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腴美妇撅着雪白的肉臀/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到了大明,广宁成为大明在东北最高的军事机关驻地,辽东总兵府就设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一片地排都是李成梁的。

        

按照规矩的话,这场仗就应该辽宁总兵李成梁在这里亲自指挥。只不过这一次被头铁又官大一级的戚继光抢了。

        

当戚继光来到广宁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波澜。

        

当地的驻军对于戚继光也没有什么说辞,甚至有很多人对他都非常熟悉,能跟着戚继光来打这一仗也是他们所希望的。

        

何况这一战戚继光也不准备动用太多驻军的人,这一次作战主要是他从蓟州带过来的三万人。

        

看到点将台牌匾上的“幽州重镇”四字,戚继光的心跳变重了几分。

        

登上点将台,望着下方乌泱泱的大军,戚继光深吸了一口气。

        

在戚继光看来,驻军的人虽然多得有些超乎想象,但是自己的三万人也够了,有些时候人太多了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进驻了辽东总兵衙门,戚继光就把将令传下去了。

        

辽东这边的士卒们该干嘛干嘛,该守城守城、该巡逻巡逻。 

        

至于戚继光自己,则是把探马放了出去。城外不时的能听到厮杀的声音。

        

戚继光站在屋子里,看着眼前的地图,脸色有些凝重。

        

听到身后有声音,戚继光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走进来的是侄子戚金。

        

看到戚金一脸的兴奋,戚继光问道:“又出去了?”

        

“是,大帅。”戚金笑道。

        

几年没打仗了,他也被憋得够呛。这一次到了广宁之后便忍不住了,自己带了一队斥候每天都到外面去。这两天,他打得很爽。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戚继光笑着说道:“不要光顾着到处玩。”

        

对于戚金带着斥候这种行为,戚继光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对于他来说,这根本就是一件没有什么太大难度的事。

        

以自己这边斥候的装备,对鞑子的斥侯根本就没问题。除非被鞑子大队人马围上,否则打不过还可以跑。

        

被鞑子的大队人马包围,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毕竟鞑子大规模的调动人,自己这边很难不知道。

        

戚金喝了一口水,笑着说道:“看鞑子的样子似乎很凶,这两天他们的人马又增多了,随时打过来。”

        

“大帅,咱们怎么办?”戚金一脸期待的看着戚继光。

        

闻言,戚继光也陷入了沉思。

        

现在全城上下都在等待着他做决定,眼前的情况其实不好说。但是通常这种战斗采用的方法就只有两个。

        

一个就是不动,就在城里等着人家来打。这样的话就会很被动,人家可以打你这里,也可以打你其他的地方,这样就会导致你顾此失彼,总会有出疏漏的地方。

        

只不过大明这么多年,打这种仗也习惯了,鞑子的攻城能力也就那么回事,想要找到大明的疏漏也不容易。双方拉扯了几次之后,大家也都明白对方是什么样的套路了。

        

另一种方法就是出兵,把兵从广宁出去,到距离广宁几十里的地方扎营,把自己的前出态势摆出来。如此一来鞑子就只能跟自己在草原上打一场硬碰硬的仗。

        

因为如果鞑子绕过自己或是想要前出的话,基本不可能。除非进行战略上的大迂回,这样会增多后勤的消耗。要知道在古代打仗,后勤的消耗可是能要了命的。

        

这样一来鞑子损失太大,有些得不偿失。即便绕过去,也会有被自己堵住后路的风险。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不只是要和自己打一场大仗那么简单了,还要进行战略决战。

        

戚继光没有想太多,直接说道:“出兵!”

        

“这一次董狐狸不是来了吗?还搞这么大的声势,不陪他好好的打一仗的话都对不起他。这一次咱们直接出兵。”

        

戚继光在地图上点了一个位置说道:“我们就去这。”

        

看到叔叔指的位置,戚金就是一愣,有些迟疑的说道:“大帅,这么干的话,是不是有些太大意了?”

        

叔叔指的地方是一个已经被荒废了的地。在没有被荒废之前,这个地方叫做大宁。

        

按照现在的军事态势来说,这个大宁十分前出。可是如果按照以前的军事态势来说,这里就是大明的根据地。

        

当年曾经有一位王爷被封在大宁,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宁王。只不过后来大宁被放弃了,这里的驻军也被撤销了。因为这里的草原已经被打得没什么人了。

        

当年帮了大明的朵颜三卫想要这块地,也直接被朱棣拒绝了。这块水草丰美的草原,直接就被朱棣建成了一块无人区。

        

只不过经历了这么多年之后,大宁早就被鞑子重新占据了。

        

戚金没有想到叔叔居然要把人马调到大宁去。这个位置距离广宁城有些远,稍有不注意的话就会被人围上。

        

戚继光笑着说道:“我们在这里有什么危险吗?”

