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舌头狂虐她的小豆豆&黄的让人高潮的污段子

        

周媛离婚了,铁三角的闺蜜圈崩塌了。马喆萍失踪,只剩下周媛和钟云倩两个人还时不时的联系,但是已经没有了以往的亲热劲儿了。

        

这是一种必然,马喆萍让周媛失去了对以往铁三角闺蜜的那种信任感。

        

马喆萍胆战心惊的躲了好多天了,她甚至不敢去公司,干脆辞职了,在外面浪荡了很久,才回来,悄默默的租了套房子。

        

为了避免和周媛相遇,她还特意的租了套距离周媛比较远的小区。

        

只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打算怎么做?”

        

侯平安问周媛。

        

这个女人正坐在沙发上,脸上的怒容已经让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

        

闺蜜的背叛比起前夫的阴谋论,更加的让人愤怒。

        

“我还不知道。帮我想想怎么让我痛快!”

        

周媛灌了一杯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侯平安,看他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就不爽的瞪他。

        

“别问我,问我就是干就完了。”

        

“怎么干?你特么去冲进她家里,然后X了她?”

        

“别,这种违法的事情,别找我啊,我这么有钱了,还为那点儿事进去了,多不划算啊。对于女人,我字典里就没有强迫这个词。”侯平安笑,“两厢情愿,多好的事情,非要搞得一地鸡毛,没意思的。”

        

“那你给我想招,让我痛快的招。”

        

周媛看不惯他这种置身事外的态度,但是又觉得自己的这种烂事也确实不应该拖着侯平安下水,太无趣。

        

“我没招,关键看你怎么想的。”

        

周媛忽然就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侯平安。

        

“我恨不得把这个女人一脸挠个稀巴烂。但是真要想去做这件事,又觉得没意思,我是受害者不假,其实就是有些心结放不下,解不开……”

        

别看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现在居然还叹上气了。

        

“别啊,这可不像是我见到的周媛啊,特么的,这女人都这样坑你了,干就完了。我永远精神上支持你……”

        

侯平安还劝她。

        

周媛就怒了,瞪侯平安。

        

“你特么的,是不是就想看我们女人之间互相撕逼,然后你就在一旁看热闹?天底下最坏的就是你们这些男人……”

        

侯平安就吧嗒嘴巴,摸了摸下巴,笑嘻嘻的瞥一眼。

        

周媛今天是深灰色的绒紧身弹力裤,小腿的弧线很好看,柔和的很。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还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特闷的心思放哪里呢?”

        

周媛感觉到侯平安的目光,骂一句。

        

这狗男人,以前给机会不敢动,现在眼睛就像是带了钩子。

        

“别在乎这些细节,关键是你怎么能放弃呢?”

        

侯平安还不满的怂恿。

        

“我什么时候放弃了?”

        

“你现在就有这个意思啊!”侯平安就指着她,“等下会不会接着说,其实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她也不过是个受害者,不见得比我好过……之类的话?”

        

周媛就跳起来,这狗男人真的希望自己和那女人撕逼呢!

        

“你放屁……她确实很惨,事情败露了,被狗男人一脚蹬了,什么都没有捞到,还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工作都丢了,还一个人跑到外面去躲,不过……这也是她活该。”

        

尽管那个“活该”说的咬牙切齿,但是已经没有刚冲过来的愤怒了。

        

怒气其实在和侯平安的瞎吉尔的扯淡中就慢慢的在消磨。

        

“哈哈,我就说,女人干不成事是什么原因,就是没有男人那样的果断坚决。”

        

周媛干脆不说话了,只是瞪着侯平安。

        

“要是我知道谁背叛了老子,我特么的还不三刀六洞的搞他几个对穿再说。还瞎吉尔的在这里扯什么?口水不要钱的啊?”

        

这话说得,周媛忍不住:“你口水值钱?在这里叭叭的,比尿都多,值个屁的钱。”

        

“哈哈!”

        

侯平安就大笑起来。

        

“瞧瞧,瞧瞧……一个大家闺秀,现在居然说出污言秽语,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样的话,我是文明人……”

        

“你是文明人?”

        

周媛气笑了。

        

“费那些话干嘛呢?就一句话,你到底是干还是不干?干的话,你想杀人老子给你递刀,你想打人老子给你送锤,你想吐口水,老子给你喂吐沫……”

        

“哈哈……猴子,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男人!”

        

周媛被侯平安搞得忽然就大笑起来了。

        

“别啊,我还等着看戏呢。”

        

“看你自己耍猴吧,你越是要看,老娘越不让你得逞。”

        

周媛就强忍笑意的看着他摇头而笑。

        

侯平安就极为惋惜的用手指指点点的对着周媛:“太让我失望了,做人嘛,一鼓作气……你这样搞,我很失望啊。”

        

“得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周媛忽然就悠悠的看着侯平安笑,好像看穿了他的阴谋一样。

        

侯平安就装傻:“我什么意思啊?我的意思就是,你不能这样一鼓作气的冲了来,然后自己就先萎了,这很不合理,也不是你周媛能干出来的事情。”

        

“我又不是男人,萎什么萎?”

