

        

“这马屁拍的!”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狐狸精也有害怕的时候,有本事继续喷啊,怕什么,不就是唱了两小时的歌嘛,杨老板,别怂,其实我也不信这剧本是大船写的!”

        

孟轻舟意味深长的扫过蜜蜜,眼神在某部位停留片刻:“看来教训还是不够深刻,蜜蜜,晚上我俩议议电影的宣传方案,有时间吗?”

        

杨老板立马怂了,双手捂住翘臀,冲老孟可怜兮兮的眨眨眼睛;

        

“切!”

        

天仙耸了耸鼻翼,背着双手从两人身旁飘过;

        

童丽雅翻了个白眼,上前推了轻舟一把:“走了啦,就知道折腾人,《唐探》的事也不操心,人家宁昊都在微博喊冤了!”

        

宁昊会喊冤?

        

这家伙现在美着呢,尽管外面有人瞎传唐探是孟轻舟的作品,但不论是电影宣传、还是老孟接受采访的时候,一直强调的都是,唐探是宁昊的作品,和其他无关;

        

《黄金大劫案》、《心花怒放》、《唐人街探案》连着三部电影大卖,宁昊在商业片上的眼光已经征服了不少投资人,这几天坏猴子收到的投资意向以及合作计划,让两口子目不暇接;

        

唐探有没有缺点?

        

肯定有!

        

譬如说,电影的结尾有些出人意料,秦风与小女孩的对话揭示出小女孩就是凶手。

        

在宁昊看来,老孟设计的这个结尾有些画蛇添足,让人感觉他在“故作高深”。

        

在没有揭示出“小女孩是凶手前”,凶手的杀人动机是“自己的养女被强奸,替养女报仇”。就连老徐都认为,这个动机是非常合理的。如果电影到这里结束,应该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但最后一幕,4分钟对话使情节出现大反转,出人意料,让人吃惊,也让人感觉有趣。虽然如此,但这种翻转颇有些“故作高深”的意味,为了显得“高深”而“高深”。因为去掉这四分钟,这个电影剧情依然完整。并且,去掉这四分钟,剧情可能会更加合理而自然。

        

因为在揭示出“小女孩是凶手后”,凶手的杀人动机是“我杀死了我的同学,然后我同学的爸爸想杀我,我便想了个办法先杀了他。”

        

事实上,凶手和这个动机并不十分“匹配”:一个18岁上下的正在上学的女孩竟是一个“毒蝎心肠”的凶手。

        

此外,第二个杀人动机也并不如第一个合理而自然,“我女儿(女朋友)被欺负,我帮她报仇”。第二个动机,“因为被我杀死的同学的爸爸要杀我,我就把他爸也杀死”,并不十分完整——因为这里并没有表明“女孩为何杀死她的男同学”。

        

但从另一方面讲,故事主线是“秦风帮唐仁洗白”,最后成功洗白,那剧情也算完整。

        

孟轻舟自己也有比较,原时空,他印象最深的一部推理剧,是美队的《利刃出鞘》,下意识做了一下对比:这两部电影的结尾看着相似,但实质并不同。

        

共同点在于:在两部电影的最后一幕中,剧情都出现了180度的大反转。不同之处在于:《利刃出鞘》的反转起的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洗白了主人公的冤情,查出了最终的凶手,这是整个案情的最终转折点,推动故事走向结束。

        

而《唐人街探案》的翻转,如上所言,似乎更像是“故作高深”——这可能确实会增加电影的“趣味性”吧。

        

但细细想来,两部电影也无法对比:《利刃出鞘》是严肃的推理片,而《唐人街探案》是喜剧类型的推理片。

        

前者更正经,后者更可乐;

        

即使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有什么关系呢,上映三天,电影票房破3亿,打破了国产电影首周票房纪录,也是国产电影最快破3亿的新记录,大好局面,宁昊怎么可能喊冤!

        

得志的不仅是宁昊,还有被网友称为意外惊喜的童丽雅;

        

丫丫给了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以往她多出现在古装戏里,美则美矣,但不接地气,这次在唐探中出演老板娘,意外的让大家发现,原来童丽雅还可以这么性感!

        

很多人吃童丽雅的长相,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丫丫依旧的仙气未改,依旧的温润尔雅,依旧的接地气,偶尔会有点大姐姐般的照顾和小女生的柔柔弱弱,始终如一的低调谦和。

        

不少的粉丝都称赞唐探中丫丫的美,为之痴迷,一颦一笑,眉目如画!

        

孟轻舟看了一小会微博,有几位脑子发热的网友在他微博下叫嚣,让他放过丫丫,给她自由!

        

好在没说什么刀在手,杀孟狗之类的!

        

“老孟,看什么乐成这样了,薛导问你话呢?”

        

“什么事?”

        

“孟总,我还是觉得《现在去看你》不适合在春节档上映,可蜜蜜又特想试试,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早说了呀,我看了片单,明年五一档没啥大片,咱们有足够的宣传期,蜜蜜又是个爱炫的,这次就让她尽情的炫!”

        

小狐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老娘身娇体嫩、风华正茂,爱炫怎么啦,要你们多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