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小腹顶出形状h)最新章节列表

尤其是,新帝去了一趟大福宫之后。

        

“吵得很凶。”张宽简单总结新帝和俞太后和会面,低头看着地上,“不过,总算是吵出了结果,会都推在徐氏身上。”

        

微飏沉默下去,许久,才轻叹了一声:“这位新帝啊,真的是冷情绝性。”

        

春辰有些迷茫地看了翠微一眼。

        

翠微轻声对她解释:“祺王怕是要伤心死了……”

        

自己的亲娘,动手杀了对自己最掏心掏肺的堂兄。自己主持堂兄的葬礼,亲爹和亲祖母却用来算计这位已逝堂兄的胞弟。

        

不论祺王是不是一个满腹暗黑的阴谋家,这些事摆在他面前,对他来说,都是无法忽视的伤害。

        

可是新帝根本一丁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儿子会不会被打击得一蹶不振,亦或是心态扭曲。

        

“徐家还有一位在祺王后院的侧妃呢……”微飏悠悠地说了一句。

        

翠微跟着她的话尾忧愁:“最要命的是,祺王妃是先锦王妃的亲堂妹,马上还要临产……”

        

满室皆静。

        

这个时候让徐氏跟杨氏对上,这是成心不想让祺王的日子好过。

        

“父皇和皇祖母,从未想过让我继承那把椅子。一次都没有。”

        

祺王跪坐在先锦王空荡荡的灵堂上,慢慢地往火盆里焚着纸钱。

        

“二哥,你一直问我要不要做皇帝,你一直警告我不要相信宫里面我那几位至亲骨肉,我一直都沉默。是我错了。

        

“我的确不该让恒国公离京。不过好在,他孙子还在,而且,在很要紧的位置上……”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地站在灵堂外的廊柱下,看了许久。

        

待祺王的自语已经转向了日常琐碎的诉苦,那道身影轻轻后退,穿门过院,出了锦王府后门。

        

不过半刻,他便来到了镇国长公主府门前,抬头看了看那个字迹飞扬的匾额。

        

“公主,先锦王的贴身护卫九郎求见。”翠微站在床前,低低地叫醒微飏。

        

微飏猛地睁开了眼睛。

        

“带他去小书房等我。阖府警戒!”

        

“是。”

        

九郎一身夜行衣,看见微飏的身影出现在小书房的门边,便咚地一声,双膝跪了下去:“求长公主为锦王殿下做主!”

        

“你查到了什么?”微飏不跟他绕弯子,直接问话。

        

九郎摇头:“没有。”

        

说着,却双手捧起了一个小小的荷包,呈过头顶:“我家殿下许久之前,便给小人留了话:若是有朝一日他意外而……死,便让小人把这块能够号令冥帝的令牌,送给长公主。”

        

微飏看了翠微一眼。

        

翠微会意,上前接过荷包,抽开系子,拿出一块翠玉令牌,托给微飏。

        

微飏伸出纤纤素手,轻轻拈起那块令牌,看了看:“你拿着这块令牌,找他们的人,让他们去东宫,把如今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说给废太子听。”

        

九郎一惊,抬起头来看着她。

        

自家长公主已经很久都没有给人解释的习惯了。翠微叹了口气,轻声开口:“先废后对先帝做的事情,废太子未必一无所知。从这一条上来说,他这条命,长公主是一定要的。

        

“如今恰是最好的时机。

        

“废太子如果想要保住他那几个孩子,顺便再捅永宁伯一刀,给新帝扣一盆永远洗不干净的脏水,他此刻死了,便是最有价值的死法。

        

“让人告诉他,是看他到底还有没有那个胆色骨气。若有,最好。若没有,说不得,也只好找人帮帮他了。”

        

九郎听懂了,后背瞬间便是一层薄汗。

        

他一直以为锦王殿下决定由长公主做令牌的主人,是因为长公主的善良温暖。可谁知道,原来长安长公主握到刀柄时,才是最狠的那个人!

        

几乎是下意识,九郎脱口而出低声问道:“帮?谁会帮他?”

        

翠微看了微飏一眼。

        

微飏垂眉看着自己手中正在把玩的翠玉,递向了九郎:“自然是如今在你殿下灵前惺惺作态的那一位。”

        

祺王!?

        

惺惺作态……

        

九郎只觉得自己的头嗡嗡地响,浑浑噩噩接过了翠玉令牌,转身出了长公主府。

        

直到站在街头昏暗的墙角下,他才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清醒过来。

        

所以,长公主连殿下先前心里对祺王的那一点戒备和疏离厌憎,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九郎悚然而惊,回头惊惧地看了那个硕大的匾额一眼!

        

果然不愧是,赐号镇国!

        

小书房。

        

微飏沉默地坐在桌边,手还保持着九郎在时,搭在桌上的姿势。

        

“公主,睡吧,宫里怕不得明天就要让您去措置锦王奠礼。您得养足精神。”翠微柔声劝她。

        

微飏嗯了一声,又过了一会儿,才站了起来。

        

等翠微给她放下床帐薄纱时,她才低声问了一句:“他们兄弟,好了一辈子,难道真是假的么?”

        

“能好一辈子,假的也是真的了。两位殿下也算是善始善终,是好事。公主不要想得太多。”翠微接口便劝,就像是这句话已经在心里盘桓了若干时候一般。

        

当然,也的确,早就想这样劝一劝她。

        

微飏松了肩膀,弯着嘴角扬眉看着翠微:“好翠微,谢谢你。”

        

翠微笑一笑,放好帐子,听见微飏接着又嘀咕了一句:“让郭怀卿等着!三年内我一定不放人!”

        

翠微僵住。

        

翌日。

        

微飏刚处理完锦王府内宅的事情,新帝的旨意便跟了过来,当着一众诰命,让她主持办理先锦王所有的后事。

        

微飏没有接旨,沉默地站了很久。

        

来传旨的冯荆有些尴尬,咳了一声,又喊了一嗓子:“钦此!”

        

“我要进宫。”微飏没有理他递到自己面前的那卷明黄轴子。站直了身子,迈步就要走。

        

祺王闪身出现,跪倒在了她的面前。

        

微飏一愣。

        

众诰命跟着怔住,接着便是一阵嘤嘤嗡嗡,窃窃私语!

        

大家都听说了,逼着微飏出山管这档子事儿,根本就是天家这父子二人置气,挤兑人家老太傅不说,还凭空拽了镇国长安长公主挡枪。

        

微飏回头看了一眼。

        

嘤嗡瞬间停了下来。

        

一片寂静。

        

“小姑姑……求您……别让二哥最后的这点子尊严,也没了……”祺王凄苦万状,泣不成声。

        

微飏定定地看着他,半晌,一声长叹。

        

先弯腰伸手拉了他起来,再转身伸手把那轴子从冯荆手里接了过来:“你会去跟皇兄说,把崔集和……微诤,调来我用。”

        

冯荆松了口气,毕恭毕敬:“是。”

        

“就欺负长公主疼孩子……”

        

“那是啊!怎么着不得看着先帝……”

        

“可这也太……”

        

“有什么办法?难道让俞……”

        

窃窃私语又响了起来。

        

微飏转身回头,很正式地瞪了她们一眼。

        

众人低头散去。

        

祺王也低头擦着泪走开,手心里握了一个小小的方胜。

0

更多精彩