        

周媛就对着他翻白眼,但是嘴唇儿抿着,还是忍不住笑意都溢出来了。

        

“真不想?”

        

“真不想,你也不是不想看到我去找她撒气吧?”周媛笑着指了指侯平安,“第一次有人这样劝人的,不过效果挺不错,我现在完全不生气了。”

        

侯平安就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揽住周媛的肩膀,有些痞里痞气的还拍了拍。

        

“老妹儿……听哥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女人和女人干仗是最具有观赏性的,我还准备拿手机拍个画面了,传上视频网站,说不定你就红了……标题起个什么来着……原配怒撕小三,结果男人独自胜出……”

        

“哈哈,对啊,这场撕逼,肯定就会只有一个人胜出了,就是那个狗男人了。”

        

周媛大笑,笑的很爽朗的放得开,还顺势倒在侯平安的怀里。用头拱了拱侯平安的肚子,吓得侯平安赶紧的往后撤。

        

上次在汽车内的折腾还记忆犹新。

        

今天他穿得很休闲,没有扣子给这个女人咬了,天知道一疯,又会咬自己的什么地方。

        

就是这个动作,让周媛愣一下,然后就哈哈大笑。

        

这是真的快乐啊!

        

她也想起了当初在车内的那一幕了。

        

和侯平安在一起,真的想不快乐都不行啊!

        

笑够了,周媛什么情绪都随着笑声烟消云散了。然后看着正襟危坐的侯平安,就媚眼儿飘过去,还眨了一下。

        

“今天我保证不反抗。”

        

“女人的话是不可信的,特别是你的。”

        

“我都作保证了,你不是男人啊?”

        

周媛也笑着调侃。

        

“呵呵,你在我这里还有信誉吗?没了,女人,你的信誉在我这里破产了。”侯平安鄙夷的看着她,“行吧,既然你都不干仗了,也没热闹看,赶紧走人。”

        

“别啊,我还想和她聊聊呢,虽然不干仗了,但是我如果不和她面对面一次,我心里不甘心啊!”

        

“那行,我看到她的时候,给她说一声。”

        

“不,我在这里等她,你见到她马上带她过来。”

        

所以女人还是有执念的时候,就不可能真正的放得下来。侯平安赶不走周媛,只能就去找那个女人。

        

去物业问一下。

        

还特意的将保时捷的行驶证带上,到了物业办公室那边,就问一个值班的三十左右的男的:“办个出入证。”将自己的行驶证和身份证递过去,顺便又递过去一支和天下的烟。

        

那人接过来一看保时捷的行驶证,就眉眼挑了一下,笑:“我先给你办着,在电脑里登记一下信息……哎呀,您这不是已经办了?”

        

“哦,忘记了,看我这记性,我女朋友让我来办她的车辆出入证,我一觉醒来,就迷糊了,拿了自己的证就出来了,我还不知道她的办了没有,你帮我查查看,马喆萍,两个吉并排的喆……对,对就是这个……”

        

“还没办,估计还是等着你办的,这事,女人一般都喜欢推给男人去搞的……”值班的那人就嘿嘿的笑,服务态度搞好一点。

        

侯平安已经从电脑屏幕上看到了马喆萍的信息了。A单元11层1102号房间。

        

等侯平安离开,这值班的男的还纳闷,怎么男女朋友住在一个单元,却不住在同一层的一个房间?奇怪啊!

        

等回到房间里,周媛还诧异:“这么快就搞到了?”

        

侯平安就笑笑,这还不简单?

        

保时捷的行驶证就能够让人放松警惕了,再加上男女朋友的理由,和一支和天下的烟,搞这点事情还不轻松?又不是搞什么机密档案?估计值班人员也没有把这个当成一回事吧!

        

“现在去还是等两天了再去?”

        

“现在就去!”

        

这娘们现在又忽然虎起来了。

        

也是,有了解开心结的机会了,怎么可能让这个心结隔夜呢?

        

于是出门,直奔目的地。

        

A单元11楼1102房间门外,周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举手。

        

“咚咚咚”的砸到了门上。

        

“谁?”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周媛怎么可能不熟悉呢?就是那个背叛自己的女人了。

        

“我,周媛!”

        

不废话,直接报名字。

        

等了一分钟,门就缓缓的打开了一个熟悉的女人就站在了门口,看着门外的两个人,似乎对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惊讶的。

        

“进来吧,我一个人!”

        

马喆萍很平静的说了一声,侧过身,让两人进了房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