        

闻言,戚金摇了摇头说道。

        

对于自己这边的实力,戚金心里面非常清楚,即便人去了,被围上了也没有关系,鞑子根本就挡不住。自己这边想突围走随时都可能,鞑子即便拿命填都没有用。

        

有些事不是人命能解决。

        

“那有什么?”戚继光一摊手笑道。

        

如果鞑子是在拿命扑上来填的,自己和大帅做梦都会笑醒。

        

戚金摇了摇头说道:“可是这里太远了,如果他们绕过我们怎么办?”

        

“他们往哪里绕?”戚继光老哼了一声。

        

“沿着沈阳往北去钻,到深山老林里面去?这里面的那些女真人可不会听鞑子的,到时候他们还要和女真人在林子里打仗。”

        

“还是要沿着长城往西走?他们那么多人怎么走?”

        

“他们想要回到草原上去,这里就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大队人马想一下回到草原。就必须走这里。否则当年这里也不会建了一个大宁卫了。”

        

戚继光这话倒是没有说错,当年大宁被那么重视,还放了一位王爷。

        

要知道,那可是宁王,是大明第一代的单字王。虽然不如楚王、秦王这些,可是比起普通的王爷要厉害很多。

        

这样一位王爷被放在大宁,足以见朝廷对大宁的重视。实在是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完全就是卡在了咽喉上。

        

大宁不打仗的时候不起眼,打仗的话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可是这有些太远了吧?”戚金迟疑着说道。

        

“我们当然不能直接过去。”戚继光笑着说道:“我们要一步一步地打过去。我们先打这里。”

        

说着,戚继光在地图上又点一个地方。

        

看着叔叔所指的地方,戚金看了一眼,嘴角就是一抽。

        

这个地方叫做营州中屯卫,以前隶属于大宁路。洪武年间的时候,营州中屯卫就被废了;到了洪武二十六年的时候,又重新设立了这个中屯卫,目的是为了在这里屯兵垦田。

        

永乐元年的时候,营州中屯卫被撤走了,自从那以后,这里就废弃掉了,后来逐渐就被一伙人占了,这伙人就是朵颜三卫当中的朵颜卫。

        

叔叔所指的这个地方就是朵颜卫建立的老窝。

        

如果在后世的地图上,很清晰的就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地名,它的名字就叫做建昌。

        

如果仅仅是如此,那这个地方还没有那么关键。现在那里还有一支人马叫做哈刺慎。

        

哈刺慎源于中亚草原的游牧部落乌古思人,约形成于7世纪。后迁至阿姆河以南,成为强大部落。到蒙元时期,称“哈剌赤”。

        

成吉思汗十六年,拖雷奉父命出征马鲁,曾将该部人征入蒙古军队。

        

窝阔台时,钦察人班都察举族归降蒙哥。忽必烈时代,班都察“尝侍左右,掌尚方马畜,岁时挏马乳以进,色清而味美,号黑马乳,因目其属曰哈刺赤”。

        

至元二十八年,忽必烈命土土哈“率哈剌赤万人”,成为该部的世袭领主。

        

入明,称“哈刺嗔”。瓦刺领主脱欢称雄漠北,该部属之。脱欢卒,其子也先与岱总汗脱脱不花争权,该部投脱脱不花。

        

正德五年,达延汗大败右翼,永谢布万户十营溃散,唯该部独全。后被巴尔斯博罗特第四子昆都力哈占据,成为世袭领主。

        

嘉靖初,由河套迁往宣府塞外。约嘉靖二十六年,察哈尔部东迁辽河流域后,与俺答汗长子辛爱黄台吉进占其旧牧地,是俺答汗称霸蒙古的得力助手。

        

隆庆五年,明蒙达成和平协议,受明封为都督同知,职位仅亚于俺答汗。

        

这些年向东发展,控制朵颜卫等,并与之混合结亲。崇祯元年,被察哈尔部林丹汗征服,部分并入朵颜卫,朵颜卫改称喀喇沁。

        

在后世的那片地图上,这片地盘被称为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简称为喀左。

        

戚继光要打的就是这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